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大师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大师

  “都是他逼我的……是他逼我的,我什么都没做。”

  “张彪,你他妈的胡说什么?”

  两人开始互相撕咬起来,白晨甚至还没动用其他的手段,就已经把前后摸清楚了。

  伍易戎想要谋算白墨的家产,张彪就是他手上的狗,想要诱白芯雅上钩,然后再弄死白墨,从而获取家产。

  不过,白晨不明白,为什么伍易戎会找上自己。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里面有人吗?”

  “警察同志……救命啊……快救救我……”伍易戎突然大叫起来。

  听到屋内的声音,警察立刻就动手撞门。

  突然,一声枪声在屋内响起,警察立刻停止了撞门,相互对视一眼,拿出了枪。

  其中一个警察一个冲撞,分离的撞开了门。

  只见张彪正满脸的眼泪鼻涕,手握着一把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那条握枪的手臂在不断的抖着。

  伍易戎已经躺在地上,眉心一个血窟窿,已经没了声息。

  “把枪放下!”所有的警察全都拿枪指着张彪。

  张彪颤颤的发出呜咽的声音,可是却说不出话,他的身体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

  张彪很勉强的发出微不足道的声音:“救我……救我……”

  “你有什么难事?把枪放下,一切都好说。不要做蠢事,自杀解决不了问题。”

  砰——

  张彪无力的倒在地上,眼中的神彩渐渐消散。

  在场的警察反而松了口气。很多时候,他们面对这种‘凶犯’的时候,是非常尴尬的。

  因为一方面他们是手持凶器,具有危险的,可是另一方面,警察又不能随意去决定别人的生死,哪怕对方是个嫌犯。他们也必须依照司法程序,先将之逮捕。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前提,那就的嫌犯是具有危害警察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够开枪自卫。

  如张彪这种情况,他们也要以劝说为主。

  不过。他们显然不知道,张彪根本就不是自杀。

  有些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

  章沐白上前去,看着地上的尸体,轻轻的咬着指头。

  他总觉得这起案子有些蹊跷,张彪刚才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想死的人。

  一个人会哭泣,只有两种情况下会哭泣,一种是在伤心的时候。还有一种则是在恐惧至极的时候。

  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一个刚刚杀过人,如今还敢将枪指着自己的脑袋。显然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怎么可能会恐惧。

  可是现场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三个人。

  这让他非常的费解,这时候唐晨拉了拉章沐白。

  “队长,怎么了?”

  “这个小区有监控吧?”

  “好像有。”

  “去保安室调取一下监控。”

  很快,章沐白就拿到了监控录像。

  不过奇怪的是。监控录像出现了一小段的跳帧,画面变得极其不清晰。

  而这个调整一直持续了一分多钟的时间。从监控上可以看到,伍易戎的房子所在楼层的电梯突然打开了,不过并没有人出入,

  然后没过多久,张彪就打开了房门,然后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动作,似乎是在和空气说话一样,虽然录像很不清晰,可是依然可以看到,张彪的面前没有人。

  “队长,这家伙不会是见鬼了吧?”唐晨总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丸在这时候,伍易戎也从里面出来了,他似乎也在对着空气说话。

  然后就看到张彪突然坐到地上,就好像是被什么人撞了一下。

  “队长,快看,门自己关上了。”

  随后监控就正常了,随后就是一个枪声,邻居探头出来,随后又关上门,接下来就是他们接到报警电话。

  而从监控中显示的,张彪和伍易戎在出事之前,显得很不正常。

  似乎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不速之客,或者说是监控无法拍摄下来的人来了。

  “队长,这绝对是见鬼了!那家伙绝对是被鬼上身。”唐晨连连的说道。

  “少胡说八道,什么鬼不鬼的,我们是警察。”章沐白瞪了眼唐晨:“给局长电话,把这的情况向他汇报。”其实章沐白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不管是张彪自杀前的样子,还是监控所表现出来的,都非常的不正常。

  “把我们的发现也汇报给他?”

  “汇报给他吧,至于局长是想追查下去,还是结案,都是他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只管汇报情况。”

  唐晨哭笑不得,难道要和局长说,这案子很可能是鬼怪做的?

  虽然不是很情愿,不过唐晨还是给局长打过去电话。

  唐晨按照章沐白的要求,把他们所见所闻,都汇报给了何伟生。

  过了几分钟,唐晨把电话递给章沐白:“队长,局长要和你通电话。”

  “章沐白,现场是什么情况?”

  “唐晨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要是觉得有必要继续查下去,我们就查下去,如果觉得没必要,那就结案。”章沐白坦然说道。

  “怎么净遇到这种事,难道今年走背运?”何伟生自言自语的说道。

  “局长,还有什么事吗?”

  “章沐白,你认识什么大师不?”

  “局长,你要什么大师?书法大师?”

  “不是,就是那种能捉妖的。”

  “局长,你可是警察啊。”章沐白郁闷的说道。

  “我tm的知道。也不是我想找大师,是市长要找大师。”

  “市长?市长他也撞鬼了?”

  “不是市长,是……算了算了。和你说不清楚,反正你也不会认识什么大师。”

  “大师我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一个肯定对这方面有些认知的人。”

  “谁啊?”

  “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个白老师,他能把人咒死,这比一些江湖术士强了不知道几个档次。”

  “这人邪乎的很,我可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这次可不是要他杀什么人,是要救人……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何伟生叹了口气,挂上了电话。

  何伟生刚挂上章沐白的电话,仇市长的电话就来了。

  “老何啊,是我。你那有消息了吗?”

  “,这一时半刻要我去哪里找什么大师啊。”

  “不是我急,是老姚急,他家那闺女,都成那样子了,他现在都快急疯了,你说我们几个也是一个地方升上来了,平日里我们几个互相照应,如今他闺女成了那模样。你说我能不替他着急吗。”

  “急也没用啊,又不是满大街都是大师,拉一个人来都能解决问题的。”

  “周边就没什么出名的人物吗?”

  “那些人多半都是骗子。早上我们带过去的那个人你忘了么?一看到老姚那闺女,就吓得屁股尿流的,先前差点就被他那装模作样给唬住了。”

  “别跟我提那人,给我查那人到底骗了多少人,居然骗到我们头上了,害的我们在老姚面前把脸面都丢光了。”

  “不过……我还真认识一个人。”

  “不会又是骗子吧?”

  这脸面倒是小事。就怕姚书记把这锅记住了,以后他再想往上升也难。

  这也让何伟生愁坏了。左思右想下,何伟生终于还是提起了他最不愿意提起的人。

  “他肯定不是骗子,而且老仇你也认识,我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出手,而且他未必就能解决的了问题。”

  “我认识?我怎么没印象?”

  “就是那个白老师。”

  “白老师?不可能不可能,他就是个老师,怎么可能会这些旁门左道。”

  “老仇,你对他了解有多少?”

  “了解多少?我只知道他的能量很大,市里得到十亿美元的投资差点黄了,就是因为他,而后来这事解决,也和他有关。”

  何伟生心中一跳,能够影响十亿美元的投资项目,这个人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具有影响力。

  “老仇,你还不知道那天从现派出所出来后的事情吧?”

  “那天之后怎么了?”

  “现派出所死了十几个人。”

  “不是车祸吗?”

  “不是车祸,是那个白老师的一句话,他当时对现派出所的那些人说,他们要遭报应,一个小时就会死一个人,然后那之后,就开始每个小时死一个人,各种意外事故,还有一个人是被雷劈死的。”

  “不会吧?”

  “千真万确,最后那几个还是当着我的面死的,我们可是全局警力保护的,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那个牛海你还记得吧?”

  “记得,他也死了吗?”

  “是死了,不过他死的简直就惨不忍睹。”

  “你确定那个白老师会这些东西?”

  “*不离十,我可没听说过,谁能够用一句话就弄死十几个人的。”

  “那他那边,我去问问看。”

  “老仇啊,他那边尽量客气点,不要激怒了他,此人邪门的很,性子也古怪,就算这事没成,也别惹怒他,这种人我们招惹不起。”

  “知道了。”仇鹤点点头,话虽如此,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毕竟如今市里的投资,还是因为这个白老师弄到手的。

  虽说钱到手了,可是这资金,随时都有可能撤走,只要金主一个不高兴,撤资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退一万步说,和这个白老师搞好关系,对将来市里的投资项目,还有一些项目建设,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不过,姚书记毕竟是他多年的老战友,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抱着忐忑的心情,仇鹤拨通了白晨的电话。

  “喂,白老师吗,是我,仇鹤。”(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