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幕后元凶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幕后元凶

  原本被白晨打趴下的那个大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站了起来。

  白晨一把将那大汉摁在地上,与此同是,大汉旁边的车身上,再次出现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这下这个大汉终于知道了什么情况,只能抱着头躲在地上。

  隔着两千米的距离,杀手盯着瞄准镜,他的感觉非常的奇怪。

  那个被自己狙击的目标居然不躲不闪,就那么的站在原地,而且他的目光,似是已经看到自己了。

  可是杀手却不相信,这中间可是隔着两千米的距离,而且中间还有很多的遮蔽物。

  在这种距离下,自己露出遮挡物的身体,在对方看来,和一只蚊子没什么区别,对方不可能看的到自己。

  不过,作为杀手的本能是放弃这次的暗杀行动,虽然目标完全暴露在自己的枪口下,可是他总感觉这个目标在那一瞬所散发出来的气势。

  那绝对不是普通人!面对自己的狙击依然没有丝毫的胆怯,这种人会是普通人吗?

  “该死的伍易戎!居然骗我!”

  杀一个普通人和杀一个高手的价钱可不一样,高手有高手的价码。

  如果一个雇主用杀普通人的价钱去雇佣一个杀手杀一个高手,那么只会招来杀手的反噬。

  杀手很果断的收起狙击枪,将之放入一个吉他盒子里,伪装成一个落魄的流浪歌手离开。

  白晨看了眼周围的那几个被吓的脸色苍白的混混。没打算与他们继续纠缠,他在那个杀手的身上做了标记,这也是那个杀手还没死的原因。

  先前被白晨救过的大汉抬起头。看着离去的白晨,大声喊道:“兄弟,谢谢……是林涛叫我们来找你的。”

  白晨回头看了眼大汉,笑了笑,也没放在心上。

  林涛那个人,他都没打算搭理。

  这种阵势,只要稍稍的推敲一下。就能知道是林涛的手段。

  而此刻的杀手,拨通了伍易戎的电话:“姓伍的!你有种。你居然骗我。”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骗你什么?”

  伍易戎很是纳闷,这杀手在说什么?

  杀手刚要开口,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搭了一下。猛的回过头,却发现白晨正站在他的身后。

  杀手只觉得毛骨悚然,白晨微笑的看着杀手,用口型对杀手道:“挂上电话。”

  杀手紧张的挂上电话,白晨的手挽在杀手的肩膀上:“走吧。”

  “去哪里?”

  “你是想让我这大庭广众下杀你吗?”

  杀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衣服,除了狙击枪,他的衣服里还藏着一把手枪,靴子里还藏着一把军刀。

  可是,当他正要抽枪的同时。白晨的手已经摁住杀手的手腕。

  同时五指刺在杀手的心口上,杀手感觉一阵刺痛袭上心头,可是身体却难以动弹。

  “你想怎么死?”白晨笑盈盈的看着杀手。

  杀手只觉得毛骨悚然。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歹也是雇佣兵转型的,在雇佣兵里,自己的实力也算是强悍的,怎么在这家伙的面前,居然毫无招架之力。

  “哥……老师。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们认识?”

  白晨的身后传来李妍的声音,白晨诧异的回过头:“下课了吗?”

  “这都五点了。当然下课了。”李妍疑惑的看着白晨,又看向自己的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

  白晨松开了杀手,笑着说道没事:“李妍,这是你哥?”

  “是啊,哥,你和我们老师认识?”

  杀手看了眼白晨,手还揣在衣服兜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妹妹的疑问。

  “哦,我和你哥是老相识,这在大街上遇到了,就打个招呼。”白晨笑着说道。

  “哦对,老师你在国外待过,我大哥刚从国外回来的,你们肯定是在国外认识的。”

  “妹,我和你们老师叙叙旧,你先回去。”

  “哦。”李妍并未深思,与两人打了个招呼后,便转身离去。

  “看在你妹妹的份上,我不为难你。”

  毕竟杀自己学生的哥哥,白晨今后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妍。

  “谁雇佣你的?”

  杀手沉默不言,行有行规,他不想刚入行就破坏规矩。

  “你确定想要为了几百万,连命都丢掉吗?”

  “事实上,你的脑袋只值十万……人民币。”

  一听杀手的话,白晨整个人都爆发出一股难以遏制的杀气。

  “那个雇主一定要死!凭什么只有十万?我就这么不值钱吗?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小瞧我!!”白晨面目狰狞的低吼着。

  杀手有些哭笑不得,居然还有人嫌弃自己的赏金太低。

  不过,杀手在沉思良久后,终于想通了,毕竟是伍易戎先坑他的。

  白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赏金绝对不应该少于千万美元,可是伍易戎居然用十万蒙自己,所以归根结底,也是伍易戎先骗他的。

  想通了这点后,杀手再没有一点负罪感,开口回答道:“白氏集团的财务经理伍易戎。”

  “白氏集团,伍易戎?财务经理?这谁啊?”

  白晨实在是莫名其妙,杀手疑惑的看着白晨:“你不认识他吗?”

  “我为什么要认识他?一个财务经理,我和他能有什么过节?”

  ……

  伍易戎只觉得心中有些不安,因为刚才的那通电话,那个杀手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挂断了电话。

  骗他?自己骗他什么了?

  为什么他只说了一半。突然挂断电话了?

  “阿彪,你回来一趟,我总感觉事情有点蹊跷。”

  在与张彪通完电话后。伍易戎依然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不断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没过多久,张彪就来了。

  “伍叔。”

  “阿彪,那个姓白的小子,你对他有多少了解?”

  “不就是个穷教书的吗,还要什么了解?”张彪对此丝毫没放心上。

  “那你介绍的那个杀手呢?”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和他一起当过佣兵。身手绝对没的说,这钱花的值。”

  “不过刚那杀手为什么打电话给我。说我骗他?”

  “骗他什么了?”

  “不知道,他话没说完,就挂电话了。”

  张彪的脸色沉了下来:“杀手会说雇主骗他,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雇主背叛了杀手,还有就是目标人物的实际情况与雇主提供的情报不符。”

  “我肯定是没想过背叛那个杀手,我犯不着啊。”

  “那就只能是第二种了,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就麻烦了点,我那老相识是个死心眼,多半会来找伍叔你麻烦。”

  “你能帮我解决吗?”伍易戎看着张彪。

  张彪的眼中闪烁着狠厉之色:“如果他不识好歹的话,那我就只能对不起他了。”

  就在这时候,外门传来一阵敲门声。

  张彪立刻向伍易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手不自觉的摸着怀里的枪,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前,向着眼洞看了眼。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门外站着的是白晨,张彪的脸色更加阴沉。

  这家伙怎么找到这来了?

  而让他感到不解的是,门外的白晨就像是看到他了一样,还对着他招手与微笑。

  “阿彪,谁啊外面?”

  伍易戎看了眼门洞:“是他?他怎么来了?是不是他知道了……”

  张彪摇了摇手,只是隔着一扇门。外面很容易听到,让伍易戎不要多话。

  张彪打开了房门。白晨站在门外,微笑的看着两人。

  “你来做什么?”张彪冷冷的看着白晨。

  “我是来问你们的,为什么要找人杀我,这让我非常的好奇,我们真的有这么大恩怨吗?”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

  白晨笑着向内走去,张彪立刻拦住白晨:“我可没让你进来。”

  白晨伸手一拉,一拽,张彪的手臂已经脱臼,痛嚎一声,跪到地上。

  白晨顺势的关上房门,看了眼伍易戎:“你就是伍易戎吧?”

  白晨便如自己家一样,自顾自的坐到沙发上,看了眼伍易戎,又看了看地上的张彪:“来,我们坐下说。”

  显然,不管是伍易戎还是张彪,都不可能真的坐到沙发上。

  “真的不坐吗?这可是你们最后一次坐沙发了。”

  张彪突然抽出怀中的手枪,强忍着痛楚指向白晨。

  砰——

  张彪开枪了,可是子弹却被白晨夹在两指之间。

  这个景象可把张彪和伍易戎吓得不轻,这种只存在于电影电视中的场景,如今却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让他们如何能不被吓到,白晨轻轻的将子弹丢在桌子上的盘子里。

  “你看,这样不好……已经邻居有人报警了,所以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然后我也给你们一个痛快。”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彪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不起这个人的事实。

  “我嘛,你应该知道,只是个老师……不过,在当老师之前,我可是杀过很多人的,数量多的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好了,闲话少说,我们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你应该是指使他的人吧,就你来说吧。”

  “有话好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不要杀我……”

  “这就没意思了,我这个人在谈正事的时候,从不谈钱。”白晨站了起来:“当我数到三的时候,如果你还不肯说,那我只能杀了你,毕竟警察已经到楼下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