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狙击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狙击

  徐长江看了眼虽然昏迷,却依旧面目狰狞的姚丛:“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姚丛,她现在被上古妖灵附体……”

  “为什么不叫那个……女魃驱除?她应该是好人吧?”曹云理所当然的说道。

  “她也办不到,她能镇压上古妖灵,不代表她就能驱除,姚丛现在的状态就是鬼上身,只有术法高超的释道巫三门中的高人有办法,其他人无能为力。”

  “哦,那就不用担心了,姚丛她爸能耐的很,找个把大师没什么问题。”曹云轻轻松了口气。

  “她爸很有来头吗?”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省里的一把手,姚书记就是她爸。”

  “不会吧,姚书记是她爸?那她怎么跑我们登山探险队来了?”

  “姚丛从小就叛逆,她爸要她干什么,她就背着来。”

  曹云看了眼姚丛:“我们现在还是赶紧把她弄出去吧。”

  徐长江点点头:“关于我的事……”

  “队长,你都这么坦白了,我怎么可能乱说,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件事说明了我是对的,姚丛输了,等她清醒过来,看她怎么说。”

  徐长江苦笑:“还不知道能不能找的到高人呢。”

  ……

  这几日,白晨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人在监视自己。

  这种感觉并不好,而且对方的监视方式非常高明,就是在一些特定的地方,放置一些摄像头,远程监控。

  白晨就算发现了摄像头,也无法找到监视者。

  当然了,白晨还是知道了谁在监视自己,不就是白芯雅的保镖,那个叫做张彪的人。

  几日来,少数的几次碰面,张彪眼中的怨毒目光。毫无掩饰的射向白晨。

  “白晨,今天下课有其他的安排吗?”白芯雅走到白晨的办公桌前问道。

  “你要做什么?”

  “今天我爸送了一只老鳖过来,我不知道怎么弄,你来我家里帮我弄好不好?”

  “放了。”白晨直截了当的说道:“这天下那么多进补的东西。为什么要弄这种东西进补,小心晚上做恶梦。”

  “这有什么啊?”

  “我就是不喜欢,以后这种东西少吃。”

  这时候林涛走过来,帮着白芯雅道:“你不吃就算了,凭什么要求别人不吃。”

  白晨看了眼林涛。自从上次被自己打了之后,林涛俨然就成了学生眼中的笑柄,林涛对白晨也是恨之入骨。

  特别是白晨还横刀夺爱,就因为白晨的存在,白芯雅对林涛始终不冷不热。

  今次一见到机会,林涛立刻上来给白芯雅献殷勤。

  白晨瞥了眼白芯雅,又看向林涛:“sb。”

  白晨从不和林涛好好说话,反正林涛每次找他说话,也都不会是什么好话,白晨更懒得搭理林涛。永远都会以这种嘲讽的方式结束谈话。

  林涛立刻便怒了,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每次听到白晨的这句话,而且还是这种语气态度,就让林涛心中难抑怒意。

  白晨整了整教科书,站了起来,一把推开身边的林涛:“好狗不挡道,滚开。”

  林涛踉跄着,差点没坐到地上,脸色更是一阵红白。

  白晨没有多看一眼林涛。自顾自的离去。

  白芯雅同样心中恼怒,自己都这么主动上来拉近关系了,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不冷不热的,就跟谁欠了她一样。

  这时候。白芯雅的电话响了起来,白芯雅一看电话号码,是自己父亲的电话。

  “喂,爸,你这时间怎么给我来电话了?”

  “芯雅,晚上有空么?”

  “怎么了?”

  “你都好久没回来看爸爸了。”

  “我这不是忙吗?”

  “忙?能忙到哪里去?周六周末也忙吗?”

  “好啦好啦。我晚上回去就是了,我要去上课了,不聊了。”

  白芯雅立刻挂断了电话,看着白晨的背影,立刻追了上去。

  “白晨,你是不是讨厌我?”

  “不讨厌。”白晨依旧是头也不回,语气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的涟漪。

  “那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有吗?”

  “那你知不知道我……”

  “白芯雅小姐,记住了,我们是同事关系,也永远只会是这个关系,不会再有任何改变。”

  白芯雅的脚步顿住了,泪水却不禁流下,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白晨的背影。

  “为什么?”白芯雅忍不住问道。

  “首先,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次……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白芯雅不甘心的追问道:“她是谁?为什么我从未听你说过,而且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她出现过。”

  “说了你也不知道,而且她现在在国外,好了,有空多出去转转,外面的好男人不少。”

  白芯雅咬着下唇,对于白晨,她总是有一种好感。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虽然他们的认识经过,并不是那么的愉快。

  可是他们每次的相遇,她都会不自觉的去观察白晨。

  白晨刚刚摆脱了白芯雅的纠缠,张清远就迎面过来。

  “白老师啊,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没空,要上课了。”白晨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张清远的谈话。

  “没事啊,我们一边走一边说,不占用你的时间。”

  张清远现在是又气又恼,平日里其他老师见了自己,好歹也会表现出恭敬的态度,可是这小子倒好,永远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态度。

  是,他是好老师没错,他的教学能力,那也是公认的。

  就这半个月,就超过二十个学生请求,想要调去七班。

  还有其他班级的班主任,每天都来他这抱怨,说什么每次他一批评自己的学生,那些学生就会拿白晨做比较。

  弄的那些老师现在对白晨可谓是咬牙切齿,不是那些班主任干的太差了,而是白晨干的实在是太好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市里的电视台想来采访一下你,顺便也宣传宣传我们班。”

  “你是校长,要采访也是采访你啊。”

  “我倒是想……不是,是人家指名道姓的,想要采访你,如今你可是不得了了,我们县谁不知道,我们学校出了个厉害的老师。”

  “好吧校长,我和你说实话,我不想接受什么采访,也没空。”

  “什么没空的,你带学生出去社会实践就有空,接受个把采访就没空了?”

  “社会实践也是我的课程,是我的工作分内事,采访不是。”

  “你这人怎么这么拧呢?让电视台帮你打打广告不好吗?”

  “我和我们七班不需要电视台打广告,我们靠的是能力。”

  张清远苦笑,换做其他老师,恨不得削尖脑袋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可是这小子倒好,一点都不想接受。

  “等到哪天,我们七班真的能干出什么大事了,到时候我们再接受采访,现在,就请校长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吧。”

  这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起来,白晨立刻加快脚步:“你看吧,校长,你又让我迟到了。”

  说完,白晨就直接丢下张清远,快步的跑入教室中。

  张清远看着白晨的背影,心中是又气又无奈,可是对于白晨这个老师,张清远却又恨不起来。

  每天带着学生又是干这个,又是干那个,偏偏成绩还没拉下。

  就在昨天,还有几个七班的家长打电话给他,说是他们的子女居然买了个贵重的礼物送给他们,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是人生第一次得到子女的礼物。

  然后问他们哪里来的钱,他们都说,那是他们的班费出的钱。

  就算是张清远也不得不感慨,这个七班实在是太有钱了。

  他现在都在想,是不是让白晨把教育方式推广到全校,让其他老师跟着学学。

  不过,就目前来说,就算白晨愿意,其他老师估计也放不下面子。

  下课后,白晨出了校门口,突然一辆车堵住了白晨。

  车上下来几个人,一个个人高马大,满脸横肉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就是白晨是吧?有人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谁要见我?”

  “去了就知道了。”

  “没空,要见就让那人来见我。”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大汉手掌已经搭在白晨的肩膀上。

  白晨慢慢的回过头:“你知道上一个把手掌搭在我肩膀上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哟,小子还跟我杠上了?”那大汉对白晨的威胁显然是毫不上心,狠话他也会说,而一个老师,居然和他说这种话,无异于自讨苦吃。

  啊……

  白晨已经拧断了大汉的指头,一脚将大汉踹翻在地上。

  那大汉满脸的血迹,口中的牙齿也被白晨打落。

  其他几个人见白晨动手,立刻叫骂着上来,要给自己的同伴报仇。

  可是就在这时候,白晨面前的车窗上突然啪的一声,破了。

  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车门上又出现了一个窟窿。

  那些人这才反应过来:“我艹……狙击手……”

  这些人充其量也就是当地的混混,哪里见识过这场面,一个个立刻惊慌失措的趴到了地上。

  白晨的目光则是寻向狙击手的方向,眼中杀意迸发而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