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长生花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长生花

  “姚丛,把坛子放下!快放下……”徐长江惊叫道,想要上前夺走坛子。

  可是,姚丛突然向后一躲,避开徐长江,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现在放下坛子?似乎太迟了。”

  “姚丛,你怎么了?”曹云有些不知所以,疑惑的看着紧张的徐长江,又看向表现的很奇怪的姚丛。

  “我现在的名字叫姚丛吗?桀桀……真好。”

  “姚丛,你是不是生病了?不要吓我。”

  “不要过去。”徐长江立刻拦住曹云接近姚丛,而是警惕的盯着姚丛。

  ‘姚丛’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扭了扭脖子:“我从你的身上,嗅到了长生花的气味,你拿到长生花了?”

  曹云疑惑的看着徐长江,他们才刚刚进来,什么时候拿到长生花了?

  而且他们现在连长生花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只是,徐长江的脸色却越发的凝重,没有回答姚丛的问题。

  “不对!你不是拿到长生花了,你就是长生花!”姚丛突然咧嘴笑起来:“运气,运气真好……我居然有机会得到长生花,太好了!太好了……”

  突然,所有的锁链猛的震动起来,发出激烈的金属碰撞声,而被束缚在中间的雕像也跟着震动了起来。

  姚丛脸色一变,对着雕像道:“该死,这时候作什么怪!你是不想我得到长生花是吧?可是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徐长江突然转身就跑,姚丛猛然追向徐长江。

  曹云呆呆的看着姚丛,姚丛居然跳出了数米之外,只是几步就将徐长江扑在地上。

  “揭开锁链上的一张符箓!快……”徐长江的脖子被姚丛死死的掐住。

  徐长江奋力的反抗着,可是他现在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根本就抵抗不了已经被妖魔附体的姚丛的力量。

  姚丛的手指突然变得尖利无比,一爪扫过,直接将徐长江的脸上抓出一个爪痕。

  而姚丛提起爪子,贪婪的舔舐着爪上的血迹。

  她的这一系列诡异之极的举动,都让曹云看的毛骨悚然。

  姚丛的身体偶尔的痉挛着。口中发出低沉的吼声,或者是毛骨悚然的笑声。

  “快……快揭开一张符箓!”徐长江再次吼道。

  曹云这时候猛的回过神,一看身边的锁链,立刻伸手去扯下一张符箓。

  姚丛也在这时候回过头。脸上瞬间变得慌张:“不……”

  那条被曹云揭下符箓的锁链突然变成烙铁一般,整条锁链上的几十张符箓都在瞬间燃烧起来。

  而锁链便如狂魔一般,在空中狂舞着,姚丛这时候哪里还有先前的张牙舞爪,转身就要逃走。而那锁链立刻追了上去,直接将姚丛捆住,烙铁般的锁链卷在姚丛的身上,发出一阵阵的青烟。

  姚丛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曹云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她完全无法理解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显得太诡异,也太恐怖了。

  先是徐长江突然变得什么都知道,然后就是姚丛突然变得如同鬼上身一样。

  还有这个突然发狂的锁链,仿佛是具有了生命力一样。

  不。不是有了生命力,是什么东西在操控锁链。

  曹云扭转着僵硬的脖子,看向锁链的另外一端所连接着的雕像。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女性雕像,只是这个雕像并没有一般庙宇中的神像那种玄奥或者飘渺,也没有仙风道骨,有的只是疯狂,披头散发着彷如疯魔一般。

  “队长……这……这是怎么回事?”

  徐长江没有回答曹云的疑问,而是走到雕像面前,跪了下去,无声的磕了三个响头。

  啪——

  一声清脆的碎石声。雕像上出现了裂痕,然后裂痕开始慢慢的蔓延开,最后整个雕像布满了雕像,紧接着那雕像一振。碎石纷纷落下,雕像中出现了一个女子。

  这女子头发几乎将面容遮住,散乱着头发,看不清容颜,可是她的那双目光,却透过发丝射向徐长江。

  而那些锁链依然紧紧的束缚着女子。曹云此刻已经不敢再将这女子视作普通的女人。

  不过,看起来徐长江认识这女人。

  “母上。”徐长江低着头,没有去注视女子。

  女子始终冷冷清清,过了许久才开口:“你不愿陪我,我还当你当真不怕死。”

  “我在这生在这长,我已经受够了此处,你便放我自由吧。”徐长江抬起头,似是祈求一样看着女子。

  曹云听不明白徐长江的话,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徐长江叫这个女人母上。

  “罢了……”女子抬手将指头彷如口中咬了口,立刻从指尖处流出一滴金血。

  徐长江立刻张着口,等待着金血滴落。

  “我再给你百年之年,今后不再赐你寿元,你若是在外玩够了,便回到此处,若是依旧对红尘不舍,那便如凡人一样,埋骨红尘之中。”

  女子轻描淡写的说着,金血落入徐长江口中,徐长江的脸色瞬息间红润起来,口中发出舒坦至极的**。

  “我已经不再杀生,将那女子带走,寻一个有道行的人,将她身上妖魂除去,出去吧。”

  这女子说罢,手臂在空中一抓,空中立刻露出一个与先前如出一辙的缺口,然后手臂一挥,三人立刻被一阵狂风卷起,送出了缺口,下一瞬,缺口立刻就闭合上。

  曹云一屁股坐到地上,满脸的不可思议,呆呆的看着徐长江。

  “队……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长江看了眼曹云,又看着地上被锁链捆着,昏迷不醒的姚丛。

  “此事非常复杂。”

  “等等……你先别过来,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人?”曹云就坐在地上,连续的退后,像是在畏惧徐长江。

  徐长江的脚步顿住,苦笑的看着曹云:“我是人……至少从身体机能和生理上来说,我和人没什么区别。”

  “那刚才姚丛……不对,是被妖怪附身的姚丛,为什么说你是长生花?你是不是花妖?还有,你还喊那个女人叫母亲,她也是妖怪是不是?”

  “她不是妖怪,而是神仙。”

  “胡说,神仙怎么可能被困在那里?她肯定是什么很厉害的妖怪。”曹云对自己的猜测非常的肯定。

  “你知道在山海经里,黄帝的女儿叫什么吗?”

  “我怎么知……女魃?”曹云刚想说不知道,突然反应过来,黄帝有个小女儿,与蚩尤大战中死去,黄帝以秘术将之复活,复活后却成了嗜血成性的活尸。

  曹云张大嘴巴,惊愕的看着徐长江:“你你你……你是说……她她她……她是……”

  曹云已经变成了大结巴,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她就是轩辕魃,也就是世人所传的女魃,或者是旱魃。”

  “她她是僵尸?”

  在许多的传说中,都说女魃便是这天下第一个僵尸。

  “是,也不是,说她是僵尸,那就太小看她了,她是僵神,超出六道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不老不死不灭,而且她不是被轩辕黄帝施法变成活尸的,而是生来如此。”

  曹云突然变得更加惊恐:“那……那你也是僵尸?”

  “不,我不是。”

  “可是你刚才还喊她母上,她是你妈,那你就是僵尸。”

  “她生我养我,我却没有流着她的血脉,在前世我是长生花,是她被困于此地的时候,以神血蕴养出来的,每百年我受她一滴神血,延续我的寿元,后来……我开了灵智,我便求她放我出去,可是她告诉我,外界俗世天地灵气干涸,无法供我存活,每次我求她让我出去,她都以同样的理由拒绝我,直到三十六年前,徐富贵闯入此地,我知道机会来了,这次她没有拒绝我,而是以**力诱徐富贵服下我的灵躯,而后再通过徐富贵,将我转投人躯,成了如今的我。”

  “可是随着我年岁见长,我发现自己的寿元无多,作为半人存在,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我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而且随着寿元将近,我就不断的提心吊胆着,生怕那一天的到来,你能想象这种痛苦吗?”

  “所以你回到了这里,求她再帮你延年长寿?”

  “是。”徐长江点点头:“只有她可以,而且她也会帮我的。”

  “那百年之后呢?再来求她?”

  徐长江低下头,许久不言:“百年后再说吧。”

  “那姚丛呢?她现在怎么办?”曹云突然想起,曹云现在还被妖怪附身。

  徐长江的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他所附体的不是普通的妖怪,这些原本都是被上一世的我所吸引,想要吃我的妖灵,最后却成了她的肉食。”

  “也就是说,女魃以神血蕴养你,其实是为了用你来吸引其他的妖怪,然后再吃掉那些妖怪?”

  徐长江点点头,曹云不禁再次毛骨悚然起来:“那她就和那些猪笼草一样,以香气吸引自然界中的昆虫,然后吞噬掉……”

  “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徐长江却不以为然:“人打猎的时候,不是也经常用各种诱饵和陷阱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