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阴谋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阴谋

  “阿彪,你怎么在这里?”这时候白芯雅也走了过来。

  阿彪看着关上的门,然后故作平淡的说道:“没事,我以为小姐您在这里,刚才我到处没找到您。”

  “哦,我下班后去买了点菜,上次白晨请我们吃了一顿,我也该回请一顿。”

  “小姐,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

  “哦,你还有事的话就去忙吧。”白芯雅点点头,并未察觉到阿彪的异常。

  阿彪离开的一瞬,脸色就变得阴沉下来,对着电话那头道:“伍叔,鱼儿还没上钩,你帮我查一下一个小子,白芯雅好像是喜欢这小子。”说着,阿彪就将白晨的相片发给对方。

  电话那头一阵盲音,过了许久,才慢悠悠的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你看情况吧,如果鱼儿不要钩,就用强的,反正我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小孩子的情情爱爱。”

  “知道了,伍叔。”阿彪应了声后,便挂上了电话。

  另外的伍易戎放下手机,这时候房门推开了,白墨走了进来:“老伍,开会了,怎么还在办公室呢,我们一起过去了。”

  “哦,差点忘了,白总。”

  “行了,私下里别叫白总白总的,我俩都是几十年的交情了。”

  白墨与伍易戎是发小,伍易戎以前做过牢,不过白墨发迹之后,伍易戎就一直跟着白墨打拼。

  “开完会我们兄弟去我家喝一杯,我们好久没一起喝酒了,最近芯雅也不在家里,我一个闷的慌。”白墨笑着说道:“别在这耽搁了,走吧。”

  “好,就来。”

  伍易戎看着白墨的背影,自己跟了白墨二十年,看着白墨的家业越来越多,可是自己还是在这财务经理的位置上,不上不下的。伍易戎就越发的不甘。

  当然了,如果只是如此,伍易戎还不至于恨白墨。

  真正关键的是,上次自己挪用公司资金。把钱拿去炒股,而因为最近股市的震荡,以至于那笔资金如今被套牢了,伍易戎现在想抽身也是身不由己。

  所以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向白墨坦白。而白墨会不会看在二十多年的交情份上放他一马,这就难说了,毕竟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或者是想办法遮掩过去,不过要想遮掩过去,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左思右想之下,伍易戎决定铤而走险,他就策划了一起绑架。

  而恰巧的就是白芯雅前阵子刚刚遭遇过绑架,导致他的计划还未实施就已经流产。

  不过就在最近,他的堂侄张彪前来投靠他,而当时白墨也在苦于没有适合白芯雅的保镖。伍易戎的脑海中便升起一个计划。

  通过白芯雅,将白墨的资产转移到自己的名下。

  这个计划很简单,就是通过将张彪推荐给白墨,让他作为白芯雅的保镖。

  然后将白芯雅弄到手,然后弄死白墨就简单了,弄死了白墨,白芯雅就只是一个傀儡,待到时机差不多了,同样弄死白芯雅,那么他们就大功告成。

  下班后。白墨的车子挺在公司门口,伍易戎刚出公司,白墨就招手将伍易戎叫上车。

  “老伍,我们有多久没聚聚了?”

  “也没多久吧。公司年会,我们还一起喝酒来着。”

  “那怎么一样,那是全公司一起庆祝的年会,我是说我们两个单独喝酒。”

  “你如今可是大企业家,我只是员工,哪里那么容易聚一起。”伍易戎笑着说道。可是言辞之间,总是透着几分酸味。

  “想聚一起还不容易,怕只怕太久没聚在一起,感情容易散了。”白墨笑着说道。

  “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哪里是那么容易散了,而且在公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这样是最好,这么久没一起喝酒了,不知道你酒量有没有下降。”

  伍易戎来到白墨的别墅,伍易戎虽然来过不少次,可是每次看到这栋别墅,心中总是非常的不甘,这么好的房子,凭什么就他白墨可以住,而自己住不了。

  白墨显然是没察觉到伍易戎眼中的异色,依然热情的拉着伍易戎进屋。

  两人都喝的昏天暗地,不过伍易戎始终带着几分清醒,不敢全心全意的喝酒。

  因为他怕自己喝太多酒,就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虽然两人喝的尽兴,不过伍易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卫生间把酒吐出来。

  而白墨显然是没有提防,几瓶好酒下肚,已经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

  而这时候伍易戎虽然头晕,意识却依然清醒。

  “老白……老白……你怎么样?要不要我扶你回房间?”伍易戎的目光闪烁不定。

  “没事……嗝……我们继续……喝……喝……”

  白墨这时候已经口齿不清,伍易戎将白墨拉起来,送回房间去。

  而这时候,他正好看到白墨房间里的保险箱。

  他来过很多次这里,他也知道保险箱的密码。

  白墨对他从来未曾设防,以前的时候,伍易戎从未有过这种想法。

  可是这次,他是真的升起这种想法,因为这个保险箱里,有很多的公司机密文件。

  如果自己能够摸到公司的机密,或许还不用兵行险招。

  伍易戎看了眼床上昏睡的白墨,又叫唤了两声,白墨毫无动静。

  伍易戎开始走到保险箱前,又做贼心虚的看了眼白墨,这才伸手去摸保险箱的密码锁。

  密码是白芯雅的生日,所以伍易戎毫无难度的打开了保险箱。

  里面果然放了大量的文件,而且还有几十万的现金。

  伍易戎看都没多看现金一眼,这点钱根本就不能满足他的**,更无法解决他现在的麻烦。

  这年头什么最值钱?情报!

  特别是白氏集团这种规模的企业,动辄几亿的投资,不知道多少公司都在瞅着白氏集团的动向,若是能够得到什么关键信息,然后再转售给其他公司,那么其利益绝对不在千万以下。

  不过翻来覆去,伍易戎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机密文件。

  正当伍易戎失望之际。突然,伍易戎发现在众多文件里,有一份很特别的文件。

  因为这份文件不是什么合同,而是一个调查报告。

  而真正吸引伍易戎目光的是。这份报告上有个照片,照片上的人,不就是先前张彪发给自己的照片上的人吗?

  伍易戎立刻翻开这份调查报告,默默的将内容记在心里。

  就在这时候,白墨在床上翻了个身:“水……水……”

  伍易戎一个激灵。连忙将文件塞回保险箱。

  “老白,你要喝水是吧,我这就去给你倒水。”

  在离开白墨的别墅后,伍易戎心中越发的别扭,白晨……白墨……

  他们都姓白!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墨又为什么要调查这个人?

  “难道他们是父子?”伍易戎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如果这个白晨是白墨的私生子,那自己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这是伍易戎绝对不能容许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下来,夜色下伍易戎的眼中狠厉光芒闪烁不定。

  伍易戎开始慢慢的推敲起来,白墨并不是纯粹的白手起家,他的事业也就是娶了白芯雅她母亲后。有所起色的。

  当然了,白氏集团能够在他的手中做到如此地步,白墨的手段绝对不容小觑。

  而在白墨下海的那几年里,的确是经常在外地跑动,如果有个私生子的话,那也不奇怪。

  那个叫做白晨的人,是个从孤儿院出来的年轻人,这么一想的话,那就合理了。

  白墨在外地的时候,在外面有了女人。还生了孩子,而因为早就成婚了,所以不能把女人和孩子带回来,就把孩子送去了孤儿院。

  伍易戎心里大致上已经有了判断。心中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不能留下!

  古人说过,人生来并无贵贱之分。

  不过,却有一类人,一生都被人牵着鼻子走。

  他们却始终浑然不知,伍易戎在出了别墅的时候。并未注意到,白墨正隔着窗户看着伍易戎的背影。

  “老伍啊老伍,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只是……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白墨是白氏集团唯一的股东,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伍易戎在公司里的那点龌龊事,不过白墨一直都容忍着,甚至是纵容。

  他不想因为这种事,而让他们多年的兄弟感情溃散。

  只是,伍易戎似乎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自己多次的暗示他,他却仿佛没听见一样。

  而这次,他居然挪用了公司一千多万拿去炒股,结果如今股市震荡,一千多万已经亏了大半,剩下的钱也被套牢,根本就退不出来。

  即便是如此,白墨依然不打算追究伍易戎的蛀虫行为,只是打算着这件事后,将他调离财务经理的职务,给他一个闲职,就当是让他颐养天年。

  只是,一直到伍易戎将心思打到自己女儿的身上,白墨这才彻底的忍无可忍。

  伍易戎自以为计划隐蔽,没有人知道他的计划。

  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他和张彪的那点龌龊事,都在白墨的监控之下。

  伍易戎当初为什么会坐牢,他就是因为诈骗而坐牢的。

  白墨对伍易戎是知根知底,伍易戎自以为自己的老底没有人知道,却不晓得在进入公司的那天,他的资料就被摆在白墨的办公桌上。

  而今天的这顿酒,也是白墨给他的最后一个机会。

  可惜,伍易戎最后还是开启了保险箱,也让白墨对他最后一点耐心消耗殆尽。(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