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阎王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阎王

  “你刚才说要我的学生陪你是吧,女生们,过来陪陪他,男生,去找点女生顺手的东西。”

  “小子,士可杀,不可辱!”翔哥怒吼道。

  “你现在要是投湖自尽,我绝不拦你,不过既然你敢跑我这找场子,那我自然是不能轻易的饶过你,这叫一报还一报。”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翔哥满脸的怨恨,眼中似是要杀人似得。

  就在这时候,林子外警声大作,很快十几辆警车就冲进了林子。

  一看到警察,学生们立刻露出惊慌失措的目光。

  而翔哥一看到警察到来,立刻就嚣张了起来:“小子,你死定了……”

  翔哥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说,这些警察是他的援军。

  “叔……叔……救我……”

  这位翔哥看着其中一个警察叫起来,而他所叫的警察,正是市局的局长何伟生。

  何伟生看到自己的侄子居然被打成这模样,也是气急败坏,冲着白晨吼道:“还不住手!”

  白晨冷蔑的抬起头看向何伟生,何伟生刚要冲上来,突然被身边的章沐白拦住了。

  “局长,不要……”

  “什么不要?”

  “他就是那个人。”章沐白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怎么又是这个小子。

  “什么那个人?”

  “就是那个白老师……”

  何伟生的表情凝固了。愕然的看向白晨,再看白晨身后几十个学生,脸颊不断的抽搐。

  何翔这小子是不是嫌命长了?怎么去招惹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全部退后……”何伟生立刻对手下叫道:“把枪放下。全都放下枪,谁让你们动家伙的?”

  何伟生额头冷汗直冒,他可是亲眼见证了最后那几个人是怎么死的,也见证了牛海最后凄惨的样子。

  他可不想落的和牛海一样的下场,章沐白陪同在何伟生的身边,向着白晨走过去。

  更何况,这小子的身份很不简单。当初可是市长亲自前去迎他出来的,据说当时市长的态度可是低声下气。别提有多恭敬了。

  “您就是白老师吧,在下是市局局长何伟生。”

  “你想包庇这个流氓是吧?”白晨冷冷的盯着何伟生。

  “不敢,不敢……”

  “叔,你把这小子抓起来啊。他蓄意伤人,我要告他,我要告死他!!”何翔还是不知死活的叫着,他以为何伟生是来给自己撑场的。

  “你给我闭嘴,你这畜生!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何伟生勃然大怒:“白老师,这是个误会,我不知道我这侄子居然纠众闹事,他做的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我绝不包庇。一定会严惩不贷,严惩不贷!”

  “严惩不贷?这严惩的事就交给我了,警察同志。你们可以走了。”

  “这……这不合规矩吧?”何伟生虽说心中埋怨何翔给自己添麻烦,可是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亲侄子,不可能真的见死不救。

  “行,你和我讲规矩是吧,我就给你个机会,不过这是死是活。就看你造化了!”白晨冷笑道,同时转头看向章沐白:“章警官。这里的警察里,我就信你一个,你跟我说说,你们局长是该死还是该活?”

  何伟生的腿一下子软了,这人果然是完全不讲理的,自己也就多说了几句话,他就要判定自己的生死。

  章沐白的脸色犹豫,看了眼何伟生,何伟生是真的怕了,只能祈求的看着章沐白。

  “他不是什么老实本分的局长。”

  章沐白这句话一出,何伟生已经吓得面色苍白,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不过,章沐白又道:“不过他比大部分局长做的都要好,罪不至死,而且市局有他当局长,并不是坏事。”

  章沐白的意思很简单,何伟生不是个清官,不过是个能官。

  “行了,放你一马。”白晨瞥了眼何伟生,何伟生腿一软,要不是章沐白掺扶着,怕是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不过对白晨来说,庸官比贪官的危害更大,国人常说的中庸之道,狗屁的中庸之道,不思进取,在某个职位上不作为,庸庸碌碌的干个几年,然后再往上升,吹嘘出一批批的面子工程,制造一大堆的政绩工程,对于当地百姓来说,这种人比贪官更该死。

  而章沐白既然说何伟生当的这个局长不是坏事,那就是说,他在这个职位上,还是做出了应该有的贡献。

  人都是有贪念的,就比如学校里的那些白晨指责过的老师,私底下收受过家长的钱,不过他们也的确是有教好学生的心思。

  “那他呢?”白晨指着地上的何翔问道。

  “我不了解。”章沐白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他开了几间酒吧,有两家没经营许可证,若是出了事,是我帮他打点的。”何伟生这时候也不隐瞒了,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何翔现在也不说话了,看自己叔叔的样子,明显是不敢惹这小子。

  自己居然还主动跑来自寻死路,现在他是肠子都悔青了。

  白晨脚一踹,将何翔踹的在地上连滚了几圈:“滚远点!下次再到我和我的学生面前撒野,打断你的狗腿!”

  “把人带走。”何伟生鼓起勇气,气呼呼的说道。

  心中有点埋怨章沐白,刚才他的那番话,差点就让他死无全尸。

  不过还好,章沐白后面的话,总算是挽救了他。

  一直到警察离开,学生们才敢上前来。

  “老师。那些警察见你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你不知道老师我就是属猫的吗。”白晨笑呵呵的说道:“别愣着,都动起来,我们是出来玩的。别被几个搅事的扰了兴致。”

  警车上,何伟生和何翔坐在一起,何伟生的脸色阴沉无比。

  “叔叔,那小子不就是个老师吗?难道还有什么后台不成?”

  “你小子能给我收敛点吗?你知不知道,刚才我的命都差点保不住了。”

  “那小子是能打,可是他还敢当面对你动手?”

  “你懂个屁,那小子杀起人。就跟阎罗王没什么两样,他要我什么时候死。我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像道上的人啊,看着白白净净的……”

  “这种人看着没什么稀奇的,可是真动起手来,才最可怕。你见过什么老师有这么恐怖?还好你没真的激怒他,不然的话,我过去也只能给你收尸了。”

  “叔,你给我透个底,那小子什么来头?”

  “什么来头?我也不知道什么来头,上次他把一个地方派出所所长的儿子砍断了一条手臂,然后市长亲自过去把他迎接出来。”

  “这么说他的背后是市长咯?”

  “不,据说市长当时的态度,就跟孙子似的。你知道那个地方派出所结果怎么样?”

  “能怎么样?所长被抓了呗。”

  这时候,在前座开车的章沐白冷不丁的开口道:“全死了,整个派出所十几个警察。连着所长,死的一个不剩。”

  何翔顿时傻眼了:“全死了?”

  何伟生点点头:“全死了,而那小子当时只说了一句话,对着派出所的所有警察的面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每隔一个小时,你们就死一个人,然后……”

  “然后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连着那个派出所的所长,全都死了。全部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全都是被严密保护下,谁也救不了他们,你觉得这种人,你惹的起?”

  何翔的脸色苍白无比:“那怎么不抓他?”

  “抓他?当初那地方派出所就是胡乱抓他才出事的,你是想明天市局上下大几十号人被灭口的新闻登上头条是不是?”

  “叔,那他会不会……会不会杀我?”

  “不知道……自求多福,若是他真要杀你,谁也救不了你,我也无能为力。”

  “不会,他既然当时没说什么,就说明他对你没杀意,不过如果你再有什么不好的风评传到他的耳中,那就难说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会惹到那个人的?”

  “就一个混混,欠了我几万块钱,我找到他讨债,结果他说他的欠被人骗了,就是那个人骗了他的钱,然后就请我帮他要回那笔钱。”

  “什么?那个人会为了几万块行骗?你在扯淡吧?”

  “为几万块倒也不见得,不过听当时他们的话是说,是那个混混先骗了他的学生几百块钱,结果他就为学生报仇,转头去把那个混混给骗了。”

  “这人还……还真是睚眦必报,真惹不得。”何伟生有点哭笑不得:“你也是,为了几万块,带着二十几号人去堵人家,那么多小孩子,要是出点什么事,闹到新闻上,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拾。”

  “这不还没出事,就被那家伙给打了么,你看我这脸。”何翔的脸上还留着一块通红的烙印,估计着三五个与都消不掉。

  “活该!谁让你生意不做,非得去招惹他。”

  何翔这次是肠子都悔青了,几万块钱没讨到不说,还被打了一顿,更关键的是这次惹了不该惹的人,为了那区区几万块,简直就是丢人又丢份。

  不过何翔心里不恨白晨,他在社会上也混了不少时日,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管在哪里,都是适用的法则。

  他只恨周礼让,给他找了这么大的麻烦。(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