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挑明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挑明

  在周礼让拿到钱后,心里那叫一个爽快。

  很快,他就给白晨贴上了一个标签,人傻、钱多。

  而白晨还要请他去高档会所喝酒,周礼让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周礼让被白晨灌的天昏地暗,完全就找不着北了。

  不过,等他醒来后,他就彻底不好了。

  这家会所的服务员将周礼让叫醒,让他结账。

  而那位白老板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先前的那笔到手的钱,也早已经消失。

  周礼让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被入套了。

  心中暗骂着晦气,入行这么久,还第一次被人耍了。

  不过,当他看到账单的时候,彻底哭了。

  一万三!那位白老板临走前,还拿了两瓶82年的拉菲。

  周礼让这次是彻底的欲哭无泪,看着被服务员叫上来的保安,这次是真的哭了……

  “姓白的,我和你没完……”

  对方骗的就是这两瓶拉菲,胃口不大,却也足够让周礼让这大半个月的收入打水漂。

  翌日——

  白晨提着两瓶拉菲进了教室,学生们都好奇的看着白晨。

  “老师,您不会是想在课堂上喝酒吧?”

  以白晨的习惯,这还真有可能。

  毕竟白晨是什么事都敢做的,即便是在课堂上。

  “不,这两瓶酒。是留给胖子一组的,下次的测试成绩,如果他们这组能够一雪前耻。这两瓶酒就是他们的。”

  “老师,我们都不喝酒。”胖子苦笑道。

  “这可是骗你们的骗子的钱买的酒,你们确定不要吗?”

  “什么?老师,你去找他了?”

  “他骗了你们五百块钱,对你们来说,那是花钱卖教训,我骗他一点钱。是在告诉他,他的那点道行。实在是太低了。”

  “不会吧,你把骗子给骗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崇拜的看着白晨,眼中满是小星星。

  “我的学生。不需要他来教育,这次就当是给他的教训,不过,你们要想雪耻,那就拿出自己的实力来证明。”

  胖子一组的学生,全都被白晨激起了斗志。

  虽说这两瓶酒价值不菲,不过真正让十个学生在意的,还是白晨对他们的评价。

  “老师,如果下次他们还输呢?”球渣调侃道:“毕竟我们可不会让他们。”

  “那下下次继续努力。一次两次的胜败,并不能说明什么,常胜将军固然难能可贵。可是常败将军却又敢于每次应战,那更是值得称道,只要他们还有勇气,还有信心,不管几次失败,都能重头再来。你们的未来同样如此,不可能永远的一帆风顺。总有大大小小的坎坷,如果一次的失败,就让你们上天台,那你们出了校门,都别说是我的学生,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老师,我们下次还比赚钱吗?”

  “不一定,我还没想好,不过你们可以预演一下,如果下次还是赚钱,你们会不会表现的比今天更好。”

  “老师,我们现在的班费,可是足足有一万四了,估计其他班加起来,也没我们的多。”

  “这点钱,全班游一次市区就没了,你们就满足了吗?”白晨撇了撇嘴:“要去就去远一点的地方,玩就要玩的痛快,弄个大几万,然后我们集体去海南玩,那才有意思,或者是直接出国游。”

  “呼……”所有人都陷入了美好的憧憬里去了。

  “什么叫做校园生活,就是让其他人看的羡慕,那才叫做校园生活,不是整天死记硬背,埋头苦读。”

  “可惜,要是每个老师都跟白老师一样想法就好了,每次上白老师的课,都觉得时间特别快,一上其他老师的课,又觉得时间特别难熬。”胖子这话也不知道道出了多少学生的内心。

  “老师,那我们在其他时候,能不能也去赚取班费?”

  “当然可以,不过尽量不要和小卖部的有冲突,一次两次还可以,如果次数多了,影响了小卖部的生意,估计校方就有意见了,再说了,赚钱也有很多方法,并不一定要在学校里赚钱。”

  两节课很快就结束,白晨刚出教室,就接到张清远电话。

  “白老师,来我办公室一趟。”

  白晨一进张清远办公室,就看到好几个老师坐在那,而且其中大部分还是其他班级的老师。

  “白老师,坐。”

  “校长,您找我什么事?”

  “白老师啊,你昨天带学生去哪里玩了?”

  “自由活动。”

  “自由活动?我看你是怂恿学生为了赚外快吧。”一班的班主任陈明辉冷不丁开口说道,看着白晨的目光,说不出的愤怒,甚至还有一点嫉妒。

  “陈老师,你最好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负责就负责,难道不是吗,你怂恿学生在学校里公然贩卖各类杂货,严重影响学校的风气,带坏自己班级的学生也就算了,请你不要影响其他班级的学生。”

  白晨瞥了眼陈明辉:“陈老师,让他们卖东西是我的主意,不过所谓的影响学校的风气,带坏学生,就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按你的说法,学校里就不能卖东西,学校里的小卖部开了十几年,也没见谁说带坏学校风气的,学校食堂还卖吃的,你好像也去食堂光顾过吧?”

  “哼!小卖部、食堂卖东西,那都是有专人负责,而不是学生去卖,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而不是在学校里胡作非为。把学校搞的乌烟瘴气。”

  “请问学校里教的东西,能让学生养活自己吗?以后我的学生去开店的话,几何方程式能不能算清账目?还是说文凭当饭吃?又或者是拿来烧火取暖?学校是教育学生的地方。教育两个字你搞懂了吗?不是拼命读书,而是教养、育人的意思,傻逼。”

  “你说什么?你在这里对我出言不逊,你这样就叫做有教养?就你这种人,还有资格当老师?”陈明辉立刻便勃然大怒起来:“校长,你也看到了,我和他好好的说理。他居然说脏话辱骂我。”

  “白老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在这里,就是为了商讨嘛,何必出口伤人。”

  “是啊是啊,白老师。你年纪轻轻,怎么一点都不懂得尊敬长辈,陈老师好歹也是你的前辈。”

  其他几个老师也是长枪短炮的冲着白晨开火起来,口口声声是在劝架,却是暗中指责白晨。

  “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误人子弟的卫道士,你们和以前的那些儒士没什么区别,一个个固步自封,却看不得别人打破框条。你们想用成绩说话,那就先看看你们哪个班的成绩比我们班好,再来指责我。再看看自己没收过学生家长的礼的,才有资格指责我。”

  “你你……白晨,你这是污蔑!毁谤!!”陈明辉憋红了脸,愤怒的吼道。

  “那天报名的时候,我可是细细的看过诸位,陈老师。你前前后后收了一万三千的红包,是不是还要我再帮你清点一下?或者调取报名那天的监控录像?”

  “你……你……”陈明辉脸色苍白无比。其实这种事,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只不过是没有人拿到台面上说,如今却被白晨当作把柄。

  白晨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个人,凶狠的眼神让每个老师都害怕起来。

  “谁tm还有意见,现在就提出来,只要你们自认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

  啪——

  “白晨,你不要岔开话题!”张清远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不是在气白晨的公开这些污秽,而是因为生气在场每个老师都退缩了,难道就没有一个老师干净的吗?

  张清远只觉得痛心疾首,自己学校里的老师,到底是有多不堪啊。

  “张校长,您的话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对于您的提议呢,我是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没问题也要创造问题……再改之。”

  “学校有学校的风气,你不要把社会上的一些风气带到学校里。”

  “行,以后我们七班的创业就不在学校里了,不过以后我们在外面要是能有什么小成就,小名气之类的,也就不劳学校和我们七班沾亲带故了。”白晨微笑的说道。

  “你……你……”张清远对于白晨,真可谓又爱又恨,这小子年纪轻轻,可是教学水平确实不一般,在学校里他都经常听到其他班级的学生说,要是自己的班主任是白老师该多好之类的话,由此可见,白晨在学校里受欢迎的程度。

  而且关键是他负责的科目,以及全班的成绩,都是全年段最好的,好的都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并且他对自己学生的保护,更是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谁敢动他学生一根汗毛,他就敢往死里干对方。

  牛海的儿子就是最好的证明,对于这点,张清远还是非常欣赏的。

  在学校里那么多老师,能有他这般血性的老师,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不过他总会说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又或者是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对了,校长,关于校篮球队的经费问题,作为校篮球队的御用教练,我现在向您提出经费申请。”

  只是,这时候张清远在气头上,对于白晨这般轻佻的要求,自然是一口回绝:“自己想办法去,这事是林涛负责的,不归我管。”

  “那行,我也不求林涛了,以后这经费,我们七班班费出,不过以后球队有什么成绩,也和学校无关,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