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拨乱反正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拨乱反正

  “小子,你这是玩火*!”牛海愤怒的吼道,手中的枪再次指向白晨。

  “开啊,开枪啊……有种你就开枪。”

  突然,外面跑进来一个警察:“所长,市……市长来了……”

  “什么?怎么回事?”牛海连忙放下枪,脸色阴晴不定,狠狠的瞪了眼白晨,转身出了审讯室。

  牛海连忙出去迎接仇鹤,一出派出所,就看到仇鹤和几个市里的高级领导来了,当然了,还有市局的警察,包括他的老朋友,市局局长何伟生。

  不过看仇鹤的脸色,并不是很愉快,一看到牛海,直接就喝令道:“将他抓起来。”

  “等等……怎么回事?市长,我犯了什么错?”

  这时候何伟生走了过来:“老牛啊,你啊你,你怎么能犯下这种错误呢,唉……将他带下去。”

  何伟生根本就不给牛海开口的机会,向身边的警察使了个眼神,那些警察立刻七手八脚的将牛海架着拉出派出所大门。

  “立刻彻查县派出所内的所有警察,只要是有牵连的,全部逮捕。”

  仇鹤的命令非常的果断,其实若是论起来,他这算是越权。

  不过他现在是接到了实名举报,而且是有大量的证据在手,而且又是市里的一把手,还是何伟生的直隶上级,所以何伟生也要听仇鹤的。

  仇鹤大步的进入派出所中。扫了眼办公室内的警察,那些警察人人自危。

  “昨晚抓的那位白老师,现在在哪里?”

  仇鹤的喝声没有人应答。仇鹤怒了,到这时候,他们还想要逃避不成?

  “都死人了是不是?是不是到了市局里,你们才肯老实?知法犯法,以权谋私,欺压当地,违法乱纪。贪赃枉法,徇私舞弊。你们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还有什么是你们没做过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旧社会,还以为这是封建时代。”

  仇鹤满脸的怒容,指着一个警察:“你!过来”

  那个警察战战兢兢的过来:“市长,您有什么吩咐?”

  “人呢?带路。”仇鹤没给这警察任何的好脸色。

  那警察无可奈何。又不敢违抗仇鹤的命令,只能在前带路。

  白晨看到审讯室的门打开,来了一个陌生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仇鹤进来同样是愣了一下,他对白晨的第一印象就是年轻。

  这个白老师比他想象中的年轻许多,跟在一旁的杨宜山立刻点头:“舅,是他,就是他。”

  仇鹤连忙上前:“请问您就是白老师是吧?”

  “你是哪个?”白晨不解的看着仇鹤。

  “在下是wz市市长,此次是专程前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这事和你有关?”白晨皱起眉头。不解的问道。

  “不是不是,您这次的事,是当地派出所所长牛海是个人行为。我在听说这件事后,立刻就前来,白老师为了保护学生,这件事非常值得赞颂,没有任何错误,绝对没有任何错误。”

  “那是不是我能走了?”

  “当然。当然可以。”

  白晨抬起双手:“手铐呢?”

  仇鹤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警察,厉声道:“还不解开!”

  解开手铐后。白晨便走了出去:“哦,对了,有两个好警察,因为我的事,被那个牛海关起来了。”

  仇鹤脸色一黑,他都没想到,这牛海已经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这种事居然真实的发生了。

  “还有我的学生以及她的爷爷,作为受害者,却被监禁一天一夜的时间,我觉得你作为市长也脱不开关系,道歉什么的先别说,至少他们的赔偿,zf要负责赔偿,不然这事没完。”

  “白老师,你们没事就好了,还谈什么赔偿啊。”

  白晨看去,原来张清远也跟来了,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看来为了自己这事,他是没少操心。

  “校长,凭什么啊,警察就能随便乱抓人吗?要是警察可以不凭法律,随意抓人,那还要法律做什么。”

  “赔,这事的确是有关部门的疏忽,导致牛海这种恶官横行乡里,必须赔偿。”仇鹤一点都没有迟疑,开玩笑,这赔偿能有多少钱啊。

  “白老师。”李玲一从里间出来,便已经泪眼婆娑的扑到白晨的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白晨轻轻的拍了拍李玲,这样一个小姑娘,这些大老爷们也好意思欺负,白晨冷冷的扫过办公室里的每个警察:“这事没完!”

  “白老师,这次我除了是拨乱反正,缉拿牛海之外,还是想向你道歉的。”

  “道歉什么?除了这事,你还有什么事惹到我了?”

  “上次因为我的疏忽,让你在xx酒店遭遇了不平等的待遇,对此我深表歉意。”

  “既然你主动过来帮我这个忙,这事就算翻篇了。”白晨随意的挥挥手:“关于我的学生以及她爷爷的赔偿,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张清远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怎么张口闭口就朝着市长要钱。

  这次市长主动过来,帮忙解决这个问题,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这小子怎么还这么不识好歹?

  “一万rmb,你看怎么样?这个小姑娘和她爷爷应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吧?”

  “身体是没受到伤害,可是精神方面,却是受到非常严重的创伤,她现在心里留下阴影,对将来的影响非常大。”

  勒索!这就是勒索!

  张清远张着嘴。哪里有人找市长勒索的,这小子想钱想疯了吧。

  一万块钱赔偿,他居然还不满足。

  “那五万块钱?不过这事毕竟影响不好。能不能就不要宣扬出去了?”

  “行,李玲,听到市长的话了,这钱三天之内,要是没到你账上,你就跟我说,我去市zf帮你要去。”白晨立刻露出笑容。

  张清远已经半天说不出话了。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

  市长居然会答应这种近乎无理的要求。

  “白老师……我不要钱了……我不要钱……”李玲在听说面前这位是市长的时候,已经吓得两腿发软。她觉得能够平安的从里面出来,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哪里还敢要求金钱方面的补助。

  “什么不要钱,要钱!绝对要钱。凭什么被他们白关了这好半天,你这是正当的诉求。”

  李玲咬着下唇,不敢吭声。

  “没事我们就走了。”白晨拉着李玲,看向李玲的爷爷:“老爷子,别愣着,这里晦气,走了。”

  “啊……哦……”老头还不忘向着市长连连鞠躬。

  “额……”仇鹤想要叫住白晨,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市长,不好意思。白老师他可能是关糊涂了,说话冲了点。”

  “没事,这位白老师是个好老师。”仇鹤只能苦笑的回答道。

  白晨带着李玲和李玲的爷爷出了警局。立刻黑下脸:“李玲,你昨晚那么迟了还不回家,你搞什么?昨晚我要是没去你家家访,你就真出事了,你指望着你爷爷打的过那几个畜生吗?”

  “老师……我……我错了……”李玲低着头,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哗啦的流出来了。

  “白老师。不怪玲儿,是我不好。是我没能耐。”老头立刻帮着自己孙女求情起来。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我去……”李玲咬着下唇,久久也说不出话。

  “白老师,其实玲儿早就回家了,她昨晚回来的时候,说是要出去捡点能卖钱的东西,说是学校要买什么头盔,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

  白晨的表情凝固了,搞了半天,这事还是出在自己身上的。

  “啊……”白晨尴尬的看着李玲:“李玲,这事是老师不对,以后你要是缺钱,就和老师说……算了,你把银行卡卡号给我。”

  “老师,你要干什么?”

  “我借钱给你,以后等你有本事了,再还给我。”

  “老师,我不能要你的钱。”

  李玲突然感觉裤袋一松,却发现钱包已经到了白晨手中,白晨掏出里面的银行卡,然后拿着手机操作了一番,将一万块钱转入李玲的卡里。

  “这钱算是我借你的,你家里就你们老小两个,等几天赔偿到了,你给你爷爷换个好点的地方,你爷爷年纪也不小了,那地方湿气重,你爷爷这老骨头怕是常年犯风湿吧。”

  白晨将卡放回钱包,又塞回李玲的手中。

  老头噗通一声直接跪下,要给白晨磕头,白晨立刻拦住了老头。

  “别,学生家长给老师下跪,这事要是传学校里去了,我这老师也别当了,老头你可别害我。”

  老头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抹了把,脸上又湿了:“老师啊,昨晚是我有眼无珠,居然拿菜刀砍你,你要是不给老头我磕这一个头,老头我活的不安心啊。”

  “也是我没考虑妥当,没事先沟通,就自己跑来了,被砍死也是活该。”

  “白老师,您说的哪里话,您是好人,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

  “白老师,我这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李玲也是哭的稀里哗啦。

  “我做你的老师,可不是教你怎么做牛做马,你要做牛做马,就给你爷爷做去,我真不稀罕自己的学生给我做牛做马,你要真有能耐,等哪天老师我穷困潦倒了,你再来接济我。”

  李玲扑哧一声,又是哭又是笑着,眼泪和鼻涕齐飞,实在是找不到校花应该有的样子。

  “老师,您别说笑了,您的本事,就算我饿死了,你也饿不死。”

  “还有,以后来学校多笑笑,和同学们搞好关系,不要整日里苦大仇深一样,这几万块钱,去县里弄个店面,做点小本生意是够了,你要是没什么把握,可以找我,我帮你们参谋参谋。”

  “老师,谢谢你。”

  “对了,我昨天去你家的时候,发现你家菜地里的菜不错,以后每天给我留几捆。”

  “玲儿,以后上学记得给老师带几捆,我们家别的东西没有,这菜倒是新鲜,也没加什么杀虫剂,白老师你也尽管放心。”

  “老头,我懂点种植,过几天周末了,我再去你那转转,你要是不嫌我半吊子的话,就让我糟蹋糟蹋你那几块地。”

  “不嫌弃,不嫌弃,白老师便是要把菜地全刨了,我都不嫌弃,那是白老师看的起我。”

  “好了,我送你们回去。”

  “白老师,您也被我这事拖累了一个晚上没休息,您还是自己回去吧,这几步路,我和爷爷自己回去就是了。”

  “不,那个牛海是被抓了,不过还有几只老鼠没抓干净,我怕出事,还是我送你们才安心。”白晨回头看了眼派出所,眼中射出一道寒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