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死亡语言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死亡语言

  等了大半天,审讯室的大门再次打开。

  不过这次进来的,却是白晨的老相识,章沐白。

  “是你?”章沐白惊讶的看着白晨。

  “如果你是来逼我认罪的,那你可以走了。”白晨淡然说道。

  章沐白皱起眉头:“我是来了解情况的。”

  “如果你有心了解情况,可以去医院审问那几个流氓,不是把我关在这里。”

  章沐白翻阅着手中的资料:“这么说,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是无罪的咯?”

  “如果救人也算是犯罪的话,那我就无话可说。”

  “我知道了。”章沐白站起来,很干脆的出了审讯室,可是迎面便看到一个胖中年警察气冲冲的过来。

  这中年胖警察满脸狰狞的推开审讯室的门:“小子,就是你砍断我儿子的手臂?你有种!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弄死你,老子牛海的名字倒过来写!”

  “倒过来写,那不就成了海牛了吗?哈哈……”

  “所长,我已经看过案卷了,还提取了两个认证的证词,这事是牛召有错在先。”

  “你他妈的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老子教子不严?你一个下调的小片警,在这里放什么狗屁,这事不需要你插手,识相的就滚回市里去,这里是老子说的算,没你什么事。”

  “所长,你今天说的话,我会一字不拉的汇报给上级的。”

  “哼哼!上级?你以为你说的话有人信吗?市局的老贺是我拜把子兄弟。就算你说破了天也没用。”这位叫做牛海的所长非常的自信,甚至是肆无忌惮的地步:“你要是不想再当警察了,你只管说去。只要我一句话,别说是当警察,你也给老子进去。”

  章沐白见过违法乱纪的事,可是他还真没见过如此无法无天的,居然明目张胆的说着如此言论。

  章沐白的愤怒也是可想而知,指着牛海道:“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没王法了!如果这是如此。那我这警察不干也罢。”

  “兄弟们,章沐白包庇。现在将其革职,没收警枪、警徽与证件。”牛海的语气就跟黑帮老大似的,直接冲着办公室里的警察如是喊道。

  白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而办公室里的那些警察。根本就是与牛海蛇鼠一窝。

  每个人都穿着警服,可是除了章沐白之外,却没有一个人对的起他们肩上的警徽。

  立刻就有两个狗腿子上来:“章大警官,把枪和证件交出来吧。”

  章沐白一把扯下肩头的警徽,愤怒的丢在狗腿子的手上。

  “我不配戴这个警徽,你们更不配。”

  就在这时候唐晨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章沐白和局子里的其他警察似乎是发生冲突,立刻到章沐白身边:“老大,怎么回事?”

  “在这乌烟瘴气的局子里。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我们回市局。”

  “慢着,把他们两个全部给我扣下!他们两个包庇嫌犯。证据确凿,将他们关到拘留室里。”牛海立刻下令,他可不会在这种时候放章沐白和唐晨回去给他搅事。

  虽说他不怕这两人胡说,可是他却也不想在这时候让他们使坏。

  “你们干什么?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牛海……我艹nm……”唐晨立刻想要挣脱开。

  可是那些狗腿子毫不犹豫的拿枪指着他们曾经的同事:“再敢反抗,就地正法!”

  白晨只是冷冷的看着现场的这出闹剧,把目光扫过现场的每个人。

  不经意间。白晨突兀的说了一句话:“牛海,你听说过善恶终有报吗?”

  “哈哈……老子这干了几十年警察。要真有报应,早就来了,老子不怕和你说,在这一亩三分地,老子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没干过,你真以为老子会怕什么狗屁报应?”

  “呵呵……我今天就跟你说吧,你们所有人的报应来了,从现在开始,每隔一个小时,你们就死一个人,一、二、三、四……十五个,呵呵……很好……很好!!”

  白晨的笑容带着几分阴森,可是牛海却没少的忌讳。

  “少tm的在老子面前装神弄鬼,老子不信邪,你要真有能耐,就先那把老子弄死。”

  “不急不急,你是最有一个。”白晨还是在笑。

  唐晨和章沐白对视一眼,他们都觉得有点怪怪的,可是就是说不上来。

  “你们干什么吃的?这半天还没把口供给我弄清楚,给我快点!!”牛海冲着手下喊道:“还有那两个穷鬼,这小子不肯招供,那就找那小的和老的,先撬开他们的嘴巴,到时候这小子招不招供都一样结果。”

  “去吧,谁第一个踏入他们的审讯室,谁就第一个死。”

  那些警察对视一眼,虽然他们理智上并不相信白晨的话,可是又有些担心。

  心里正悄然的滋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不甚强烈,却有挥之不去。

  白晨的笑容里带着森然的冷酷,扫过每个警察的目光里,都带着一种肆意的杀机。

  “怕什么,老子第一个进去!”一个大个子警察不信邪:“你有种就弄死我。”

  那大个警察大步的朝着李玲的审讯室过去,可是没走一半,突然脚下一绊,居然直接摔在地上,而脑袋正好的磕在灼焦,一瞬间,鲜血淋漓,倒在地上,半天都没有动静。

  一股寒意从每个人的脚心升起,一直的蔓延到了全身。

  几个警察立刻上前查看,然后看向牛海,摇了摇头:“死了。”

  这时候。牛海也有点怕了,这才刚说的,居然真死人了。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真的报应?

  “薛林。熊毅是踩到你丢这的香蕉皮才摔倒的。”

  地上有个非常明显的滑跤的痕迹,而这个薛林则是他们所里最不讲卫生的,经常把吃剩的东西乱丢。

  这个可笑却又非常巧合的意外,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滑稽。

  每个人看着对面的那个审讯室,却没有人愿意再进去。

  “你们记得倒计时,一个小时后,会是第二个……哦不。是第三个。”

  “第三个?我们局子里还有谁出事了吗?”牛海看向自己的手下,突然。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老潘呢?他人呢?”

  “老潘刚才突然中风,送医院去了。”

  “中风?他身子硬朗的很,没有中风的先例。”

  “不知道啊,就刚才莫名其妙的倒了。我们打了120,把他送医院去了。”

  牛海向手下使了个眼神,那手下立刻把白晨所在的审讯室大门关上。

  “等一个小时,看看什么情况,这小子看着有点邪气。”牛海谨慎的说道。

  “不就是个破老师么,能有什么邪气,我还真不信邪。”牛海身边的警察说道。

  牛海瞪了眼自己的手下:“行了,我知道你胆大,你去医院看看老潘什么情况。”

  唐晨和章沐白也不反抗了。乖乖的被带进了拘留室内。

  踩香蕉皮摔倒死人,这事他们还真没听说过,就算电影里经常出现这种镜头。可是也没有谁真滑倒死人的。

  他们现在也想看看,一个小时后,到底会不会再死一个人。

  警局里的警察似乎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里,所有人都没出声。

  每个人都不断的看着时间,他们从未感觉过,时间居然如此难以度过。如此难以忍受。

  突然,一个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是办公室的总线电话铃声。

  牛海立刻上去,拿起电话:“喂。”

  “所长,是我冯习,我现在在医院里,老潘死了……我现在回局子里。”

  牛海颤颤的放下电话,半天没有说话,不禁又看向白晨所在的审讯室。

  突然,又是一个电话响起,不过是牛海身上的手机响。

  牛海拿出电话,看到这电话,不禁愣了一下,又是冯习打来的电话。

  这小子打了一次所里的公用电话,怎么又往自己手机里打电话。

  “冯习,你干什么?”

  “额……你好,我不是冯习,这个手机也不是我的,刚才这里发生了一起意外,一根电线杆突然倒了,把一位警察同志压在下面,这位警察已经当场死亡,你们能过来……”

  “喂喂……说话……”

  牛海的手机已经掉在地上了,冯习死了……又死了一个人。

  一股寒意再次袭上心头,这次牛海不得不信。

  牛海突然叫起来:“跟我来!!”

  牛海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手枪,直接踹开了审讯室的门。

  白晨似是早已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依旧翘着腿:“怎么样,报应来了吧,现在可以重新倒计时了,你们还是给自己写遗书。”

  牛海拿枪指着白晨:“说,你到底使的什么妖法?冯习怎么会被电线杆砸死?”

  “砸死?不对啊,他应该是被电死的,我觉得你们应该再确认一下。”白晨微笑的说道。

  “什么?冯习死了?”

  “所长,怎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几个跟着进来的警察也慌了,惊慌失措的向牛海求证。

  “死了……冯习死了,老潘也死了……”

  “下一个死的,就从你们几个中选吧。”白晨指着牛海身后的那几个警察。

  那几个警察也慌了,全都躲着白晨的指头。

  不过,白晨最终还是指定了一个警察,那个警察是真的怕了。

  “不要……不要选我……不要选我……”

  “老子现在就毙了你!”牛海大吼道。

  白晨慢慢的将指头移到牛海的面前,从容自信的说道:“你只要敢开枪,你就下一个死!而且你会死的比任何人都凄惨,你信不信?”

  牛海连退两步,满脸的恐惧,惊恐的看着白晨,他不敢赌……

  哪怕是拖延一刻也好,他不想死,不想这么快死。

  “小子……这事我们就一笔勾销怎么样?”牛海终于认怂了,对方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不是好惹的,自己没必要和对方死磕到底。

  “不好,我还没玩够呢,我刚才数过,你们所有人都要死!包括了!!”白晨笑着说道。

  “你……你不要逼我!”

  啪——

  白晨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今天我就逼你们又怎么样,今天便是满天神佛也救不了你们!”(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