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无法无天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无法无天

  “小子,我见过倔强的人,可是还从来没有一个能够坚持到定罪。”老警察眼中寒光闪烁,他最拿手的就是这种恐吓。

  不用动手,只要把话说一半,剩下的就让对方自己去猜想。

  “你知道我经手了多少嫌犯吗?我当了三十年警察,你这种的嫌犯,我至少审理过一百个,其中不少人开始的时候,都一口咬定自己无罪,不过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一个能坚持到最后,其中几个是没能活到上法庭。”

  白晨笑了,笑的非常的从容,在这从容的笑容中,还带着一丝嘲讽。

  “你是第一个这么威胁我的人,你知道上一个这么威胁我的人,现在坟头草都快盖过墓碑了吗?”白晨的笑容里带着冷意。

  “哈哈……你一个小小的老师,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老警察显然是不信你白晨的话。

  白晨闭上眼睛,老警察看白晨的态度很是坚决,而且处之泰然,也颇为无奈。

  因为这次的事情不好办,毕竟那个小丫头和老头,都是他的人证,还真不好用强的。

  而且对付这种懂得法律的人,不可能对付那些法盲那样,三言两语就能唬得住。

  所以老警察很明智的没有选择对白晨动手,而出了审讯室,打算先去对付李玲和老头。

  当老警察出了审讯室后,白晨睁开了眼睛。

  如果这里真如自己眼见的这么黑暗,白晨不介意在这里来一场屠杀。

  如果法律不能给自己公正的裁决,那么白晨就用暴力来证明自己的正义。

  白晨将立场开到了最大,将自己是感知遍布整个警局。

  这里的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白晨的眼底。

  当老警察将李玲带到另外一间审讯室的时候,立刻就开始对李玲软硬兼施,甚至还拿她爷爷作为威胁。

  白晨的眼中凶光毕露,直接就给老警察宣判了死刑。

  这个老警察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在他的操刀下,也不知道迫害了多少个无辜者。

  从他威胁李玲的手段来看。他也绝对是相当的老练,知道李玲的软肋。

  不过李玲毕竟还是明白人,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也知道这次她是作为受害者。对方哪怕再嚣张,也不敢拿她和爷爷怎么样。

  现实可不是电视剧,杀人灭口这种事,就算是警察也不敢做。

  老警察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抛下两句狠话。转头又去对付李玲的爷爷。

  不过,白晨可不会再给这老警察机会,暗中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

  隔空杀人这种事,对别人来说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对于如今的白晨来说,却是举手之劳。

  而且白晨可以做的非常干净,一点痕迹都不留。

  不多时,审讯室外就传来几个惊呼声:“老潘……老潘,你这是怎么了?快……快叫救护车!!”

  夜里,张清远的电话响了起来,张清远的老伴迷迷糊糊的应了声:“老张。都这么迟了,怎么还有电话?”

  张清远撑起身体,拿起电话:“喂,我是张清远,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校长,出事了……”

  给张清远电话的是教导主任,他的声音非常的急切:“那个新来的白老师把派出所所长的儿子砍伤了,现在已经被抓进去了。”

  “什么?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现在也不知道,警方那边现在也不肯公布消息。就刚才还有一个警察打电话给我,跟我确认他是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他怎么会把去砍人啊?”张清远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

  毕竟砍人这种事,几乎只停留在电影画面里,可是他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在他的身边。

  “你赶紧去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清远心中已经一团乱麻,心中不禁暗骂起白晨,这刚开学没几天呢,这惹祸精几乎是天天都能给自己整出事端。

  现在张清远也没睡意了,一直到了凌晨五点多。教导主任又来电话了。

  “校长,我打听到一点内幕,好像是白老师是为了保护他们班的一个女生不被侵犯,才砍人的,那个派出所所长的儿子好像是当地的恶霸,尽干缺德事。”

  “那现在呢?”

  “现在白老师和那个女生还在派出所里,就是那个被砍伤的混蛋的老子所在的派出所,还有那个女生的爷爷,也被带进去了。”

  “那怎么办?能把人弄出来吗?”

  “校长,这事恐怕不好办啊,我听教育部的老张说,那个所长现在放出话了,要让白老师死在里面,谁插手就对付谁,现在那些领导都躲着我呢,我打了几个电话,全都不肯接电话,就老张透了点底。”

  “他还无法无天了他……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就算是闹的到市里,也要把白老师捞出来!”张清远也不管现在还是夜深人静下,大声的囔囔起来。

  “校长,这事怕是没那么简单,现在那个女生和她爷爷还被扣在派出所里,按说他们两个还是受害者,可是派出所就说是保护受害人,不肯放人。”

  “无法无天了!无法无天了!!我要去市里!!我要去市里反应情况。”

  “校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想说什么?”

  “这事是白老师的个人行为……您实在不便插手……”

  “什么个人行为,保护自己的学生,不是一个老师应该做的事情吗??”张清远先前听说白晨砍人的事情,还觉得白晨是个惹事精。

  可是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了,他反而理解了白晨。

  在他看来,白晨做的没有任何一点错误,一点问题都没有。

  换做是他,他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保护自己的学生有什么错?

  如果白晨没保护自己的学生,张清远反而会看不起白晨。

  “这事我管定了!就算我这校长不做,我也要管到底!我的学生,我的老师。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不是什么脏水都能往他们身上泼的。”

  大清早,张清远就早早的穿戴整齐,进了市里。

  张清远这次是带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态度。别看张清远就一个搞教育的,可是他在这一行做了几十年,要说人脉绝对不比那些领导差到哪里去。

  当然了,他也知道如今的官场是什么情况,自己认识的人虽然不少。能够帮的上忙的恐怕不多,而且愿意出手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在学校中,杨宜山趁着早晨,混入了学校里。

  因为早晨的学生出入密集,所以学校的保安也没发现混在人群里的杨宜山。

  杨宜山他那当市长的老舅那边催的紧,这两天天天唠叨着,找到人了,一定要通知他,他要亲自过来道歉。

  杨宜山是不敢怠慢。昨天他专门堵在门口,盯着出入的学生,可惜是没发现要找的人,今天他直接就混进来了。

  杨宜山直接找到校长办公室,可是校长办公室没人。

  这时候,教导主任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杨宜山:“你找校长吗?”

  “是啊,请问您是?”

  “哦,校长今天进市里去了,你是什么人?你找校长有什么事?”

  “进市里了?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啊,这可说不准。”教导主任摇了摇头:“我看你还是改天再来吧。”

  “他现在在市里什么地方。我去市里找他。”

  “不大清楚。”教导主任摇了摇头:“你找校长什么事?”

  “我是市长派来的,是来你们学校查找一个人。”

  “市长?我们WZ市市长吗?”教导主任眉头皱了皱,并未立刻相信杨宜山的话。

  “哦,这是我的名片。”杨宜山立刻拿出自己的名片。

  不过名片上是他所在的保安公司的主管身份。所以教导主任还是对杨宜山的话保留意见。

  “你不信可以给市ZF办公室打电话确认。”杨宜山很从容的说道。

  “你想找什么人?”教导主任放下名片后,看向杨宜山。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什么叫你也不清楚?你不清楚怎么找人?”

  “因为我是查到他乘坐的出租车,是从你们学校门口上车的,所以就顺藤摸瓜跑你们这查一查,有没有这号人。”

  “那有没有他的照片?”

  “有是有,不过不是很清楚。”杨宜山立刻拿出一张照片。这是出租车的内置摄像头截取的照片,而只能看到头部的部位。

  不过,教导主任一看这张照片,立刻就辨认出来了,这就是白晨嘛。

  不过教导主任没坑声,心里案子提防起来,毕竟昨晚才发生那种事,今天市长就派人来找他,谁知道是不是要来个落井下石。

  “你找他有什么事?”

  杨宜山一看教导主任的脸色,就知道他已经认出了这人,立刻说道:“是这样的,因为前几天我的一个工作疏忽,与这位同志发生了一点小矛盾,如今是特意来道歉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我好当面向他道歉。”

  “他现在也不在学校,请回吧。”

  “那他什么时候在?”

  “不大清楚。”

  “这位老师,你这也不清楚,那也不清楚,那到底什么是清楚的?你给个准信行不行?市长那边还等着我的答复呢。”

  “这事又和市长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是你的工作疏忽吗?”

  “是我的工作疏忽,不过这个疏忽,让市里差点损失了十几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如今市长是想要亲自过来,向这位同志道个歉的。”

  “等等……你说市长要亲自找白老师道歉?”

  “他姓白吗?没错,市长千叮万嘱,说是找到了他,就通知他本人,他要亲自过来登门道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