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不顺利的家访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不顺利的家访

  “老师,你对以前的学生也会动手么?”

  “一般能动手的,我都懒得动口。”

  “那科林呢?他也被你打过?”

  “打人这种事是个技术活,在私底下,你不能落人口食,在公众场合,你又必须名正言顺。”

  “我知道我知道,是不是就跟那天你打林涛的时候,就是名正言顺?”王小龙立刻联想到白晨前几天打林涛的事情。

  自从那次事情后,林涛就已经成了全校的笑柄。

  体育老师打不过英语老师,这种事说出来估计都没人相信。

  以至于林涛在学生面前的威严也荡然无存,有点压不住学生了。

  “老师,你玩不玩神源?”一个学生问道。

  “玩,怎么,你要和我比神源吗?”

  “不比不比,老师您在现实里就这么厉害,在游戏里肯定更厉害。”

  “你们有玩的人,可以跟四眼学学,我估计着你们之中,就他的排名最高了。”

  “四眼,你现在排名多少?我现在可是稳定十万名以内了。”

  “两万名左右,不过老师给我的要求是,必须进入一万名。”

  “呼……好厉害,我现在到十万名左右,就感觉前进一步都很吃力,你居然能到两万名。”

  “你们所有人回家,都去准备一个神源头盔,下节课我们就全体去游戏里玩。”

  “不会吧老师,老师上课带头玩游戏,这事要是传校长那去,估计你准没好日子。”

  “我是七班的班主任,那就我说的算,就算校长也管不着。”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估计着全校的老师也没你这么大的胆子。”

  “好了,快要下课了,你们有三天的时间,用你们会的英语单词来写一片关于神源游戏的文章,内容不限。”

  “老师。你不再多布置一点作业吗?”周毅的问题立刻引来全班同学的怒视。

  “你要觉得我布置的作业不够多,那就把整本英语课本抄一遍,哈哈……下课。”

  一群学生飞一般的冲出教室,白晨则是慢悠悠的等学生出去了。他才跟出去。

  “白大哥,等等我,我们一起回去。”

  刚出校门口,陈莲娜就追上白晨的脚步,旁若无人的挽着白晨的手臂:“白大哥。晚上吃什么?”

  “晚上你自己回去,我有点事。”

  “什么事?是不是去泡妞?”

  “滚,是去家访!”白晨瞪了眼陈莲娜。

  陈莲娜因为和白晨太熟了,说话也没个分寸顾及,反正是什么话都敢说。

  作为班主任,除了开家长会之外,只有家访才能够看到学生家长。

  而一个负责的班主任,一个学期之中,基本上会对大部分学生来一次家访。

  当然了,白晨基本上也会挑选一些有问题的学生进行家访。

  而白晨要家访的对象则是一个叫做李玲的女孩。不过白晨给她的不是外号,而是封号……校花。

  李玲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不过她的穿着,总是不那么好,每天穿着较为中性的衣物,甚至是略显朴素的衣服。

  这让白晨都担心,李玲是不是心理有什么问题,或者说在某些取向上有不同。

  在白晨看来,虽说他们还是学生,可是这个年纪不应该只是死读书。至少也该表现的朝气一下,就像是陈莲娜那样,表现出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活泼。

  白晨印象里,李玲似乎从未笑过。永远都是那幅不苟言笑的样子。

  白晨拿着手中的地址,看了眼周围,这里似乎有些偏僻。

  沿途也没有路灯,地面颇为坎坷。

  白晨找了许久,远处走来一队人,白晨看了眼这几个人。不像是好人。

  而这几个人也看了眼白晨,便一路骂骂咧咧的离去。

  远远的,白晨看到了灯光,那是一间低矮的平房里发出的光。

  白晨长长的吁了口气,终于是找到了。

  来到门前,白晨敲了敲门:“请问这里是李玲的家吗?”

  突然,门开了,一老头拿着大菜刀便要上来,朝着白晨脑袋就要砍去。

  白晨见过穷凶极恶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拼命的。

  立刻后退的躲开老头的菜刀:“老头,你干什么?”

  “滚!快滚!再敢来骚扰我家玲儿,老头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拉你们一起死!”老头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着,那张枯藤一般的老脸上,写满了愤怒与决绝。

  “额,老头……你弄错了……”

  “什么弄错了?看你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老头我反正已经是残命一条,便是霍出去也要拉你们垫背!”

  “弄错了,真弄错了,老头,我是老师……我是李玲的老师。”

  “放NM的屁,哪个老师半夜三更跑人家学生家来的?我看你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老头我就想的,你们刚才走的那么勤快,原来就是来糊弄来头来了。”

  “老头,家访,家访懂不?哎哟我的天啊……和你解释怎么这么费劲。”白晨拍了拍脑袋:“你把李玲叫出来,叫出来啥事都弄清楚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喊声,白晨脸色一变,那是李玲的声音。

  “是我家玲儿……完了,被那伙人遇到了……”老头也听到了李玲的声音,立刻慌乱的大叫起来。

  白晨猛的转身过去,冲着声音的来源追去。

  就见到李玲正被先前路上的那几个摁在地上,其中一人身子压在李玲的身上,身手就要去扒李玲的裤头。

  白晨直接冲了上去,一脚将那压在李玲身上的男人踢飞。

  啊……

  一个惨叫传来,白晨一个凌空横扫,将三四个人脖子踢断,又没要他们的命。

  “我艹NM,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那个先前压李玲身上的男人冲着白晨大吼着。

  那老头手头一空,手上的菜刀已经没了,白晨脸色铁青。拿着菜刀,一道寒光过后,那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滑落,嘴唇颤抖着。

  然后便是一阵杀猪一般的惨叫:“手……手……我的手啊……”

  如果不是李玲和老头在场。白晨绝对会不留活口。

  别说李玲还是自己的学生,哪怕是陌生人,白晨也绝对不容许这种事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

  “玲儿,你没事吧。”老头有些害怕白晨,拉着李玲便往后退。看着满身鲜血淋漓的白晨,夜色下,便如恶鬼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白……白老师……你怎么会在这?”李玲此刻脸上还是梨花带雨,双眼水汪汪的看着白晨。

  白晨转过头,尽量用温柔的声线说道:“李玲,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可是他……老师,他是这里派出所所长的儿子,你快走吧……”

  “他是你爷爷吗?”

  “嗯,爷爷……这是我的班主任。”

  “你真是老师?”

  “你们先回家去,帮忙报个警。”

  “报报警?可是你怎么办?”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和你们没关系。”白晨挥了挥手。

  “老师……”李玲只觉得眼眶酸楚,泪水无法抑制的淌落。

  “老师,这事我来担。”老头突然捡起地上的菜刀,脸上突然布满了腾腾的杀气,恶狠狠的看着那几个人。

  白晨看的出,这老头想要做什么。

  白晨一把拉住老头的手腕,摇了摇头道:“老头,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走开。”

  “不行,你是帮我家玲儿。老师,老头我有眼无珠,先前误会了您,您是好人。”

  “李玲。把你爷爷带回去。”白晨一把夺过菜刀。

  “老师,我不走。”

  “我叫你回去,你听到没有!你还想不想上学了!你还想不想当我学生了?”

  “老师,如果你被抓进去了,这学也我也不上了。”李玲带着哭嗓说道。

  “放心吧,老师我别的本事没有。就凭几个无赖,还真没那能耐让我坐牢。”

  其实不用李玲报警,那几个被打残的流氓已经报警了,声泪俱下的向警察求救着。

  很快,警察就来了,不过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毕竟他们所长的儿子,直接断了一条手臂。

  还有好几个人,全都扶着脖子,躺在地上哀嚎一片。

  “警察同志,快救救我们,这几个人要杀我们……”

  立刻便是几个警察拿枪指着白晨、李玲和老头三人。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上了年纪的警察看着满身血淋淋的白晨问道。

  “人是我打的,他的手也是我砍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好了,和他们没关系。”白晨坦然说道。

  “不是,那个畜生的手是我砍的,和这位老师没关系。”老头立刻出来说道,不过看他巍巍颤颤的样子,实在是不像能砍人的。

  那个警察也不管老头,上来直接把白晨拷了:“你们三个,全都跟我去警察局,小张,叫救护车,把人送医院去验伤。”

  到了警局之后,白晨就直接被带进了审讯室内。

  那个老警察将一张纸一把笔就丢在白晨的面前:“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一中的老师,是李玲的班主任,今天来做家访,正好听到李玲的呼救声,那几个人要对我的学生不轨,我上去就把人打了,他们要还手,结果我不慎把那个畜生的手砍断了。”

  “胡说八道,牛召不可能做这种事,他是我们所长的儿子,怎么可能知法犯法。”

  其实老警察在这当差三十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所长家的公子牛召什么人,仗着自己老子是所长,在这一带为所欲为,平日里作奸犯科的事也不少,所以干出这种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老警察可不觉得这事会以正当防卫结案,以他们所长的性子,这小子不在牢里坐个十年八年,绝对是出不来了。

  “小伙子,我看你还是老实交代吧,是不是你看人家小姑娘漂亮,便打算带到荒郊欲图不轨,然后牛召和他的朋友经过,过来制止你的罪行,你看好事被搅合了,就行凶伤人?”

  “警察同志,你这是摆明了袒护那个畜生是吧?”白晨抬起头看了眼老警察。

  “小子,你最好识相点,免得吃苦头。”老警察眯起眼睛看着白晨:“你伤的那人是我们所长的儿子,不是你一个小老师能惹的起的,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把这字签了,那么我也给你安排一下,就走个流程,在牢里待一段时间,可是如果你不愿意……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还要落的一身伤残。”

  “这么说你们是打算屈打成招?”白晨冷笑的看着老警察。(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