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争执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争执

  .  

  如果是白晨认识的人,白晨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最好的选择,最好的机会。

  不过白晨不认识黄柏,他们只是陌生人,白晨甚至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什么要给他一个超常的力量?

  当黄柏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痛楚早已消失,以前的时候,每次他都要忍受几个小时的痛苦,然后才会慢慢的消退,而下一次的病发又即将开始。

  可是现在似乎才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却感觉不到一点的痛苦。

  当然了,这只是**上的痛苦,这种痛苦虽然难以忍受,却不得不接受。

  可是,现在黄柏发现,自己不但病痛消失了,就连自己修炼多年的修为也消失了。

  这让他无法忍受,他歇斯底里的吼着,愤怒的砸着病房里的东西。

  一直到卢三平的到来,黄柏立刻抓住卢三平:“你给我说清楚,你对我干了什么?我的武功呢?我的武功呢?”

  黄柏可不是一般的高手,他的身上也背负着非常沉重的使命,是特别的培养出来的特殊人才。

  可是现在他却被打落云间,成了一个实际定义上的普通人。

  曾经的那种骄傲在这一刻荡然无存,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没有人愿意从一个高手变成普通人,黄柏愤怒的候着。

  “不好意思,我们只负责治好你的病,其他的概不负责,这是你医药费,还有损坏病房设施的赔偿。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可以到前台去付账。”

  “你不要走。你给我说清楚,我的武功怎么了?你对我干了什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卢三平退出了病房,至于黄柏想怎么闹,都随便他,就算他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

  走到拐角处,白晨正在那等着卢三平:“他还在闹吗?”

  “嗯,还在闹。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封了他的武功,你又不认识他,就连我都看不出他的深浅,可见他的修为相当不俗,你和他无冤无仇,把他的武功封了,有些过了。”

  “你觉得他只是来看病的吗?”

  “不然呢?难道是来找茬的?他是别人派来整光明医院的?”

  白晨摇了摇头:“若是我猜的不错,他应该不是来对付光明医院的,而且派他来的人。估摸着我们都招惹不起。”

  “我们都招惹不起?你是说就连你都不敢招惹?”

  “他背后的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别想着自找麻烦。”

  黄柏闹了半天,一直到光明医院报警了,最后被警方带走才得以清静。

  不过,白晨和卢三平不知道,黄柏只是在警局转了一圈,就被人接了出去。

  “老爷,您怎么来sh市了?”黄柏惊讶的看着老人。

  “你的病治好了?”

  “治好了……可是我的武功没了,我的武功废了。”

  站在一旁的陈三满脸的惊讶:“大哥,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当时我发病了,然后就迷迷糊糊的,感觉一个小孩在我的身边,和我说了一些话。”

  “什么话?”

  “我记不起来,就觉得脑子里一团糟,对了……那个小孩,是那个小孩搞的鬼。”黄柏突然大叫起来:“是那个小孩,那个叫做石头的小孩,我忘记过程了……可是那个小孩我记得,他很诡异!非常的诡异。”

  “是叫石头吗?”老人又问道。

  “没错没错,就是他!就是他,就是叫石头,他是和沐婉儿沐医生一起进来的,沐医生好像很信任这个小孩,我当时还奇怪,沐医生和一个小孩说我的病情做什么。”

  老人和陈三对视一眼,老人这次把黄柏安排在光明医院,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试探那个叫做石头的孩子。

  甚至连黄柏自己都不知道,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黄柏的病的确是非常的严重,首都所有医院,乃至一些老供奉也无能为力,而黄柏的功勋足够授勋英雄,所以老人特意安排了黄柏进入光明医院,希望黄柏能够治好怪病。

  “老爷,会不会那个小孩是故意的?”陈三和黄柏是多年的兄弟感情,看到如今黄柏武功尽失,自然是为黄柏抱不平:“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老人犹豫着一方面那个孩子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而黄柏如今的处境,又不能不管。

  “算了算了……陈三,你看着办吧,别把事情闹的太僵。”老人叹了口气,不禁开始后悔起自己当初的决定。

  所谓的麻烦,就是不在计划之内的事情,这就叫做麻烦。

  就比如说陈三和黄柏找上门来,不过白晨直接避而不见,眼不见为净。

  对白晨来说,最讨厌的就是zf,而最麻烦的就是这种不属于zf,却又为zf卖命的人。

  从原则上来说,他们是好人,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他们的身上套着枷锁,他们必须承担他们应有的责任,这些责任往往都被赋予了正义的口号,比如说为d为国家为人民之类的口号。

  而为了这些责任,他们的确是尽职尽能,可以说是鞠躬尽瘁。

  所以白晨不想拿他们怎么样,不想去伤害他们。

  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人,而一个国家的和平稳定,也都有无数这样的人在默默的努力着。

  而麻烦的事情就是,他们往往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面对一个打又打不得的人,白晨只能选择逃避。

  不过,陈三和黄柏的能量之大,还是出乎白晨的意料。

  当白晨避而不见的时候,老三直接动用了工商、卫生两局的人。刁难光明医院。

  白晨一阵头痛。这时候就算是想不见也不行了。

  白晨让卢三平给他们约了个时间。在一家酒楼见面。

  陈三和黄柏早早的就来到定好的包厢中,而白晨则是姗姗来迟。

  陈三和黄柏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白晨则是单刀赴会,对于莲蕊的愤怒则是一脸的无所谓。

  “石头,这么久不见,过的怎么样了?”陈三还是主动的和白晨打了个招呼。

  白晨一脸不爽的翘着腿:“很不好。”

  “石头,这是我大哥。”陈三平心静气的指着黄柏:“你们应该见过吧。”

  “我记性不好,对于这种大众脸。基本上过眼就忘了。”白晨看都没看黄柏一眼,平淡的回答道。

  “小子,你最好立刻就把我的功力恢复了,不然我和你没完。”

  “没完?怎么个没完法?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我救了你,你不但不感激,反而处处为难我,真当小爷我好欺负吗。”

  “你是治好我的病,可是也废了我的武功,这又怎么说。”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要救你的命,就要废你武功。”

  “这又是为何?”陈三倒是一直都平心静气。其实他也不愿和眼前这孩子翻脸,毕竟这孩子治好了自己主子的病。

  “和你说你听的懂么?”白晨压根就没打算解释,觉得和陈三多说一句都是多余:“人体的五行八卦,四象六根,真阴真阳你懂么?”

  陈三一脸的难看,他还真不懂这些东西,心中不免犹豫起来,难道这孩子真的是为了救自己大哥,这才废了他的修为?

  毕竟自己是门外汉,若是自己错怪了好人,这未免太丢脸了吧。

  “老三,别听这小子胡说,我这病我自己知道,哪里有什么废掉武功的说法,再说了,要是早知道要废掉武功,老子宁可不治这病。”

  “你早说啊,现在病治好了,你倒是跟我翻脸不认人了,当初犯病的时候怎么不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找医生,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你要真不怕死,当初找光明医院做什么?”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言词却是刻薄至极。

  “你当初也没说要废武功。”

  “你也没说你会武功,我哪知道你会不会武功,难道以后光明医院收病人,都要先问一声,你会不会武功?千万记住了,要是会武功,很可能治好你的病,废了你的武功,没这说法吧?”白晨现在摆明了强词夺理。

  “大哥,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是来寻求解决途经的,不是来闹事的。”陈三按下激动的黄柏。

  “石头,那你可还有恢复我大哥武功的方法?”

  “有啊,重头练嘛,反正我看着他也没多厉害,估计也就三脚猫的功夫。”

  “你……”黄柏更是大怒。

  陈三苦笑,他现在也分不出白晨话的真假,可是再重新修炼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他自己还是黄柏,都不是通过正规途经到达如今境界的,想要重新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和登天的难度差不多。

  “石头,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我的意思,只要你能帮我大哥恢复功力,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

  “那我也和你这么说吧,你是想要你大哥的命还是你大哥的武功?恢复武功,简单!我现在就给他来一针,他立马就好,不过这病也会一起回来,我只是把病压住却没治好,他这要是旧病复发,那就不再只是疼痛那么简单,绝对活不过三日,你自己做决定,反正我是无所谓。”

  “这……”陈三不禁犹豫起来。

  白晨的确是给了他一个两难的抉择,黄柏却是一根筋,根本就不管那么多,对他来说,病痛带给他的是**上的折磨,可是失去武功,则是精神上的绝望。

  所有他宁可只能活三天,而不是窝囊的活下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