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血脉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血脉

  “啊?”黄柏愕然的看着白晨,下意识的张着嘴。

  白晨眉头不禁皱起,暂时是没看出这人身上有什么毛病。

  病例上也没记录清楚,只说身体高温发热,不过按说发病的时候六十多度的高温,发上一次病就快熟透了,哪里还有活头。

  可是再看黄柏现在的样子,没发病的时候又处之泰然,一点事没有。

  沐婉儿抬起手看了眼时间:“石头,马上就要发病了。”

  这时候黄柏的脸色也变得惊恐起来,显然,他已经很清楚,发病时候的痛苦了。

  这也不是普通的犯病,这个过程无比的痛苦,全身都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就在这时候,卢三平匆匆赶来,看到白晨的时候,脸上明显是松了口气。

  “石头,你来了。”

  白晨和卢三平打了个招呼,卢三平来到病床边上:“黄先生,这是一份合同,你看一下。”

  黄柏接过看了几眼,又不解的看向卢三平:“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们医院偶尔会接收一些特殊的病人,就比如黄先生这样的,而我们医院也会做出一些特殊的治疗,不过这个治疗过程是保密的,只有你同意签字了,我们才会治疗。”

  这是一份保密同意书,黄柏以前当兵的时候,也看过类似的合同。

  不过黄柏不明白,一个治病也需要搞的这么困难。

  其他医院经常会拿一些特殊病例作为宣传的噱头,光明医院倒好,居然还要求他保密。

  “如果我不同意,你们是不是就见死不救?”

  “是。”卢三平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你们是开医院的,难道就这么没有职业道德吗?”

  “我们是开医院的,可是我们也需要自保,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宣扬的,在接收你这样的病人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如果黄先生对我们不信任或者觉得无法保守秘密,那么请黄先生另请高明。”

  “那如果我签了,你们是不是保证一定可以治好我?”

  “不能保证,不过请相信我们医院比这世上任何一家医院都更有希望治疗好你。”

  黄柏再三犹豫后。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卢三平接过保密协议看了眼后,向白晨点了点头。

  “你们出去吧。”

  黄柏错愕的看着留在病房里的孩子:“你干什么?不跟他们出去?”

  白晨微微笑了笑:“你看我像什么?”

  “小学生。”

  “其实我是个医生。”

  “神经病。”黄柏翻了翻白眼:“小兄弟,你是不是看小说看傻了,出去出去,等下我的模样可是会变得相当恐怖。”

  黄柏本想着把白晨捧出去。不过他刚一伸手,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臂开始泛红。

  而这红色开始向上蔓延,不过几秒钟,他的整条手臂都已经变得通红,并且开始冒着青烟。

  黄柏的手一颤,立刻去摁床头的紧急铃,可是他显然是不知道,他所在的急救病房的紧急铃已经被停用了。

  黄柏焦急的等待着急救医生,可是等了半分钟还是没人来。

  一般紧急铃响起,十秒内绝对会有护士或者当值医生过来查看情况。可是这次等了这么久还是没人来。

  黄柏连忙下床,可是刚从床上下来,双腿一软,紧接着一股熟悉却又难以言喻的痛苦开始袭上心头。

  黄柏嘴里开始发出喘息的声音,口中喷吐出的也是燥热的气体。

  黄柏凭着仅存的一点心智,艰难的向着门口爬去。

  而那种痛苦也越来越强烈,最后更是让他的视觉也变得模糊。

  爬到一半,黄柏发现那近在咫尺的门口,却变得如此的遥远,每一次挪动身体。都变得如此的艰巨。

  黄柏无力的看向白晨:“小……小兄弟……帮……帮我叫……叫人。”

  “不会有人来的,这层楼已经被完全封锁了。”白晨微笑的看着黄柏,或者说是在观察黄柏。

  黄柏开始痛苦的发出低沉的吼叫,而没有了止痛剂和麻醉剂。他也将直面这种痛苦。

  “啊……”黄柏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突然,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而这股寒意对黄柏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一般的及时。

  这股寒意缓解了黄柏的一点痛苦,也让他稍稍的恢复了一点理智。

  黄柏艰难的抬起头,突然发现。整个病房都被一层冰霜覆盖。

  “这……这……”黄柏回过头,看向病房里除了自己以外的另外一个人,那个孩子。

  “你的身体里有个东西……不,应该说是你的血脉之中,你最近有干过什么事情吗?”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简单来说,你天赋异禀,不过在过去的人生里,你的天赋并未被激活,一直隐藏于你的血脉之中,一直到你发病之前,血脉突然被激活了,而被激活的血脉,因为你无法承受血脉中的特异,所以开始不断的折磨着你。”

  “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黄柏艰难的问道。

  “你听不听的动这不重要,如果你想活命,你就必须告诉我,你第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而在你发病之前,你又干了什么,或者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做过什么?吃过什么?

  黄柏极力的回忆着,终于……黄柏想到了。

  “对了……我当时是在达坎世界……是在达坎世界。”

  “达坎世界?你去了达坎世界?”

  “我……我是一个大人物的保镖,我是作为保镖,跟随那个人前去达坎世界与对方的外交官进行交涉的……后来……后来我被一只虫子……是了,是一只虫子,我被一只五彩斑斓的虫子咬到了,然后就昏迷了三天……等我醒来后,就开始犯病。”

  “五彩斑斓的虫子?然后激发了你的血脉?”

  白晨不禁沉思起来,什么样的虫子,能够激发人体内的血脉?

  其实在这世界上,还存在着许许多多这样那样奇怪的血脉,不过绝大部分的人永远都无法激活血脉。

  只有在一些特定的条件下,血脉才会激活,绝大部分是因为危险而被激活的。

  不过激活血脉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很多血脉都是超越常人的力量,这也就意味着人体很难适应这种变化。

  就如黄柏这样,血脉被激活了,可是这种血脉却没能成为黄柏的力量来源,却成了他苦痛的源泉。

  特殊血脉在激活之前,是与常人无异的,或者说他们就是普通大众中的一员。

  可是血脉激活后,他们要么被血脉折磨至死,要么获得超乎寻常的力量。

  不过绝大部分都是被自己的血脉折磨至死,毕竟超凡的力量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救我……救我……”

  不多时,黄柏身上的苦痛又开始加剧,而病房里的低温也开始失去压制力。

  黄柏身上居然开始冒着火光,似乎从他的毛孔中迸射出来。

  如果现在有个研究自燃的学者在现场的话,一定会高呼找到了自燃的原因。

  白晨看着黄柏痛苦的样子,心中不禁思考起来。

  救黄柏有两个方案,一种就是现在将他的血脉压制住,让一切回到原点。

  或者是等到他的血脉彻底觉醒,然后再帮黄柏与血脉彻底的融合。

  从根本上来说,特殊血脉不是坏东西,也不是什么病症。

  而恰恰相反,这是先祖赐予的珍贵之物。

  而是福是祸,那就不是他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你为谁工作?”白晨问道。

  “不能说……”黄柏拧着眉头,显然是痛苦至极。

  “如果你不说,我就不为你治疗。”

  “那……那就让我死好了……”黄柏咬着牙,别看他先前吊儿郎当的样子,却对自己的职责非常尽忠。

  白晨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最讨厌你这种为ZF卖命的人了。”

  白晨突然拉住黄柏的手掌,开始将真气送入黄柏的体内。

  不同于一般修炼内功的武林人士,大部分的武林人士,他们虽然修有内功,可是却不懂得如何操控内力,他们只能通过简单的外放或者加持,来获得更强的战力。

  而白晨则不同,白晨的真气能够做很多的精细活,比如说救人。

  白晨的真气在黄柏的体内转了一圈,开始吸引血脉之中的火力。

  而因为是外来的真气,所以血脉会主动攻击,这是身体的本能,从根本上来说,血脉是不会主动杀死自己的继承人的,杀死继承人的其实是力量,特殊血脉存在的意义其实是保护继承者。

  所以当白晨的真气进入黄柏体内后,血脉的力量就开始围攻白晨的真气。

  白晨也不反击,只是一味的绕着黄柏的奇经八脉,周身百穴游走,继续的吸引着黄柏体内的血脉之力。

  一直到血脉之力吸引的差不多了,白晨突然一个烙印打在黄柏的胸口,直接简单粗暴的封住血脉之力。

  白晨讨厌这种人,为了自己所背负的使命连命都不要。

  可是面对这种人又不能不救,所以白晨只能救他,却不给他力量。

  如果黄柏当时把他的工作说出来,恐怕反而会让白晨不耻,转身就走。

  而他的身份,也已经决定了,白晨不可能帮他把血脉继承下来。

  所以白晨救了他,却不给他特殊的力量。

  不过白晨不但封印住了他的血脉,甚至就连他本身的武功修为也一起封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