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清醒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清醒

  “师……”英普利斯刚要开口,迎面便是白晨的封口拳。

  英普利斯一个漂亮的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半边脸都肿了。

  白晨根本就是往死里打,英普利斯被打的哇哇乱叫。

  而且白晨下手更是惨重无比,拳头又重又沉,一个过肩摔,又将英普利斯丢出去,狠狠的砸在玻璃墙面上,整个玻璃墙都被砸的粉碎。

  英普利斯在普通人的眼里,或许是铁打的金刚,可是在白晨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英普利斯艰难的支撑起身体,白晨已经到了面前,一把甩出,英普利斯再次换了个方向砸出去,这次是直接将外窗玻璃杂碎,人也滚到了边缘。

  赌场经理冷汗直冒:“快住手!快住手……保安……保安,快上来,再不上来少爷就要被杀了……快点上来。”

  白晨根本就不管赌场经理的阻挠,慢慢的走到英普利斯的面前,双手抓起英普利斯。

  “我已经少了两个弟子了,我不介意再少一个,反正现在的你,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石头,石头……不要打了,再打的话,英普利斯真要被你打死了。”伊崔尓和罗茜左右的拉住白晨。

  她们现在才明白,白晨要她们来做什么。

  就是让她们阻止白晨的,英普利斯现在因为自责而自我放逐。

  白晨要是不能让他清醒过来,恐怕英普利斯就真要废了。

  白晨不想再失去一个弟子,不想让英普利斯背负上不应该他承担的责任。

  英普利斯哭了,就像是一个孩子般的哇哇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用嘶哑的声音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喊。

  “西斯比勒和克拉克死在你的面前,是你没保护好他们,你现在这样子,将来如何保护昆媞?保护其他人?”

  “师父,我错了。”英普利斯哭着抹了把鼻涕。一边哭一边还觉得难为情,不自觉的把鼻涕抹在自己的身上。

  白晨这才丢下英普利斯,恶狠狠的说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收拾好,十分钟后。你要是还没收拾好,那就自己从这跳下去,我就当没收过你这弟子。”

  说完,白晨便拂袖而去,英普利斯看着白晨离去。罗茜和伊崔尓这才埋怨的看了眼英普利斯:“我们之前来劝你,你还不听,非得让石头来劝你,你倒是够贱的,下次是不是要找石头的母亲来劝你?”

  英普利斯一个冷颤,难为情的说道:“罗茜、伊崔尓,我错了……我真错了,你们先出去啊,我这还要收拾一下……”

  “我们在下面等你。”两人都是瞪了眼英普利斯,恨恨的离去。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赌场经理连忙上前,想要扶起英普利斯。

  英普利斯却是把气撒在赌场经理的身上,一把将赌场经理推开:“滚,你TM的给我滚出去。”后面急匆匆的上来几个保安,英普利斯更怒:“全给我滚,去伺候好我……老师。”

  赌场经理不由得一愣,英普利斯这是怎么了,平常英普利斯虽然不是那种为非作歹,可是也绝对不是个老实本分的普通人,怎么今天被个小孩打了一顿。居然还如此的老实,一点脾气都不敢对那孩子发,反而像是自己做错事一样,又是痛哭又是流涕。

  过了十分钟。英普利斯总算是收拾好了,这才敢来到白晨的面前。

  不过脸上的瘀伤还是让他的样子显得有些滑稽,就跟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白晨的面前,双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战战兢兢的等待着白晨的发落。

  “昆媞呢?”

  “昆媞被他气走了。”罗茜撇了撇嘴。英普利斯大急,他还想着托词,罗茜就把这事抖出来了。

  白晨立刻暴怒,上前就是一脚踹在英普利斯的小腹上,英普利斯立刻痛苦的跪在地上。

  “别打了……师父,别打了。”

  这是白晨第一次打他,可是每次都差点把他的命打没了。

  “七天后,卡罗琳就要生了,到时候你和昆媞都要到场,如果这之前你不能把昆媞劝回来,你看我怎么弄死你……耳聋了吗?我说的话你也不知道应一声吗?”

  英普利斯哭丧着脸:“是……师父……”

  “西斯比勒和克拉克的家在哪里?”

  一提起西斯比勒和克拉克,英普利斯的眼睛又红了。

  一座颇为古老的庄园,这里是西斯比勒的家,这座庄园显露着大气又不失典雅,充满了西方贵族的那种内敛的美感。

  只是,这时候的庄园却显得有些空寂,大门外的门卫房间里没有人职守,只有铁门上挂着一朵黑花,在西方里有这种在门口挂一朵黑花来缅怀死者的习俗。

  白晨推开了铁门,立刻就有一个黑西装的大汉出来,虽然门口没有保安,不过还是装有摄像头的,这么大的庄园不可能一点防卫都没有。

  “你是谁家的小孩!?这里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我是来归还西斯比勒的东西。”

  “少爷的东西?交给我吧。”

  “不,我要亲自交给西斯比勒的父母,他们现在在吗?”

  那个黑西装保镖迟疑了一下,拿出电话:“老爷,门口有一个小孩,说是有少爷的东西,希望亲自交给您……好,我这就带他去见您……跟我来吧。”

  在黑西装保镖的带领下,白晨进入了庄园,西斯比勒的父亲阿勒坎普顿,作为拉斯维加斯有数的富豪,可是却没有媒体上看到的那种神采奕奕,年岁颇高的阿勒坎普顿的脸上带着几分疲倦,眼中也丝毫没有神彩。

  坎普顿在看到白晨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很意外这个明显是来自东方的孩子,与自己的孩子有什么瓜葛。

  “就是你说有西斯比勒的东西,要亲自交给我吗?”

  白晨看了眼身后的保镖:“你能出去一下吗?”

  保镖不为所动,坎普顿点点头:“出去吧。”

  “可是老爷……”

  “你还怕一个小孩对我不利吗?”

  “好吧老爷。”保镖只能出了门口。

  白晨看着坎普顿:“西斯比勒的母亲不在吗?”

  “你不知道吗?西斯比勒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

  “这是西斯比勒的东西。”白晨拿出西斯比勒的面具。

  “这……这不是闪电的面具吗?”坎普顿以为是什么东西,让这个孩子如此慎重其事,可是在看到这面具的时候,不禁有些发笑,或许是某个时候,西斯比勒给这孩子买的面具吧,这孩子还真有意思,居然主动把面具还回来。

  “这不是闪电的面具,是西斯比勒的面具。”

  “哦,这有什么区别吗?”坎普顿并未放在心上,对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孩子露出善意的笑容:“如果这是西斯比勒送给你的,那你就收下吧。”

  “西斯比勒就是闪电。”

  坎普顿的表情凝固了,笑容就那么突兀的僵在那,错愕的看着白晨。

  “你说什么?”

  “他是个英雄,是为了保护他人而死。”白晨并未说出实情,有些时候,善意的谎言总能给予他人最大的安慰。

  让一个失孤的老人得到心灵上的安慰,这或许是白晨唯一能为西斯比勒做的事情。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

  突然,大厅外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大步的走了进来。

  “爸爸,我听说有人把大哥的东西送回来了,是什么东西?”

  白晨回头看了眼这个少年,相比起西斯比勒,这个少年更加的稚嫩,一头金发略显凌乱,不过却带着几分英气。

  这个少年同样在打量白晨:“小子,你认识我大哥吗?”

  白晨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你和西斯比勒很像。”

  “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小子。”

  突然,白晨的手中多了一把枪指着西斯比勒的弟弟,而白晨的这个举动,立刻把西斯比勒的弟弟,还有坎普顿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

  “快把枪放下,你要做什么?”

  嘭——

  白晨开枪了,小西斯比勒下意识的捂住头,可是等待了半天,却没有中弹的感觉,他慢慢的放下双臂,却发现那个孩子正站在他的面前,双指正捏着一颗子弹。

  白晨拉过西斯比勒的弟弟的手掌,将这颗还温热的子弹和手枪放在小西斯比勒的手中。

  “你知道吗,如果是你哥哥的话,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够躲开,而不是如你这样做出愚蠢的反应。”说着白晨便转身离去。

  小西斯比勒和坎普顿都惊呆了,错觉吗?

  还是说那只是一把假枪?

  “老爷……少爷……”保镖冲了进来。

  却发现拿着枪的是小西斯比勒,不禁愣愣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小西斯比勒突然举起枪指向白晨的背后,小西斯比勒目光闪烁着,胸口起伏不定。

  “少爷,你要做什么,快把枪放下。”保镖更是大惊失色。

  “如果你想知道你哥哥的生前事迹,可以来普雷斯酒店。”

  “你到底是什么人!?”小西斯比勒低吼的问道。

  “这个答案,也要等你来普雷斯酒店才能知道,不过这是一条没有退路的选择,如果你来普雷斯酒店,你就做好准备,继承你哥哥的一切。”(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