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个孩子居然让元首跑来见他……默克,你可没说过,他有这么大的来头。”隋唐到现在还是不敢置信。

  “他可没什么来头,至于你们中国的元首为什么会认识石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的朋友很多,认识一两个大人物,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就这点已经非常奇怪了。”隋唐苦笑的说道。

  而白晨颇有一点喧宾夺主的意思,直接就上了老人的车子。

  这条路上看似静悄悄的,也不知道夜幕下埋伏了多少个狙击与保镖。

  老人跟着上了车子:“去我的庄子上坐坐?”

  “不想去,谁知道你那边是不是埋伏了几百个人,然后准备着把我抓进研究室里切片。”白晨很果断的拒绝了老人的提议。

  “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老人哭笑不得的看着白晨。

  “凡是当官的,我都不信任。”

  白晨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老人颇有一些无奈,也从白晨的语气里听出来,白晨对于官员,抱有非常大的敌意。

  “那怎么样才能让你信任?”

  “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白晨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不管是好官还是贪官,白晨都不喜欢,因为他们都有各自的诉求,就比如说这个老人,对于普通人对于国家来说,他是个好的领导人。

  可是,这正是因为他背负着一些使命,当他知道了某些,利于人民而不利于个人的时候,他就会选择牺牲个人而争取人民的利益。

  白晨当初在汉唐的时候,也曾经是这种人,所以白晨才会知道,这世上并没有绝对的好与坏,个人是个人,群体是群体。群体的利益一定高于个人,这是上位者的想法。

  “那你想聊什么?”

  “其实我不怎么想聊天,你不觉得现在已经很迟了吗,我想要休息了。”

  老人很无奈。其实他真的只是想和白晨说说话,感谢一下他。

  可是这个孩子对他却非常的抵触,甚至是抗拒,这让他颇有点无可奈何。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白晨和老人都没有说话,白晨始终看着窗外的景致。

  车厢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老人虽然很想挑一些白晨感兴趣的话题,可惜白晨都没有接话,这让老人更加的失望。

  “到了,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这里是酒店,不会出什么事。”

  “要的,今天才发生了那种事,小心起见。”老人严肃的说道。

  说着便跟着白晨下了车子。门口的迎宾服务生一看到老人,表情瞬间凝固了。

  不过老人并未理会服务生,带着白晨进了大堂,大堂经理陈斌立刻迎上来。

  “元首先生,您怎么来了?”

  老三立刻挡住陈斌,冷冷的哼道:“走开。”

  白晨停下脚步:“我已经到这里了,就不用再送我上去了,你回去吧。”

  老人看了眼周围:“好吧。”老人又看向大堂经理:“你是这里的大堂经理是吧?”

  “是是,我是大堂经理陈斌。”陈斌连忙回答道。

  “我听说今天这里发生了失窃,我的这位小友的东西被盗了。你最好不要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不然的话,我不保证国安部不会插手进来调查。”

  陈斌额头冷汗直冒,他哪里想的到。就这么一个盗窃案件,居然把一把手都牵扯出来了,而且还如此郑重其事的警告自己。

  这小孩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人在得到陈斌保证后,这才心事重重的离开。

  白晨看着老人离去后,看了眼陈斌:“以后这老头来找我,就说我不在。听到了没有,我和你说话呢……你到底听到没有?”

  “啊……额,哦……我我我知道了。”陈斌听到白晨的话,一阵头痛不已。

  白晨的要求明显就是要他欺骗元首,这事要是被追究起来,估计自己要被丢到戈壁荒漠去了。

  可是,这个孩子的命令,他又不敢违抗。

  胡一钱的下场,他可是历历在目,这孩子摆明了告诉别人,胡一钱是他杀的。

  可是这又怎么样?还不是当晚就出来了,一点事情都没有。

  甚至就连那位元首先生都出面,这背后的能量到底有多大,陈斌根本就不敢想象。

  他现在是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哪边他都得罪不起,哪边他都不敢得罪。

  思来想去,最后他还是向着白晨重重的保证。

  这是他认真考虑之后的结果,毕竟得罪了那位老人,顶多也就是发配到某个角落去。

  可是如果得罪了这个孩子,那可真的是有性命之忧。

  白晨回到房间的时候,众人都还没散去。

  隋唐与默克,正与几个成年人聊天,几瓶名贵的好酒,让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

  “石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你们玩,我先休息了,今天到处跑,有点累了。”白晨笑了笑,便直接回了房间,当然了,他主要是对隋唐说的。

  其他人也知道白晨的性格,隋唐有些疑惑的看着白晨的背影:“这个孩子还真是奇怪。”

  “你觉得他哪里奇怪的?”默克笑着问道。

  “我觉得这个孩子的心里藏着秘密,我看人一向很准的,可是这个孩子我看不透。”

  隋唐说的无意,可是其他人却听入心里。

  “那你看我们几个呢?”

  “你们几个非富即贵,还需要我说什么。”隋唐笑着摇了摇头。

  “石头的身家也不菲,他的银行卡里的现金估计比我们还多。”英普利斯笑着说道。

  “啊?石头这么有钱吗?”隋唐很惊讶的问道。

  “难道默克都没和你说过吗?石头可是标准的有钱人,而且他赚钱的速度可比我们都快。”

  默克笑着说道:“我总不能见了人都要说,我家里有个小孩有几亿美元的身家吧。”

  “他的心思可能是在想怎么把钱挥霍掉吧。”英普利斯挪楡的说道。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孩子很不简单,你们和他相处的时间更长,难道你们就没有发觉吗?”隋唐疑惑的问着众人。

  “好了,隋唐,不要再谈石头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孩子,他能有什么秘密?”默克适时的打断了隋唐继续在众人面前深入的研究白晨。

  “啊,不好意思。”隋唐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也感觉到现场的气氛有些古怪,立刻中止了这个话题。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走了,明天在一起出来吃饭吧。”

  默克匆匆的带着隋唐离开,隋唐看到默克的脸色有些不对,不禁问道:“怎么了?”

  “隋唐,不管是我还是石头,又或者他们里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尊重彼此的**,不要刨根问底的追寻各自心里藏的东西。”

  “默克,如果是触及到什么不该触及的东西,我表示我很抱歉,不过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既然选择与你在一起,那就不想要彼此藏着什么秘密,如果这与你的价值观相驳,那么抱歉,我想我们不适合在一起。”隋唐也非常果决,拉开车门下了车子。

  默克看着路灯下渐行渐远的隋唐,心中有些难受,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他与隋唐朝夕相处这么久,要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

  可是隋唐的那番话,的确是触动了他。

  不是他为自己所隐瞒的事情而感到愧对隋唐,而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最看不透的人居然是隋唐。

  他的身上似乎也隐藏着秘密,隋唐的性格看似温和,实际上却非常偏激。

  只要他认定的事情,他都会坚定不移的坚持下去。

  隋唐对于默克没有追上来略微感到失望,不过他也早就习以为常。

  这种不受祝福的禁忌感情,他经历过很多次,而每次他都会找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结束,然后再换一个身份继续下一段感情。

  只是他从未以这种借口来结束一段感情,因为他自己是最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的人。

  他自己的心里就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藏在他心中很久很久。

  默克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且很懂得迁就他人,对于这段感情,对于默克,隋唐还是有很多的不舍与眷念。

  可是隋唐知道自己必须当机立断,因为他不能让任何一段感情维持过半年,以免暴露自己的秘密。

  毕竟,世俗不能容的下一个,活了两千年的怪物。

  隋唐曾经遭受过背叛,所以他对任何人都不再泄漏自己的秘密。

  隋唐来到自己的住所,这个地方默克从未来到过。

  就在这时候,隋唐突然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一点不一样。

  隋唐实在是太熟悉自己的居所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他自己精心布置过的,任何一点细节,都烙印在隋唐的脑海中,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居所不一样的地方。

  在大厅的桌子上,多了一个面具!

  这是一个京剧的脸谱,隋唐疑惑的拿起这个面具,心中一惊:“有人来过这里!!”

  “谁!!?”隋唐猛然回过头,却发现自己的背后站着一个人,而且还是那个让自己感到古怪的孩子。

  “是你!?”隋唐疑惑的看着白晨,不明白白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