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凶物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凶物

  这是一个偏僻的胡同口,周围本来就没什么人来。¢£,

  胡哥和他的手下更加的肆无忌惮,小沫已经被几个大汉打的浑身是血,动也动弹不得。

  “走了,你们还真打算把她打死吗,要是把她弄死了,打点上下还要花不少钱,不值得。”胡哥吐了口唾沫,厌恶的看了眼地上的小沫。

  几个手下这才讪讪的罢手,一个个满头大汗,刚才把拳脚招呼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他们是一点没手软。

  胡哥刚走了一阵,和尚便来了,和尚一看到地上的小沫,立刻扶起来。

  “女施主,你这是怎么了?”和尚慌乱的为小沫把脉:“伤的好重啊,我给你叫救护车。”

  小沫艰难的睁开眼睛,眼中露出一丝茫然:“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

  “唉,我真不是骗子,你以为警察和你一样,都不明事理啊。”

  当然了,事实经过并不如和尚说的那么轻松,要不是和尚动用了关系,肯定是不可能这么快出来的。

  “你真的是和尚吗?”

  “如假包换,我真是和尚。”

  “那你怎么不穿袈裟?和尚不都穿僧袍穿袈裟吗?”

  “你现在还有空问我这问题吗?”和尚苦笑的看着小沫,同时默默的将真气送入小沫的体内,保护她的身体。

  “那琴呢?那琴是凶物,谁得到此物便有血光之灾。”和尚现在还关心着那把古琴。

  小沫慢慢的闭上眼睛:“我难受……”

  “你现在先别难受啊,这事事关重大。你也看到了。你就拿了这么两下。就落的如此境地,这把琴非常不祥,如果命不够硬,绝对会有杀身之祸,你这都算是好的了。”

  和尚一边说,一边更加卖力的将真气送入小沫的体内。

  “你叫什么?”

  “贫僧法号渡元。”

  “那你俗家名字呢?”小沫的胸口微微起伏,先前的不信任,此刻却觉得这个光头令人无比的安心。不管他是不是和尚,都让小沫感到安心。

  “不知道,我是被人丢在寺庙门口的,这辈子就只当过和尚,那里来的俗家名字。”和尚依旧挂心那把古琴:“你快点告诉我,那把琴现在在哪里,我必须尽快把琴收走,此物绝对不能落入普通人的手中。”

  “被人抢了。”小沫很不情愿的说道。

  “被谁抢了?”

  “不知道,反正就是一帮恶棍,麻袋套我头上。然后把我一通乱打。”

  小沫看着和尚着急的样子,心中并不是那么相信和尚的话。

  那把古琴把她害成这样子。可是胡哥可是这一带的一霸,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威胁的到他。

  很快的,救护车来了,和尚把小沫送上救护车,可是小沫始终拉着和尚的手。

  “女施主,你放手,我现在要找人。”

  小沫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和尚:“我没钱看病。”

  “这卡你拿着,密码是六个8。”和尚又将金卡放到小沫的手中。

  “里面真的有钱吗?”

  和尚苦笑不已,点了点头道:“里面真有钱,我这辈子所有的积蓄全在里面。”

  “那你把卡给我,你怎么办?”

  “我是方外之人,要钱做什么。”

  “不行……你要跟我去医院。”小沫始终拉着和尚。

  “这钱不都给你了吗,你还要我去做什么。”

  “扣除我的医药费,我要把卡还给你。”小沫认真的说道。

  “不用不用,我看你也是急着用钱,这钱你就留着急用。”和尚连忙摆手道。

  “我不管。”小沫认真的看着和尚:“而且我怕那伙人还会来,你要保护我。”

  “这……”和尚迟疑了起来,如果如小沫说的那样,那伙人要是再来伤害小沫,她的确很危险。

  “而且如果他们来打我,你不就知道是谁抢走古琴了吗。”

  “也对……”和尚想了想,这确实是个办法,首都这么大,如果让他漫无目的的寻找,估计找上一百年也找不到。

  而此刻在普雷斯酒店内,白晨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当然了,脸色更不好的就是英普利斯了,因为东西是在他的酒店里被盗的。

  并且失主还是白晨,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次严重的失信。

  “陈斌,我现在不想听任何的解释,不想听任何的借口,我只想要知道,是谁偷走了东西。”英普利斯冷着脸看着大堂经理。

  陈斌此刻心里叫苦,任何一个酒店,都不想出现这种事情。

  特别发生这种事的事主还是这么重要的客人,特别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如果这件事不能得到圆满的解决的话,那么别说的升迁了,就连这工作也未必保得住。

  在酒店里可是有不少人都盯着他的这个位置,上面的人总想着安插自己的亲信,下面的人又虎视眈眈,都想要得到这个位置。

  别看大堂经理这个职位里有一个大堂,实际上大堂经理才是一家酒店的掌权人。

  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归大堂经理管,当然了,所有的问题,也都会变成他的问题。

  “是是……我一定会给小少爷一个满意的答复,请您稍等,保安室已经在调取监控录像了。”

  一个酒店的好坏评判标准之一就是内部是否有无死角的监控了,普雷斯酒店作为首都排的上号的酒店,当然具备了这样的条件。

  所以陈斌相信,他很快就能知道窃贼的身份,而知道了窃贼的身份,那么找到东西。那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很快。保安室的人就传来消息。一得到消息,陈斌立刻激动的回到白晨和英普利斯的面前。

  “两位少爷,我们已经知道窃贼的身份了。”

  陈斌拿着一个平板在两人面前划了划,上面有几张较为模糊的照片,应该是从监控录像里截取的。

  “就是这个女人,她盗取了保洁员的房卡,然后潜入小少爷的房间。”

  白晨的脸色依然没有改观,陈斌立刻说道:“这个保洁员丢失客人的房卡。这可是大忌,在这件事之后,我会连同她一起……”

  “闭嘴,不要把责任归咎在别人的头上,保洁员会丢失房卡,那是你的安保措施不到位,关她什么事。”英普利斯立刻打断了陈斌的话:“要追究责任,第一个追究的就是你的责任,不要岔开话题,我现在问你。什么时候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尽快……尽快……”陈斌脸色凝重严峻,更不敢有所怠慢。

  “给个准确时间。”白晨终于开口了。只是语气带着几分寒意:“如果你办不到,我会自己想办法。”

  “石头,就给英普利斯一个机会嘛,这种小事犯不着又闹的满城风雨。”伊崔尓劝说道。

  英普利斯听了更急,目光直逼陈斌:“你倒是说啊,什么时候能解决。”

  “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内,我一定找回东西。”陈斌一咬牙,很坚决的说道。

  “好,就给你三个小时的事件。”白晨挥了挥手,示意陈斌出去。

  陈斌一出房间,立刻拿出手机:“老黄,查清楚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了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保安队长老陈的声音:“经理,查出来了,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胡一钱的人,胡一钱有一群人,专门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您忘记了吧,前几次我们酒店也有客人说丢失物品,我给您报过的。”

  “是他……”陈斌的眉头紧皱,脸上带着几分阴沉。

  他当然知道胡一钱,而胡一钱还给他送过礼,所以他的人才能够进的了酒店。

  酒店以前发生过几次失窃,保安队长也给他报过,他一直都当作耳旁风,觉得这种事并不影响普雷斯酒店的生意与名誉,更对自己没什么影响,所以一直没放心上。

  可是这次胡一钱居然把手伸向总统套房的客人,这绝对是陈斌不能容忍的。

  陈斌立刻拨通了胡一钱的电话,电话一通,陈斌立刻破口大骂起来:“胡一钱,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居然向我们酒店的贵客下手,我现在要你立刻把东西还回来,不然的话,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经理,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电话那端传来胡一钱散漫的声音,胡一钱已经找人坚定过了,这把古琴可是隋朝的名器,价值过千万。

  如果是以前,胡一钱还会给陈斌一点面子,可是面对这价值连城的宝贝,现在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会搭理。

  “你少?给我装糊涂,你敢说那把古琴不在你手里?”

  “古琴?什么古琴?陈经理,你到底在说什么,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胡一钱,你知道你这次偷的东西是谁的吗?”

  “陈经理,我是个正经的买卖人,如果你再这么乱说话,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少和我来这套,你开个价,多少钱肯把东西还回来。”

  “哈哈……如果你给我一千万,我就帮你看看,能不能帮你把东西找回来。”

  “你脑子进水了吧?老子要有一千万,还用在这当大堂经理?”

  “你没有,可是失主有啊,你找他要去。”

  啪——

  陈斌愤怒的将手机摔个粉碎,他现在开始后悔了,自己这是引狼入室。

  如果这事曝光的话,别说是职位不保,估计会直接被警察带走。

  所以他现在已经陷入两难境地,报警肯定是不行的,要是真把胡一钱的事抖出来,难保胡一钱不会反咬一口。

  可是他现在又没有其他的门路,陈斌心中越想越是不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