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窃贼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窃贼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和尚与老道士想要追寻那施法之人,可是亦寻找不到。

  若论手段,他们也能做到此事,特别是老道,擅于术法之道。

  不过老道士却没这么做,其一就是施展这种影响天地的术法必然要大损修为,另一方面则是没什么意义。

  首都的污染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若是不能从根源上解决,不需要几天,雾霾又要重新笼罩首都的天空。

  不过他们还是钦佩这个暗中施法之人,毕竟动用如此法力去改善首都的空气,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值得尊敬的举动。

  “此人修为极高,能够隐蔽你我的探查,故意隐去位置,而且动用如此法力,依然不现真身,你我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和尚颇为失望的说道。

  “你说的对,此人既然不愿现身,你我若是强求倒显得不近人情了。”

  而此刻首都的市民惊讶的发现,一阵清风吹过之后,雾霾居然彻底消失了。

  所有人惊奇的看着天际,那蓝天是如此的绚丽,他们已经多久没见过如此湛蓝的天空了。

  一望无际的蓝天,找不到一片云朵,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说不出的舒坦。

  老道望着天际,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咦?和尚,老道我有事先走一步。”

  “牛鼻子,你说你这是何苦,非得入公门供职,以你的手段,这天大地大,何处不能逍遥自在,何苦求那匡扶功德。”

  “你是六根清净,老道我就一俗人,不说了,有缘再见。”

  老道声音还在,人却已经消失不见,和尚摇了摇头,他们所求不同,所寻境界也是各不相同。

  和尚是释门。修的是心,老道是道修,不过以如今的天地气运,想要修满太元、太始、太乙三境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老道只能求那虚无缥缈的功德,以功德来抵三境之功。

  这也是无奈之举,不过华夏能有老道这么一个大能者辅佐,也是国之幸事,黎民之幸。

  和尚转身便要离去。可是迎面突然一个身影撞在他的身上。

  和尚踉跄的退后两步,定眼一看,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孩,手中抱着一把古琴,行色匆匆的看了眼和尚。

  “光头,没长眼睛啊。”

  “女施主,吾乃出家人,贫僧的眼睛或许不好使,可是心眼却很好使,我观姑娘煞气缠身。多半要有灾劫。”

  “放你M的屁。”女孩出口成‘章’,瞪了眼和尚转身便走。

  “女施主,我是认真的。”和尚连忙跟上女孩的脚步:“我观你气色,心有积郁,便会引来外煞,也就是俗称的麻烦事,而你怀中之物,隐有狰狞之气,纠缠你心中的积郁,就成了煞气。若是女施主不听贫僧之言,必有劫难临头。”

  女孩的脚步不停:“本姑娘没钱打赏给你,有多远就滚多远。”

  “女施主,贫僧不是行僧。不受化缘,贫僧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救你。”和尚很真诚的说道。

  “现在TM什么世道啊,怎么是个光头就自称贫僧,是不是和尚就特好行骗。”女孩瞥了眼和尚,满脸的不屑。

  女孩越走越急,和尚却是紧追不舍:“女施主。请听我一言,放下此物,此物必会为你带来大劫。”

  “信你才有鬼,兄弟,大家都是道上混的,你就别缠着我了,找其他人骗去,这东西是我得手的,你就别惦记着了。”

  “女施主,贫僧不是道上混的,你若是要钱,贫僧这有些钱。”和尚从怀里拿出一张卡:“密码是……”

  “我艹,不是吧,你还有这金卡,里面有多少钱?”

  “大概有几十万吧。”

  和尚也不知道这卡里有多少钱,就是平日自己帮人消灾解难,别人孝敬他的,他也没怎么去查。

  “艹,唬我呢。”女孩随手就把卡丢掉,假的,必须是假的。

  一个光头,随随便便的就要送自己一张有几十万的卡,谁信谁是傻子。

  和尚连忙回头捡起卡,一看女孩要走,立刻又追了上去。

  “女施主,得罪了。”和尚想着,既然不能说动这女孩,只能强抢,将这古琴抢下来,免得这女孩受这古琴所累。

  “你干嘛,我可是胡哥的人,你敢抢我东西,就是抢胡哥的东西!”

  “嘿……那边的,你们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走来一警察,女孩立刻就大叫起来:“警察大哥,这光头要抢我东西。”

  “警察同志,不是这样的,事情是这样的……”

  “少废话,给我老实点。”警察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和尚反手一拧,拷上手铐了。

  “警察同志,贫僧和你说,这手铐对贫僧是没用的,不过贫僧是有原则的,不对公门中人显露身手,所以贫僧也不为难你,你现在把手铐打开,贫僧要救那女孩,贫僧和你说,这女孩冲撞了贪狼凶星,印堂血煞之气凝重。”

  “闭嘴!总局,我在XXX路口抓到一个骗子,过来个车子,把人接回去。”

  “那女孩走了,警察同志,我真没骗你,我说的是真的,别让她走了啊,她现在真有危险。”

  “喂喂,你别走。”警察当然不能让女孩走,这女孩怎么说也是个证人,还需要她回去录口供。

  可是那女孩哪里会听警察的话,警察越叫,她的脚步就越快。

  而且女孩对这一带的路况显然非常的清楚,一转眼,绕进一个岔路,警察跑到岔路口,却已经找不到女孩的踪影。

  “警察同志,我和你说,那女孩是个小偷,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现在血煞之气凝重,若是不尽快找到她,她会有性命之忧。”

  “你闭嘴,你干这行多久了?”

  “哦,你说贫僧啊,三十五年了。”

  “你说你行骗行了三十五年了?能耐啊。你这也就三十多岁吧?”

  “不是,贫僧是说遁入空门,贫僧是首度外的法兰寺挂号的,你可以去查查。渡元就是贫僧,贫僧师出少年,不过早年便脱寺,当过几年的行脚僧。”

  “行行行了,顶着一个光头。就敢自称和尚,骗子就是骗子,装的再像也是骗子。”

  “贫僧和你说不清楚,你是哪个局子的?”

  “朝阳区派出所,怎么,想投诉我啊。”

  “朝阳区?我认得你们局长,你们局长姓王是吧?你给你们局长打个电话。”

  “认识我们局长就了不起啊,你就算认识总局局长也没用。”

  和尚真的是欲哭无泪,怎么就碰上这么个死心眼了。

  不过想想也对,能去干警察的。多半也都是死心眼。

  这年头当警察的,要不就是花花肠子,干个几年就升迁爬上高位,要不就是死心眼,当了半辈子警察,还是在前线冲锋陷阵。

  女孩可在一处胡同口,偷偷的探头看了几眼,确认那光头和警察都没有追来,这才松了口气。

  “喂,胡哥。我是小沫。”女孩拿出电话,开始拨打胡哥的电话:“我手上有个值钱的东西,古董,绝对的精品!真没骗你。我是从一个小孩的手上弄来的,别别……别挂电话啊,那小孩可不见得,他可是住在普雷斯酒店的总统套房,那个酒店的大堂经理跟着那小孩身后,就像孙子一样。我看那小孩抱着一个古琴,就从打扫客房的大妈那偷来钥匙,潜入了他的房间里,这古琴绝对不是普通货色。”

  “好好……我等您消息。”小沫长长的松了口气:“嗯嗯……我现在就在XXX胡同口。”

  小沫心情略微有些激动,手中的古琴紧抓着不放,她非常坚定的相信,手中的古琴绝对价值不菲。

  过了半小时的时间,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胡同口。

  胡哥从车子上下来了,不过身边还跟了两个小弟。

  小沫立刻抱着琴上去给胡哥打招呼:“胡哥,您来啦。”

  胡哥抹了抹嘴角,向手下使了个眼色,那手下立刻上去夺过小沫手中的古琴。

  “你TM轻点,这东西要是坏了,你就给我去非洲挖矿去。”胡哥破口大骂道。

  “胡哥,你看这钱还没谈好,你是不是太着急了。”

  “钱?什么钱?”胡哥瞥了眼小沫,冷笑一声。

  小沫的表情有些僵硬:“胡哥,别开玩笑了,道上谁不知道胡哥您最守信了。”

  “哦,你说的对。”胡哥从怀里掏出两张百元钞票,丢在小沫面前:“咯,这是给你的辛苦费。”

  “胡哥,这不好吧。”小沫的脸色更加难看。

  可是,她刚上前一步,就被另外一个手下一把推开。

  “有什么不好的,小沫啊,哥这是在教你这道上的规矩,你在哥的地盘上做买卖,当然要给点好处不是。”胡哥轻描淡写的说道:“对了,有些话我不想在外面听到,不然的话,你和你那痨鬼妹妹,估计明天就要漂在昆明湖上了。”

  小沫快要哭了,她干这事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毕竟普雷斯酒店四处都是监控,而普雷斯酒店的客人丢了东西,肯定要找酒店的,自己现在已经曝光了,如果不能拿到钱,那就彻底的无处容身了。

  “胡哥,我求你了,我这么诚心的找您来,您可不能这样啊。”

  “不能怎么样?我少拿这些话唬我。”胡哥冷笑的看了眼小沫:“我们走。”

  “胡哥……胡哥……”

  小沫又追了上去,可是胡哥一个回身,直接一脚踹在小沫的肚子上,小沫顿时被踢翻在地上,口中干呕着,又是眼泪又是鼻涕。

  “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老子这些年给了你不少好处了,不然你那痨鬼妹妹早就饿死了,如今拿回点利息,你就不愿意了啊?”

  小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疯了般扑向胡哥,狠狠的咬在胡哥的胳膊上。

  “啊……我艹NM。”胡哥一把拽住小沫的头发,狠狠的拉扯开,看了眼自己胳膊上的牙印,一把将小沫丢在地上:“给我打,往死里打!”(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