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复查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复查

  那跌宕起伏的旋律,始终萦绕在每个听众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这旋律便如具有着魔性一般,时而激扬,时而压抑,时而澎湃,时而又浅墨无声,每个听到《将军令》的人,全都被许多种感情所左右,时而笑时而哭。

  不需要歌词的点缀,任何的歌词在这种旋律面前都是苍白的,没有任何的歌词能够填满每个听众心中的空白。

  只此便已然足够,只要这个旋律,就能够让人莫名的感动。

  每个人都听的懂这个悲壮的故事,每个人都为这旋律感到悲伤。

  青云呆呆的看着白晨,这个不可思议的孩子,一只手!仅仅只是用一只手,他就弹奏出如此优美而悲壮的旋律。

  这个小家伙的琴境深不见底!

  啪啪啪——

  老人忍不住拍手叫好:“太棒了!实在是太棒了,简直就是……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一半是我的琴技,一半是这把凤凰石的音律。”白晨看了眼凤凰石,又看了看青云:“凤凰石现在归我了吧。”

  “我真的辱没了这把古琴?”青云的脸色依然还未从《将军令》的震撼中摆脱出来,依然有些僵硬的表情,却掩不住的失落。

  白晨点点头:“你能想象一个老将军被你穿戴上姑娘的裙子,画上浓妆艳抹的感受吗?这把琴便是顽石尖锐,宁折不弯,你若是逼他,他便以死相报。”

  不得不说,此刻青云心中的难过与失落,她本以为自己是最懂琴的人。

  如今却发现,自己不但不懂得琴,甚至还犯下这种大忌。

  她以前时常听到琴心琴心,却始终不明所以。

  近来她得到凤凰石的时候欣喜若狂,这可是在非常有名的古琴,可是在她试音的时候。凤凰石却始终不见曼妙音律,而且每每弹奏之时,琴弦总是莫名的绷断。

  起初的时候她还没在意,可是随着次数的增多。让她不得不放弃使用凤凰石,如今凤凰石摆在那琴案上已经半年多,自己也未曾再有触碰。

  今日听到白晨的话,这才明白其中因由,不是自己的琴技不够。是自己的境界不够。

  自己只知琴技而不知琴境,自己居然忽略了自己一直所追寻的东西,琴心。

  原来这就是琴心,这就是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

  “你就是那个在克丽丝的演唱会上表演的神童?”青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第二个如此琴技的孩子,她听过《梦》,也听过《青莲》,听过《天使》……那个神童所有的曲子她都听过,她相信眼前的这个孩子就是那个被传说了的神童。

  白晨耸耸肩:“如果我给你肯定的回答,你就把琴给我的话,那我就如你所愿。”

  “石头。你真的是某一天被一个石头砸到脑袋,无师自通的琴技?”老人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老脸都是一篇通红,显然,他也被自己的这个问题蠢到了。

  “能问出这问题,我觉得应该是你的脑袋被砸到了。”白晨翻了翻白眼。

  “这把琴是你的了。”青云低落的说道。

  既然自己没有拥有它的资格,那就成人之美,把它送给有资格拥有它的人吧。

  虽然很不情愿,可是青云亦没脸去强求这把不属于自己的凤凰石留下来。

  白晨轻捂凤凰石:“听到了吧,你自由了。”

  “石头。它真听的懂你说的?”

  “当然,来……和大家打个招呼。”白晨掐着脖子发出古怪的声音:“大家好,我是凤凰石。”

  保镖大哥最先没忍住,扑哧的发出声来。

  老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又在耍自己呢。

  “和你说琴心,简直就是对牛弹琴。”白晨白眼老人。

  “你的琴是和谁学的?”青云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谁也教不了,琴技只要是个老师傅都能教,可是老师傅教的了琴技,教不了琴心,这玩意需要悟性。悟性这东西你懂不?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和你说也白搭。”

  “小子,你得意什么,不就是弹的好那么一点点么。”青云非常不爽的说道。

  “青云,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输了就要认,能力上输了还有赢回来的希望,做人输了那就翻盘无望了。”老人严肃的教训起青云,同时又看向白晨:“你也是,谦逊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就算你不知道什么是谦逊,总该知道什么叫做低调吧。”

  “做人啊,其实和弹琴一样,有高也有低,怎么可能什么都低调,再说了,李白还说过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就应该在得瑟,再说了……我这也是为她好,教会她没本事别叫唤,免得丢了局子又丢了面子。”

  “你……”青云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我什么我?不服啊。”

  老人一阵苦笑,小孩子吵架,他总不能摆架子强做中间人吧。

  “好了,玩过了,我该回家了。”

  说着,白晨便抱起比他人还长的古琴就往外走,正好迎面进来先前那位迎宾小姐。

  “阿衫,你上来做什么?”青云此刻本就非常不快,见到这个叫做阿衫的女孩,便把气撒在她的头上。

  “小姐,下面挤满人了,非要跑进来,拦也拦不住。”

  “挤满人?怎么会挤满人?我们这每天能有一两个茶客就算不错了,而且还多半是老顾客。”青云楼本是个茶楼,不过知道这是茶楼的,要么就是莫名其妙走进来的,要么就是老相识,没几个是真正来喝茶的。

  “还不是小姐您刚才弹奏的曲子,他们非要跑进来听曲。”

  青云一听,脸色一阵红白,如果是以前听到这句话,她一定非常高兴。

  可是现在,她只觉得丢脸……非常的丢脸。

  因为那曲子根本就不是出自她之手,可是阿衫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弹奏的,这让她的颜面多少有些挂不住。

  “把他们都轰出去,今天青云楼不开张。”青云非常不满的说道。

  “青云。你这么做可不对,既然开门做生意,哪里有把客人往外赶的。”老人吭声道。

  “还不是那混小子招惹的麻烦,我饶不了他。”青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了……那小子这么小的年纪。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老三,你追上去,送他回去。”

  “老爷,我不能离开您的身边。”

  “我这是在青云楼。你还怕这里有什么危险吗?”老人立刻破口大骂起来。

  可是这个被叫做老三的保镖大哥却是个驴脾气,说不走就是不走。

  “爷爷……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和你混到一起的?”

  “呸呸……什么叫做混到一起,我们这是萍水相逢,君子之交。”

  “还君子呢,一个老掉牙,一个乳臭未干,倒组合还真绝了。”青云记恨白晨,连着自己爷爷也一起圈进来了。

  虽然青云嘴上不服气,可是对于那曲《将军令》却是意犹未尽。只是以他们之间恶劣的关系,再想听到如此天籁已然不可能,心中不免感到失望。

  “去帮爷爷弄些东西,我要重新布置这个包厢。”

  “为什么要重新布置啊?我看这里挺有格调的啊,而且那些叔叔阿姨来这里,都说这里的风格独特典雅,颇具古香韵味,从这布置便能看出设计者的匠心。”

  “全是一群附庸风雅的俗货,你爷爷我不需要他们来评断,反正我现在就是不满意。”

  “好了好了。您要什么,我这就给您准备去。”

  “老爷,这边的事慢慢来不着急,反正您一个月也未必会来一次这里。今天是复查的日子,这都拖了一下午了,总不好让医生老等着您老吧。”老三小心翼翼的说道。

  “查什么查,我这病他们又治不好,尽给我开一些乱七八糟的药,还不如老道的升仙丹。”

  “老爷。老道老祖师自己也说了,他的药不是好东西,吃多了会减寿的。”老三劝说道。

  “你懂个屁,这药是我自己吃的,我还不知道吗。”老人立刻破口骂道。

  “小姐,您也劝劝老爷吧。”老三无奈,只能求助的看向青云。

  “爷爷,老三说的没错,你是自己去复查呢,还是我绑着你去?你要知道,要是最高领导人被人绑着进医院,这国际报纸会怎么写?”

  “好了好了,拿你们没办法。”老人一阵郁闷,回头瞪了眼老三:“今天难得的兴致,就被你坏了,你这杀千刀的,还不走,愣着干什么。”

  老三缩了缩脖子,对老人的话权当耳旁风,他跟了老人几年事件,也早就习惯了老人的性子,嘴上骂的再凶,也不见得会处罚自己,要是真有什么事惹怒他了,他保准着什么话都不说。

  “今天是去哪里复查?”

  “协和医院,那边的几位这方面的专家都等着呢。”

  “专家……又是专家,石头都说了,专家的话不能信。”

  “那小子还说,他已经治好您的病了,您怎么还不信呢。”

  “哟呵……会顶嘴了啊。”老人立刻瞪着老三:“我说我信了,是不是就不用去复查了。”

  “那不行,那小子除了弹琴弹的好,满嘴跑火车,没几句话能信的。”

  老人一阵郁闷,出了王府井,回到自己的车子。

  “对了老三,去给我弄点吃的,我肚子有点饿。”

  “哦好,老爷,您要吃什么?”

  “我都大几年没吃雪糕了,那边正好有雪糕卖,去给我弄一支来,要巧克力的。”

  “老爷,现在天都这么冷了,还吃雪糕啊?而且您身子本来就不好,这东西吃下去,保准您要躺几天。”

  “老子没几天好活了,让我死之前痛快一两次很为难你吗。”老人破口大骂道,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再给我弄个手抓饼。”

  不知道为什么,老人突然来了食欲,这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以前早中晚餐都是让别人催着他,他才会应付的扒几口饭,每个月总要去挂几次葡萄糖补充体力。

  “等下就要体检了,按说体检前三小时最好不要吃东西,老爷,您看是不是等体检后再吃?”

  “再废话,我今就不去了,赶紧的,就算是上刑场也没饿死鬼,我这领导人怎么也要吃饱了再去慷慨赴义吧。”

  “瞧您说的,感情您是去鸿门宴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