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史上最强绑匪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史上最强绑匪

  绉胖子与白晨聊了很多东西,有工作室的近况,有自己签的那两个艺人的状态,当然也有他自己的事情。

  两人在一个小胡同里品尝地道的特色小吃,绉胖子算是半个本地人,对于首都什么地方好吃,什么地方好玩都很清楚。

  “石头,这馄饨怎么样?”

  “和我在sh吃到的不一样,说不上谁更好吃。”

  相比起北方,馄饨在南方发展的更好,还有一些地方把馄饨当早餐。

  而南方的馄饨皮薄柔细,北方则略显粗糙,不过内在的肉更有嚼劲,其实做馄饨还是有许多的要点要诀,选用的必须是猪腿肉,猪腿肉有肉筋,再剁碎之后,参入佐料搅拌。

  在南方还有一指法的制作工程,意思就是以一根指头量的肉包馄饨,不多一丝不少一厘,这也是老师傅常年接触之下的熟能生巧。

  外面包着的皮又大致分为粉皮和水晶皮两种,北方的馄饨就没那么多讲究了,缺少了各地的特色,坦诚的说,馄饨还是要南方的比较地道,而沙县小吃更是将其发扬到极致,去往任何一家沙县小吃,都可以吃到很地道的馄饨。

  不过入乡随俗,白晨也不能说这里的馄饨不好吃,而且首都的吃喝玩乐,确实要比较起其他城市要多出许多,这里可是聚集了神州大地的精粹人才,放到国际上也是有数的大城市。

  就在这时候。绉胖子的手机响了起来,绉胖子接起电话,脸上露出几分急切。语气也显得有些焦躁与不满。

  “石头……”

  “我明白,忙正事去吧。”白晨看绉胖子的脸色,就知道他那边出了点事情,他现在要放鸽子。

  不过白晨也知道绉胖子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支持,所以也没有为难他,让他速速去办理正事。

  “迟点再带你逛老首都。”

  绉胖子刚走,便有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停在了胡同口。然后从上面下来一个老人。

  老人向着摊位的老板打了个招呼,看起来他也是这里的熟客。摊位老板对这位老人也非常熟悉。

  老人坐到摊位上唯一的桌子,白晨的身边。

  老人的目光非常平和,白晨看了眼老人,眉头微微一皱。

  老人的眼力非常敏锐。立刻就发现了白晨脸上的一丝变化。

  “小朋友,是不是我坐在这里让你不舒服了?”

  “没事,你吃你的,我吃我的,我们谁也犯不着谁。”白晨继续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馄饨。

  摊位老板送上来一碗馄饨,态度非常的虔诚。

  “多吃点醋,你年纪一大把了,多吃点醋能提高消化能力。”白晨随手将桌子上的醋推到老人的面前。

  老人脸上有些古怪,疑惑的看了眼白晨。

  这小孩真是奇怪。自己最讨厌的就是酸味,这小孩还要自己多加醋。

  不过自己最近的确是感觉消化不是很好,老人拿起醋瓶子。加了点醋,不过不喜欢的味道还是让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只是吃了口馄饨便放下汤匙,看着白晨吃。

  “你要不吃,也不要这么盯着我看啊。”白晨终于忍不住抱怨道。

  “额……不好意思。”老人有些郁闷,都多少年了。自己都没被人这么训斥过,如今一个小孩子居然如此斥责自己。

  老人有些郁闷又有些好笑。也亏得对方是小孩子,如果再大一点的,认识自己的人,估计也没这胆子吧。

  “小朋友,你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干嘛?”

  “没事,我听你的口音像是sh那一带的,来首都旅游吗?还是刚刚搬迁到首都来?”

  “吃和玩。”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家大人呢?”

  “出去办事了。”

  “那就留你一个在这里?”老人愕然的看着白晨。

  “我都这么大人了,还怕走丢了吗。”

  “那你就在这里等你家人吗?”

  “不是啊,我等下打算去王府井玩。”

  “你一个人?”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还以为是穷苦旧社会,满大街都是人贩子啊。”白晨白了眼老人。

  老人愣了一下,不由得一阵苦笑,对于眼前这个小孩的回答,又有点欣慰,还有一点的愤怒。

  这孩子的家人心也太宽了一点,把一个小孩丢在陌生的城市,先不说会不会遇到人贩子,要是走丢了,他们估计要哭死吧。

  “我也想去王府井,我送你去,好吗?”老人认真的看着白晨。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啊,你要是人贩子怎么办?”

  “你不是说现在没有人贩子了吗?”

  “不是没有人贩子了,是人贩子都伪装成好人了。”

  “可是爷爷不是人贩子。”

  “人贩子也不会说自己就是人贩子吧。”

  “你看那车子怎么样?”老人指着胡同口的车子,车子旁边还站着两个黑衣保镖,一直都盯着这边看。

  “好车。”

  “那你看人贩子会开这么好的车子吗?”

  “你是大官吧?”白晨又问道。

  “快要退休的大官。”老人并不否认,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说话了,也只有这样的孩子,才能够正常的交流。

  “那你贪过钱吗?”

  “额……”老人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一个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没有,能够坐到我现在的位置,是不能够允许一点点瑕疵的。”老人的回答铿锵有力,目光坚定不移。

  “那好吧。”白晨点点头:“等我吃完。”

  “你为什么那么问我?”

  “因为坐贪官的车子。屁股会生疮。”

  “哈哈……”老人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可是却有一种悲哀,他在位七年。明年就要下来了,这七年事件里,他几乎是励精图治,多少达官显贵落马,可是还是不能杀尽那些蛀虫。

  便是连一个孩子都知道的道理,为什么那些人就是不明白呢。

  他们便是金榻银炕,难道就能睡的安心吗?

  “小朋友。如果给你选择,给你一把专门杀贪官的枪或者是很多很多的钱。你会选什么?”

  “钱我已经有很多了,这世上也没有专门杀贪官的枪,我年纪小,你不要蒙我。”

  “我是说假如。”

  “假如拆开就是虚假与不确定。既然如此,我的回答就显得没什么意义了。”

  “好吧。”老人不由得一阵苦笑,自己居然没说过一个小孩。

  “我当到多大的官了?”

  “我的官位已经到了可以杀所有我知道的贪官。”

  “明白了,你那车子我不坐了。”

  “额……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白晨丢下一张钞票,站起来便要走。

  老人立刻站起来跟了上去:“能告诉我原因吗?是我以前做过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吗?”

  “对你的过去我不知道,我就是不想和你扯上关系。”

  “你这什么话啊。”老人郁闷至极。

  “你不知道小孩子就是可以说出这么不可理喻的话吗。”

  “那你也知道自己的话多么不可理喻吗?”

  “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小孩,明知道这么不可理喻,还这么理所当然的。”

  “所以我是小孩,不过你那车子真的不能坐。”

  “为什么?你怕屁股生疮?我说了。我不是贪官。”

  “你那车子坐了,屁股会烂掉的。”

  “你知道我这车子多少人想坐吗?又有多少人想和我一起坐。”

  “想坐你这车子的,都是有求于你的。我又不求你什么,就算想求你也在求你让我考试及格,你估计也懒得管这鸟事,你说对吧。”

  “你上哪所小学?我今天还就管定了。”老人这是和白晨来了劲,死缠着白晨。

  “美国旧金山市,亚当斯小镇小学。你管的到吗?”

  老人快要吐血了,他还真管不着那么远的地方。

  “小朋友。你在国外读书吗?”

  “是啊,这不回来过年么。”

  “难怪啊。”老人想着,他父母既然敢把他一个人丢在首都,估计也是他以前就一个人生活过。

  “你一个人在国外会孤独吗?”

  “人就是群居动物,不管在哪里都是,哪怕是在陌生的环境里,也会去寻找与自己臭味相投的同类,很幸运的是,我找到和我一样臭味的朋友,所以我不孤独。”

  一时间老人反而不知道如何接话,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居然能够说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

  “是不是被我的高深莫测震摄到了……这句话是我爸爸教我的,当别人问我一个人的时候孤独不孤独,就这么回答人家。”

  老人已经彻底无语了,这一家子都是怪咖,他甚至忍不住想要去见见他的父母,想看看什么样的家庭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孩子。

  “你有你家人的电话吗?”老人问道。

  “当然有。”

  “那你现在给你父母打电话,就说你被绑架了,现在让他们立刻来王府井大街,青云楼顶层包厢,不然我就撕票了。”

  老人向着一直站在胡同口的两个保镖招了招手:“把他绑上车。”

  那两个保镖哭笑不得的看着老人,老人瞪了眼两人:“看什么看,我现在在绑票。”

  “不用绑了,我自己上去。”白晨耸耸肩,很无奈的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