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威胁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威胁

  李晴媃把情况跟韩翔说了之后,韩翔在听说非常痛苦的时候是拒绝的。

  可是,当他听说会留下后遗症后,他的脑海里立刻想到了很多不好的画面。

  比如说脖子歪掉之类的,作为外貌协会的会员,韩翔显然不能忍受自己变成那种样子。

  “李小姐,你能去休息区休息吗,这里不适合逗留,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们会通知你的。”一个小护士走上前来,对于李晴媃一直在监护室里里外外走动显得很不满。

  “啊……哦,好的。”李晴媃看现场自己也帮不上忙,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小陈,你去沐医生那边吧,这里不用你帮忙,记得帮我带上门。”

  “好的,章医生。”这个叫小陈的护士出了监护室。

  韩翔看着另外一个护士手中拿着的金属支架,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美女医生,求你轻一点啊,我怕疼。”韩翔忍不住心颤的说道。

  “不好意思,这个装支架的工作,不是由我来进行的。”章暮雨微笑的说道,同时看向旁边的护士。

  那个一直低着头的护士终于抬起了头,韩翔一看到那护士的容貌,瞬间软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韩翔惊恐的叫起来,看着穿着护士装的周茜,韩翔无法淡定了,想要挣扎起来,可是他的身体被定身锁捆绑在病床上。根本就动不了。

  “哦……我是这里的兼职护士。”周茜微笑的看着韩翔,手中的金属支架在周茜那灿烂的笑容下,渐渐的扭曲变形。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啦。”

  “周茜。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监护室的门是隔音的,他就算叫破喉咙,外面也听不到。”

  “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韩翔终于慌了,惊恐的看着周茜和章暮雨。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为什么要调查白晨的事情?”周茜眼中含着杀气。

  “你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吗?你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吗?没这么简单……你们等着,我要把你们告上法庭。我要告你们!!”韩翔惊恐的同时,却又非常坚定的吼道。

  周茜摆弄着身边的手术刀:“你知道有一种事情叫做杀人灭口吗?”

  “哼?你们敢在医院杀人?”韩翔突然有点后悔了。自己的反制似乎并不成功,反而让自己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

  不过这时候,他咬着牙也要坚持立场,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想要在这行混,就不能说出雇主的身份,这也是这一行的规矩。

  韩翔现在也弄不明白,不就是调查一起孤儿的事情么?

  为什么会有如此凶险的事情发生?

  “你知道四个月前,发生在城郊的那起碎尸案吗?”周茜微笑的看着韩翔。

  韩翔努力的回忆着,前段时间,似乎是有这么一条新闻,在城郊的一栋废弃大楼里。发生了一起多人碎尸的案件。

  现场一共发现了十二个人的尸体,不过这些尸体全都像是被切割了无数次一样,全都只剩下肉渣。而凶手到现在也没有落网。

  韩翔的目光变得飘忽,不敢与周茜对视,他害怕自己要是看到周茜的眼睛,看到她眼中的杀机的话,那么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杀那十几个人的吧,我让他们自己搬来一个碎木机。然后让他们自己一个个的把同伴塞进去,最后只需要亲自把剩余的一个塞进去。”周茜笑容依旧。

  可是韩翔却觉得浑身冷汗直冒。只能求助的看向章暮雨,看起来章暮雨是那种温和的女人。

  “我帮不了你,因为你已经触犯了底线了,如果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将事情交代清楚,我可以保证你安然无恙,可是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我们医院里多的是各种道具,对了……你记得沐医生吧,在光明医院的后面是一个医疗研究所,里面有各种的病菌和病毒,你知道有一种细菌叫做食肉细菌的吗?”

  韩翔虽然不是学医的,可是多少对食肉细菌有所了解。

  他很清楚食肉细菌的可怕,只要感染了食肉细菌,那么细菌会一点点的蚕食人的身体,这个过程非常痛苦。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韩翔恐惧的看着两女。

  “你是自寻死路。”周茜冷漠的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你触犯了底线,有些事你这辈子都不应该去触碰。”

  “你们的眼里难道就没有王法吗?”

  扑哧……

  两女都笑了起来,一个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私家侦探,居然和她们谈论法律。

  “好了,闲聊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

  “那两个人为什么不能调查?难道他们都已经死了?”韩翔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毕竟是当私家侦探的,想象力难免丰富。

  他以为自己要调查的两个人已经死了,而且与她们有关系,所以她们为了避免事情暴露,所以才要威逼他。

  而这个想法让他更加恐惧,也让他坚定自己的决定,现在无论如何,更不能把实情说出来。

  如果自己说出来,很可能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并且李晴媃还在外面,他不由得又升起几分希望。

  只要李晴媃还在,那么她们就不敢真的将自己怎么样。

  当然了,周茜和章暮雨也只能吓唬一下韩翔,她们也不能真拿韩翔如何。

  而两人越是威逼。韩翔的口风就越紧,最后干脆不说话了。

  周茜有些恼火:“你不要自讨苦吃,现在还是我们来问话。如果换了人过来,估计你现在已经残了。”

  韩翔打定主意,绝不开口,而且这两个女人叫着凶,可是却始终没拿他怎么样,这让他不由得升起几分希望。

  “周茜,你看现在怎么办。这家伙口风居然这么紧。”章暮雨同样也有些恼火。

  她们先前看韩翔如此怕疼怕死,应该很容易逼问出答案。

  可是她们显然是低估了韩翔作为一个私家侦探的能力。韩翔能够成为这个行业的顶尖侦探,绝对不是靠着嘴皮子办到的。

  就在这时候,监护室的门被推开了,韩翔看到一个孩子走了进来。

  待到韩翔看清这个孩子的面容之时。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个孩子不就是自己要调查的人么?

  白晨的脸色并不是那么愉快,他原本没打算这么快回来的,是周茜打电话给他,他才动身回来的。

  “你……”

  白晨看了眼周茜和章暮雨:“你们先出去。”

  两人没多余的话,直接就出了监护室,同时也带上门。

  “是白墨让你调查我的?”

  韩翔眉头一挑,难道事实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

  这个小孩明显不是受迫害的那一方,至少周茜和章暮雨两个对他是言听计从。

  并且这个小孩知道白墨,这就说明。白墨不是为了所谓的寻亲才让自己调查这个孩子的。

  韩翔还是没有回答是与否,只是疑惑的看着白晨。

  不过,从韩翔听到白墨的名字的时候。脸色的变化,白晨已经知道了答案。

  “行了,我知道了。”白晨转身就走,打开监护室的门,对门后的章暮雨和周茜道:“可以把他放了,我已经得到我需要的答案了。”

  白晨这一连串的举动。搞的韩翔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小孩懂什么?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

  周茜走了进来,笑盈盈的接近病床前。

  韩翔看到周茜的眼神。顿时吓尿了,惊恐的喊起来:“你……你要做什么?”

  周茜伸出手,在韩翔的脖子上一扭,只听咔嚓一声。

  韩翔以为自己完蛋了,他的脑海中幻灯片一般闪过无数电影里杀人镜头,许多镜头都是如周茜一般,用手在受害者脖子上一扭,然后让人一击毙命。

  可是结果却并未如韩翔想象中的那样,反而是他的脖子,突然不疼了。

  韩翔错愕的看着周茜:“你……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莫名其妙。”周茜翻了翻白眼,已经解开了定身锁扣:“你可以出院了。”

  “出院?”韩翔扭了扭脖子,完全不疼了,可是他对这样的结果显然是无法接受,因为他发现自己所有的推测,都是那么的无稽,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这让他很失望,也很气愤:“你就不怕我把今天的事情抖出来?”

  “小侦探,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人吗?”周茜冷笑的说道:“你最好有多快就滚多快,不然的话,我可以保证,让你进太平间。”

  韩翔现在也不想再去和周茜讨论,她是否真敢杀人灭口,反正韩翔现在只想快点脱离这里。

  韩翔刚出监护室,李晴媃就过来了。

  “韩翔,你怎么出来了?你的伤好了?”李晴媃惊讶的看着韩翔。

  “那个打伤我的女人就在里面。”

  韩翔推开门,李晴媃看了眼监护室:“哪里?你说那个女大学生吗?她来看你了?人呢?”

  韩翔转头看向监护室里,却发现监护室里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一个人。

  这时候,韩翔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章暮雨走了过来,带着几分歉意:“韩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们的误诊,其实你只是普通的扭伤,你可以出院了。”

  “你……”韩翔看着前后态度判若两人的章暮雨。

  可是章暮雨却非常的正常,似乎对先前发生过的事情完全没印象一般。

  “你装什么好人,你刚才不是还想杀我吗?”

  “韩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是医生,又不是杀手,为什么要杀你?”章暮雨一脸茫然的看着韩翔。

  “韩翔,你吃错药了吗?”李晴媃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