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医患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医患

  李健谈并未回答李晴媃的疑问,只是笑着说道:“三十一元,谢谢。∈♀,”

  李晴媃满心疑问,扶着韩翔下车后,看着眼前的光明医院主楼,心中也不知道是何感受。

  那个的士师傅把他们丢在这里,她现在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就算进去了,真能挂上号?

  现在光明医院的病患,不是通过挂号的,而是通过申请进来的。

  光明医院有专门的审核,会特别收取一些严重的病患,这种抽取方式是不管什么身份,只要抽取到了就得到入院通知,而且被抽取到的病人是完全免费治疗。

  虽说抽取名额非常多,占到光明医院病床数的三分之一,不过一般来说,其他医院能够治疗的病人,很难被光明医院抽取到。

  或者是门口排队,这种就比较吃力了,基本上排个两三天都不一定排的进来,而且每天也是有定额数量的,如果住院病人达到上限,就会停止收取病人,如果只是来门诊诊断的,则是全天候开放。

  这时候,从医院内出来几个护士推着担架车,还有一个女医生。

  李晴媃一看到那个医生,心头不由得一诧,沐婉儿!

  李晴媃曾经多次向光明医院发出请求,想要采访沐婉儿,可是无一例外都被拒绝。

  “来看病的是吧?把他扶到这上面来。”沐婉儿指着担架车说道。

  “沐医生,你亲自看病?”李晴媃错愕的看着沐婉儿。

  要知道沐婉儿可是世界级的医生,是攻克的近百例癌症发明特效药的神医。同时也是中国医协会的副会长。

  能够让她亲自出手的病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却没想到她现在居然会亲自出来接韩翔。

  李晴媃不由得疑惑起来,心中暗道:“难道沐婉儿认识韩翔?”

  沐婉儿的目光有些冷淡,韩翔还在担架车上**着。

  “名字、年龄、职业,有没有对什么药物过敏反应?”

  “哦……他叫韩翔,是个私家侦探。”李晴媃连忙说道。

  “你是他什么人?”沐婉儿又问道。

  “我和他是朋友。”李晴媃回答道。

  “把他送到监护室病房。”沐婉儿下达指令道:“他是怎么弄伤的?”

  “被人打的。”李晴媃跟着沐婉儿说道,同时疑惑的问道:“不用挂号吗?”

  “不需要。”

  “沐医生,韩翔应该算是外科的病人吧,需要您亲自诊治吗?”

  “你是觉得我没资格吗?”沐婉儿的脸色一直很冷。

  特别是在确认了韩翔的确是私家侦探后。沐婉儿的目光就更加的冰冷,不管是对李晴媃还是韩翔。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他只是小伤,犯不着您亲自出手。”

  沐婉儿摸了摸韩翔的脖子:“他的脖子颈骨错位,需要进行矫正牵引手术,你能不能替他签字?”

  “啊……”李晴媃愣了一下,她没想到韩翔的伤居然这么严重,心中对那个女孩更加愤怒,居然下手这么重:“我和他不熟。”

  “那就通知他的家人。”

  “韩翔。你有什么家人在这里?我帮你联系他们。”

  “没有……哎哟……痛啊……医生,你轻点。好痛啊……”韩翔的声音都已经变成颤音了,特别是被沐婉儿那么一捏脖子,更是痛道骨髓里。

  “能不能签字?能签字就自己签字。”沐婉儿冷冷的说道。

  李晴媃感觉,沐婉儿的态度非常的冷漠,甚至是带着明显的敌意。

  韩翔还是颤抖着签了字,然后就被推进监护室了。

  “不是现在手术吗?”

  “你以为手术室随时都可以用吗,你知道我们医院每天至少有五十起手术要做。”

  “可是他现在痛的不行。”

  监护室里依然传来韩翔的痛嚎声音,李晴媃有点急了。

  “痛就说明他还有知觉。”

  “那止痛药呢?给他来点止痛药吧。”

  “现在吃止痛药,等下上手术台药效过了怎么办?”

  “那什么时候能手术?”

  “排队,什么时候论到他什么时候上。”沐婉儿也不打算给出一个明确的时间。

  “医生……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太痛了……”韩翔还在鬼哭狼嚎着。

  “死不了人,忍着。”沐婉儿看了眼韩翔,冷漠的说道。

  “沐医生,我本以为你是举世闻名的名医,至少也应该有点医德,你怎么能对病人这么冷漠?如果你不能妥善的救治我朋友,我发誓,明天你的名字就会烂大街。”李晴媃气愤的说道。

  “请便。”沐婉儿冷笑的看了眼李晴媃,一点都没有在意:“我的名字也不是靠炒作响起来的,也不是谁抹黑就能让我遗臭千年的。”

  李晴媃恼怒,推门进入监护室:“这病我们不看了!韩翔……我们走,我们不看病了。”

  韩翔现在是疼痛难忍,根本就站不起来。

  周茜那一脚实在是毒辣,不会给韩翔带来致命的伤,可是让韩翔的颈骨错位,压迫到神经,韩翔只要动一下,浑身都能感觉到疼痛。

  李晴媃想把韩翔带出去,可是韩翔根本就直不起腰。

  沐婉儿冷笑:“如果你执意要将这个病人带出医院,我们医院也不反对,不过他要是因为胡乱运动而留下什么不可弥补的后遗症,可别来我们医院闹事。”

  “李主编……我动不了,还是……还是再等等吧。”韩翔现在是苦不堪言,那种痛楚根本就难以言喻。

  李晴媃只能放下韩翔,又对沐婉儿说道:“我要找你们院长。”

  “请便。”沐婉儿冷笑依旧。不作为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李晴媃气冲冲的找到院长室。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请问你找谁?”卢义抬起头看向李晴媃。

  “你是卢义卢院长吧?我是新都日报的主编李晴媃。”

  “是我。”卢义点点头,不解的看着眼前闯入的年轻女孩。

  “我刚才带朋友来医院治病,你们医院的沐医生对我朋友拖拖拉拉,我觉得你们医院的沐医生有怠职的嫌疑,我要求立刻对我朋友进行治疗手术。”

  “哦……你朋友得的是什么病?”卢义有些惊讶,最近沐婉儿很少亲自诊治病人,一般都在实验室里,今天居然破天荒的出来了。

  “沐医生说我朋友颈骨错位。需要矫正手术。”

  “啊?颈骨错位?”卢义错愕的问道,那个沐婉儿是怎么回事?

  卢义知道颈骨错位的痛苦,病人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

  一般来说,这种病人是可以提前进入手术室的,当然了,前提是有空的手术室。

  不过每个医院都会有惯例,预留一个手术室,以备特急病人的手术准备。

  “可能是手术室没空位,李小姐,你先不要着急。我打个电话问问。”

  卢义没有立刻下结论,沐婉儿亲自跑到门诊去。而且还是骨外科去拉病人,这本身就很蹊跷,所以卢义觉得,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隐情。

  卢义拿起电话:“喂,沐医生吗,是我卢义。”

  “院长,是不是那个女人找到你那去了?”

  卢义抬头看了眼李晴媃,然后微微点点头:“是啊,我想问问是什么情况,你看病人伤势不轻,要是有空余的手术室的话,能不能提前安排一下。”

  “院长,这个病人是被人踢断脖子的,是石头的朋友踢断的,他们想调查石头,石头的朋友让我配合他,套出他们的目的,是谁雇佣他们的。”

  “哦……这样啊……什么时候能用空手术室?什么?你不确定?去催催看,要是有空余的手术台,就把病人安排进去,什么?都是重症病患啊?也对……我们医院收的都是重病患者……那就没办法了。”卢义自言自语了半天,挂断电话后,很无奈的看着李晴媃:“李小姐,真不好意思,因为每一个手术室的手术流程都已经排满了,恐怕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每一个病人都是生命垂危的病人,不能拖延。”

  “卢院长,就不能再想点办法吗?”

  “短时间内想进手术室是不可能了,不过我们可以先给病人上矫正支架,防止病人乱动而导致永久性伤残。”

  “那……那谢谢卢院长了。”

  “不过……”卢义又面露难色的看着李晴媃。

  “不过什么?”

  “这矫正支架是很痛苦的,强行扭正病人的脖子骨头,不知道病人同不同意。”

  “很痛苦吗?”李晴媃为难起来,韩翔的样子就不像是能够忍受痛苦的人,卢义既然说很痛苦,估计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当然了,是否上支架还是要看病人。”卢义坦然说道。

  “上支架可以,不过能不能换一个医生,我觉得沐医生对我朋友的态度非常恶劣。”

  “当然没问题。”卢义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李晴媃下到韩翔所在的楼层,看到医生果然换了,不过依然是个女医生。

  “你好,我是外科医生,我姓章。”章暮雨的脸上露出微笑。

  “你好,我是李晴媃,是病人的朋友。”李晴媃看着韩翔:“我朋友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朋友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他现在的伤势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现在就看他肯不肯忍痛上支架了,如果不上的话,是非常危险的,很可能就此留下后遗症。”(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