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儿时的回忆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儿时的回忆

  “爸,你在和谁通电话呢,这么气冲冲的。”

  白墨转过头看向自己女儿:“芯雅,你要出去么?”

  “嗯,亦如姐和如意姐约我出去玩。”

  “那你去吧,路上小心点,我让小陈跟你去。”

  “不要,那是你的保镖,我才不要。”白芯雅说着便逃出家门口。

  白墨笑着摇了摇头,这两日,他的心里始终惦记着那个孩子的事情。

  他总觉得,那个孩子与他有所关系,可是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白墨想了想,又拿起电话:“喂,刘荣梅女士吗?你好,我们在上次仁爱慈善晚会上见过,我姓白,是这样的,我想捐一百万RMB……不要误会,我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要洗钱……这个我知道,其实主要是想要收养一个孩子……”

  “当然……当然了,我的身份和户籍证明我会在稍候转给你,还需要亲自过去吗……这样啊,好的……那就这样吧,我近日之内,会前往仁爱孤儿院的。”

  白墨其实并不想再踏入仁爱孤儿院,因为在那里,他总是感觉到一种压抑。

  他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收养小孩,他其实主要是为了弄到详细的资料,他想看看,刘荣梅那里是否有所保留资料。

  可是刘荣梅却说,收养孤儿必须有详细的身份证明和户籍证明,还有工作证明、收入证明等等,同时也必须是本人亲自前往,不允许隔着两地办理。

  这也是法律上的一个明文规定,不允许异地办理收养失孤儿童,避免孤儿院与某些不法分子以此来拐卖儿童。

  当然了,像白墨这种是WZ人,想要去SH收养一个孤儿是允许的,只要他的资料没问题,毕竟孤儿院存在的意义不只是助养孤儿。还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家庭。

  白墨这种身家丰厚的人,还是孤儿院比较青睐的,孤儿院除了希望受收养孤儿的幸福,也希望收养孤儿的家庭没有经济压力。

  他不是不相信自己找的那个私家侦探韩翔。而是因为韩翔总有个坏毛病,就是不管大事小事,他总是喜欢弄个究竟,所以白墨打算着,如果自己这边能够找到线索。就放弃韩翔那条线。

  不过,作为专业的私家侦探,韩翔是不可能输给白墨的。

  对他来说,人只要存在过,那么他就一定会留下线索,就如人在走过一个沼泽的时候留下的痕迹一样。

  “你好,请问你是李晴媃小姐吗?”

  李晴媃抬起头,看了眼门口站着一个俊朗的大小伙子,胸口还挂着一个相机,扶了扶眼镜:“我是李晴媃。把小姐去掉……你是我们报社的外勤记者?”

  “这是我的名片。”韩翔走入办公室内,递上一张名片。

  “韩翔,私家侦探,承接跟踪调查、协助警方办案、婚姻纠纷调查等事务。”李晴媃又看了眼韩翔:“我知道你。”

  “哦?李大美女知道我?”韩翔颇为意外的看着李晴媃。

  “前几天你协助警方破获了一起走私案,我们报社的记者想去采访你,结果你说你是按小时收费的。”李晴媃的语气变得颇为不善起来。

  韩翔摸了摸鼻子:“呵呵……其实我不喜欢上报……我还是比较喜欢上电视。”

  “那么韩大侦探,请问尊驾光临我们小小的新都日报有何贵干?”

  “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能请李大美女吃顿饭?”

  “你能称呼正常一点吗?”

  “你又不让我喊你小姐……”韩翔很无奈的看着李晴媃,只是李晴媃的眼中射出一道杀气,韩翔很无奈的妥协了:“好吧好吧,李主编。这总可以了吧。”

  “公事还是私事?”

  “对李主编来说是私事,对我来说,就是公事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还在上班。不谈私事。”

  “那李主编什么时候下班?”

  “我的私人时间是收费的。”李晴媃显然对于上次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这样啊……不知道李主编的收费标准是什么?”

  “很贵。”

  “请问,这些钱,能买你多少时间?”韩翔将一叠百元大钞放在李晴媃的办公桌上。

  “你知道对于一个新闻工作者来说,你的这个行为,足够让你臭名远扬,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变成过街老鼠。”

  “李主编,我可是非常诚心的来找你的,请不要让我感到失望。”

  “钱你先收起来,先说说看,你到底找我做什么。”

  韩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李主编,我调查过你……你是孤儿吧。”

  李晴媃眉头一挑,语气已经变得不善起来:“你调查我!?”

  “不要那么激动,准确的说,并不是调查你,而是调查其他人的时候,正巧看到你以及其他同期的孤儿信息。”

  “调查谁?”李晴媃疑惑的问道。

  “一个叫做白晨的孤儿,应该比你小三四岁的样子,你对他有否印象?”

  “白晨?”李晴媃不禁陷入会议之中:“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小孩。”

  其实,对于白晨这个小孩,李晴媃还是有比较深的印象的。

  一般孤儿院里的孩子,很少有机会可以进入正规的小学学习,不过白晨从小就得到助学奖励,就是那种学校为了门面工作,会主动挑选一些孤儿免费入学。

  而白晨在进入小学后,便以区第一的成绩而得到褒奖,顺利的得到初中助学奖励,而后在高中后更是得到全额奖学金,不再依靠助学而继续学习下去。

  上次自己回孤儿院的时候,还听说过他考上了SH大学,李晴媃对那个孩子的印象就是非常用功的学习。

  “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李晴媃凝视着韩翔。

  “开个价吧。”韩翔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找他。”

  “一个客户的要求。”

  “什么样的客户?”

  “也姓白。”

  这句话里包含了很多的信息,当然了,其中有真有假,却也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他现在在SH大学里。”

  “他是老师吗?”

  “不,他现在应该还是个没毕业的学生,不过今年应该就到毕业的年纪了。”

  “什么?他还是学生?”韩翔愣了一下,这显然与他脑子里所牵连的线有所偏差。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韩翔思考了半饷:“你见过这个孩子吗?”

  韩翔将一张照片放到李晴媃的面前,李晴媃叫了一声:“白晨?咦……不对……”

  这个孩子看着的确与自己印象里的那个三好学生很像,可是从这照片的拍摄时间以及环境来看,应该都是近期的照片,所以照片里的孩子,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印象里的那个人。

  “你觉得他与白晨有什么关系?”

  “怪了……白晨应该没有弟弟才对,毕竟他自己是被抛弃在孤儿院的。”

  “这个孩子也出自你们同一家孤儿院。”韩翔说道:“他叫做石头,过年后他就七岁。”

  “他们真的好像啊。”李晴媃不禁陷入回忆中,过了半刻钟,李晴媃突然拿出钱包,只见钱包里放着一张合照照片,那是孤儿院一群孩子的合照。

  韩翔接过照片,找到了还是孩童时代的李晴媃,不过韩翔立刻就掠过,他的注意力放到了另外一个孩童的身上,站在最前排的一个小平头男孩。

  同样的发型,同样圆润的脸蛋,一双眼睛格外的出神,就连容貌都完全一模一样。

  韩翔不禁将两张照片放到一起去对比起来,如果不是这两张照片的年份相隔了十几年,韩翔都不禁要将照片里的两个人视作同一个人了。

  “你说……这个孩子会不会是白晨的儿子?”韩翔试探的问道。

  “你白痴啊,白晨今年才二十一岁,如果是他的孩子的话,那么不是说白晨十四岁就有了孩子吗?”

  “从生理角度来说,十四岁已经可以生育了……而且这个孩子也是个孤儿,会不会是白晨在十四岁的时候,与某个女孩发生了关系,而后无力抚养,便将他送到孤儿院了?”韩翔找不到何时的解释,只能脑洞大开,做出有些不合常理的判断。

  “怎么可能……我印象里,白晨是个心性很端正的孩子,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可是……还是有可能的吧?”韩翔觉得,只能是这个可能了。

  “如果以你这么说,白晨在十四岁就致一个女孩怀孕,那么这个女孩,应该就是他的同学,毕竟当时他只住在学校里,所能接触到的,也只能是学校里的女孩,或许我们应该去他上过的初中调查一下。”

  “你说我们?”

  “当然,这件事必须弄清楚,这个孩子怎么看都和白晨有关系,不过我还是相信白晨,这个孩子多半是他的弟弟,而不会是其他的关系。”韩翔其实也没多大的把握,有些事情看着没什么,可是要是一多想,就会细思极恐,自己把自己吓到。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

  “现在。”

  “你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

  “我是主编。”(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