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视线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视线

  白芯雅抱着白墨痛哭着,对于白墨的归来又是激动又是庆幸。

  今夜早些时候,她听说自己的父亲被绑架的消息,这让她原本就不算坚强的精神就如溃坝一般,瞬间陷入恐惧之中。

  茫然与无助让她不断的自我恐吓,不断的想象着各种恐怖的结果。

  甚至于,她还向警方说,只要能够让白墨平安归来,可以答应绑匪的任何要求。

  可是随后就连警方都不再有所回复,然后就是街头不断传来的警笛声。

  随后还有直升机从上空飞过去,甚至还有武装坦克发出轰鸣声。

  当然了,白芯雅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一切都与自己父亲绑架事件无关。

  毕竟一起绑架案件,不可能惊动军方。

  这一夜如意和周亦如也都陪在白芯雅的身边,毕竟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们不可能置之不理。

  “芯雅,好了好了……叔叔平安回来了,别再哭了。”

  “是啊是啊,白叔叔平安回来,应该高兴才对,你怎么就改不了哭哭啼啼的毛病。”周亦如抱怨道:“叔叔,快给我们说说,你今晚的惊险经历,绝对精彩爆了。”

  “周亦如,你够了,叔叔今晚可是死里逃生,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吗。”如意瞪了眼周亦如。

  白墨苦笑,对于周亦如这般无厘头的行事风格,他也早就习以为常。

  “好了。芯雅,我这不是没事吗。”白墨安慰的说道。

  “这次应该好好感谢警方,不然的话叔叔也没这么快被解救。”

  “爸爸……绑匪被抓获了吗?”

  “额……”白墨的脸色一凝:“已经被当场击毙了。好了,都没事了,如意、亦如,今晚谢谢你们陪着芯雅。”

  “哪里话,芯雅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发生这种事,我们哪里能袖手旁观。要不是找不到枪支,我都想去救叔叔你了。”

  “呵呵……”白墨苦笑:“这次你就算开着飞机大炮。估计也很难插上手。”

  “怎么?这次绑匪很凶悍?”

  白墨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可是一想到禁口令,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算了,事情过去了。还是不要提了。”白墨苦笑的说道。

  “不过说也奇怪,我总觉得,今晚这夜色好像在哪里见过。”周亦如疑惑的说道:“特别是郊区那一团乌云,总觉得我以前看到过那种景象。”

  “是不是在云南的时候?”白芯雅说道:“那次我被毒蛇咬,躺在床上的时候,迷迷糊糊好像也看到这种天色。”

  “对了对了,是在云南丛林里,说也奇怪,我对那次的后半段的行程怎么也想不起来。”周亦如也是满脸的困惑。

  “对了如意。上次只有你没被毒蛇咬到,你知不知道后面的事?”

  如意明显慌了一下:“能有什么事,就是你们被毒蛇咬了。然后我和石头呼叫了的当时组织驴友协会的工作人员,把你们送回市区,而后又转到了sh市光明医院,后面的事你们也都知道。”

  “你们是在云南那边遇到的那个叫做石头的小孩?”

  “是啊,叔叔,你见过石头的吧。他这次又来wz市了。”

  “那个石头,是什么来历?”

  “不知道。不过想着也是有钱人家的小孩,身边跟着一个保镖,一个大光头,今天上午的时候,那个光头保镖还帮我把东西送回店里呢。”

  “亦如,还是别谈论石头了。”如意的脸色不大好。

  白墨发现,几次谈论到那个小孩的时候,如意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如意,你是不是对那个小孩有什么了解?”白墨好奇的问道。

  “啊……没有,叔叔,你在说什么啊,不要乱说……对了,我还有事,先回家了。”

  “如意姐,现在都凌晨三点多了,还是留我这过夜吧。”

  “不了不了,我明天还有课,现在需要回去准备一下。”如意慌忙的站起来。

  “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女孩子,现在又打不到车。”白墨也站起来说道,其实他是想知道,如意是不是知道更多的事情。

  “爸……你现在还敢一个人出去吗?就不怕再遇到劫匪吗?”白芯雅也站了起来。

  “可是如意一个人走,我也不放心。”

  “要送如意姐我没意见,不过我也要一起送,以后你身边要是没保镖,我绝对不让你出门。”

  白墨只得同意,开着车送如意回去,周亦如和白芯雅也跟上车。

  “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怎么满大街都是武警官兵。”周亦如看着路上,不时的有武警车队过去。

  不过,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他们发现地上有几个浑身鲜血淋淋的士兵躺在地上,还有几个医护人员在不断的走动,为士兵诊治。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三女都开始低声讨论起来,白墨则是始终僵着脸,没有参与讨论。

  他可不想告诉三女,这一切全都是自己引起的。

  当然了,就算说了,估计她们也不会相信。

  难道要告诉她们,自己今晚见到了神话故事里的画面,看到了电影里的画面吗。

  “嗯?”突然,坐在车座上的白芯雅有些不安的动了一下。

  “怎么了?芯雅?”白墨以为白芯雅看到这些画面有些不适,立刻加快车速离开。

  “没什么……”白芯雅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

  “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就说出来。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

  “叔叔,你是不知道,今天晚上芯雅在家里的时候。估计是太担心你了,一直在说,好像有人在盯着她,她一直这么说,可是我们把整个家里都翻遍了,没有其他人,跟现在的表情一模一样。”

  “芯雅。是这样的吗?”

  “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反正就是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我,有人在看着我……这种感觉,和现在非常相似……那个注视我的眼神又出现了。”

  白墨一个急刹车,走下车去。左右看了一眼,此刻的宽广露面上,没有一个人影,略微昏暗的路灯照耀着道路,如果周围有人影在监视他们的话,可以很容易的发现。

  “芯雅,还有那种感觉吗?”

  “还有……”白芯雅点点头。

  这时候,天空中呼啸着几架直升机掠过,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走吧。别在路上耽搁太久了。”

  小半小时的路程,白墨把车停在如意的小区门口。

  “叔叔,你们要不要上来喝点水?”

  “不了。你上去的时候小心点。”

  当然了,这种生活社区有全方位的监控还有巡逻的保安,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车子刚停在大门口,保安室的人就探头出来。

  “如意姐,我们回去了。拜拜。”

  “拜拜。”

  “芯雅,那种感觉还在吗?”白墨关心的问道。

  “一直在。”白芯雅点点头。

  “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

  “没有。就是在你被绑架后才出现的,不过我有一种感觉,那个监视我的人没有恶意,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白芯雅此刻非常的迷茫,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是一直存在,还是断断续续的?”

  “之前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我躲到卫生间去,这种感觉突然没了。”

  白墨被白芯雅的这个回答弄的有些哭笑不得,白芯雅又继续说道:“可是等我出来,那种感觉又来了,不过到了晚上11点多的时候,这种感觉突然消失了。”

  “晚上11点多?”

  白墨不由得皱起眉头,晚上11点多,如果以时间推算的话,那时候好像是那两个高手对决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双方都拿出神兵对决的时候。

  白墨之所以没有怀疑白芯雅的话,是因为他也出现过这种感觉,就在那时候出现的,而这个时间点又像是与自己女儿的感觉消失的时间很吻合。

  白墨对自己的这种感觉之所以不怀疑,是因为他觉得,当时双方的战况那么激烈,破坏力那么惊人,可是自己距离战圈那么近却毫发无伤,这显然是很不寻常的。

  以当时混乱的场面来说,自己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可是结果却是自己真的一点没有受到波及。

  会不会是有一个人,一直在暗中保护自己和女儿?

  而这个人并不愿意露出真面目,并且这个人也是一个绝顶高手。

  能够在那种混乱之中,没有显露真身而暗中保护自己,估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咦……这种感觉消失了。”白芯雅叫道。

  “芯雅,不要再疑神疑鬼了,我都被你弄的神经兮兮的,我怎么感觉你有背后灵啊。”周亦如忍不住抱怨道。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白芯雅也觉得很对不起周亦如,明明是让她来陪伴自己的,可是却感觉自己在诈唬她一样。

  在回去的路上,两人发现路边发生了一起车祸。

  白芯雅突然惊呼起来:“咦……那不是张伟庭的车子吗?”

  “不会吧,这是撞了坦克吧?烂成这样子?”

  白墨看到,在路边办案的警察正是章沐白,立刻将车子停下来。

  “章警官,我们又见面了。”

  “白先生,你这刚出过事,不躲家里避两天,又在这夜里跑出来做什么?”章沐白也很惊讶的看着白墨。

  “唐晨,嘿……”周亦如已经从车子上跳下来了,跑到唐晨的身边。

  “周亦如,你在这做什么?”

  白芯雅也下车了,她看到车子里有几具尸体,其中副驾驶座上就坐着已经血肉模糊的张伟庭。

  “唐晨,这车子撞了什么东西,居然变成这样?”

  “根据检验科的兄弟计算,这车子不是撞了什么,感觉像是被什么撞了,你看车头,直接凹进去了,里面的发动机被直接挤压到了驾驶室里,就像是有一个金属人从正面以两百公里的速度冲过来一样,真是惨啊。”

  “唐晨,这是在车子里找到的东西,你给队长一下,我先走了。”一个同事将一份报告递给唐晨。

  唐晨一看报告,惊呼道:“这家伙要干什么?打算抢银行吗?”(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