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不死人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不死人

  “队长,你这样对外人泄漏消息,是违反职守的。”

  这是唐晨第一次质疑章沐白的行为,虽然他没听到章沐白直接泄漏的信息,可是他还是能够猜到章沐白让自己出去的目的。

  章沐白看了眼唐晨:“就算我什么都不说,他也有办法得到消息。”

  “可是毕竟从我们的口中说出来不好。”唐晨实在是不明白,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章沐白,为什么会一再的向一个小孩妥协。

  之前他们拘捕的一个嫌犯,还搬出了副sz的招牌,章沐白当时一个巴掌直接就把那嫌犯打懵了,根本就未曾有过顾及,今天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小孩么,就算再有钱有势,章沐白应该也不会害怕才对。

  “不是我们,是我……这件事与你无关,有什么责任,都由我自己承担。”

  “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什么意思都没关系,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关于章沐白的为人,唐晨还是非常信任的,就凭这句话,就没几个人有勇气说出来,而章沐白可以问心无愧的说出来。

  “那现在呢?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在石头找到嫌犯之前找到嫌犯,避免事态继续扩大。”

  “哦对,我们好歹也是市局,怎么也不会输给一个小孩。”

  “对于他,不要把他当作小孩。不管是作为对手还是作为朋友。”

  ……

  一辆拖车正在将白墨的车子拖走,白晨则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拖车的后面,站在白墨的车头前查看。

  车头有明显的凹痕。这辆进口车的车头是用钢铝合金板压成的,钢铝合金板的特点就是硬,非常硬!也有有这种高档车子会使用这种外皮。

  而且从白晨得到的信息,当时白墨的车速非常快,车速快的结果就是大部分的惯性与冲击力都会作用在被撞击的物体上。

  就算会在车前盖上留下痕迹,也不会留下这么深的痕迹,这种痕迹看起来就像是撞在主树杆上一样。

  由此可见。那个人的修为非常高,至少也是三花聚顶期的修为。

  可是有如此修为的人。为什么会去杀一个地头蛇,还绑架了白墨?

  白墨充其量也就是个商人,算是个暴发户,可是也只限于此。在地方上有点能量,出了wz市没几个认识的。

  按说以白墨的圈子,应该接触不到这种人,哪怕是有仇家,也请不出这种人。

  章沐白还提供了一个线索,那就是120的接听员曾经说,嫌犯曾经逼迫白墨交出某个东西。

  而这个嫌犯与杀害苟如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而苟如是直接被杀,白墨则被带走。那就说明对方有很明确的动机。

  这个嫌犯在确定东西不在苟如手上后,毫不犹豫的杀了苟如,而白墨被带走。那就是说东西在白墨的手上,而白墨并没有就范。

  他应该也知道,只要东西拿出来,他必死无疑。

  只要东西还在他的手中,那么暂时来说,白墨不会有性命危险。

  首先要确定。那个人要找的是什么东西,这也是目前最没有着落的。没有任何的线索。

  ……

  白墨以为自己的意志力足够坚定,坚定到可以无视任何的折磨,事实上他曾经从军过,也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可是事实并不如他以为的那么完美,当这个神秘人揭下面罩的时候,还是让白墨的心头一阵打鼓,这是一张已经被刀疤完全占据的面孔,狰狞而可怖。

  不过与他的恐怖面孔成正比的是他折磨人的手段,神秘人并不是用常规的手段让白墨开口,而是用难以想象的方式。

  只是在白墨的身上点了几下,白墨便感觉到痛不欲生,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

  未曾经历过的人,是绝对无法想象这种非人的折磨。

  白墨感觉自己的皮肉已经在内部炸开了,有时候又感觉身体里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他的内脏。

  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片血肉,都能带给白墨前所未有的痛苦。

  在这片荒凉的山林深处,白墨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惨叫声不绝于耳。

  白墨的每一处关节都因为剧烈的痛楚而扭曲,甚至为了减缓痛苦,白墨不得已进行着自我摧残,不断的用脑袋撞地。

  “现在你愿意把东西拿出来了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要的东西……你到底要什么?你要钱?要钱我可以给你……多少钱都可以……”白墨嘶吼着,同时也在痛苦的挣扎着。

  “看来你还是不老实,不过我很好奇,你能坚持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白墨挣扎着站起来,突然奋起全力,朝着一颗大树撞去。

  可是神秘人却先一步的挡在白墨的面前,轻轻一推,将白墨推回原地。

  “没有我的允许,你没有选择生死的权力。”

  “啊……”白墨的惨叫声不止是痛苦,还有绝望:“你……你到底要什么东西?”

  “少和我装糊涂,苟如交给你的那枚戒指,你没可能不知道。”

  “戒……戒指?”白墨痛苦挣扎的同时,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什么。

  只是,他似乎是知道了神秘人要什么东西,可是他却选择了沉默,承受痛苦与折磨。

  “什么戒指……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要多少钱都可以,我真没有你要的戒指。”

  “没关系。我还有时间,如果你愿意和我耗下去,我乐意奉陪。”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的那枚……那枚戒指到底有什么用?”

  “哦?苟如没有告诉你吗?”

  白墨此刻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躺在地上,身体一抽一抽着,无力的眼神里还带着疑问。

  “在这片华夏大地上,曾经流传着许多的神话故事,而许多人以为只是杜撰出来的故事,其实都是真实的。”

  神秘人仿佛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与白墨倾诉。

  神秘人看向白墨:“你相信这世上有不死人吗?”

  白墨此刻只觉得眼前这人是个疯子。净是说一些胡话。

  “你不相信么?也难怪……如今的世道,即便我说出事实。也不会有人相信。”神秘人像是在自嘲一般:“知道我脸上的痕迹是怎么来的吗?是我自己抓的……我被禁锢在自己的石棺里两千年,为了忍受着痛苦,我不断的折磨自己,二十多年前。我终于被放了出来……你就当作在听一个天方夜谭吧。”

  神秘人掀开自己的衣服,白墨发现神秘人的胸口镶嵌着一个四方大印,上面写着四个四个看不懂的古文。

  白墨实在是弄不懂,一个大活人怎么能把那么大的印镶在自己的胸口,而没有死掉。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的身体里有这么个东西却还没死?”神秘人的笑容显得无比的狰狞可怖:“恰恰相反,这个大印不但没杀死我,反而是它让我拥有近乎永恒的生命,我知道你不相信……”

  神秘人突然朝着自己的手腕处一咬。撕下一块血肉咽入肚子里,白墨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家伙是真的疯子!

  可是。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神秘人手腕上的伤口,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能力,不……是这个不死印的能力,我拥有着近乎不死不灭的躯体,只要不死印还在我的体内。我就永远的不死。”

  “你是不是很怀疑,觉得这或许只是障眼法。一个魔术?也对,你们普通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不过我不是普通人,为了重复我的辉煌,我拜入了一个门派,这个山门在我那个时代就一直存在,隐修一脉,也是当年隐修一脉为我寻到这不死印的,可是他们却将我埋在地下两千年的时间。”

  在提及隐修一脉的时候,神秘人的脸上写满了疯狂与憎恨,仿佛有滔天的怨气无处倾泻一般。

  “所以,在我学会了《黄龙霸气功》后,我就将这两千年的憎恨,全都奉还给了隐修一脉,让隐修一脉的后人为他们祖先的所作所为承担罪孽。”

  神秘人的双臂开始挥舞起来,地上的草叶开始随着气流,盘踞在神秘人的周遭,宛如一条真龙一般。

  这一刻,白墨的心动摇了,这家伙不管是不是疯子,反正肯定不是普通人。

  “这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的复辟,我要让我的名字重现神州大地上,不过经历了上次的挫败后,我发现靠着穷兵黩武并不能达成我的目的,人到最后,还是要依靠自己,如果当年我就会《黄龙霸气功》,我就不会受制于隐修一脉,而且如今这世道已经不是靠单纯的兵力能够决定的了,只有掌握着最强的力量,才能决定成败,决定生死。”

  “你……你现在……还不够强大吗?”

  在白墨看来,这家伙已经是个怪物了,甚至是不死之躯,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不,远远还不够,你知道真正的力量是什么?是毁天灭地的力量,不同于先代科技的核武器,而是个人的力量达到那种层次。”

  “那不就是神仙了吗?”白墨无力的回应道。

  “神仙?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仙的话,那也只是掌握着强大力量的人,不过很快的……很快我就能够完成夙愿,你应该听说过轩辕剑吧。”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哈哈……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在你这种凡夫俗子看来,我就是个疯子,可是那又如何,当我掌握轩辕剑的时候,我会将所有说出这句话的人杀掉,一个不留的杀掉。”

  “天下这么多人,你杀的完吗?”

  “那就把天下人全杀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