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五百章 凶杀

第一千五百章 凶杀

  “队长,你以前是不是遇到过什么?”

  唐晨总觉得章沐白的身上,藏着许多的秘密,他忍不住去探究章沐白身上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秘密,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过去。”章沐白摇了摇头:“有些事我不能说,因为那个人曾经救过我,也给了我一些常人不能有的东西。”

  唐晨听的一知半解,不过看起来自己的队长,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而此刻在一家酒楼中,张伟庭正不断的给苟如敬酒。

  虽然苟如这个姓氏听着有些别扭,可是张伟庭却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苟如可是wz市的地头蛇,不管是黑白两道,都一样吃得开,在wz屹立二十余年不倒,手下更是集结了百余个好勇斗狠的凶徒。

  “狗哥,您看这事……成不成?”

  苟如喝了杯酒,轻描淡写的看了眼张伟庭:“张伟庭,你要知道你的目标是wz市的一霸,白墨的女儿啊,这事不好办啊。”

  “狗哥,我知道这事不好办,不过那是对别人而言,对您还不是举手之劳,他白墨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在您狗哥面前,他白墨算个屁,只要把他女儿握手上,谅他白墨屁也不敢多吭一声,那小贱人整的跟白莲花一样,小弟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啊,老子追了她几年,从大学里就跟狗一样跟她屁股后面,现在她说分就分了。这次不把他白家榨干血,老子跟他白家姓。”

  苟如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如今道上的人都不知道。当初他和白墨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两人在道上打拼了多年,白墨还帮他进过监狱。

  后来白墨出狱便从良了,可是两人还是保持着私密的联系,如今wz市的这些人都是新一代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过去的交情。

  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两人能有今日。全是彼此扶持,相互帮衬的结果。

  张伟庭跑这来求苟如对付白墨。绑架白芯雅,可是张伟庭根本就不知道,苟如是白芯雅的干爹,当然了。白芯雅都不知道,每年她生日的时候,来给她过生日的苟叔是干什么的。

  “你先出去,我想想。”苟如故作思量的姿态,张伟庭连忙起身,走出包厢外面。

  可是张伟庭刚关上包厢门,突然感觉一股巨力袭来,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拽飞出去。

  张伟庭回头一看,一个高大的光头正拽着他。包厢门口两个保镖躺地上。

  拖拽着张伟庭的当然就是千年,千年单手提起张伟庭,伸手抓住张伟庭的脖子。抬起一脚踹在张伟庭的小腹上。

  张伟庭惨叫一声,瞬间昏迷过去,口中吐着白沫,下半身已经**。

  突然,包厢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千年一诧回过头看向包厢门口。只见一个蒙面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那蒙面人一看到千年,同样是愣了一下。

  突然。蒙面人朝着千年出手了,蒙面人的武功极高,瞬息间扑到千年面前。

  一拳打在千年小腹上,千年暴喝一声,身体被向后推出三四米,小腹隐隐作痛。

  “哪里来的小贼!”千年被这么一击打出火气,随手将张伟庭丢出去,大步跨前冲向蒙面人,手中重拳挥舞而出。

  那蒙面人双掌交叠,硬接下千年的这一拳,可是千年的力道重逾千钧,这一拳下去,那蒙面人还是低估了千年的力道,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脚步连连退后。

  千年眼见一招得手,立刻追击上去,可是这蒙面人却在这时候顿住脚步,手中招式突变,双掌幻化出虚实幻象。

  一时间,千年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迷惑,就在这一刹那之间,蒙面人再次袭来,这次他的招式快如闪电,又交叠迷幻,仿佛千花落尽。

  每一击落在千年的身上,千年都难以招架,身形连连退后。

  “落叶……千花……幻生……迷踪……百朝!绝灭……”

  蒙面人双掌猛的向后一收,再奋力向前一推,轰在千年的胸口上。

  瞬息之间,千年整个身躯都飞了出去,将过道的墙壁砸穿。

  蒙面人双掌收回,同时周围一股迷雾也随之一散,稍稍看了眼躺在墙壁里的千年。

  中了自己的幻灭掌的人,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所以蒙面人很从容的离去,只留下千年吃了哑巴亏,现在还昏死在原地。

  一个服务员从楼下上来,看到地上有人躺着,立刻尖叫着逃走。

  很快,警察就来了,不过警察在看到包厢里的场景之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苟如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体,而他的脑袋已经变成残渣,散落在整个包厢里,让整个包厢都充斥着血腥。

  “队长,这几个还活着。”唐晨向着章沐白叫道。

  “是这家伙……张伟庭。”章沐白皱起眉头,这段时间,他们小队一直都在查张伟庭的案子。

  张伟庭涉险组织妇女卖y,而且之前唐晨还联系到一个失足fn,那位失足fn是被骗到这里来的,多次向客人寻求帮助。

  那个女在联系到唐晨后,答应作为内线,帮警方收集证据。

  不过那个女的面前失联,警方怀疑那个女人已被灭口。

  这时候一个警察厌恶的从张伟庭的身边走开:“队长,这家伙**了。”

  章沐白和唐晨同样掩着鼻子,没打算靠近张伟庭。

  “队长,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现年五十四岁,男,wz本地人,姓名苟如,有涉黑前科。”

  “是他!?”章沐白和唐晨都露出惊讶之色。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死者似乎是被人用钝器直接打爆脑袋的,不过如果要造成这种伤害,至少要有一个工地锤那样的武器。同时臂力必须要超过抡举两百斤以上。”

  “咦?是他?”

  突然,唐晨发现了千年,章沐白走上前来,看着依然昏迷的千年。

  “你认识他吗?”

  “今天上午的时候,我在回来的动车上见过他,他是个保镖。”

  就在这时候,两个保镖先后醒来了。

  那两个保镖很快就提供了口供。就是千年打晕他们的。

  而后张伟庭也醒来了,同样提供了针对千年的口供。

  然后千年很荣幸了成了一名嫌犯。不过目前他被警方全天候监控的安排在医院内。

  “现在那个嫌犯情况怎么样?”章沐白看了眼病房内,依然处于昏迷中的千年。

  “队长,我让档案科的人调查过了,完全没有匹配的对象。这家伙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可是在动车上的时候,他的雇主把他的身份证拿给乘警看的时候,明明可以查出数据的啊。”

  “那他的雇主呢?”

  “不知道……”

  “会不会就是他的雇主让他来杀人的?”

  “不可能。”唐晨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的雇主就一个小孩,怎么可能会买凶杀人……对了,周亦如认识那个小孩,她可能有那个孩子的联系方式,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周亦如。”

  唐晨打完电话后,又说道:“从那三个人的口供来看。这个光头佬的确有很大的嫌疑,可是到底是谁打伤他的?这又是一个疑点,还有。如果是他杀的人,那么凶器呢?”

  “未必需要凶器,有些高手,便是赤手空拳,一样能造成那样的伤害。”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走道上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只见白墨正带着人冲破了警方的封锁线。

  “你是什么人?”章沐白皱着眉头,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白墨。

  “你是白墨?”唐晨立刻就认出了白墨的身份:“白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你们两个小警察闪一边去,苟如是我兄弟,他现在死了,杀人偿命,我要那个凶手偿命。”白墨脸色铁青的说道。

  “白先生,现在是法治社会,在没有定罪之前,任何人都不允许随意下定论,还有,你现在的行为已经严重干扰到了警方的治安工作,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你还要一意孤行的话,那么我只能以袭警和妨碍公务逮捕你。”章沐白可不管白墨是什么身份,而且听他与一个涉黑分子称兄道弟,就没什么好感。

  白墨这时候也冷静下来,诚然如章沐白所说的那样,现在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不方便明着抢人。

  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加快司法进程,让那个凶手早日定罪,然后再买通监狱的人帮苟如报仇。

  “警察同志,你说的没错,我是太冲动了。”白墨的脸上可没有半点服软的意思:“不过你们最好看紧凶手了,千万不要让他逃了,不然的话,我会控告你们警方徇私舞弊,私放杀人凶手。”

  “你脑子是进水了吧。”

  突然,白墨的背后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还未定罪就不能称为凶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吗?”

  白墨皱起眉头,不快的转过头,当他看到白晨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他记得这个小孩!这个小孩在sh的时候见过。

  白晨走了上来,章沐白在看到白晨的时候,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是你!”

  唐晨意外的看着章沐白的表情:“队长,你认识他?”

  “是我。”白晨点点头:“里面那个是我的人。”

  “你的人?他现在是嫌犯。”

  “他不是凶手。”

  “不管你说什么,他现在嫌疑最大。”章沐白严肃的说道。

  “如果我要谁死,你们是找不到人,更抓不到人的。”

  “你是谁家的小孩,说话未免太张狂了吧?”白墨冷哼道。

  “拿一个作奸犯科的黑道称兄道弟,你有资格说我吗?”白晨冷笑的看着白墨。

  “你说什么!”白墨怒了,猛的上前一步。

  章沐白立刻拦在白墨面前:“白先生,注意点。”

  白晨瞥了眼章沐白:“我要进去看我的人。”

  章沐白立刻犹豫起来:“不行……”

  “你拦得住我吗?”白晨淡然说道。

  章沐白的身体立刻僵住了,拦得住吗?

  别开玩笑了,自己几斤几两,怎么可能拦得住这个小怪物。

  “你可以进去看他,不过你不能再做更过分的事情。”

  “队长,里面那个嫌犯有危险,他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唐晨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章沐白,会在一个小孩面前服软。

  “警察同志,你这就算是徇私舞弊了吧?”

  “你有什么意见,可以去局里投诉我。”章沐白根本就不吃白墨这套。

  “好好好!这是你说的!”白墨怒极,狠狠的瞪了眼章沐白,带着人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