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唐人街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唐人街

  众人进入玉器店中,琳琅满目的玉器尽收眼底。追书必备

  “好漂亮啊。”罗茜来到一尊用和田玉砌成的玉佛面前,想要伸手去触摸。

  一个店员立刻上前阻止:“请勿触摸,谢谢合作。”

  罗茜撇撇嘴:“不摸就不摸。”

  “这里的玉器都好贵啊。”伊崔尓进来也只能是涨涨见识,便宜的不是没有,可是就连她都看的出,那些几十美元的玉佩多有瑕疵。

  而且还只是少数,大部分的玉佩都是数百美元起价,不同于其他珠宝类的那种晶莹剔透颜色鲜艳,玉佩种类繁多,品玉也是一个技术活,色泽、杂质、品种无一不是考验个人眼力。

  “石头,你过来帮我挑挑看。”卢三平招着手叫道。

  “你要是想买漂亮的玉佩,那就自己挑,反正价格越高,越是漂亮,要是想买特别的玉佩,这店里没有。”

  “哼……好大的口气。”这时候,一个老头面色不善的走了出来,拄着拐杖,步履缓慢巍巍颤颤,头发亦是斑白。

  众人都看向这老者,这老者虽然年岁颇大,可是却有一种气吞山河之势,站在那便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本店的玉佩玉器虽然不算高端,可是至少也是童叟无欺,物美价廉,黄口小儿胆敢口出妄言,肆意胡言。”

  白晨冷笑一声:“笑话,连温玉、冰玉都没分清楚,放在几百美元的那位置,这东西放在国内的行家眼里,至少也是几万块钱,你这是做善事还是老眼昏花了?还有那个水玲珑还有那个玻璃种,漂亮是漂亮,不过和那几块温玉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还有你这展示玉器,拿着金属架子架着。不觉得暴敛天物么?等客人买回去玉佩后,也是个半残品。”

  “什么温玉?什么冰玉?”老头自认为也对玉器颇为了解,可是如今听这小孩的言词,却多是没有听过的名字。看似信口胡说,可是又说的头头是道,一时不知该如何分辨。

  “我们走吧,这里是有行货,不过却不是那么专业。”白晨摇了摇头。看来要买玉佩,还是要在国内买。

  自己起初还当这老头懂行,所以敢出来挑场子,结果居然也是个半吊子。

  老头听闻白晨的话,立刻勃然大怒:“慢着,今日不把话说清楚,谁也不能走。”

  “哈哈……老头,你当你是黑帮啊?”卢三平笑起来,嘲讽的说道。

  “哼哼……”老头冷笑一声。

  “我不是黑帮,不过我儿子是。”

  就在这时候。外面冲进来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华裔。

  其中一个粗犷大汉上前来:“爸,就是这群家伙来这里捣乱吗?”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每个人的嘴角都微微勾起。

  “打架……打架。”小宝欢乐的拍着手掌,显得很是兴奋。

  弗莱克也是丝毫不慌张,双眼放光的看着白晨。

  “真丢脸。”白晨瞥了眼这老头,这种事恐怕也只能发生在唐人街。

  唐人街的黑帮由来已久,以洪帮与青帮为主,其他还有大小不计其数的黑帮团体。

  这些黑帮起初的时候并不是作奸犯科的帮会,最初只是因为身处异域他乡。为了相互扶持,相互保护而成立的较为松散的团体。

  可是随着时代变迁,却演变成了作奸犯科的黑帮。

  美国人对华裔的排斥抵触,很大一部分就是由他们所产生的。

  虽然美国本土也有不少黑帮。可是他们毕竟是同根同源,是肤色与他们一样的人种。

  可是华裔的黑帮却会被媒体被各界无限放大,把他们视作反面的象征。

  “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一个都别想走。”老头阴沉的看着白晨。

  白晨怒目一睁:“要是不呢?”

  喀喀——

  店铺内所有的玻璃突然碎裂,老头脸色剧变,连连退后几步。

  “气劲!”老头惊骇的看着白晨。

  “区区廖家帮的人。你们家的老头在我面前都要叫声姑奶奶,一群丧家犬居然敢跑我面前放肆。”周箐同样冷哼一声:“是不是觉得你们廖家帮这几年日子又舒坦了?三年前的事情还想再次上演?”

  噔噔——

  老头再次退后几步,三年前……

  三年前廖家惨案……

  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杀入廖家,连杀廖家嫡系十一人,连同他的叔伯,也就是廖家家主在内,全部杀尽。

  而廖家也因此分崩离析,他这个廖家旁系也逃到美国来,原本打算着安定在这里,老死在此。

  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这种事。

  周箐上前一步,脸上阴风阵阵:“你这老头,应该还记得我吧。”

  “是……是……是你!?”

  廖老头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脸上写满了骇然惊恐。

  他开始的时候还没注意到周箐,可是此刻看清周箐容貌,不正是三年前那煞星么。

  他记得非常的清楚,当年他与周箐的那一照面,周箐只是拍了他一掌,唯一庆幸的一点就是,当时周箐只是为了杀廖家嫡系,杀一人便将一张代表那人的资料撕掉,而廖老头当时不在资料上。

  “爸,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好怕的……”廖老头的儿子显然不知其中凶险,大言不惭的说道。

  廖老头显然没告诉他,当年廖家惨剧的真相。

  白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中凶光射向那大汉:“跳梁小丑。”

  廖平心头一颤,也不知道为什么,双腿徒然一软,跪到了地上。

  “艹泥马……”廖平这一跪,顿时怒从心起,觉得在手下面前大丢面子,猛的站起来便要冲向白晨。

  “你们别出手。”白晨看了眼伊崔尓和罗茜,她们两个的武功太具有辨识度了,这里人多眼杂,很容易暴露身份。

  两人安奈下心中躁动,廖老头大惊失色:“且慢动手……”

  可是廖平哪里听的进廖老头的话,已经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来了。

  手中金属棒球棍朝着白晨脑袋砸下,哐的一声,廖平的那些手下几乎全都以为这小子要被廖平的棒球棍敲烂脑袋。

  可是,结果却不如他们以为的那样,廖平手中的棒球棍嗡嗡作响,廖平的手掌几乎要拿捏不住,棒球棍也完全的扭曲变形,可是白晨却分好无损。

  白晨手背一扇,廖平只觉得泰山压顶般扑面而来,心中暗道……完了。

  可是白晨的手背顿在廖平面前,却没再落下。

  白晨勾起嘴角:“我们走。”

  每个人离去的时候,都是带着那种嘲弄的笑容。

  廖平突然怒从心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愤怒的咆哮道:“我艹……你们给我站住……”

  可是下一瞬,整个玉器店突然所有的玉器,所有的玻璃都在瞬间粉碎,碎渣玻璃四溅横飞。

  众人对于身后的事情,完全没放心上,依旧轻松闲聊着。

  “周箐,那个老头你认得?”

  “那个老头是内地廖家的人,廖家是世界三大黑帮之一青帮的元老之一,当年抢了我家一批货,然后我就杀了他们家几个主事人。”周箐说的云淡风轻:“至于那个老头,估计就一旁系的,当年见过一面。”

  “石头,你刚才干嘛不让我出手。”

  “你们俩想暴露身份啊。”

  这时候,又是两个人拦住了白晨等人。

  这时候罗茜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来:“这下好了,有架打了。”

  “几位,你们好,我们老板想请你们去我们那坐坐。”

  “我们认识你们老板吗?”

  “几位请放心,我们老板特别嘱咐我们告诉你们,老板并无恶意,只是想和几位交个朋友。”

  “你说没恶意,我们就信啊,不去。”白晨立刻果断拒绝道。

  这两人也没有继续纠缠,只是让过一条路。

  “石头,我看那两人挺和气的。”

  “和气什么啊,他们是有求我们,这小小的唐人街一样是利益争斗的地方,之前那个姓廖的行事霸道,肯定有不少人对他们敢怒不敢言,我们刚才在那家玉器店里的事,肯定传出去了,如今有人找上门来,多半就是要把我们当枪使,让我们给他们卖命。”白晨翻了翻白眼。

  “哦,好像有点道理。”

  “那我们就不理会他们咯?”

  “当然不理,理了才麻烦,我们再强势也只是过江龙,没必要参合到地头蛇里的争斗,那姓廖的不是好人,你以为请我们去的就是好人吗。”

  “可是这样就不好玩了。”

  “你就想着玩,黑帮的争斗向来残酷,你真想参与到其中去,就再难自拔。”白晨狠狠的瞪了眼罗茜。

  “你们不要看他们在唐人街就这么点人,他们在国内的背景颇为深厚,打杀这些人没什么难度,可是绝对是后患无穷。”周箐也警告的说道:“敢在唐人街里和姓廖的对着干,背景也绝对不会简单,最好的选择就是置身事外。”

  “是啊,我们是来旅游的,没必要弄的血雨腥风。”卢三平附和的说道。

  他并不怀疑结果,不过他还是觉得,能少一些杀戮尽可能的少一些。

  逛了小半天后,众人正准备离开,可是一个熟人却出现在了白晨的面前。

  “几位,真的不打算来我家里做客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