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印记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印记

  “一个月前,我带着小宝去昆仑山玩……”

  “啥?小宝才多大年纪,你带小宝去昆仑山玩,那里海拔那么高,你脑进水了吧?”

  “哎呀……我看小宝身体挺好的,能蹦能跳,能跑能闹,带他过去的时候,也没见他有什么不适应的。”

  白晨狠狠的瞪了眼卢平,这小做事还是这么不着调。

  “你怎么想着带小宝去昆仑山玩的?”

  “不就是前阵在大街上遇到个道士,死活非拉着我,要给小宝卜一卦,还给了个卦签,龙虎报身彩,富贵乘风破,赤阿命,事了昆仑境,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小宝是大福命,大劫身,要守富贵命,破大劫命就要去昆仑一游,自有机缘。”

  白晨顿时破口大骂起来:“小宝现在还没一岁,看个屁的命相,你没听说过岁定终身吗,任何人在岁之前,都是看不清楚命相的,就算佛主他老人家也看不见,一个江湖骗的话,你也相?”

  “我这不是担心小宝吗……”

  “小宝的未来是福是,难道我还处理不了吗,犯得着找一个江湖骗不挂算命。”白晨听到卢平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随后的几天,小宝确实是生了病,低烧不退。”

  白晨眉头一拧:“怎么可能?这段时间国内的气温普遍高温,并且小宝的体质,不可能会发低烧,你怎么当时没给我电话?”

  “只是普通的低烧吧,不至于特别给你打电话。而且小宝的低烧也就四天的时间,给他挂了一瓶点滴。退烧药喂了一副就好了。”

  “那你带小宝去了昆仑,有遇到什么事吗?”

  “去到昆仑的时候,小宝就显得格外精神,我们当时落脚点是青海省乐都县,然后请了个导游向玉珠峰登山的。”

  “你真带小宝去爬昆仑山了?”

  “玉珠峰的海拔不是很高,而且沿途都有比较完善的设施,再说了,我也不是一个人带小宝去玩的,洪伟也跟着去了。”

  白晨轻轻松了口气,还算卢平有点理智。知道带上洪伟。

  “那后来呢?”白晨相信,如果没发生什么事的话,卢平也不会如此忧心忡忡的和自己说这事。

  “爬山的时候倒是没遇到什么事,当天上山当天就了,可是我们住在旅馆的当天晚上,小宝失踪了。”

  白晨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卢平连忙安抚白晨坐下来。

  “别……你别生气。你看小宝现在不没事吗。”卢平连忙说道:“小宝就失踪了一个小时,我们出去寻找了半天没找到,可是等我们出外寻找的时候,旅馆打来电话说小宝找到了,而且还在我们自己的房间里。”

  当时警察推断,可能是小宝爬床底下去了,可是我和洪伟当时是检查过床底的。根本就没小宝的踪迹。

  白晨的眉头紧锁。他相信卢平和洪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可是小宝,这件事实在是蹊跷了。让白晨不得不怀疑其中有什么猫腻。

  “后来呢?”

  “我们当天就离开青海了。”

  “你当时怎么不给我电话?”

  “我……我……我不敢……”卢平是真不敢给白晨电话。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把小宝弄丢了,虽然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可是多半也会把白晨激怒,多半会从国外回来,把自己碎尸万段。

  “不过我今天观察小宝,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看起来的确没什么问题,可是前几天,小宝的背部出现了一个八卦阴阳的印记,而且小宝最近一段时间开始吃东西,而且吃的很多,你不是说过小宝这半年可以不用吃东西的吗,我们也就偶尔给小宝吃一点奶制,可是小宝最近的胃口明显变大了。”

  白晨眼睛一睁,接过卢平怀中的小宝,掀开小宝的衣服,果然看到小宝的背后有个八卦阴阳图案的印记。

  “艹……被下了符咒了。”白晨一声国骂。

  “怎么了?小宝怎么了?”

  “没事,小宝身上的符咒是用来定位的,不是什么伤害性的印记。”

  “定位?”

  “就是gps,懂不,我不知道是谁做的,不过我绝对不会放过这家伙。”

  “那小宝现在有事吗?”

  “抹除这个印记倒不是什么麻烦事,可是如果抹除了印记,就断了线,可是留着印记又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找上门,麻烦……真是麻烦。”

  “要不把小宝留你身边?”

  白晨摇了摇头:“先不说这法律麻烦,主要还是小宝并不适合常留我身边。”

  “为什么?”

  “我是贪狼命,破军运,天煞机,黑狱缘,凶星现世,年纪越小受我的就越重,特别是小宝这样命数未定,就算我确保小宝安然无恙,小宝也会受我的气运命数影响,长大了指不定就是性格扭曲。”

  “那我不会有事吧?”卢平冷不丁一个冷颤,担心的问道。

  “心智成熟的,自己就有主见,偶尔会被我的命数波及,惹些有惊无险的麻烦,我也有足够的能力确保你的安全,最怕的就是那种命数凶险,却没有足够能力的,那就是克亲克敌,终身孤老。”

  卢平的脸色这才有所好转,回想起来与白晨的交集,似乎的确如白晨所说的,都是有惊无险的。

  “每个人的都会受到外来的环境因素影响,看得见的就是自己的家庭环境,承父业就是一个例,可是命数的影响却是看不见的,就算是我也无法规避,我现在杀人的时候,都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如果小宝留我身边,我担心他以后也会如我一样杀人不眨眼。”

  “那你说小宝现在怎么办?又不能长留你身边……要不你回国处理?”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我或者小宝在哪里,而在于对方什么时候出手,对方留在小宝身上的只是一个定位的印记,如果对方不发动印记,那我也无迹可寻,我就算回国去也是于事无补。”

  “那怎么办?要不干脆抹除掉小宝身上的印记,这仇咱不报了。”

  “就怕对方不止是通过印记监视小宝,还有其他途经的监视,我就算抹除掉,对方再给小宝上一个印记,还不是一场空,说的难听点,这事要是不斩草除根,将来就是后患无穷。”

  白晨心中依然恨意炽燃,依旧说道:“再说了,如果对方发现小宝的印记不见了,换一家祸害,这罪过算你头上还是算我头上?又或者是算在小宝的头上,你愿意吗?”

  “那你倒是拿出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啊,你这么说着,我更提心吊胆了。”

  白晨也陷入沉思之中,想了许久,白晨突然眼前一亮:“对了,我可以找个人问问,顺便请他们来当小宝的保。”

  “喂……吕老头,是我,……我有个事想向你打听一下,事情是这样的,我弟弟不知道被什么人盯上了,被下了个八卦阴阳印记,你可知道这印记有什么出处?你也不知道吗?这我知道……现在麻烦就麻烦在这印记无迹可寻,我就算想逮到对方也不可能,所以想请您老出山,给我看着场,你看成不?一天一万,食宿全包,你和阿蛮,行,没问题。”

  白晨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我给你联系了个高人,这可是真正的高人。”

  “比你怎么样?”

  “不好说……”白晨摸了摸鼻。

  “那能护得了小宝周全吗?”

  “这要看对手什么水准,不过如果单凭印记的痕迹来看,这个对手也没见的有多高明,这吕老头绝对应付的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

  白晨突然一掌拍在小宝的肚腩上,洁白细嫩的皮肤上立刻多了一个掌印。

  “我也给小宝弄了个印记,谁也抹不掉,如果小宝真出事了,我也能够找的到他。”

  “还好小宝有你这么个哥哥。”卢平长吁一口气。

  “好了,这事你也别挂在心上,既然出来了,就放开心思玩几天。”

  白晨看了眼卢平,卢平吞吞吐吐着,似乎还有什么事没和白晨说。

  “你干嘛这表情?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额……是这样的,你有没有什么药,能让你妙儿姐姐怀上?”

  “这还要什么药啊?我看你和妙儿姐的身体都很健康,没什么隐疾,这种事还要外来的助力?”

  “可是妙儿就是怀不上啊,我和妙儿都去医院检查好几次,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而且你知道不,我可是好几次掐准了妙儿排卵期,可是妙儿的肚就是没动静,你说我能不着急么。”

  “这事我还真帮不上忙,你们两个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的疾病,这事纯粹就是问题,自己多努力。”白晨摊开手,无奈的说道。

  “你也帮不上忙啊?”

  “要不你们去人工受孕得了,反正你也不缺钱。”

  “这怎么行,我身体好端端的,要是去人工受孕,人家还当我不行,我脸往哪搁。”

  白晨翻了翻白眼:“那你就多努力去,这事我也没办法。”(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