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翻身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翻身

  白晨原本以为是默克夸大其词,可是等到白晨回来的时候,默克一点都没夸大其词,反而还有所保留。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房子内的家具基本已经支离破碎了,从卫生间到卧室,就连白晨的房间都没能幸免。

  周箐和罗茜坐在唯一还算完整的沙发上,互相瞪着眼睛。

  “我说你们打也就打吧,何必把整个家都打成这样,去哪里打不好,非得在这里,闹的大家都不得安生。”白晨叹了口气。

  “不就是打破几件旧家具吗,我付钱就是了。”周箐一副大小姐的做派,对她来说,这的确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周福、周瑾。”周箐冲着门外喊道。

  “小姐。”

  “赔钱。”

  “是。”周瑾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本支票本,然后写了一万美元递给默克。

  默克哭笑不得的看着白晨,白晨瞥了眼周箐,又看了眼罗茜。

  “赔钱自然是要赔的,不过这房子,你们还是要给我清理干净,限你们在明天早晨之前,给我将房间里的所有损坏的家具全都换成新的。”

  “简单……”周箐又看向周福和周瑾:“去买些家具回来。”

  白晨突然瞪向周福和周瑾:“我让你们帮忙了吗?”

  周福和周瑾动作一僵,定在原地不敢动了。

  自己的小姐话要听,这小子的话也不能不听啊。

  这小子的可怕,他们两个可是亲眼目睹过。

  “我是让你和罗茜两个人负责,不是让他们两个负责,太阳升起的时候,你们要是没按照我的要求完成任务,那么我就打断你们的一条腿,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现在!立刻……”

  “可是就我们两个……”

  “是啊,石头,这里大部分都是这个家伙损坏的。和我没关系。”

  “我不想听那么多的解释,不想听那么多的借口,我只知道这里是你们两个破坏的,你们就给我负责恢复。你们现在去买家具也好,修复家具也好,反正我只知道,你们两个必须负责。”

  说完,白晨便与默克一起出了房间。两人直接在户外搭起帐篷闲聊起来。

  默克也觉得罗茜需要管教一下,无奈罗茜压根就不怕他,特别是近来练武之后,罗茜越发的无法无天,也只有白晨能够对她带来那么点威慑力。

  “我听说了蒂薇丝的事情,她入狱了。”

  “那种疯狂的女人,做出任何事情都不意外,入狱就更不奇怪了。”白晨漫不经心的说道。

  “可是,蒂薇丝毕竟是伊崔尓的母亲。”

  “所以我才没出手,不然的话。她现在应该已经开始逃亡了吧。”

  “蒂薇丝一直都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她从小就特别的聪明,而且性格倔强,她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或许是环境养成了她目中无人的性格,那种态度让我非常的不爽。”

  白晨颇为不满的说道:“她与伊崔尓本就没有感情,可是却非要拼尽全力争夺监护权,根本不顾伊崔尓的感受,我讨厌这种女人,不懂进退。不知悔改,也不知道如何放手。”

  两人一阵无言,过了半饷,白晨打破平静。

  “老赖斯授权了吗?”

  “嗯。老赖斯答应的很爽快,还好蒂薇丝如今自身难保,官司缠身,不然的话,就算有老赖斯的授权也没用。”

  老赖斯如今已经没有监护权了,原本监护权落在蒂薇丝的手中。可是如今蒂薇丝也入狱了,就变相的让监护权回到老赖斯的手中,而在狱中的老赖斯自然没办法尽到监护人的责任,所以他有权力指定一个人,当然了,前提是那个人也愿意接受这个监护人的身份。

  “老赖斯最近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他毕竟身在狱中,那里面可是有不少他亲手抓捕的犯人。”

  这时候罗茜和周箐正联手搬运着一个,刚从超市买回来的冰箱。

  不过两人即便是合作,也没什么默契,并且还在互相推卸责任。

  “你能不能用力点,你知道我在后面有多累吗?”

  “废物,你要是觉得累,那就放手,我一个人也抬得动。”周箐冷冷的说道。

  其实周箐自从自废武功后,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了,如果是交手的话,她还能够凭借经验与功底和罗茜平分秋色。

  可是如果是这种纯粹体力活,她就明显不如罗茜。

  周瑾和周福两个人在一旁干瞪眼,又不敢帮忙。

  “默克,你说我们在后院挖个游泳池怎么样?”

  “就我们两个吗?”

  “这不还有现成的苦力吗。”白晨看向周福和周瑾。

  默克也对白晨这种性格有些哭笑不得,他这往好的说叫做物尽其用,往坏的说,那就是奴隶主。

  一个晚上的时间,倒也给四人挖出一个大坑,不过后期的装修和铺石晚上没法完成。

  早晨的时候,白晨在上学前先去了一趟医院。

  伊崔尓的气色依旧,并未有太多的好转。

  其实伊崔尓的伤势并无大碍,真正的原因还是心病。

  “石头,你把我妈妈关进监狱了?”

  “这可不关我的事,是英普利斯他们三个干的好事,他们看到新闻上的报道,气不过你妈妈如此对待你,所以就出手了,你要是觉得不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停止。”

  “算了……他们也是好意。”伊崔尓其实何尝不是在内心中松了口气。

  先不说自己是否能够斗得过母亲,就算是斗过了,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所以英普利斯、克拉克和西斯比勒的出手,反而帮她化解了一些尴尬与难处。

  “伊崔尓,默克已经拿到你的监护权了,只要再通过法院的签文,以后你就能和我住在一起了,不用再担心分开。”

  “真的吗?”伊崔尓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激动与欣喜,可是又不免露出几分担心:“这会不会太麻烦默克叔叔了,而且这次的事情,我妈妈把默克叔叔拉下水,默克叔叔有生气吗?”

  “咳咳……伊崔尓,我可没那么小气。”这时候默克手捧着一竖鲜花从外走进来。

  “对不起,默克叔叔。”

  “别这样说,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如今老赖斯不能照顾你,我自然要尽起长辈的责任,代为照顾你。”

  “伊崔尓,我该去上学了,等我放学再来看你,顺便给你带好吃的。”

  “嗯,路上小心……”伊崔尓话刚出口,就发现自己的叮嘱似乎太多余了。

  不管是马路杀手还是小偷劫匪,遇到这个小家伙,恐怕该小心的都会是他们,而不是这小家伙。

  随后的几日都在风平浪静中度过,仿佛蒂薇丝已经偃旗息鼓了。

  白晨都有些怀疑,蒂薇丝是否已经黔驴技穷。

  不过白晨还是小瞧了蒂薇丝,小瞧了她对美国法律的理解。

  蒂薇丝首先向联邦警署提交了转移案件审理的要求,将她从旧金山总署转移到了联邦警署,别看两者都是警察,可是所效忠的ZF可不同。

  然后蒂薇丝就开始找茬,先是发现了当时她所乘坐的警车没有安装车内监控。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如今美利坚的所有警车,都必须有车载内外监控。

  所以很容易就让人怀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陷害,同时也导致旧金山警局陷入了陷害丑闻之中。

  然后就是那个警察腹部的枪伤,从弹道分析,是从前面腹部中枪的,而蒂薇丝当时在后座,先不说她如何得到警察的佩枪,先是方向就不可能射中警察的前腹。

  然后蒂薇丝就连保释金都没交付,就出了拘留所。

  不过蒂薇丝出了拘留所,并未立刻反击,而是进了医院。

  她当然不是身体出问题了,而是为了躲避廉政公署。

  如今她依然是廉政公署的嫌犯,虽然廉政公署的警察还未对她进行拘留,可是对她已经开始跟踪监视监听。

  这个麻烦不小,所以蒂薇丝无法同时应付两个方向,只能避重就轻,以就医为借口,躲避廉政公署的追查。

  同时蒂薇丝进入医院,也可以让她获得不少同情。

  当白晨收到消息的时候,还是被蒂薇丝这手段吓了一跳。

  不愧为整天与法律打交道的律师,这一手玩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不但轻松的脱身,反而还获得不少的舆论支持。

  同时还会低她随后所需要面对的廉政公署制造不少的压力,让廉政公署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前一刻几乎已经被定性为警察失责构陷栽赃,如果这时候他们再在进行强制行动,很可能带来更加恶劣的舆论倾向。

  “师父……那个女人太狡猾了,看来我需要认真对待。”英普利斯打来电话。

  “不用了,这次不用你们出手。”白晨淡然说道。

  “可是,这个女人……”

  “如果她再不知好歹的话,那我就亲自出手。”

  蒂薇丝本来就不是好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罪犯,她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很大程度都是因为她擅于利用法律漏洞。

  所以如果蒂薇丝真的不计后果,质疑要纠缠到底,那么白晨也会让她彻底的没机会翻身。(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