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对垒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对垒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蒂薇丝的骄傲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留下一句狠话后,便驱车离去。【最新章节访问:{比奇}】

  白晨看着蒂薇丝的车子离去,便也离开前往医院。

  这个计划是伊崔尓想出来的,白晨原本是想要自己去当这个受害人的身份。

  可是伊崔尓不要白晨出手,她想要亲自证明,自己有能力应付。

  白晨看着病床的伊崔尓,伊崔尓的意识一直很清醒,即便是被撞后。

  “伊崔尓,你感觉怎么样?”白晨坐在病床前拉着伊崔尓的手。

  伊崔尓很勉强的露出笑容“石头,我妈妈她有来吗?”

  白晨摸了摸鼻子,默克和罗茜站在一旁没有吭声。

  “是吗……我知道了。”伊崔尓的脸难掩失落之色。

  “伊崔尓,你在这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帮你完成。”白晨关切的看着伊崔尓。

  “不要,我要自己来。”伊崔尓倔强的看着白晨,同时她也在为蒂薇丝没有来看望她而生气,是真正的生气。

  很快,警察来了,因为伊崔尓现在是作为‘重伤昏迷患者’,所以警方的询问也交由默克和白晨来负责。

  其实不管是白晨还是默克,都不愿意她们母女闹的这么僵。

  可是,如果一定要作选择的话,那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站在伊崔尓的身边。

  白晨与默克都记录了口供,当然了,这口供不是真实的。

  他们加入了更多自己的臆测,言词透露出蒂薇丝的强势与强烈的控制欲,在伊崔尓拒绝与她一起生活后,便有报复的倾向,再加蒂薇丝先前说过的狠话,很容易让伊崔尓受到法官和陪审团的同情,增加法庭的胜算。

  至于伊崔尓如何跑到蒂薇丝的车子前面,这也很好理解。用白晨的话说,是因为与蒂薇丝的见面,让伊崔尓非常伤心,所以伊崔尓提议去外面走走散散心。结果在路被蒂薇丝撞了。

  如果是一般的车祸,算是人受伤,一般也不会涉及到刑事诉讼。

  可是如果警方的判定从意外事故变成故意伤害的话,那么另当别论了。

  再加蒂薇丝当时的车速的确超速了,在这方面也会让陪审团对蒂薇丝的印象下降。

  陪审团并不是专业的法律专家。他们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这也是欧美法律的一个特点,陪审团其实是随机抽取的普通公民,而相关的单位公司有人如果需要出席陪审团都将无条件的给予假期。

  他们更多的是感情导向判决结果,而不是通过专业的法律分析。

  律师在法庭的主要工作,不是证明自己的辩护对象是对的,而是要证明对方的辩护对象是错误的,诱导陪审团从理性判断转向感性判断。

  所以在美国经常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判决,很多的判决都会因为陪审团的同情而出现严重不符的判决。

  如今伊崔尓是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她需要通过自己是未成年人、一个没有得到照顾的女儿、一个受害人的身份。获得陪审团的同情。

  白晨和默克则是帮忙收集蒂薇丝的一些证据,主要是集在蒂薇丝的人际关系,周围人的评价,以及在家庭与生活,有暴力倾向的证据。

  当然了,这个暴力倾向并不是指动手,更多的是言语暴力、人身攻击。

  而经过医院的诊断,伊崔尓的伤势较为严重,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同时还有轻微脑震荡。

  同时。伊崔尓还向警方求助,申请隔离探视,这主要是用于嫌犯将会对申请人造成身体或者精神的伤害的时候,所采取的措施。

  不允许对方接近申请人的五百或者一千米范围。避免近距离的接触造成二次伤害。

  而这条法令是具有强制措施的,如果超过被隔离距离,申请人可以报警,甚至是允许自卫。

  很显然,伊崔尓是下定决心,要与蒂薇丝对抗到底。

  翌日。医院里突然来了一大批的记者。

  一个记者闯入了伊崔尓的病房内,根本不顾及伊崔尓的感受,直接吵醒了休息的伊崔尓。

  “伊崔尓小姐,听说你是受人蛊惑怂恿,故意被自己母亲行使的车辆发生碰撞,请问你对此有什么想要说的吗?请问在这件事,你是否是受到不法分子的威胁?请问真正的主使人是谁?”

  “滚出去!”伊崔尓愤怒的怒吼着“再不出去,我报警了!”

  可是那个记者依然不依不饶的拿着录音机,放在伊崔尓的面前“伊崔尓小姐,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对你的母亲说的吗,根据你的母亲蒂薇丝女士透露的消息,她在你发生车祸后,已经多次试图来探望你,可是都被人阻扰,作为你的第一监护人,却得不到探视自己女儿的权力,你觉得这是否合理?”

  这个记者一直到医院的保安到来后,这才悻悻的离去。

  可是伊崔尓已经气的伏在被窝痛哭,虽说她已经下定决心,可是真到了对决的时候,她依然还只是一个小女孩。

  她没有蒂薇丝那种磨砺了十几年的从容与淡定,也没有蒂薇丝的那种冷酷。

  蒂薇丝作为旧金山市的知名大律师,她的身可是有不少的新闻点,而且认识着不少的记者。

  只要她稍稍的通通气,便会有大批的记者甘做她的马前卒。

  在美国,记者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他们总是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帜,探究他人**,而他们更擅长的是断章取义,歪曲事实真相,无生有。

  对他们来说,记者的职业道德不是报道真实的真人真事,而是采访到有价值的新闻,或者依靠自己的臆测来进行新闻改编。

  新闻也对这场母女之间的战争进行了报道,并且经过蒂薇丝的诱导,大部分媒体都是偏向于蒂薇丝。

  而经过这些报道,导致默克也被卷入其,甚至于他已经成了不明真相的群众眼的不法分子,利用身边的小孩进行一些不法勾当,伊崔尓是受到他的胁迫,所以才会演着这场戏码。

  白晨则是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如既往的在学校里学,仿佛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伊崔尓不想让自己出手,其实主要还是为蒂薇丝着想,她不想真的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此刻在医院的伊崔尓,接到了蒂薇丝的电话。

  “伊崔尓,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还满意吗?”

  伊崔尓此刻强忍着心怒火“你是来嘲讽我的吗?你觉得把默克叔叔牵连起来合适吗?”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从你做出决定,要与我为敌开始,你以及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我的敌人了,你和我的对决,本来是一个错误,我是一个律师,这种程度的构陷对我没有任何作用,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你依然执意与我做对,那么明天,默克将进监狱。”

  “妈妈……”伊崔尓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了。

  “怎么?现在想要向我认输吗?我还未真正的发力。”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想赢,不要牵连不相干的人,你对我做什么都无所谓,可是……如果你牵连到默克叔叔,只会让自己输的更快……你在试图激怒一个可怕的敌人。”

  “哈哈……你想说你是那个可怕的敌人吗?伊崔尓,你很聪明,也很勇敢,可是依然还是天年轻了,你根本没有胜算的。”

  “不是的,妈妈……你可以瞧不起我,可是有一个人是你不能忽视的,这只是我与你的战争,所以我拒绝了他的参与,可是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告,你会输的非常惨,甚至……”

  “甚至什么?”

  “没什么。”伊崔尓挂断了电话,白晨背着书包从外走了进来,罗茜也与白晨同道走进来。

  伊崔尓很勉强的露出笑容“放学了吗?”

  “伊崔尓,我好羡慕你啊,不用去学校,学校太枯燥乏味了……早知道昨晚我应该代替你撞一下了。”

  白晨翻了翻白眼“你现在从这里跳下来也可以。”

  “这才四层楼,石头,你也天小瞧我了吧。”

  “你从这跳下去,默克绝对要把你关十天半个月,你到时候不用学了。”

  “要被默克关那么久,我还不如去学。”

  “伊崔尓躺在这里,你以为她和禁足有什么区别吗?”

  “好啦好啦……伊崔尓,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罗茜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用保鲜袋装好的饭菜,这是白晨为伊崔尓准备的盖浇饭。

  “谢谢你们。”伊崔尓却忍不住落下眼泪,看着眼前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再想一想本该是自己最亲的母亲,却要如此对待自己,伊崔尓的心便变的无的沉重。

  “伊崔尓,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

  “石头……你别出手。”伊崔尓突然叫住白晨。

  白晨笑着说道“当然了,这是你与你母亲的事情,我怎么会出手呢。”

  出了医院后,罗茜气愤的看着白晨“石头,你真的不帮伊崔尓吗?”

  “当然了,我都答应伊崔尓了。”

  “可是伊崔尓被欺负成这样,你忍心吗?”

  白晨自顾自的走着“我不出手,难道其他人不能吗?”(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