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奸诈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奸诈

  金刚看过一个电影,那个电影里就有个镜头,一个中国的高手就是这样的姿势。

  这让金刚立刻提高了警惕,看着这小孩的架势,似乎真有可能是个高手,当然了,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金刚,你在磨蹭什么?”

  金刚听到内贾斯坦的催促声,立刻低喝一声,朝着白晨挥拳过去。

  突然,白晨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拿出了手枪,正好指着金刚的额头。

  金刚立刻不敢动了,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白晨。

  先前他们还真有那么一瞬以为这小子会是个高手,没想到居然使诈,偷偷的把手枪藏了起来。

  “犯规!犯规……你不能用武器!”内斯加特立刻大叫起来。

  白晨咧嘴一笑:“你也没说。”

  就在白晨说话的同时,白晨双指突然插在金刚的眼珠子中,金刚立刻嗷嗷的痛嚎起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的奸诈。

  金刚痛苦的捂着眼睛,内斯加特更是暴怒的怒吼着:“给我宰了这小子!给我宰了他……”

  金刚强忍着痛楚,双眼模模糊糊的,只能依稀的看到白晨的身影,只能奋力挥舞着手脚。

  “该死……你这蠢猪,他就在你面前,你给我快点解决他!”内斯加特看到笨手笨脚的金刚,更是暴怒无比。

  金刚只能不断的追杀眼前这小孩,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就是抓不住。

  “等等……”内斯加特突然大喊起来:“你前面是……”

  金刚根本就看不清,突然感觉背后被人推了一下,身子不自觉的向前踉跄了两步,第三步突然踩空,然后便是一声连绵不绝的惨叫声。

  对于金刚,白晨没有任何的留手,如果换成其他的保镖,白晨还不会下这么重的手。唯独这个金刚,白晨直接下死手。

  而刚才白晨也是特别的挑选金刚出来的,没其他的原因,就是因为金刚该死。仅此而已。

  “欧耶……我赢了!哈哈……”白晨得意的叫起来。

  “你耍诈!你耍诈!”内斯加特愤怒的咆哮着。

  白晨立刻反驳的叫起来:“凭什么说我耍诈?首先你没说过不能用枪,然后在比斗的时候你说不能用枪,那我就不用好了,现在赢了你又说我耍诈,你是不是输不起?要是输不起的话就别玩……你让一个大块头和我一个小孩子比。本来就不公平,你还想怎么样?你还要不要脸了?”

  内斯加特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却找不到一个反驳的理由。

  “好了好了,内斯加特,这局的确是你输了。”卡拉克笑呵呵的说道:“下去两个人,去把下面收拾一下。”

  克拉克走上前:“这局轮到我了吧?这么多人里,你挑一个吧。”

  “那个女孩归我了吧?”白晨指着内斯加特的替代女孩。

  “她是你的了。”克拉克替内斯加特回答道:“我们可以进行下一局了吧。”

  白晨看了眼克拉克的保镖,然后摇了摇头:“我们换一个玩法怎么样?”

  “怎么玩法?”

  “从这里下到一楼,再上到这里要多久?”白晨问道。

  “五分钟左右吧。”克拉克回答道,毕竟可以乘坐电梯。所以时间不会太长。

  “那如果你的所有保镖拦截我呢?”

  “这……”克拉克看了眼自己的保镖:“你想怎么赌?”

  “赌注还是老规矩,而这局从我出了这个门后,你的保镖就开始堵截,如果十分钟之内我能够去到一楼再返回这里,那么就算我赢了,反之则是你输了,怎么样?”

  “哈哈……这个有意思,我同意。”克拉克大笑起来,这个赌局颇有意思,确实和他以前玩的赌局不同。

  “如果我也参与赌局。是不是我的保镖也可以参与?”西斯比勒问道。

  “我也想参与。”英普利斯说道。

  “你们刚才不是说我的命不值钱吗?”

  “如果加上你赢的那个女孩的命,勉强能够平衡一下赌注。”

  “我也要参加。”克劳德恨恨的看着白晨。

  “他们三个我可以同意,你不行,你手上又没我要的赌注。”

  “我出一百万。”克劳德恼怒的说道。

  “不要。我要先和他们赌。”

  白晨走到天台的门前,对美女荷官道:“你可以准备倒计时了,十分钟的时间,还有你们的保镖也该去阻截我了吧。”

  三个大少立刻命令自己的保镖出去等候,白晨微笑的说道:“那就开始吧。”

  可是等了半天,白晨还站在原地。

  “你还不动身?都过了一分钟了。”

  白晨再次拿出手枪。紧接着就是对着头顶的聚光灯开了一枪。

  嘭的一声枪响,聚光灯瞬间爆裂,而原本在门对面等待的保镖突然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冲进门。

  “少爷,您没事吧?”

  “少爷,怎么回事?”

  那些保镖各自找到自己的主子,七嘴八舌的询问情况。

  “该死,你们这群蠢猪,那小子跑了……他趁乱跑了!你们是猪吗?你们是猪吗?”

  “追,快去追他!给我拦住他……”

  “等等……”英普利斯突然冷静了下来:“不用追了,现在他肯定是跑进电梯了,你们追也追不上,等他上来,反正到时候他还是要上来的,只要不让他进这个门,他就输了。”

  “没错没错。”

  “小心他故技重施,把走道上的灯弄灭了,叫两个人守住电闸。”

  可是过了六七分钟,还是不见白晨的踪影。

  “这小子不会是跑了吧?”

  “应该不会吧?”

  “派几个人去楼下看看情况。”

  就在这时候,走道尽头的两边电梯门都在同时叮的一声打开了,电梯里挤满了人。

  “该死,那小子又想要趁乱,他在电梯里!去抓住他!”

  保镖们立刻冲入电梯里,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挤不进去。这些人都是白晨在赌场内用筹码找来的帮手,每个人都在极力的阻止着保镖的抓捕行动。

  “哟哟哟……你们输咯。”

  就在众人将注意力放在电梯里的时候,白晨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身边响起。

  众人错愕的看着白晨,克拉克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你刚才不是在电梯里吗?”

  “是啊。我都没见到电梯里有人出来。”

  “电梯里那个小孩根本就不是我,我坐到楼下就出电梯了,然后爬楼上来的。”

  白晨咧嘴笑起来,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子是调虎离山。把所有保镖的注意力都吸引到电梯里,然后他再从楼梯悄悄摸上来。

  三人都有点汗颜,唯有第一局输了赌局的内斯加特颇为欣慰,至少不是他一个人丢脸。

  白晨站在赌桌上,疯狂的做着庆祝动作:“你们四个给我欢呼,给我加油!哟哟……我赢咯!我赢咯……哈哈……”

  “赌局继续。”克劳德与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参与到赌局中来,他看的有点激动,同时也想以此证明,他会给其他四个人雪耻。

  “没错,赌局继续。”四个人都很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他们居然集体被一个小孩子耍了,这让他们如何甘心。

  “好啊,赌局继续。”白晨坐在赌桌上:“第三局我们换个花样怎么样?”

  “换什么?”

  “我用自己的命,你们每个人出一百万,有意见吗?”

  “可以。”

  这次五个人的思想倒是很统一,没有人再觉得白晨命贱。

  “去找一些足够长的绳子来。”

  “你想要在这楼上蹦极?这里没有蹦极架子,不可能蹦极的。”英普利斯说道。

  “不是蹦极,我们要比的是看谁追先到达地面,你们五个人各自派出来一个够胆子的。”白晨看了眼众人,众人的脸上都露出诧异之色。白晨继续解释道:“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几百米的绳子估计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这次比的就是,找一堆的绳子。然后全都混起来,每个人各自挑选一些绳子,当我们攀爬到绳子的尽头,我们就要用身上携带的绳子系上上一段绳子的末端继续往下攀爬,如果没带足够长足够多的绳子,那就自求多福吧。”

  “哈哈……这个好玩。这个好玩。”

  五个大少都露出兴奋的表情,可是可苦了他们的那些保镖,白晨的这个赌局可是非常危险的,要在半空中续接绳子可不容易,而且还是在这么高的楼层。

  “谁要是能帮我赢下这赌局,我给谁一百万。”克劳德立刻许诺重金。

  可是,敢于接受的人依然屈指可数,只有内斯加特的保镖出了个不怕死的,其他四个大少都没有愿意接受的人。

  “你们这群胆小鬼,难道你们的胆子连一个小屁孩都比不上吗?”

  “不如这样吧,每个人可以系上一根安全绳,确保你们的安全怎么样?”白晨说道。

  白晨的话音刚落,立刻就又有四个人出来。

  显然,在得到安全保障后,这些保镖自然愿意接受这高额回报的任务。

  “不过选择袭上安全绳的人必须有所限制,不管你们带没带足够多的绳子,在赌局结束前,都不允许重新回到天台取绳子,这个条件可以吗?”

  “可以……”内斯加特立刻看向自己的保镖,严厉的说道:“等下下去的时候,给我多带点绳子,尽可能多带!”

  在众人定下规矩的时候,绳子都已经准备好了,白晨是六个参与者中,唯一不系安全绳的人。

  “小子,你真不怕死吗?”

  “怕死就无法赢得赌局。”白晨笑了起来。

  “那我就拭目以待,我想看看你会怎么死。”

  在荷官充当的裁判一声令下后,其他五个保镖立刻麻利的顺着绳子爬了下去,唯有白晨还慢吞吞的。

  “小子,你还不下去?”

  白晨却是抓起绳子的一头,然后开始系绳子。

  “你干嘛?”

  “你看不出来吗,当然是系绳子。”

  “你这算作弊吧?”

  “你有说过,不许在天台上系绳子吗?”白晨大笑起来。

  众人突然发现,他们又上当了,又上了这小子的恶当。

  甚至是后面原本是为了保障其他参与者安全的条件,都是他挖的陷阱。

  “你太卑鄙了!”克劳德愤怒的吼道。

  “谢谢夸奖,我会将你对我的评价,当作我前进的动力的,哈哈……”

  白晨一边回应着克劳德,一边系着绳子,十几分钟后,白晨已经系了十几根绳子,然后将绳子一放,从楼上丢了下去,同时看了眼下面,那五个保镖最快的一个都还不到三分之一的进度。

  白晨向众人挥了挥手:“在这时候,我们要不要再进行另外一项赌局?”

  “什么赌局?”

  “你们从电梯下去,我从这里下去,看谁先到楼下?”

  “可以!”

  “可以。”

  克劳德五个人先后的表态,他们就不信,他们坐电梯会不如这小子爬绳子慢。

  “那就开始吧。”

  白晨嗉的一声,人已经消失在天台上,克劳德立刻冲到天台边上,他突然发现,这小子根本就不是在爬绳子,而是在滑绳子,每一个绳结都会阻止他的下滑,让他不至于下坠的太快。

  这时候五个人真的有一种死的冲动,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奸诈,居然又被他算计了。

  “把这根绳子切断?”克劳德看了眼其他四个人,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其他四个人迟疑了一下,克劳德立刻又补充道:“他又没说我们不能切断绳子。”

  “克劳德,你看下自己脚下……”

  楼下突然传来白晨的声音,克劳德低头一看,脚下突然一紧,自己的左脚居然被一个绳套套牢了。

  “该死……这小子……”克劳德差点一个跟头没栽下去。

  白晨早就有所防备,为了防止他们在绳子上耍花招,在地上留了个套,谁站进去谁就进套,如果主绳被割断,那么那个套子的绳子就会把那个入套的人往下拉。

  其他四个人的脸色古怪,虽然他们可以把两根绳子同时弄断,可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他们错愕中的时候,白晨已经落到地上了,全程不过二三十秒的时间。

  他们依稀的看到楼下的白晨正对着他们挥手,同时在做着胜利的手势。(未完待续。)好若书吧,看书之家!唯一网址: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