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疯魔功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疯魔功

  罗茜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举起手中的菜刀,直接冲着大门投掷过去。[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白晨和默克都已经愕然的看着那把菜刀,带过优雅的弧线,精准的扎在大门上,而刀头也透过木门。

  紧接着就听到外面传来手枪上膛的声音,默克暗叫一声糟了,飞身扑来。

  下一刻,门外传来经过消音器发出的枪声。

  白晨一把拉过疯婆子,摁在地上,可是罗茜压抑不住的兴奋的大叫着。

  不过几秒钟,整个木门已经千疮百孔。

  紧接着外面便是重重的一个踹门,木门应声破开。

  两个黑衣人警惕的步入屋内,默克猛的在地上一个翻滚,从侧面一脚踹飞最靠近的黑衣人手中的手枪。

  另外一个黑衣人反应及其之快,立刻转过枪口指向默克,默克的速度更快,瞬息间躲到第一个黑衣人的身侧,让他的同伴无法开枪。

  不过两个黑衣人的伸手都非常了得,第一个黑衣人眼见默克以自己做挡箭牌,立刻飞起一脚踹向默克。

  默克立刻来个蛇盘,勾住黑衣人的脚踹,而第二个黑衣人的手枪已经指向默克。

  默克早已准备好了,手如灵蛇一般,蓄势已久,一把夺过黑衣人的手枪,可是黑衣人哪里那么轻易接受被夺走武器,手头一翻再一推,立刻拍飞刚到默克手中的手枪。

  “打……打……默克叔叔加油……”罗茜兴奋的大叫起来。

  三人缠斗着十几个回合,也没分出个胜负,不过这两个黑衣人却是越打越惊,这个大块头的身手真不是一般的好,他们两个联手也只是打个难分难解。

  如果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与这大个子单打独斗,恐怕早就已经落败了。

  可是默克又何尝不震惊,自己的身手比之刚退伍的时候,强了何止十倍,与这两个黑衣人打了这么久也分不出个胜负,如果是几个月前的自己。恐怕接不下他们任意一个的三招。

  双方打的不可开交,罗茜却是兴奋的叫着:“打呀,再打呀……好精彩,默克叔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这么厉害。”

  突然,门外一阵狂风袭来,默克身形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橱柜上,整个木质橱柜立刻被砸的稀巴烂。

  紧接着一个全身都套在黑色斗篷下的女子走了进来。从这女子的身段和脸来看,这女子的年龄与罗茜相差不多,可是从她露出斗篷的头发,她却满头的白发。

  白晨立刻下楼来,挡在这白发女子的面前,回过头看了眼默克:“默克,你没事吧?”

  默克从地上爬起来,虽然狼狈,不过并无大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没事。”

  “你们什么人?”白晨凝视着三人。特别是这白发女子,白晨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紊乱的真气在狂躁的流动着。

  “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石头的?”白发女子问道。

  “我就是。”白晨皱起眉头:“你是来找我寻仇的?”

  这次轮到白发女子皱起眉头,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喂,姨父,是我周箐……我到美国了,可是我并没有找到你说的那个医生,只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他叫石头……什么?他就是?您确定?”

  周箐迟疑的将电话递给白晨:“我姨父要和你说话。”

  “喂……爷爷……是我。”白晨听出电话那头是卢义的声音:“嗯……我已经看过她了,我救不了她,让她另寻高明吧……没有为什么。就是救不了。”

  说完,白晨就将电话丢给周箐,周箐又拿起电话:“嗯……我们动手了,没错。没必要……我不会和一个小孩道歉,谢谢您的好意,我也不觉得一个孩子能救的了我,您不用再说了。”

  周箐的语气很冷,即便是面对自己的长辈,她的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周福。周瑾,我们走。”周箐看了眼白晨,目光冰冷至极。

  白晨同样是报以冰冷的目光回应,当三人踏出屋子的时候,白晨突然开口道:“对了……”

  三人同时回过头,突然,白晨出手了,没有多余的言词,出手如奔雷一般,掌心狠狠的印在周福与周瑾的胸口上,两人噗哧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两个人同时飞出十几米外。

  “你……”周箐瞬间动怒,身上的黑色披风犹如风卷一般狂舞起来。

  “你也想自取其辱吗?”白晨冷冷的看着周箐。

  周箐怒极反笑:“好好……今日我周箐便看看你如何让我自取其辱。”

  周箐的玉掌从袖口伸出,整个手掌便如烈焰一般燃烧起来,伸掌便朝着白晨拍来。

  当火掌拍在白晨心口的瞬间,白晨的衣服也飘舞起来,背心瞬间粉碎。

  白晨眼中凶光一闪而过,抬起一掌也拍在了周箐的胸口。

  瞬息间,周箐便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停在路边的车子上,周箐心头骇然,可是不等她多想,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都痉挛起来。

  “小姐……”

  “小姐……”周福和周瑾连忙上前掺扶周箐。

  周箐又是一口淤血喷出,脸色更是苍白无比:“我……我的伤又复发了,快……快扶我上车……我们走……”

  “石头,你下手会不会太重了?”默克走到白晨的身边,看了眼白晨。

  “我若是不出手,今晚那个女孩就要杀的整个小镇血流成河。”

  “不可能吧……我看她还是个小女孩……”

  “她修炼的是魔功,可是定力不够,所以走火入魔,心智渐渐扭曲,行事乖戾,喜怒无常,我若是不打伤她,就要杀了她。”

  白晨看着快速驶离的车子,转身回到屋子里。

  罗茜还意犹未尽:“就这么结束啦?”

  “你还嫌闯的祸不够大吗?”默克狠狠的瞪了眼罗茜。

  如果不是她,双方也不至于闹的这么僵。

  罗茜悻悻的吐了吐舌头。却是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

  “这屋子你收拾。”默克恨恨的说道。

  “我明天还要上课啊……”

  “你也知道明天还要上课呢。”

  这时候,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白晨与默克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走出屋子接电话。

  “喂。石头,你什么情况?我爸和我说,你和我表妹闹矛盾了?”

  “闹矛盾是一回事,就算没闹矛盾,你这表妹我也是不会出手的。”

  “为什么?”

  “你这表妹是什么来历你知道吗?”

  “什么什么来历。我表妹就是我表妹,还能是什么来历?”卢三平不解白晨为什么这么问,他觉得很莫名其妙。

  “你这表妹身怀盖世武功,普天之下能赢的过她的不超过十个人,你说什么来历。”

  “什么盖世武功?不会吧?我表妹才十六岁而已,她以前也来过我家,也没见她有什么特别的啊,不过这次她来我家,满头的头发都变成白色了,我爸把她接医院去看病。结果发现她体内的器官全都表现的非常的奇怪,明明每个器官都运作正常,甚至比一般人都要正常,可就是不协调,感觉就像是都乱套了一样。”

  “她那是练功走火入魔了,还好没在你家里发疯,不然的话你小命都不保。”

  “不会吧?”

  “不会吧?你真不知道你这表妹的来历?你这表妹杀的人恐怕不在少数,身上戾气深重,就跟乱葬岗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卢三平听到白晨的话,脸上露出一丝恐惧:“真有你说的这么吓人?”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我若是出手救她,那以后就要出手杀她,你这表妹练的武功太霸道了,根本就不是她这种年纪与心性能够驾驭的了的。我若是救了她,她的武功必定大进,到时候恐怕将更加肆无忌惮。”

  “那……那你能制的住她吗?”

  “她就算再练一百年,也不可能打的过我,可是我不想亲手杀一个曾经救过的人,所以还是让她自生自灭吧。反正她已经时日无多了,外魔入体,心智渐乱,五行失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爆体而亡。”

  卢三平在一阵沉默后,开口说道:“石头……你真不愿意救她吗?”

  “不救。”

  “那能不能让她……让她死的平静一些……我上次看她……看她发病,她很难受……她非常的难受,我看她的两个家奴,用锁链把她的手脚都锁起来,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孩子……”

  “有……只要你能说服她自废武功,她还能有三年的寿元,而且也不用再受这苦难。”

  “我看小说里……那些高手好像都不愿意自废武功……”

  “当然不愿意,对于任何一个高手来说,自废武功不啻于杀了他们。”

  “难道就没其他的办法了吗?”

  “她练的武功太霸道了,如果她不是练这种武功,换做其他的武功走火入魔,我都会出手,可是这种武功我今天救她,不出几年,她又要走火入魔。”

  “她练的到底是什么武功?会让她变成这样?”

  “疯魔功,这种武功进境极快,可是缺点就是扰乱心智,如果心智成熟、坚定的人修炼,勉强还能自制,不至于迷失心境,可是她修炼这疯魔功恐怕至少有十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她接触这武功的时候,是在五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心智本就不成熟,到如今疯魔功略有小成,可是也把她自己弄成了疯子。”

  “这时候哪怕是治好了她的伤势,她的心智早就被这魔功扭曲心智,这种毫无理智的人,早晚也要被我所杀。”

  “石头……你也是习武的吧?你练的是什么?”

  “我会的东西很多,不是纯粹的习武,不过武功算是我的老本行,疯魔功我虽然没练过,不过却也知道这种武功。”

  “那就没办法纠正表妹的心智吗?”

  “有……不过以她的骄傲,是不可能接受我的约束的。”

  “那就是说,我表妹还有得救?”

  “如果你能说服她再说吧,不能说服她,说什么都是白说。”(未完待续。)xh118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