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离别前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离别前

  “洪伟,我过两天要出国一段时间,你先去绉胖子那待着。”

  “出国?做什么?”

  “避风头。”白晨无奈的说道。

  “你干什么事了?”

  “昨天新闻报道上说的,警局被歹徒袭击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你不会就是那歹徒吧?”

  “放屁,我是救人的,我救了人,结果那帮孙子恩将仇报,现在有个人跟我说,要不就归顺朝廷,要不就灭了我。”

  “你还会怕吗?”洪伟对于这种结果并不算意外。

  “我真怕,你让我怎么办?到时候让国家出动大军过来围剿我?”

  洪伟想了想,点点头:“也是,出去避避风也好。”

  洪伟是为数不多,知道白晨实力的人,所以他很清楚,如果白晨真打算和国家对着干,那会造成什么样的灾难。

  不管谁胜谁负,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那你打算去多久?”

  “我现在名义上就是去国外留学,你在这边帮我打听一下风声,如果风声小了,我再回来。”

  “没问题……不过这薪水绝对不能少,该多少还是多少。”

  “你们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这样,你看绉胖子就从来不和我谈钱。”

  “那是你把他喂饱了,你要一分钱不给他看看,看他和不和你翻脸。”

  “好了,国内就交给你了,顺便帮我看着小宝,卢三平和安妙儿也帮我看着,别让他们出了什么意外。”

  “听你这口气,怎么跟生离死别一样。”

  “乌鸦嘴,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要真死了,千万别找我,你要变鬼也绝对是厉鬼。”

  两人相互调侃了一阵后,挂断了电话。

  随后的几日倒是风平浪静。除了章暮雨打电话过来告诉他,章沐白已经醒了,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卢三平办事倒是很效率,第三天的时候。出国的证件就办理的差不多了。

  不同于上次去美国是为了办事,不到十天的旅程,对于白晨来说,只是一次旅游而已。

  这次去美国,基本上就要在那暂时居住了。

  “石头。今天晚上八点的飞机,你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吧?”

  “没什么好收拾的,能带走的东西我都已经收了,带不走的丢那里也没人拿的走。”

  白晨看了眼卢三平和安妙儿,安妙儿正抱着小宝,在那哄着他。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上的?”

  最初的时候,白晨还真没向导卢三平和安妙儿会假戏真做,不过现在看起来,两人还真的挺般配的。

  “还不是我爸,逼着我找个女朋友。说男人有了牵挂才会收敛,一来二去,我们就好上了。”卢三平表现的很是无奈,不过看他的表情,显然对现在的关系很满意。

  安妙儿并不是那种贤妻良母型,可是人品也不坏,而且她与小宝相处的也非常好。

  小宝此刻在安妙儿的怀中,不断的向着白晨挥手:“咯咯……咯咯……”

  “小宝就认石头,第一次开口就是叫你哥哥,我们教了他半天爸爸妈妈。他也没学会。”卢三平吃味的说道。

  白晨拉过小宝的手,颇为感慨的说道:“等我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小宝还认不认得我。”

  “石头,你只是出去避风头。又不是去一辈子,至于吗。”

  “小宝还这么小,等他会说话认人了,我不在他身边,谁知道他还知不知道我这个哥哥。”

  “那我们就带小宝去美国看你去。”

  “这样也好。”

  “不过你那个美国佬朋友到底可不可靠?”

  “放心吧,他是少数几个。让我觉得是个好人的人。”

  “既然你觉得他是好人,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卢三平和安妙儿离开后,白晨便拿起电话,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迟疑,一直都在犹豫。

  不知道如何和谢霖说,本应该第一个通知她的,可是到了现在,她依然蒙在鼓里。

  “喂,谢霖。”

  “白晨,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天不给我电话?你是不是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情生气?”

  “谢霖,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什……什么?为什么?你没这么小气吧?”

  “不是,是我的身份曝光了,如今zf在想着法子对付我,我要暂时离开sh避避风头。”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过了许久,谢霖终于开口了:“要去多久?”

  “半年吧。”白晨也不知道半年的时间,是否能够让自己所造成的影响平息下来。

  可是他必须给谢霖一个时限,一个女人最怕的就是无止尽的等待。

  “你现在能过来一下吗?”

  “现在吗?”

  “是,马上!我在家里等你。”

  白晨想也不想,直接冲向谢霖的家中。

  打开房门,谢霖的香唇已经与白晨烙印在一起,白晨抚摸着滚烫的娇躯,享受着离别前的温存。

  谢霖主动让白晨也变得肆无忌惮,很快,白晨的衣服已经被谢霖撤掉,白晨也将谢霖的衣服扯的支离破碎。

  白晨便如一头饥渴的野兽,迫不及待的品尝着可口的美味。

  “现在报告一条新闻,一架载满儿童的郊游校车,在开到环山隧道的时候,发生了隧道塌方,根据校方的统计,目前一共至少有二十三名儿童,还有两个老师和一个司机被困在隧道中,伤亡人数暂不得而知,市消防大队已经组织人手,准备紧急救援,市领导也亲临救援现场,指挥现场救援,并且下达指使,务必要确保受困人员的安全。”

  白晨突然停下了动作,看着电视里的镜头,目光在闪烁不定着。

  谢霖本还在亲吻着白晨的躯体,可是渐渐的。她也感觉到白晨动作的凝固。

  “白晨,你怎么了?”谢霖看着白晨,同时也注意到了电视里的新闻,慢慢的收回目光:“你是不是要走了?”

  “我不得不走。”

  “你去吧。”谢霖咬着下唇。此刻她的娇躯上满是红印,起伏的胸口显得尤为的诱人。

  “做个好人真累。”白晨苦笑的站起来。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谢霖再次热情的与白晨拥吻在一起。

  与此同时,白晨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白晨一看,是武印的电话。

  “喂……”

  “白晨。你看到新闻了吗?”

  “我看到了,我现在正准备过去。”

  “不要去,那是个陷阱,是用来对付你的。”

  “哦……那就是说没有被困的孩子?”

  “被困的人是真的,可是他们已经在那准备好了,我得到了消息,他们在那布置了两个团的军队。”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白晨,你现在离开。不会有人怪你的。”武印那边的声音显得非常的急切。

  白晨微笑的说道:“没关系,那些孩子说到底也是被我拖累的。”

  谢霖不知道白晨在和谁通电话,可是从他的语气里,大致听出一些大概。

  “白晨,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没有危险。”白晨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对电话那头的武印道:“该挂电话了。”

  “喂……喂……白晨,你听我说……喂……”

  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盲音,武印愤怒的摔掉电话。

  ……

  在塌方隧道的黑暗中,一辆校车停在中间,校车并未有什么损伤。不过周围的玻璃窗都已经碎掉。

  其中还有许多孩子惊恐的哭声,两个女老师不断的安抚着学生。

  “不哭不哭,陈曦,没关系的。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其实她们此刻也非常的恐慌,不敢随意下车,就在刚才,司机原本是下车查看情况,结果一快落石把他砸死了,然后所有的孩子彻地的失控了。

  这些孩子全都只有六七岁。他们还只是一年级的学生,本来这次是校方组织的郊游,前面几辆车过隧道的时候都很顺利,可是偏偏到了他们这最后一辆车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就看到隧道前面在不断的坍塌。

  几块大石头砸在车顶上,还好这辆校车的质量过硬,可是整个车子都已经完全变形,车门都被堵上了,半个车子都被落石压住。

  好半天,孩子们的哭声才渐渐的平息下来,两个女老师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她们已经连续安抚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了,一刻都没休息过,此刻已经是口干舌燥。

  南宫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此刻车厢内有些闷热,她不得不给这些渐渐安静下来的孩子煽扇子。

  “南宫,你过来一下。”另外一个女老师黄佳佳低声叫道。

  “怎么了?”南宫燕走上到黄佳佳的面前,不解的问道。

  “我怀疑刚才的塌方是人为造成的。”

  “什么?不可能吧?”南宫燕捂住嘴,满脸的不敢置信。

  “我刚才在车头,正好看到塌方的时候有火光,还有就是,这里有火药的味道,而且我能闻的出来,这是军用的火药。”

  “你能闻出来?”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是闻出来了,我怀疑这次的塌方根本就是有心人故意弄的。”

  “可……可是这怎么可能?这车子上都是孩子,谁会下这样的毒手?”

  “我不知道,我只是说出我的推断,也有可能是我猜错了吧。”黄佳佳无奈的说道:“我们现在正处于隧道的中间部分,而好巧不巧的,前后同时出现塌方,把我们困在这里,这种几率实在是太巧了,从概率学上来说,这是非常微小的概率。”

  “可是……可是到底是谁要害我们?”

  “我怀疑设计出这个陷阱的人,根本就不是为了杀我们,而是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什么目的?”

  “先假设这场塌方都是人为操控的,而塌方的时间也是遥控的,如果那个引爆的人想要杀我们,只要再晚零点一秒,我们就会彻底的被落石杀死,而这种精度的把握,除非是军方的爆破专家,不然的话在社会上实在是找不出这种人。”

  “你越说越离奇了,军人干嘛要害我们。”

  “我只是说一种可能,当然了,这种人也有可能不在军队里,而为某些人或者某个组织服务。”

  “那到底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

  “以目前国内的救援技术来说,在五天之内,是无法完成救援的,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段里,我们车子上的大部分孩子恐怕……”

  咚——咚——咚——

  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从黑暗中的隧道传了过来,这声音来的实在是太突兀了,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因为在这种环境下,这声音就显得非常的明显。

  “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是不是有人来救我们了?”南宫燕惊喜的问道。

  “奇怪……这是什么声音?”(未完待续。)好若书吧,看书之家!唯一网址: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