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无赖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无赖

  白晨手舞足蹈着,对于今晚的约会说不出的期待。

  嘟嘟——

  白晨的身后传来一阵车铃的声音,同时还有一个女人尖酸刻薄的声音:“想死也别在这挡路,滚开。”

  “额……”白晨回过头,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而自己的确是挡了车道,不由得撇撇嘴,让开了位置。

  大清早的,这时候大部分人都赶着上班,白晨也能够理解,不过对于这个言词尖酸刻薄的女人,白晨实在没什么好感。

  白晨冲着面前驶过去的车子,做了个手势,车子立刻停在白晨的面前。

  “什么素质。”一个穿着女性职业装的女人怒视着白晨。

  “我就这素质,你管得着吗。”白晨一脸不爽的说道。

  “臭流氓。”职业装女人冷笑一声,拉上窗门。

  白晨现在心情好,也不想和这女人计较。

  他还得为今晚的约会做准备,不过突然之间,白晨有点举足无措,他不知道要准备什么。

  想来想去,白晨只能打电话求助,不过自己所能求助的,似乎就那么几个。

  周茜肯定不行,她要知道了,不捣乱就不错了。

  所以白晨只能打电话给另外一个自己,白晨拨通了另外一个白晨的电话。

  “喂,哥……这大清早的,你就不让我好过是不是?我现在已经在武夷山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问你个事。”

  “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吧?哥……你还有事要问我?”

  “你是想去伊拉克还是索马里?”

  “哥,您有什么事就说吧,做兄弟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最近和一个女人谈恋爱,今晚准备上垒,不过我想要准备一下,你觉得要怎么准备。”

  “哥……你不会到现在还……”

  “说!你继续说,把话说完,然后就订索马里的船票去。”

  “哥,你先告诉我。你谈的这女人是我未来嫂子不?”

  “未来嫂子……算是吧。”

  “什么叫做算是?你不会就想吃吃,然后抹嘴走人吧?”

  “哥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只不过是已经有了个未婚妻……”

  “哥,你这叫脚踩两只船。”

  “只要船不翻,那就不叫脚踩两只船,这是合理分配感情。”

  “你不要把下流无耻的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白晨有些怒了。自己就是他,他就是自己,自己既然这么想,那么他必然也是这么想。

  “我有什么不能说你的,我现在可是只有筱筱。”

  “你小子到底说不说,不说我就挂电话了。”

  “哥,这事呢,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约会不外乎吃饭、看电影。对了,一定要记得准备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

  “到底什么东西?”

  电话那头的另外一个自己扭捏了半天,这才吐出三个字:“杜x斯。”

  “你也不想未来某天和嫂子过日子的时候。突然多出一个私生子吧?”

  白晨的脸颊抽了抽,这种剧情怎么和某个人的情况这么像。

  “哥,我告诉你,这品牌绝对是最好的牌子,也是你唯一的选择,型号从小到大。而且各种造型都……”

  “停……你小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点到即止吗。”

  被一个晚辈在自己的面前大谈经验,白晨觉得很是丢脸。

  “对了。记得再准备两颗药丸,第一次总难免发挥失常。”

  “滚!”白晨已经不顾身处大街上,冲着电话那头的自己怒吼道。

  挂断电话后,白晨想了想另外一个自己的提醒,似乎真的有这个必要,安全措施很重要。

  不管是自己还是谢霖,都没有做好要小孩的准备,不要等到闹出人命,才想着是否要小孩的问题。

  当然了,如果谢霖真的愿意,白晨当然乐意接受一个孩子的诞生。

  白晨本想去情趣用品店,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超市。

  早晨的超市是大妈们的战场,白晨逛了一圈,也没下定决心,而且还有那么点小羞涩,虽说这玩意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用品,可是白晨总有那么点第一次的紧张。

  严丽在超市中巡查,这时候一个超市的职工拉住了严丽。

  “经理,你看那个人,他大清早的来超市,在几个货架前走来走去,也不买东西,你看他像不像小偷。”

  严丽顺着手下员工的指引看去,只见一个小年轻贼头贼脑的,在那附近几个货架徘徊着,偶尔也会左右顾盼,确实和做贼没什么两样。

  等她看清楚那人的长相,这人不就是今早挡道的那个小流氓吗。

  这时候严丽更是直接将这家伙认定为小偷,或许这家伙还是个有前科的惯犯。

  “报警!让警察收拾他。”严丽恨恨的说道。

  那名超市员工迟疑了一下:“经理,这不好吧……他都没动手偷东西,我们就这么报警,恐怕会……”

  “那家伙一看就是个惯偷,如果他现在发现了我们注意到他,肯定会放弃行窃离开,我们超市可没权力限定人家的自由,可是我们也不能让一个罪犯逍遥法外。”

  “经理,就算他是小偷,我们也只能说他是嫌犯……”

  “小偷就是小偷,我们超市有义务为公众负责,这种可耻的小偷,绝对不能纵容。”

  “哦……那好吧。”

  严丽在手下去报警的时候。始终监视这那个人。

  严丽以前一直头痛一些小偷在超市里盗窃,可是这次她却有点迫不及待的希望,这个小偷能够在超市里偷点什么东西。

  可惜。那个人始终没有动手,不过从这个人的行为,严丽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

  因为只要有人经过他的身边,他立刻会低下头,装作挑选商品。

  “经理,警察来了。”

  严丽回过头,看到手下的身边跟着两个穿着便装的男女。

  “你好。我是市大队的武印,我是章沐白。我们接到报警,你们说你们超市有小偷吗?”

  “你好,我是永盛超市的经理严丽,你看那个人。我怀疑他是小偷。”

  章沐白和武印顺着严丽所指的方向看去,立刻看到了白晨的身影。

  两人对视一眼,瞬息间,两人的眼中射出了激动与愤怒的目光。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着白晨包抄过去,白晨突然感觉到了两股杀气,向着左右一看,脸顿时拉拢了下来。

  该死,这两个警察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不许动!”章沐白率先出手了,手枪指向白晨。

  武印也在这时候用枪指向白晨的背后。看到两个警察将这家伙拿下,严丽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犯了什么事了吗?”

  “小朋友。有手有脚的不学好,非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今天我叫两个警察来,就是给你一个教训。”

  武印看了眼严丽:“严经理,他可不是什么小毛贼,他的手上可是有数十条人命的重犯。”

  严丽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被拷上手铐的年轻人。

  “怎么可能……不可能吧……”

  “警察同志,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可还是在校生啊。”

  “在校生?我对你的口供表示怀疑,昨天逃走的那几个重犯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上?坦白交代。”

  “什么重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非要我将你带到警局去,你才肯交代吗?”武印威胁道。

  “带到警局去,我也是一样的回答,无凭无据,不要血口喷人。”

  武印脸色铁青,她还真没法把白晨带警局去。

  就算警察拘捕嫌犯,那也要有犯罪事实和证据,还要申请逮捕令。

  不是见个人只要怀疑是嫌犯,就能随便拘捕的。

  武印突然从货架上抓下来两包东西,直接塞入白晨的衣服里。

  “我现在怀疑你盗窃,请你跟我走一趟。”

  “警察同志,你看上面的摄像头没有?”白晨指了指头顶的摄像头道:“你想丢掉饭碗,只管这么做。”

  “昨晚你偷窃我的手机的事情呢?而且你还欺骗章沐白,这也是事实。”

  “你在说什么,什么偷窃你的手机,明明是你自己把手机忘记在警车上好不好,你敢说你的手机现在不在身上吗?还有……我什么时候骗这位章警官了,我是实话直说……对了章警官,他现在还在你的身边。”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早就知道了,你就是那个……那个江湖骗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你们不要使劲的往我头上按罪名啊,你们只要能拿出真凭实据,我就跟你们走,不然的话,这就是诬陷。”

  “好,你说你是学生,那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把你的学生证拿出来。”

  “学生证不在身上,不过你们可以去j大打听一下,法律系三年五班,白晨,我想这不男调查吧。”

  武印向章沐白使了个眼色,章沐白立刻拿出电话:“喂,西平,你上班了吗,哦……你帮我查一个人,j**律系三年五班,白晨……有吗?那你把查到的信息发到我的手机上。”

  很快,章沐白就收到了信息,自己看了两眼后,把手机递给武印。

  武印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白晨是吧,很好!我盯住你了,你是逃不掉的,我知道你有能耐,刘石他们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只要你干再次行凶,我绝对会抓住你。”

  “那现在能松开我了吗?”

  “章沐白,松开他。”

  白晨哼着小曲,显得尤为得意,轻轻的凑到武印的耳畔:“我知道你怀里揣着录音机,这招对我没用,对于你们来说我或许触犯了法律,可是对我来说,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如果还有必要,我依然会出手,你也阻止不了,更不会得到证据。”

  “你……”

  “哦对了,你身上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我想送给我女朋友同样牌子的,能劳烦你指点一下吗?”

  武印已经气的满脸发青:“章沐白,我们走!”

  白晨又转向严丽:“这位严经理,我现在表示我在你们超市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

  “你想怎么样?”严丽现在弄不清楚,这人到底是个杀人犯还是个无赖。

  “左前方第三排货架上的商品送我两盒,我就既往不咎。”(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