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孤男寡女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孤男寡女

  谢霖已经闭上眼睛,其实此刻她已经绝望了。

  那小子是傻了吧?

  难道他不看新闻的吗?

  这里可是有五个穷凶极恶的重刑犯,这里的每个人可都是杀人如麻的家伙。

  不过听那小子的口气,似乎是很有自信的样子。

  难道他的手下很多?

  希望如此吧……只希望他不会是个银牙蜡枪头。

  “你是不是觉得有希望了?那小子会来救你?”刘石咧嘴笑起来:“你知道他是谁吗?”

  刘石指向黑暗中的一个小个子,谢霖认不出其他人,可是这个人她认得,国家武术队的王辉,曾经多次在电视节目上出现过,而且他当时所制造的凶案也是震惊全国。

  “国家武术队的王辉,哪有那个人,他是陕北特大抢劫案的唯一要犯,他一个人就把银行运送现金的运钞车劫了,还有他……”

  谢霖看到的只是五对在黑暗中闪烁着残忍嗜血的光芒,刘石显得非常的得意:“我们几个在一起,你信不信就算是sh市局,我们也能来去自如。”

  “不信。”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吹牛逼谁不会,你们真要有这能耐,也不会龟缩在这里当缩头乌龟了。”

  “谁!”刘石立刻站了起来,他可是在楼里楼外布置了很多的陷阱和警哨的,可是居然有个人能够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其他五个逃犯也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黑暗。

  “谢医生,我这算不算是孤身犯险,英雄救美。”

  “我看你是不知死活!”谢霖对于白晨的出现。还是有些感动的,可是更多的是恼怒。

  “说的好!不知死活。”刘石发出残忍的笑容:“我还以为,能够让谢霖寄托希望的会是什么人,结果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你是白痴吗?你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报警!?”谢霖恼怒的吼道。

  “我这不见不得光么。”白晨无奈的说道:“警察能让我把他们都杀咯?”

  “那你杀的了吗你?”谢霖愤怒的吼道:“你知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那个是国家武术队的,拿过好几个冠军!你打的过吗?”

  “就他这样还冠军?”

  “小子,你说什么!?”王辉一听眼前这小子贬低他,立刻冲向白晨。

  可是。下一刻他便听到咔嚓一声,那是自己颈骨碎裂的声音。

  而他在最后的意识中。只见到自己在半空中转了三百六十度,最后扑在地上。

  谢霖张着嘴,愕然的看着白晨,而刘石等人的反应极其激烈。

  “高手!!”刘石毫不犹豫的从腰间抽出枪指向白晨。

  白晨脚下一勾。王辉的尸体在半空中翻转一圈,刘石的两颗子弹全都打在王辉的尸体上,同时白晨的身影也被王辉的尸体挡住。

  等刘石再看到白晨的时候,白晨已经近在咫尺,刘石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快!

  这个看似普通的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刘石脚下一蹬便要向后退去,可是白晨却是趁势一踹,刘石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这一脚并不重,可是刘石却不受控制的向后飞。

  然后有那么一瞬的滞留,紧接着便是急速的下坠。

  刘石发出惊恐的嘶吼。可是他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这里是一座废弃的大楼,没有任何的窗,白晨那一脚虽然轻,可是足够让刘石飞出楼体。

  过了几秒钟,众人都听到一个重物坠地的声音。

  白晨微笑的转过头:“给你们十秒钟。躲起来,我们开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这时候换这些逃犯恐惧了。他们之中身手最好的两个人,加起来也没有挡住这小子五秒钟的时间,他们几个显然更不可能打的过。

  没有任何的交流,所有人都都在第一时间逃窜入黑暗之中。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有人送上门给我发泄,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愉悦的事情。”

  “喂,你回来。”谢霖连忙叫住白晨即将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

  “干嘛?”

  “你就这么把我丢在这啊?”谢霖看了眼周围,脸上带着一丝恐惧。

  “带着你不方便杀人,你就安静的在这等着。”

  说完,白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谢霖心中的震惊,绝对不比那几个重刑犯小。

  在所有人看来,都是残忍凶暴的歹徒,在这个小子的面前,却连十秒钟都支撑不了。

  要知道刘石可是警校的教官,而王辉则是国家武术队的队员,多次重大比赛的冠军。

  不过周围的黑暗与寂静,还是让谢霖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整栋废弃大楼就似陷入了死寂一般,充满了迷一般的寂静,就如鬼域一样。

  可是很快的,一声惊恐的惨叫声打破了这片死寂。

  而那声惨叫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消失在楼道之中,只有依稀的回声,还在轻轻的回荡着。

  “不要……不要……放过我……我有罪,我有罪……我去自首,不要杀我……”然后是第二个声音,这个声音更加的惊恐,谢霖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那个特大抢劫案的劫匪卓伟。

  而最后一个声音并未间隔太久,与之同时存在的还有激烈的枪声,以及那个人的祈求:“放过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

  最后一个重犯话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最后陷入了彻底的寂静。

  谢霖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恐惧。自己知道了真相,这个人会不会杀了她灭口?

  这种想法渐渐的在谢霖心中滋生,开始无法遏止的蔓延开。

  人就是这样。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喜欢胡思乱想。

  突然,谢霖感觉手头一松,却发现绑住双臂的绳子已经被割断。

  “好了,谢医生,结束了。”

  谢霖看着这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年轻人:“你不会杀了我灭口吧?”

  “相较于杀了你,我对另外一件事更感兴趣。”白晨看着秀色可餐的谢霖,忍不住大咽口水。此刻的谢霖虽然脸色苍白,却是说不出的迷人诱惑。

  谢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白晨一把拉住谢霖,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你怕我了?”

  “你觉得我不应该害怕吗?”谢霖紧张的看着白晨。

  白晨耸耸肩:“其实我是想说,这次请你喝一杯,你应该不会拒绝了吧。”

  谢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只是喝酒?”

  “算了算了。我估计着你也没这心情,下次再说吧。”白晨松开手:“我送你回去吧。”

  “就……就这样?”谢霖愕然的看着白晨。

  “不然呢?你要是希望发生点什么事,我不介意的。”

  “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惊吓过度的女人,你的笑话中会让我变得更加惊恐不安。”

  “好吧好吧,我错了。”

  谢霖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而安定下来后,谢霖突然觉得一阵凉意袭来。

  夜晚的凉风还是会透着一丝寒意,谢霖下意识的摸了摸双臂。

  “冷吗。把外套披上吧。”

  谢霖心中还是有那么点小感动,披上外套后,略微回暖了一些。心里也是如此。

  “对了,我不记得你有穿外套啊。”

  “哦……是个死人的。”

  “啊……白晨,你混蛋……”

  “哈哈……”

  出了大楼,这时候的谢霖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如果警察问起来,你想让我怎么说?”

  “就说是仇家找上门,然后你趁机逃走。”

  “你真正的职业是什么?杀手吗?”

  “不是。”

  “那是干什么的?”

  “保留点神秘感嘛。别刨根问底行不行。”

  “你不知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的时候。就是萌生爱情的时候么,做男人的就应该诚实一点。”

  “我怕我说了,你就对我不感兴趣了,所以我还是继续保持着神秘。”

  两人走了片刻,谢霖停下脚步:“你的车子呢?”

  “车子?什么车子?”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走过来的。”

  “车子可没法在十分钟内赶到。”

  “那你不会是要我这么走回市区吧?”

  “你现在可以打电话给警察,让警察过来接你。”

  “可是我想再和你多待一会。”

  白晨突然发现,谢霖不知何时,已经将手挽住自己的胳膊。

  “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年龄比你小的。”

  谢霖笑盈盈的说道:“我喜欢英雄,这年头英雄可不好找,年纪小的也凑合着。”

  “那小生要不要感激涕零?”

  “正该如此。”

  “那要不要以身相许?”

  “想得美,你现在还只是试用期,等试用期过了再考虑转正上岗。”

  “你不试怎么知道合不合用。”

  “你就这么猴急?”谢霖白了眼白晨。

  “我这是合理诉求,也说明我是正常的男性。”

  谢霖只觉得心跳开始加入,那双厚实温暖的手掌正轻轻的揽过她的腰际。

  “别……这里在野外。”

  可是白晨却被这句话彻底的勾起了心中的火焰,揽过谢霖,重重的吻在她的唇上。

  一股暖流在谢霖舌尖游走,身躯无力的倚靠在白晨的身上,只是无力的回应着白晨的索取,那双不老实的手在她的背上摸索着……

  可是,一阵警车的笛声,打破了这炽火燃烧男女。

  白晨这时候只有十万只草泥马从心头奔过……(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