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寻死?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寻死?

  白墨最终还是推开了刘荣梅办公室的大门,白墨的动作显得有些老练。

  这老小子以前要不是做贼的,就是做间谍的。

  白晨跟在身后,并未去阻止白墨的行为。

  每个孤儿院都有自己的档案库,当然了,这个档案库也不会有什么严密的安保措施。

  仁爱孤儿院的档案全部都在刘荣梅的办公室中,白墨麻利的翻箱倒柜,很快,就在一个标注了1994年的抽屉里翻找起来。

  这个过程并未持续太久,白墨就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档案。

  在仔细的翻阅后,白墨又重新将档案放好收归原处,最后若无其事的走出办公室。

  “叔叔,你找到想要找的东西了吗?”

  白墨刚出办公室,便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

  白墨回过头,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不就是今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个孩子吗。

  “小朋友,你在说什么?”

  “有些东西,既然亲手丢掉了,就不要再试着有所联系,这样对谁都不好。”白晨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白墨只是板着脸,平静的看着这个已经消失在走道上的孩子。

  这个孩子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游老头,我有事先走了,帮我与刘奶奶说一声,挂了。”

  游书泓疑惑的挂上电话,他明显的听出,白晨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情绪。

  很奇怪的情绪。不是愤怒或者高兴,又或者其他的什么情绪,更像是失落。

  “喂。是我。”白晨给另外一个自己拨通了电话。

  “额……大哥?”

  “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事?”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你怎么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

  “算了,没什么。”白晨直接中止了这个话题:“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一年的时间里,环游世界,你要到达至少三十个国家,到过至少五个知名的景点。”

  “哥,你这又是闹哪样啊,你先前不是让我……”

  “不要问为什么。你只管照做,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治好你的病。”

  “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没事。”白晨断然否认道:“我会给你转一笔钱,现在立刻去给我订机票,天亮之前。如果你还在sh市,我就亲自送你上路。”

  “这么急?那我和你弟妹说一声……”

  “不用了,你们一起走,而且顺便也可以保护你。”

  “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么急着赶我走。”

  “你有一天的时间,我希望明天我的手机上能够收到你们在武夷山的合照,谢谢。”

  “这里到武夷山没有航线啊。”

  “你就是爬也要给我爬到武夷山。”

  白晨直接挂断了电话,没过多久,张筱筱就打来电话。

  “大哥。刚才白晨跟我说,你要把我们赶出市,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是有些事情。不方便让他知道,我需要亲自处理,你和他出去玩几个月。”

  “大哥,什么事让你这么慎重其事的?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你解决不了的?”

  “如果是武力可以解决的事情,那就不叫事情,好了。等你们回来后,我再告诉你们。你和那小子玩的开心点,还有……那小子的身体虚,你多照顾着,去我家里拿点补气丹,要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打电话给我。”

  “哦……好吧。”

  白晨突然发现,自己对待另外一个自己,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弟弟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一方面又处心积虑的想要知道他的情况,另一方面却又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然后就是周茜打来的电话,询问白晨情况,白晨也只是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

  白晨坐在黄浦江大桥上,看着桥上的车水马龙,看着沿岸辉煌灯火。

  白晨回到地球的时候,从未有过会找到自己父亲的念头。

  甚至是连想都没想过,因为对白晨来说,父母实在是太飘渺了。

  而且在另外一个世界,自己已经有一个母亲了,甚至有一个家。

  所以对于地球上,自己真正的父母,白晨根本就没有感情。

  没有所谓的恨,仅仅只是没有感觉。

  对白晨来说,抛弃自己的父母,也只是路人甲而已。

  不过现在,白晨却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甚至还知道了,自己有一个姐姐。

  而如果白芯雅是自己的姐姐,那么自己就是在她出生后被抛弃的。

  从这方面想的话,那么自己很可能与白芯雅是同父异母。

  而且自己很可能就是所谓的野种!

  “嘿……朋友,有火吗?”一个曼妙的声音在白晨的身旁响起。

  白晨回过头,不知何时,身边居然坐着一个长发美女,妖艳而性感的打扮,手中叼着一支烟,目光散漫,江上吹来凉爽的清风,将美女的长发吹动起来,更凭添了几分的妩媚动人。

  “拿支烟过来。”白晨淡然说道。

  长发美女愣了一下,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有心事?”

  白晨伸手接过烟的同时,也为美女点上。

  “有……吧。”

  “为了什么?事业?爱情?”

  “都不是。”

  “唔……”长发美女扶着下巴思考了半饷:“那就是为了家庭,而你这样的年纪,应该还未成婚。那么你的烦扰应该来自你的长辈?”

  白晨不禁多看了两眼长发美女,都说女人胸大无脑,可是眼前这女人不止的胸大。思维反应也是极快。

  “你不是警察就是作家。”

  “咯咯……”长发美女发出动人的笑声:“你猜。”

  “猜不出来,给个提示。”

  “我现在就在工作中。”

  白晨不由得多看了眼长发美女,现在就在工作中?

  这句话不禁让白晨想入非非,不过不像啊……

  最终白晨还是没猜出来,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

  “好啊。”白晨爽快的答应,立刻从大桥的桅杆上跳下来,并且扶着长发美女跳下桅杆。

  可是当长发美女刚从桅杆上下来。就见到几辆警车突然停在他们的面前。

  几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然后直接飞扑上来。把白晨摁在地上。

  白晨非常老实,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

  可是脸上写满了错愕:“各位大哥,能不能告诉我,我犯了什么事?”

  可是却没有人回答白晨的问题。一个年轻警察来到长发美女的面前:“谢小姐,谢谢你的协助。”

  “不客气。”这时候这位谢小姐却已经没了先前那种如沐春风的气息,带着一种职业女性的严肃与刻板:“我会把账单送到你们警局的。”

  这时候谢小姐蹲下来,带着淡淡的口吻:“年轻人,我应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这样的傻小子,我也没机会赚外快,若是有机会的话,再和你喝一杯吧。再见。”

  “谢小姐,我送你回去吧。”年轻警察毫不掩饰自己的仰慕,看着谢霖的目光里。充满了炽热。

  “不用……”谢霖走到路边,直接拦下一辆的士,临走前还不忘给白晨一个再见的手势。

  白晨欲哭无泪:“警察同志,你们不会是以为我要寻短见吧?”

  “难道不是吗?你不寻短见坐到这大桥桅杆上做什么?就算你不寻短见,那也是妨碍公共安全,别和他废话。把他押上去。”年轻警察冷峻的说道。

  白晨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意,突然大喊起来:“警察打人啦……”

  这个年轻警察立刻有些慌了。现在的舆论就是这样,不管他们是否真的动手,如果被舆论左右的话,他们会非常的难过。

  “你不要乱说,我们什么时候打人了。”

  “那你们把我摁在地上做什么?我现在是嫌犯吗?还是说我有什么威胁到你们警察的举动?我可是学生,大学学生!同时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网络暴民!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意思就是说,我可以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而你什么都不能做。”

  “你……你是在威胁警察。”

  “空口无凭,你说我在威胁你,我可以说我没有说过,所以说你们这些小警察没经验,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执法部门执法的时候,都配备一个dv摄像机,用来记录执法过程的,这样就不存在是否有执法过失的问题了嘛。”

  白晨看了眼几个年轻的警察,看他们的脸色似乎是被唬到了,继续道:“我只要在自己的身上随便弄点伤出来,到时候你们就百口莫辩了,你们觉得如果我现在脑袋往地上一磕,你们会怎么?我想明天你们就会变成临时工了。”

  白晨能够感觉到,摁着他的两只手明显的放松了力气。

  “把他放开。”年轻警察气恼的说道:“我们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可是你要跟我们回警局做笔录。”

  白晨坐在地上,很无赖的说道:“不去。”

  “你别给脸不要脸。”

  白晨只是淡淡的瞥了眼眼前这警察:“逼急了我,去你们警局大楼顶往下一跳,再留个遗书,就说是你们逼死我的,你们信不信?”

  “你……你别乱来,我们可什么都没干。”

  “所以说嘛,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非得闹大,我本就没打算寻死,就坐上面透透风,你们说你们这是何苦呢,你们出警一次也不容易,要不我们去喝一杯?”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喝一杯就算了,你最好小心点,最好不要再犯我手上。”

  “如果我哪天真想寻死,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对了,你们是这片区的110吧?到时候会特别选这寻死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