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孤儿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孤儿院

  傍晚的时候,游书泓的车子来了。

  游书泓也在车子中,拉着白晨叙旧。

  “石头,这件事我要向你道歉,非常诚恳的向你道歉,怪我事先没安排好,居然让这种人出现在我们游家的员工中,而且还给你带来了麻烦。”

  “无所谓,你不怪我没告诉你一声就把他解决了,我就感到很满意了。”

  “这种人死有余辜,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亲自清理门户。”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想再提了。”

  “那好,到此为止。”游书泓也不想再提起这件事:“石头,这次云南那边玩的怎么样?云南好玩吗?”。

  “还不错。”白晨点点头:“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你回来也不说一声,我还让人一直在你的酒店外等着,打算接你回来的。”

  了。”

  “你什么时候有空,来香港这边,你放心,你下次来,绝对不会再出现上次这种事情。”

  “有空再说吧,我最近有点忙。”

  “那好,等你什么时候不忙了再说。”游书泓也是个精明的人,凡事不过分追求,只是点到即止。

  “石头,你这身医术是谁教你的?方不方便引荐给我?”

  “这个真不方便。”

  “呵呵……是我冒昧了。”

  “这次孤儿院的活动是孤儿院举办的吗?”。

  “哦,是我提议,刘荣梅女士首肯的。我邀请了一些在SH的朋友。也算是为慈善事业做一点贡献吧。”

  车子很快就进入了仁爱孤儿院中。白晨刚从车上下来,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石头,不错啊,这才一个月不见,都有这座驾了。”张蕊笑着走上前。

  “这可不是我的车子,我就是个搭便车的。”

  张蕊笑了笑,这车子的主人能够让他搭便车,也足见对方对石头的喜爱。

  “你现在可是大明星了。什么时候给我签个名呗。”

  “签哪里?这个钱包上吗?”。

  “啊……我的钱包,你这小偷,又偷我钱包。”

  张蕊气呼呼的抢过钱包,拉过白晨的手:“走,你的那些弟兄们可是想死你了,每天都在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他们,你这小没良心,这么久了也不见你回来。”

  张蕊话刚说完,就见游书泓从车上下来,瞬间露出惊讶之色。

  “游老先生。您来了。”

  张蕊在这位老先生的面前,可不敢有一点点的不敬。

  这位游老先生可是用仁爱孤儿院的名义。建立了一个基金,而且其数额之庞大,即便是以她这样的家庭背景也是瞠目结舌。

  并且今天的这个慈善活动,也是这位老先生提议的。

  “呵呵……你是这里的张老师吧,我记得……你好像是叫张蕊是吧,现在像你这样有爱心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游书泓看了看白晨,笑道:“石头,我就先去找刘院长了。”

  白晨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一等游书泓离开,张蕊立刻拉住白晨的耳朵。

  “小子,你怎么会坐上游老先生的车子的,老实交代,从轻处理。”

  “游老先生?这老头不是拉黑活的吗?刚才我在医院门口,就看这老头偷偷摸摸的过来问我要不要坐车,然后我还和他讨价还价一番,最后三十块钱送我来的。”

  “哎呀……轻点,耳朵要掉了。”

  “让你小子再胡说八道。”

  张蕊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身边的劳斯莱斯,游书泓的司机还在车子上呢,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你爸你妈呢?”

  其实张蕊还是为眼前这个孩子能够找到一个好家庭收养感到高兴,毕竟能够在收养之初,就带着他去国外游玩,在家中肯定是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张蕊也在孤儿院做义工做了一年多的时间了,她也多少接触到一些内幕,很多人收养孩子的目的并不单纯,每次孤儿院将一个孩子送出去,都会担惊受怕,担心孩子在新家庭中过的不好,担心遭到什么不公的对待。

  “他们啊,他们带着小宝去玩了,这几天都是爷爷照顾我。”

  张蕊也知道石头的养父母又收养了一个孩子,心里不禁对这对夫妻的印象好了不少。

  毕竟能够连续收养两个孤儿,确实是非常的难得。

  当然了,以对方的家庭,只要对生活不会造成影响,张蕊还是比较赞同的。

  而且两个孩子一起长大,比独生子女的身心都要健康许多。

  一路走一路聊,不时的有小孩跑来和白晨打招呼,有的还拉着白晨一起玩。

  因为孤儿院的经济好转了许多,所以孩子们在这里也过的比较舒心。

  不得不承认,经济状况决定了一个孩子的成长环境。

  像以前那样,孤儿院的经济状况并不好,整个孤儿院都会笼罩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对于孩子来说,这种影响是非常明显的。

  张蕊与白晨来到一个石椅前坐下,白晨刚要表现的稍微散漫一点,立刻又被张蕊拉着耳朵。

  “站有站姿,坐有坐姿,老师以前没教过你吗?”。

  “老师不能体罚学生,我要告到教育部门去。”白晨抗议道。

  “哈哈……你就是告到国务院,也不会有人给你做主的。”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咱们走着瞧。”

  张蕊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立刻尖叫起来:“啊……我的钱包。”

  “今晚的捐款有着落了!哈哈……”白晨一个翻身,已经跳到石椅后面。

  张蕊立刻气急败坏的追上去,白晨在这里显得非常的放松。

  这里的一切都让白晨感到舒服。白晨眼睛也不看前面。突然撞到了什么。

  “石头。你又胡闹了,眼睛也不看着点。”

  白晨正好撞到了孤儿院的杂工老何,老何也是白晨非常喜欢的一个老头。

  虽说是杂工,可是也是孤儿院的元老。

  别人不知道,可是白晨知道,在孤儿院最艰难的时候,支撑着孤儿院的不止是刘荣梅一个人,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老何。

  “何老头,是你挡住我的路的。”

  “哎呀……”

  “怎么和何爷爷说话的。”张蕊毫不留情,重重的敲了下白晨的脑袋,不过看到老何的目光有些发呆,不禁问道:“何爷爷,你在看什么呢?”

  “没……我看到有个人眼熟,多看了两眼。”

  老何看的方向正是那些社会名流聚集的方向,张蕊笑了起来:“没想到何爷爷还认识那些大老板啊。”

  “呵呵……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认识那些大老板。”老何笑着摇了摇头。

  在那小亭子内外,几十个社会上的名流在互相攀谈着。交换着名片,或者是相熟的人叙旧。

  几个孩子则是捧着盘子穿插在那些大人中。看到哪个大人的手上杯子空了,就会停下来:“叔叔,要果汁吗?”。

  不过这些孩子还是有些紧张,偶尔也会闹出一些状况。

  一个孩子不小心将果汁洒在一个人的衬衣上,而那人正好就是白晨今天见过的,白芯雅的父亲。

  白芯雅的父亲倒是没生气,反而是那个孩子哭了起来。

  “哈哈……老白,你把人家小姑娘弄哭了,今晚估计是要大出血了。”

  “我被撒了果汁,还要我大出血啊。”白墨苦笑着把衬衣脱下来,一边还要安抚面前的小女孩。

  这些成功人士,不管平日什么脾气,在这种活动上,都会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着应该有的风度。

  不过白晨发现,身边的老何脸色明显的变了,嘴里呢喃着:“是他?”

  “何爷爷,你认识那个人吗?”。张蕊好奇的问道。

  “那个人我记得,二十年前!那个人曾经把一个小孩丢在我们孤儿院门口。”

  白晨和张蕊的脸上都露出古怪的表情,张蕊疑惑的问道:“何爷爷,你不会认错人了吧?”

  “没有错,这人那次就是穿着短背心,手臂上就有个刀疤,原本我还不能确定,可是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了,就是他!”

  “人渣。”张蕊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抛弃亲子的事情,在孤儿院中有太多这样的孤儿,就是这种人抛弃造成的。

  如果不想要孩子,当初就不该生下来。

  生下来的孩子,却又不想负责。

  “可是无凭无据的,就算知道是他,我们也不好说什么,而且都过去二十年了。”

  “石头!”这时候刘荣梅和游书泓走了过来,刘荣梅摸了摸白晨脑袋:“石头,什么时候把你爸爸妈妈带过来,我有事和他们谈谈。”

  “刘奶奶,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谈吧,他们出远门了。”

  “你也六岁了,其他的小孩这时候都已经上小学了,你却连幼儿园都没上过,你爸爸妈妈也真是的,这时候还不给你办入学手续。”

  白晨听到这事就头痛,在过诶不让小孩上学,那就是犯法的。

  九年义务教育,除非是有相关的单位开出证明,不然的话,任何父母都必须送孩子去上学。

  “刘奶奶,小学能学的到的东西,我都会了,不用上学了。”

  “不上学怎么可以。”刘荣梅立刻绑起脸,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严肃的看着白晨:“你必须上学,你爸爸有钱也不是你有钱,你总不能让你爸爸养你一辈子吧。”

  “刘院长,石头他现在自己也能赚钱。”张蕊小声提醒道。

  “这事我更该说下小卢了,石头还这么小,就让他进入那么乱的圈子,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如果小卢不听取我的意见的话,我就把这事反应到上级去,我要告他去。”

  众人在一旁都是哭笑不得,刘荣梅要身上较起真来真不是一般人权的住的。

  “哈哈……刘院长,不要这么动气,石头要是想上学,我倒是可以帮忙,我在广州和香港那边,都有私立学校,只要石头愿意。”

  “现在已经放暑假了,就算要入学也要等开学吧。”白晨不满的说道。

  他可不打算重新再念一次小学,这事绝对不可能。

  “反正这事躲是躲不掉,早晚都要办好,我正好认识几个小学的校长,你爸爸要是不乐意,那就交给我,我来给你办入学手续,游老先生不是也说了吗,他可以帮忙。”

  “其实是这样,我爸爸他已经给我办入学手续了,不过是在国外的。”

  “国外?那所小学?你可别骗我,这是可以查的到的。”

  “这个……这个……我记不得了,回头我问问他。”

  “刘院长,你看这孩子还这么小,你也就别逼他了,每个孩子都是有逆反心理,你越是逼他,他就越是不愿意。”游书泓笑呵呵的说道:“而且你看这孩子,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音乐才华,要我看呐,让他往这方面培养,过个十年八年,我国就能出一位世界级的音乐大师了。”

  “就算音乐大师,这基础知识也该学吧,我还没听说哪个音乐大师不识字的。”刘荣梅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非常的坚定,就算是游书泓都不给面子。

  游书泓看了眼白晨,似乎是在说,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我要上厕所……”白晨突然捂着裤裆,逃离了刘荣面对面前。

  “这孩子……”刘荣梅叹了口气,这孤儿院里的孩子,不管是否被收养,都是让她操碎心。

  白晨跟上了白芯雅父亲的背后,他似乎是打算去卫生间清理一下身上的果汁。

  不过,当他进入孤儿院内部走道的时候,突然在刘荣梅的办公室前面停了下来,似乎犹豫着是否要进入其中。(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