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琐事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琐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这是在哪里?”周亦如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手脚无力,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处于病房中。

  而她发现,病房里还有另外一张病床,躺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石头?”周亦如发现,石头正坐在中间的椅子上。

  白晨看了看周亦如:“你醒了吗。”

  “我怎么了?我怎么记得……我……我好像见鬼了……一个女鬼……”周亦如隐隐约约的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可是又感觉似乎不那么真实。

  “你和芯雅姐都吃了毒蘑菇,食物中毒了。”

  “啊?”周亦如满脸的愕然表情:“我怎么不记得这事了?”

  这时候,卢义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病例:“你醒了?还好送医及时,以后在野外不要随便乱吃毒蘑菇,你们中的这种毒素,对于大脑有非常严重的损伤,常常出现记忆力下降、幻觉、幻听等症状。”

  “哦……”周亦如也感觉自己记忆似乎有些凌乱,看来自己所谓的见鬼真的是出现幻觉了。

  “那芯雅怎么样了?”

  “她还好,症状比你轻一些,洗了胃,输血后就醒来了,你已经昏迷三天了。”

  “啊……三天了啊?那驴友徒步活≦动呢?”

  “早就已经结束了。”白晨无奈的说道:“而且因为你们的病情特殊,所以我联系了这边的医院,把你们从km医院转到了sh光明医院。”

  “啊?我们现在在sh吗?”

  “嗯。”白晨点点头。

  “那如意呢?”

  “她在外面,她已经两天没合眼了。一直在忙着照顾你们俩。”

  “帮我喊如意进来吧。”这时候周亦如的状态还有些虚弱。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白晨点点头。出了病房门,如意正目光闪烁的站在门外。

  “如意姐,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吧,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去,这样对亦如姐也有好处。”

  “我知道该怎么说。”如意点点头道。

  即便她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

  谁会相信,一个孩子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再带着三个病人。直接从云南出现在sh市。

  “芯雅姐和亦如姐都没什么大碍,看完她们就回酒店休息吧,你也两天没合眼了。”

  白晨伸了伸懒腰:“我也该去睡一觉了。”

  经过白芯雅的病房门口的时候,病房门是开着的,白晨看到病房里有个中年男人,白芯雅坐在病床上与那中年男子说着话。

  “爸,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在sh这边谈生意,听如意说你进医院了,就过来了,你也真是的。好好的在家待着不行吗?非要跑出去野,还把自己弄进医院了。”

  “如意真是的。怎么这样啊,我又没事,干嘛要给你打电话。”

  “白芯雅,你不要太过分,出院以后立刻跟我回家,不许你再出来乱跑。”

  “不要,我和如意和亦如一起走,你不是来谈生意的吗,你快走吧,免得生意没谈成,又赖我头上。”

  那中年男人看了看手表,似乎也在赶时间:“好了好了,我先出去一趟,你要不要换一家医院?我给你安排。”

  “不要,你快走吧。”

  中年男人又寒暄了几句后,便出了病房,正好看到白晨站在门口。

  “小朋友,你找谁?”

  “没事。”

  “石头,是你在外面吗……”

  “哦,你是来找芯雅的吧,快进去吧。”

  白晨与白芯雅的父亲点了点头后,便进入病房中。

  “芯雅姐,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石头,我真的是食物中毒吗?我好像做了一场梦,看到了一条很大很大的蛇,然后亦如姐还被一个女鬼抓走了。”

  “这说明以后你还是不要随便在野外乱吃东西。”白晨微笑的说道。

  “好吧,我会注意的。”

  “好好休息,晚上我再来看你。”

  刚出白芯雅的病房,白晨就接到电话。

  “喂,石头吗?我是游书泓。”

  “是我。”

  “我想问下,你知不知道那天载你去云南的那个机长,这几日我儿子一直联系不上他。”

  “我杀了他。”白晨平淡的回答道。

  “啊……”

  “他勾结当地的黑帮,绑架我。”

  说完,白晨也不管游书泓是什么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游书泓整个脸都憋红了,愣愣的举着电话,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游书泓又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刚刚通,游书泓就破口大骂起来。

  “游洲民,你tm的找的是什么人?找一个底子不干净的人开飞机,还把我的客人绑去黑帮,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也在干什么不干净的买卖?你是不是觉得日子过的太舒服了?打算去非洲找点事情做做?”

  电话那头的游家老五满脸的错愕,他都四十好几的人了,生平第一次被老头如此臭骂。

  而且还是没有任何缘由的,游洲民根本就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发如此大的脾气。

  “爸……爸……您先歇歇,您要骂我也要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啊……”

  “我问你,你的那个机长是什么来历?你查清楚了吗?”

  “他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开飞机的吗,要查什么来历?”

  “他他妈的和云南那边的黑道有联系,把我的客人绑走了。”

  “啊……我……我……我立刻联系云南那边的人,让他们放人。”

  “不用了。等你反应过来。人都给撕票了。我的客人已经解决了,可是你老子我的老脸都给你丢光了,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你知不知道这个客人刚刚救了你老子的命,你就这么给我办事的吗?你就这么给我招待客人的吗?”

  “爸,就一个医生嘛,给他点赔偿就是了。”

  “你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是吧?你以为全天下人都稀罕你几个臭钱?”

  “爸。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那个机长有问题。”

  “我不管,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到sh来,给我当面和我的客人赔礼道歉,现在、立刻、马上!今天傍晚没到sh,你就直接买一张非洲的机票。”

  游书泓在家中一直都以慈祥而闻名,儿孙都喜欢粘着他,游书泓即便是对晚辈有所不满,那也是关上门慢慢说。

  游洲民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发过如此雷霆大怒。

  游洲民不敢迟疑。自己的父亲虽然一向好好脾气,可是在家中一向是说一不二。

  自己如今事业虽说不差。可是多多少少都是沾了父亲的光。

  他要真的要把自己拉入深渊,那也是分分钟的事。

  游书泓挂上电话后,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下,又拨通了白晨的电话。

  “喂,石头,是我游书泓,这事是老头我办的不利索,给你添麻烦了,我向你真诚的道歉。”

  “无所谓,顺便为民除害,就是这次死的人有点多,你要的在云南那边使得上劲,就帮我遮掩一下。”

  “没问题,包我身上。”游书泓立刻揽下这差事:“对了,今天仁爱孤儿院那边有个慈善活动,邀请我参加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慈善活动?好啊……我还没参加过这种活动。”

  “那你现在在哪里,我等下开车过去接你。”

  “我在光明医院。”

  “我是等傍晚的时候过去接你,还是现在过去接你,对了……你有没有兴趣来我这边坐坐?”

  “不了,我刚回来,还是在医院里休息休息。”

  “那好吧,我傍晚的时候过去接你。”

  白晨刚挂上电话,就听到后面章暮雨的声音:“石头,你在这啊,让我好找。”

  “干嘛。”白晨突然发现,自己是一刻也不得安宁,本想休息一下,结果麻烦事不断的找上门。

  章暮雨立刻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我办公室坐坐?”

  “不要,我要找个角落睡觉去。”

  “我办公室清静。”章暮雨直接拉着白晨就走。

  “你要干嘛?”

  “不干嘛。”

  到了办公室,章暮雨便做贼一样的关上方面。

  桌上摆着一盆水果,章暮雨满脸讨好的笑着,又不说话的看着白晨。

  “你到底要干嘛,怎么这表情。”

  “吃水果,吃水果。”

  白晨抓起一个苹果,刚咬了一口,章暮雨就开口了:“吃了姐姐的东西,是不是也帮姐姐点小忙?”

  白晨立刻放下苹果,章暮雨已经把一叠的病历表丢在白晨的面前。

  “帮我瞅瞅,这些病人的情况。”

  “不识字。”

  “别这样嘛,来帮姐姐看看,姐姐这个月的奖金就全靠你了。”

  白晨拿起病历表扫了眼:“这个人没救了……这个也没救了……这个也没救了……这个还有希望,不过也非常渺茫……”

  白晨翻看完,然后抬头道:“看完了。”

  “不要这样啊,小孩子要有爱心。”

  “我实话直说,你这病历表里的病人,五成以上是癌症,七成以上都是年龄过六十的,放哪个医院都是一样的答复,当然了,其他医生的表达会含蓄一点。”

  “那你治得好吗?”

  “我又不是医生,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你帮我治好十个病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没兴趣。”白晨已经躺到沙发上:“下午五点叫我起床,谢谢。”

  “五个,五个病人,我就给你透露一个国家机密。”

  “不要打扰我的午睡,谢谢。”

  “三个病人,这个秘密与你有关。”

  “一个!只要一个,你把这个病人治好,我就告诉你……看清楚了,这只是一个孩子,先天心脏病,已经出现心力衰竭,同时引发多种并发症,你治好他,我就和你说,这个秘密真与你有关。”

  白晨睁开眼睛,接过病历单,又疑惑的看着章暮雨:“与我有关?”

  “对,与你有关。”

  “国家机密?”

  “这个嘛……层次稍微低了一点。”

  “你先说说看。”

  “我弟弟这几天一直在我这打转,变着法子的套我的话,询问你的情况,警察好像注意到你了。”

  “你弟弟是警察?”

  “嗯。”

  “那你去套一下你弟的话,为什么注意到我,你弄清楚了,这个孩子就可以出院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