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无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无情

  从古至今,所遗留下来的巫族只剩下三个部族,吕氏便是其中一个氏族。

  曾经巫族的繁荣,也随着世代更替而烟消云散。

  不过吕氏还保留着一些传统,比如说祭奠先祖的巫灵洞。

  即便如今的吕氏仅存三人,依然不会改变,当他们去世的那一刻,他们的躯壳将会安葬在巫灵洞中,他们的灵魂则会永世的徘徊在巫灵洞中。

  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的归宿,与道教的阎罗黄泉,又或者是佛门的西方轮回转世不同。

  巫族的信仰是自己的先祖,回归先祖的怀抱就是他们最大的荣耀。

  当然了,巫灵洞也不尽是祭奠先祖的地方,那里也是每一个后辈必须经历的考验。

  对于巫族的传人或者是得到巫族族人认可的人,都可以进入巫灵洞中。

  只是这两者依然有所区别,巫族族人进入其中,并不会有危险。

  先祖是不会危害自己的子孙后代的,可是如果是外人进入其中,即便是得到本族族人的认可,也会经历许多的考验,精神上与肉体上的双重考验。

  并且在通过考验后,两者所得到的奖励也不相同。

  巫族族人进入其中,是激活自身的血脉,根据天赋不同,他们所能获取的力量也不同。

  如果是外人获取的奖励,基本上就只有一种,那就是得到巫灵的附体。

  洪伟和莉娜都通过了考验,对他们这样意志坚定的人来说,通过考验并不难。

  当两人走出巫灵洞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他们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仿佛变的不是他们,而是这个世界。

  阿蛮与吕山盟已经在洞口等候他们许久,吕山盟看着两人的变化,微微点点头。

  “很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你们,雄鹰之眼。虎魄之心。”吕山盟转头对阿蛮道:“阿蛮,你来为这个女人施加巫神术,让她与雄鹰之眼相溶,我来给这个大块头施术。”

  “爷爷……让两个外人成为我们吕家的护法。真的好吗?”

  这时候,一个轻描淡写的声音传来。

  当吕山盟和阿蛮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全都是身体一震。

  吕山盟转过头看向这位不速之客,这个自己疼爱有加的孙女,眼中带着无止尽的怒火。

  “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你这孽畜!”吕山盟没有任何的迟疑,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敲向吕祸的脑袋。

  啪——

  吕祸的额头上鲜血流了下来,没有躲避,也没有抵挡。

  虽然这对她来说,几乎只是举手之劳。

  “爷爷……你还是这么暴脾气,你若是不能改掉这种脾气,早晚会被自己气死的。”吕祸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吕祸又转头看向阿蛮:“阿蛮,你长大了。”

  对于这个姐姐,阿蛮又敬又怕。她甚至于不敢与吕祸直视。

  “老头我当年真该掐死你!”吕山盟愤怒的吼道。

  “可惜,你现在没机会了。”

  吕祸突然出手了,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吕祸的攻击方式是她的头发。

  及腰长发突然化作一条条的黑蛇,猛的咬在吕山盟的身上,而吕祸的脸上依然带着额一丝笑容。

  “爷爷!”阿蛮惊叫着,立刻向着吕祸出手了。

  吕祸只是淡淡的转过头,一个眼神看向阿蛮。

  瞬息间,阿蛮的身体僵住了,动也不敢动。

  吕祸微笑的来到阿蛮的面前。芊芊玉手划过阿蛮漂亮的脸蛋:“长成大姑娘了,居然敢对姐姐动手,可惜……还是弱了点。”

  吕祸又转头看向莉娜和洪伟,莉娜和洪伟可不像是阿蛮那般没用。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所以吕祸的杀意并不能完全的遏止他们的行动,两人立刻警惕的看着吕祸,只是他们的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

  这种压迫感实在是太难受了,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突然,吕祸的身上传来手机的声音,吕祸接起电话接听。可是渐渐的,原本平淡的脸色开始变得愤怒。

  “一群来路不明的雇佣兵杀进来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居然让一群凡人杀入圣殿之中!?”吕祸的声音不大,可是却充满了愤怒:“放出狗崽子,我要他们全部喂狗!全部喂狗!!”

  吕祸放下电话后,再次回过头看向阿蛮:“阿蛮,姐姐要回去了,记得听爷爷的话……不过你比我幸运,至少你已经不用听太久的时间了。”

  吕祸看了眼地上的吕山盟,只是默默的转过身离去。

  一直到吕祸离开,三人才感觉身体一轻,洪伟、莉娜和阿蛮全都趴在地上粗重的喘息着,背脊已经被冷汗打湿。

  太可怕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女人?

  “爷爷……”紧接着便是阿蛮的一声悲鸣,阿蛮连忙扶起吕山盟,只见吕山盟的脸色发黑。

  “那个女人对你爷爷做了什么?”莉娜凝重的问道。

  “她对爷爷下了血咒,爷爷的血会渐渐的变成毒血,最后……最后……”阿蛮已经泣不成声。

  突然,洪伟脸色一变:“糟了!”

  洪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向着远处的那座小木屋冲去。

  等他打开小木屋的房门的时候,房间里空荡荡的,早已没了方文欣的身影。

  ……

  “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今天走了这么久,好像都没有遇到什么野生动物,就连飞鸟都没有遇到。”如意疑惑的说道。

  “你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而且现在天都黑了,周围静悄悄的,一点都没有虫鸣声,这里可是原始森林啊,怎么会一点声响都没有。”周亦如如是说道。

  “这里不会有鬼吧?”白芯雅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们知道鬼最怕什么吗?”白晨压低了声音,扫了眼三女,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

  “天葵,你们晚上往自己的帐篷上挂个天葵,保准神鬼辟易。”

  “天葵是什么?”白芯雅好奇的问道。

  “咳咳……”周亦如和如意全都连声咳嗽,周亦如更是狠狠的刮了眼白晨:“你这小屁孩,胡说什么呢。”

  “我可是认真的说。”

  “亦如姐,什么是天葵啊。”

  “就是女人每个月来的大姨妈。”周亦如翻了翻白眼说道。

  “哦……可是我这几天没来,怎么办?亦如姐、如意姐你们有没有……借我一点……”白芯雅越说越是小声,最后似乎被自己都羞得说不下去了。

  三人都已经笑的前赴后继,这位白芯雅同学真的是傻的可爱。

  白晨都觉得,这么欺骗白芯雅是一种负罪。

  “你听这小子胡说。”

  “啊……石头是在骗人的吗?”白芯雅惊讶的问道:“石头,你在骗人吗?”

  “怎么说呢,鬼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过鬼怕天葵这是真的,天葵是这世上最污秽的东西,比鬼还脏,鬼当然怕咯。”

  “什么脏不脏的,照你这么说,女人每个月都来这么几次,不是非常肮脏?”

  “话不是这么说的,俗话说,孤阳不长,孤阴不生,男人本性旺阳,与阳气相符,而女人本属阴性,却需要阳气而生,阳气流通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将多余的阴气排出体外,这排出体外的就成了天葵。”

  “你这小子,神神叨叨的,说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听都听不懂。”周亦如白了眼白晨:“如果这世上真有鬼,我还真想见一见,你说信则有,不信则无,那我现在相信了,怎么还见不到鬼?”

  “石头,你这些是哪里学的?这些话可不是你这年纪的小孩能说的出来的。”如意好奇的看着白晨。

  “我是个业余捉鬼大师,你们信么?”

  “不信。”三女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可是说真的。”

  “那你捉过几只鬼了?捉鬼大师……”

  “一只都没捉过,我不是说过吗,我是业余的……我现在还在加强我的专业知识,还没动手实践。”

  “嘿嘿……小朋友,要不要我给你个实践的机会?”

  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好漂亮的三个小丫头……真是走运,居然一次遇到三个,正好……正好,火种留着,剩下的两个,今天便给本道爷乐呵乐呵……”

  “什么人!?”周亦如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冲着声音来源的黑暗中叫喝道。

  “什么人?本道爷道号妙道人,姑娘想知道本道人哪里妙吗?”

  一个邋遢的道人从黑暗中隐隐现身,众人看到这道人的容貌,明明身处黑暗中,脸上却带着点幽光,只是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这道人已经丑的不能形容了。

  扁平的脸庞,嘴角挂着两撮胡子,宽颚骨,嘴里满是烂牙,眼睛也是一边大一边小。

  而这还不是最令人恐惧的,真正让三女都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这个妙道人的周身在游动着若隐若现的鬼火。

  “我看诸位姑娘近日必有血光之灾,不妨让本道爷好好的为诸位命相,桀桀……”

  “这位前辈,你说我的三个姐姐有血光之灾?那不知道你给自己算过命吗?”白晨站了起来,微笑的看着妙道人。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