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真龙显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真龙显

  何止是章暮雨,卢三平也被这场面吓傻了。

  那只四蹄怪物,冲出病房,直接把门对面的墙壁撞出个洞,然后一个狼狈的转身冲向章暮雨和卢三平,那四蹄怪物所踏过之处,便是一条火焰蔓延而过。

  眼看着那四蹄怪物便要将两人踏碎,突然背后一股寒意蔓延而来,紧接着便是一股寒气从病房中冲出。

  又是一个巨物冲出,章暮雨和卢三平的眼睛都直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因为冲出来的,是一个全身银白色的龙!

  那头龙只冲出半个身体,明显要大于四蹄怪物,不过在这个相对来说狭小的过道中,却也不是那么灵活。

  巨大的身躯在过道中扭动着,前肢一伸一爪,一把将四蹄怪物摁在脚下。

  所以不论它如何的挣扎与反抗,都只会是银龙更加残暴的对待。

  而银龙正慢慢的收缩回身子,拖着四蹄怪物,收缩回病房中。

  此刻整个过道都已经是一片狼藉,地面满是野兽的爪痕,墙面也全都是碰撞摩擦后的痕迹,过道尽头的病房中,还在传来一阵阵野兽的咆哮。

  过了半分钟左右,野兽的咆哮声才平息下来。

  卢三平和章暮雨对视一眼,章暮雨咽了口口水,回头对卢三平问道:“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这里不是你负责的吗?这些应该都在你的预计范围内。”

  “这里要都在我的预计范围内,我会被你过肩摔吗?”。

  不得不说。被一个女人过肩摔。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不过此刻卢三平也有点被吓到了。音调都有点失控。

  这时候白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了眼过道的卢三平和章暮雨。

  然后冲着卢三平招了招手,卢三平连忙上前,带着满脑子的疑问。

  “里面那个女人被上古灵兽的怨魂占据,我已经将怨魂拿下了,让她在医院修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上古灵兽?你是说刚才那头四蹄怪物?”

  “嗯,那是麒麟,不过如今只是一个怨魂罢了。”

  “那刚才那条龙呢?是你放出来的吧?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你放出来的?”卢三平追问道。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对了,那个女医生你最好让她闭嘴,我不想节外生枝。”

  “龙是神兽啊,再让我看一眼,就再看一眼,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龙,真正的龙啊,你让我再看一眼啊,求你了。”卢三平满脸委求的看着白晨。

  “以后有机会再说。好了,这边的事情办好了。我该回去了。”

  “隋山唐庄是吧,我送你啊。”卢三平拉住白晨,满脸的期待。

  此刻卢三平满脑子都是那个充满了霸气与神骏的银龙,传说中的神兽,就这样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在他的面前。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是也足够让卢三平记忆深刻。

  “你最好留下来,把这里的事善后一下。”白晨又看了眼章暮雨。

  这时候章暮雨也走了上来,带着几分质问的语气说道:“刚才的事情,是你弄出来的?”

  “刚才什么事?卢三平,刚才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什么事?哦,你说刚才的地震啊,这种地震很正常吧?”卢三平也配合着白晨打马虎眼。

  “你们不要以为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很清醒也很理智,我知道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

  “哦,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传说中的麒麟和龙,我知道你们不会承认,反正我就是看到了。”

  “章医生,我觉得你说出这种话就说明你不清醒,你不会是在医院里偷偷的服用了什么违禁药吧?”卢三平笑呵呵的说道。

  “你们若是不把实情告诉我,那我就去和媒体说,我相信媒体会很感兴趣的。”

  “请便。”卢三平满脸不在乎的说道:“反正也不会有人相信你的话,反而自己要小心,不要被吊销了行医执照。”

  这时候电梯的门打开了,卢义走了出来。

  “三平,发生什么……这……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卢义的目光突然落到白晨的身上。

  “这个孩子……”

  卢三平连忙给卢义使眼色,卢义突然反应过来:“哦……”

  “爷爷……”白晨突然笑容灿烂的叫了一声,卢义顿时大喜过望。

  “乖孙子,你来看望爷爷的吧。”

  “院长,我刚……”

  “爸,章医生可能是最近几天都在值夜班,太劳累了,以至于出现幻觉,说看到了什么龙啊麒麟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建议让章医生放两天假期,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院长,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三平啊,你先带孩子回家,你也是,都这么迟了,还带孩子在医院里乱逛。”卢义毕竟是老江湖,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种事:“章医生,你跟我来。”

  “爸,这里需要叫人收拾一下。”

  “知道了,你带孩子先回去。”

  卢义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孙子,满心的欢喜。

  毕竟白晨如今可是名满天下,连带着他这个医院,都不断的出现在各大媒体。

  还有媒体居然说,就因为他们这样的医学世家,才能熏陶培养出这么出色的孩子。

  如今这个孩子还能叫自己一声爷爷,自己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卢义带着章暮雨来到办公室中,卢义看着章暮雨。

  “章医生。你先前都看到了什么?”卢义其实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经过。

  “院长。你会不会也说我神志不清,出现幻觉了?”

  “你先把你看到的经过说一遍。”

  “事情是这样的……”章暮雨开始将前后经过回忆了一遍,说的非常的自然,没有一点的迟疑与疑惑。

  章暮雨非常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她坚信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实的。

  卢义皱起眉头:“你是说,你看到了麒麟?还有银色的龙?”

  “是!没错,我确定自己不是幻觉,也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

  事实上卢义心中也被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那个孙子不是寻常人。

  却不曾想,居然出现如此骇人听闻的神话中的东西。

  不过表面上还是表现的极为镇定淡然,看了眼章暮雨:“章医生啊,这件事我不能给你任何的解释,不过我也希望你能不要随意的宣扬。”

  章暮雨凝视着卢义:“我可以不对任何人说,可是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能够让我接受的解释。”

  “这个……我不能满足你,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机会?”章暮雨不解的看着卢义:“什么机会?”

  “将来你或者你的亲人,如果生了什么病,都可以在我们医院就医。任何的病,就算是绝症也不例外。免费救治,而且只要不是突然死亡,我们都可以保证绝对痊愈,并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前提就是你不能随意对外声张。”

  “这……”不得不说,卢义提出的条件,对于章暮雨来说,非常的具有吸引力。

  而且作为医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条件的诱惑。

  可是她更怀疑,卢义这个条件的可靠性。

  “卢院长,你确定自己的这个条件有可能实现?”

  “章医生,你应该记得上次唐氏集团的唐总裁吧,我想没什么比他的痊愈更能说明我的条件的真实性了。”

  果然,这家医院有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上次唐鑫的痊愈,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

  “我可以接受这个条件,可是我想知道,这个条件是否有时限。”

  “没有时限。”卢义认真的回答道。

  在另外一个方向,卢三平开着车子,白晨坐在副驾驶座上。

  “石头,你再让我看看那头神龙好不好,就一眼啊。”

  “你知不知道,龙最喜欢吞食歹人,只要人性有一点点瑕疵,都会成为龙的食物,你确定你准备好近距离观摩真龙了?”

  “龙真的会吃人?”卢三平吓了一跳,骇然问道。

  “那你以为龙吃什么?”白晨翻了翻白眼,这小子还真胆小,随便哄哄他,就吓得他打消念头了。

  卢三平似乎也在纠结,虽说自己算不上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十恶不赦,可是似乎也无法和好人沾上边。

  这也是人的那种不自信,人就是这样的矛盾与复杂,就连白晨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算是好人还是坏人,更何况是卢三平。

  “你那龙是哪里来的?”卢三平虽然暂时的打消了念头,可是还是带着几分奢望。

  “哦,有一天我去逛花鸟市场,然后就看到一头小泥鳅,就带回家养,养着养着,就长成如今这样了。”

  卢三平翻了翻白眼:“石头,我是不是特好骗的那种?你就算要扯淡也要扯的像样点的吧?”

  卢三平顿了顿,又补充问道:“哪个花鸟市场?”

  白晨苦笑,这小子是真信了……

  “前面就是隋山唐庄了,你把车停路边,我自己进去。”

  “别啊,都到这了,你还不让我进去。”

  看着卢三平哭丧的表情,白晨想了想,便道:“算了,你进去就进去,不过你要记住,里面可不是普通人适合多待的地方,把那个玉观音放在手上焐热,全程抓着玉观音。”

  “哦。”卢三平不敢怠慢,连忙拿起玉观音放在手上。

  进入隋山唐庄后,卢三平突然发现,这里与想象中的阴森可怖完全不同,天空星辰点缀,皓月当空,便是在公路上依然能够味道阵阵夜来香的气息。

  甚至就连精神都比在外面的时候旺盛许多,卢三平不禁感慨道:“真是好地方啊。”

  “地方是不错,不过常人多待无益。”

  “为什么?”

  “你觉得人参好不好?”

  “好。”

  “如果一个体虚多病的人服下一株有年头的人参呢?”

  卢三平虽然不学医,可是这种浅显的道理也是立刻就想明白了。

  “那我进去不会有事吧?”

  “你手上有那枚玉观音,进出这里无碍,你吸入体内的灵气也会转入玉观音之中,可是他日如果玉观音的灵气蓄满后,你再随意进出这里,那就要小心自己一个不留神补死自己。”(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