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除暴安良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除暴安良

  一秒记住【中文网】www.,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  阿克曼脸色一变,而黑人弟显然更加的不淡定了,一听到白晨的声音,立刻惊恐的叫起来。

  阿克曼回过头,看着后座的白晨:“子,你是怎么跑到这车上来的?你是什么人?”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不然的话,我就喂你们喝汽油。”

  阿克曼和黑人弟立刻明白了,为什么这么重的汽油味,因为这个孩子居然把整桶的汽油,就这么的放在车厢内,那刺鼻的汽油味已经将整个车厢完全弥漫。

  而此刻整个车厢都完全的密封,而汽油同样是有毒的,特别是在这种密封的环境中,对于任何人来都是致命的。

  阿克曼却是冷冷的抽出手枪指向白晨:“装神弄鬼,找死!”

  “老大……别开枪,我不想死……”黑人弟连忙叫起来。

  这种环境里,任何一火星,都能够让他们三人同归于尽。

  “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派来的,敢上这辆车,那你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白晨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或许我应该表现的更为激烈一。”

  白晨突然伸出手,伴随着阿克,曼的惨叫声,他那支握着手枪的手掌,瞬间被白晨捏的扭曲变形。

  阿克曼可是佣兵界的高手,同时也是上档位的佣兵,虽然不敢说天下无敌。可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了他的。

  可是现在。一个孩子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抢断他的动作。而且力气还大的可怕。

  速度、力量,都让他感到绝望,而这种感觉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受过,军神!

  那个佣兵界神一样的存在,同样是拥有着近乎超人一样的力量与速度。

  阿克曼本以为,自己退出佣兵界后,就不会再遇到这种可怕的事情,这种可怕的人。

  如今。阿克曼才明白,自己想的太天真了。

  只要自己还活着,只要自己没有完全与过告别,那么死亡都将永远的伴随着自己。

  “老大。”黑人弟慌忙中想要从腰间抽出手枪。

  只是,白晨一个眼神,黑人弟的身体瞬间凝固。

  不止是黑人弟,事实上整个车厢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度。

  杀气!阿克曼又一次想起了当初与军神的遭遇。

  眼前这个家伙,明明只是个孩子,可是他却也有着如同军神一样的可怕眼神。

  锐利的便如同刀尖一般的杀意,让黑人弟的神经瞬间麻痹。所有的机能都像是失去了功效,身体不住的颤抖。同时又不断的冒着豆大的汗迹。

  该死,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为什么会跑到自己的车子上?

  “很好,看来你们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白晨松开手,看了眼两人的反应,表示很满意。

  “现在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你们的任何隐瞒,都会为你们的死亡增加筹码,当然了,在你们临死之前,我不介意折磨一下你们,让你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黑人弟本就意志薄弱,白晨这么稍稍的恐吓一下,立刻就将事情的原委全盘托出。

  白晨看向阿克曼:“你这种人真让我恶心。”

  “你……你已经知道了全部了,你还想怎么样!?”阿克曼面对眼前这个孩子,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个家伙我可以不杀,可是你……却不能不死。”

  黑人弟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半大子,估计也就十**岁的样子,以为混黑帮能捞到油水,本身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而且经过这次的事情,估计他也没胆再混什么黑帮为非作歹了。

  反观这个黑帮老大,其恶毒与残忍,为了钱能够无恶不作,不择手段。

  特别是他的行径,已经触及了白晨的底线。

  他居然想要火烧海丽孤儿院,这也是白晨最无法容忍的。

  这些孩子本就是从一个个不幸的家庭中聚集到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即便是如此身世悲惨的孩子,居然还有人想要谋害他们,甚至牵连其他的孩子。

  车门猛然打开,白晨在阿克曼惊恐的呼叫中,将他从车子上扯了下来。

  黑人弟畏缩在车座上,抱着头又是痛哭又是懊悔着,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阿克曼惊恐与无助的叫声,萦绕在黑人弟的耳边。

  “救命……不要,求求你……不要……哇呜……”

  此刻白晨正将阿克曼摁在地上,同时在疯狂的往他的嘴里灌汽油。

  这时候,默克从孤儿院出来了,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石头?发生了什么事?”默克惊愕的看着白晨,同时他也认出来了,被白晨摁在地上的阿克曼,就是这个街区的黑帮老大。

  “你怎么出来了?”

  “我听到了呼救声,所以出来看看情况的。”

  默克已经闻到了浓烈的汽油味道,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家伙得罪你了?”

  “这家伙刚才想放火烧孤儿院,我在这等着蛋糕呢,结果这家伙打扰了我的胃口,我觉得有必要给他一教训。”

  听到白晨的话,默克的脸也黑了下来。

  “你不觉得,把他交给警察更适合吗?”默克还是带着普通人的那种思维,有什么事情找警察。

  “这种人,警察是收拾不了他的,意图纵火未遂最多也就判他三年,而他出来后,第一个报复的就是孤儿院,所以!我不会给他机会。”

  “不要啊……不要……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阿克曼恐惧的叫着:“救我……救我……”

  默克还想继续为阿克曼求情,这时候白晨抬起头:“阿莱克父亲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他干的,你确定就这么放过他吗?”

  “什么!?那……那不是一场意外吗?”

  “那是一场蓄意的故意谋杀,是他好这里的律师串通好的,为了谋取阿莱克父亲的高额保险赔付,所以他们害死了阿莱克的父亲,如今他来这里,也是为了铲除他们计划里的最后一个目标阿莱克。”

  默克的脸色阴晴不定,迟疑的看了看地上的阿克曼,随后抬起头看向白晨:“我还有事。”

  说完,默克回到孤儿院中,关上孤儿院的大门。

  不过,默克并未离去,而是隔着铁门对白晨道:“把垃圾清理干净一些,这里是孤儿院大门,我可不希望明天孩子们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对了……我把蛋糕放在操场边上的椅子上。”

  “嗯,我保证会清理的非常干净的,对了,我明天就要回国了,中午的飞机。”

  “一路顺风,不过我想我不能去为你送行了,今晚闹的这么迟,我估计明天院长要找我谈话了,还有,你请的那个朋友,把孩子们的集体宿舍天花板砸出一个大坑,我现在还要自己掏腰包。”默克抱怨的说道:“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去安抚孩子们休息了。”

  “再见。”

  白晨满足的头,这次美国之行没白来,在这里交了两个朋友,一个是这位默克同志,还有一个是克丽丝。

  阿克曼在夜幕下,发出凄惨的叫声,还有绝望的挣扎,不过白晨并未理会,而是将阿克曼拖到了无人的角落。

  然后肚子都被灌满了汽油的阿克曼,在一星火中,瞬间被燃爆,在白晨确保阿克曼连渣渣都不剩下后,这才满意的回到先前的车子上,看着还在座位上瑟瑟发抖的黑人子。

  “就这胆量,还学着别人混黑帮。”白晨冷哼一声:“开车,带我去那位大律师的住处。”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不要杀我……”黑人子哭求的说道。

  “你要是再不开车,我也往你的肚子里灌汽油。”白晨凶光一露,黑人子一个哆嗦,立刻便发动了车子。

  白晨看着窗外夜景,漫不经心的问了句:“你叫什么?”

  “柯沃特……柯沃特.海德。”

  “那我就叫你海德。”

  “好好……”海德不敢有丝毫的忤逆,连连头:“你不会杀我?”

  “我要杀你早动手了,你真当我找不到带路的人吗?”白晨冷冷的瞪了眼海德:“下次我来这里的时候,如果我听说你还没找到一份正当职业,那么我就会把你视作垃圾,你的下场也会和阿克曼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明白……”海德几乎要哭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一般,让他激动的不能自已。

  终于,海德将车子停在了一座高层豪华公寓前。

  “这个豪华公寓的保安很严密,各个角落也都有监视器,恐怕不容易进去。”海德为难的看着白晨。

  “行了,你回去,后面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就算知道你也当作不知道。”

  海德完全可以想象的到白晨要做什么,同时他也能够想象的到安尼奥的下场。

  “我真的可以走了吗?”

  “不然你以为呢?难道要我留你观摩我杀人的现场画面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