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深海暗影兽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深海暗影兽

  “食草动物,需要帮忙吗?”。

  突然,一个孩童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

  阿米斯一听到白晨的声音,立刻紧张的退到黑暗中,左右顾盼着,害怕那个女人的偷袭。

  “石头,你……你怎么来了?离开这里,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我来帮忙啊,他要追杀的人应该是我吧,掠食者,别躲了,出来吧。”

  “他要杀的人是你?”默克惊愕的看着白晨:“为什么?”

  “这里面的故事有点复杂。”白晨笑了笑。

  “那个女人呢?她没来吗?”。阿米斯观察了四周后,通过他的感官,他感觉周围没有其他的埋伏,心头稍稍的放松下来。

  “没来。”白晨摇了摇头。

  “那句话其实应该是投鼠忌器。”

  “对对……投鼠忌器。”阿米斯已经肆无忌惮的走出阴影。

  “石头,离开这里,我来拦住他!”默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虽然此刻他浑身鲜血,可是依然坚强的站起来。

  作为一个军人,即便已经退伍了,可是骨子里的那种血性并未消退。

  他不可能看着一个孩子,死在一个杀手的手中。

  他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哪怕这个孩子的长辈也是某个黑手党,他也不在乎。

  “我说过。你挑错对手了?”阿米斯突然又抽出一把匕首。在夜色的掩护下射向默克。

  只是。匕首却没有击中默克,而是落在白晨的手中。

  “不,挑错对手的人是你。”

  白晨将匕首还给阿米斯,只是阿米斯却不是用手接的,而是用喉咙。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没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阿米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不……不应该是这样……”

  默克同样是不敢置信,这个犹如杀人机器一样的家伙。就这样被这个来自东方的孩子杀了?

  “石头?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杀人,很简单。”白晨笑了笑:“作为军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走吧,我扶你回去。”

  突然,原本应该已经死掉的阿米斯,猛的跳了起来,就像是僵尸一样,直挺挺的挺直了身躯。

  而他的身体皮肤开始不断的蠕动着,不断的蠕动着。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皮层下活动。

  终于。在最激烈的时刻,阿米斯的半个躯体炸成一团血雾,紧接着,一团长满了触手一样的怪东西,连接着阿米斯的半截躯体,不断的张牙舞爪着。

  “怪物!怪物……”默克歇斯底里的叫着,他也被吓到了。

  事实上,任何一个人正常人,看到这种东西,都会被吓到。

  “咦,这是……”白晨露出惊奇的目光。

  他认得这个东西,或者说是这种怪物,混乱世界的深海暗影兽。

  一种算是较为低级的种族,不过,这种深海暗影兽也出现高级的存在,就比如说混乱世界的深海帝君阿曼,他的前身就是深海暗影兽。

  不过,要想从一个普通的深海暗影兽成长到深海帝君阿曼那种级别,就不是简单的吃饭睡觉那么简单了。

  甚至于这种成长,已经不是普通的运气可以完成的。

  眼前这只深海暗影兽显然已经寄宿在这个杀手的体内很久了,从两者融合的完整度来看,这只深海暗影兽与这个杀手的融合时间至少在五年以上。

  默克惊恐的看着这只怪物,那长鞭一样的触手,胡乱的横扫着,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般。

  啪——

  其中一根触手扫在旁边的树杆上,瞬间,粗壮的树杆被瞬间扫断。

  “你们杀了我的宿主……你们杀了我的宿主……我要你们死!我要你们死!!”

  阿米斯能够成为顶尖的杀手,除了组织对他的培养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他获得了某些超常的力量。

  怪物发出恐怖的吼叫,在众多的触手中间,有一个长满了狰狞獠牙的口器。

  “默克老师,你走吧,这里不是你能参合的。”白晨看向默克。

  白晨对于默克的印象非常好,总结来说,这是一个纯粹的好人,白晨不希望这世界少了这样一个好人。

  “不,我们一起走,这种怪物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其实,这种怪物……”

  轰——

  一道惊雷凭空落下,直接轰在深海暗影兽的身上,只在这瞬间,深海暗影兽便已经在雷霆之下化作灰飞。

  “很好解决。”

  默克张大嘴巴,半天都合不拢嘴。

  “你也不是人吧?”

  白晨耸耸肩:“我是人,其实刚才那家伙也是人,不过他的体内被植入了那种小虫子而已。”

  “那你的体内呢?”默克紧张的看着白晨,他已经想到了任何可能。

  这个孩子会不会杀他灭口,还有营地里的所有人。

  “我不需要这种小虫子。”白晨微笑的说道:“我也不想伤害你,以及营地里的所有孩子,不过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

  默克深吸一口气:“你是好人吗?”。

  “应该算是吧,回去了,不然贝萨老师该为我们担心了,你也不希望她在这里乱闯的好我们吧。”

  白晨回头看了眼几乎连渣都不剩的残骸:“现在,终于能够让我提起一点兴趣了,真没想到,地球居然和混乱世界有所联系。”

  “你在说什么?”默克没听清白晨的嘟嚷。愣了一下。

  “没什么。”

  “对了。你是不是有超能力?”默克突然提起精神:“我明白了。甘比诺家族是不是发现了你的能力,然后想要抓到你,让你为他们所用?”

  “怎么说呢,应该是黑手党要杀一个人,而我要去保护那个人,黑手党发现了我的存在,又找不到我要保护的那个人,所以就想阻止我找到那个人。或者说是拖延我找到那个人。”

  美国人因为社会与教育,以及电影文化的熏陶,所以对于这种近乎电影情节一样的故事非常的着迷,即便是默克也不例外。

  “那妙儿小姐呢?她应该不是你真正的养母吧?她是不是你的搭档?”

  “哦,她其实是个普通的女孩,是我的向导,默克老师,你对妙儿姐姐感兴趣吗?”。

  “额……你似乎还不知道我的性取向。”

  “啊……你是……”

  “是啊,我是gay,我听说你们东方人对同性恋比较排斥。”默克坐在石头上。似乎有些颓废。

  白晨豁达的笑了起来:“默克老师,你多虑了。其实现在在我的国家中,虽然ZF并不提倡,可是也不反对,民间对于同志的态度还是比较包容的,抛开他们不说,我对于你或者其他的同志,也没任何的歧视,在我看来,默克老师是一个很出色的老师,甚至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尽职尽责,又富有爱心。”

  “能被一个孩子理解,我感到非常欣慰,事实上我们美国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特别是在军队中,总有这样那样的有色眼光。”

  白晨拍了拍默克,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默克,事实上白晨并不愿意和默克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因为他常看网上的网友说,就算性取向正常的人,也很有可能被掰弯。

  同志们可是非常渴望扩大他们的阵容,而和默克聊天,除了让白晨英文水平突飞猛进外,没有任何的好处。

  当然了,白晨对于同志并不怀有偏激与偏见,默克的身上并没有那种妖里妖气的气质,反而显得非常的阳刚,这也让白晨对于这个群体的好感度有所提升。

  “对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事情是这样,在孤儿院中有一个孩子,他的父亲本是个消防员,后来应公殉职,他也沦落到了孤儿院,而他一直相信他的爸爸还活着,更相信他的父亲是超级英雄,正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维护着世界的和平……而五天后,就是他的生日,每年他父亲都会以各种超级英雄的形象为他庆祝生日,可是今年……”

  “难道他还不能接受,自己父亲已经不在的现实吗?”。

  “他只是个四岁的孩子,没有一个亲人。”默克沉重的说道:“我和孤儿院里的每一个人,不希望他的人生被灰暗所笼罩。”

  白晨自己也是孤儿,而他早早的就已经知道并且接受了这个现实。

  而白晨也曾经幻想过,也许自己的父母还健在,而他们只是因为某种目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白晨已经越来越认清这个现实。

  在考虑了半饷后,白晨抬起头:“你需要我如何帮你?”

  “其实在遇到你之前,我和贝萨已经有所计划,不过如果加上你的话,那么这个计划将会更加完美。”

  “如果那时候我办完自己的事情,我会来帮忙的,所以在这之前,先别把我计算在内。”

  “当然,我能理解,不过我相信你会来的,因为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光明。”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相信这虚无缥缈的东西吗?”。

  “人是需要信仰的,而我相信自己的信仰。”

  “好了,我们在这耽搁的够长时间了,该回去了,对了,你这一身是伤,该怎么解释?”

  “我会告诉贝萨,我刚与一头狼搏斗。”

  “算了,我还是帮你把伤口治好吧,如果你这么回去,贝萨一定会打电话叫救护车的,而且医生一定看的出,你身上的是刀伤不是野兽的爪痕,到时候必然惊动警方,我可不想让警察介入这件事。”(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