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勾搭了个闺蜜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勾搭了个闺蜜

  “那小子是你什么人?”千年坐在白晨的身边,此刻他们两人在J大的体育馆观众席上,而他们所讨论的对象,正坐在对面的观众席上。

  只不过体育馆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的目标并未发现他们的存在。

  “你看呢?”白晨依然把注意力留给下面的篮球比赛。

  “兄弟吗?”。

  “算是吧。”白晨并未否认。

  “你如果想杀他,应该不用我出手吧。”

  “我没打算杀他。”

  篮球比赛结束后,观众开始离场,白晨看着对面另外一个自己和他的保镖离开,依然没打算起身。

  “这位同学,你是法律系的白晨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女生来到白晨的身边,看了眼白晨身边的千年。

  “当然认识,学长的名字在我们学校可是出名了。”

  “哦?出名?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出名。”白晨笑呵呵的回应着。

  “你看我们学校也有不少高帅富,可是还没有一个学生上课都带着一个保镖,而且还这么名正言顺的,昨天张老师的课,张老师一向是出了名的严厉,结果你那保镖和张老师说了几句话后,张老师就让步了。”女生看了眼白晨身边坐着的千年:“咦,你昨天带着的保镖好像不是他吧。”

  “既然是显摆,自然是要玩点花样出来,你看学校里的高帅富一天换一个妹子多没创意。我这一天换一个保镖。这才叫创意。”

  女生笑的花枝乱颤:“那学长这么显摆。是打算勾搭女生咯?”

  “嗯。”白晨笑着点头。

  “那学长勾搭到几个女生了?”

  “目前好像就成功了一个。”

  女生轻轻咬着下唇,略带羞涩的看着白晨:“学长是在说我咯?”

  “我这人对投怀送抱的女孩,一向没什么抵抗力。”

  白晨看着眼前这个略显清纯的女孩,没有丝毫掩饰眼中的欲望。

  “学长,人家可不是随便的女孩。”

  “那你看我就很随便吗?”。白晨伸手揽过女孩的腰围,手掌已经很自然的放到女孩的大腿上。

  女孩慌忙的推开白晨的手掌,然后又有些慌乱的说道:“学长,这里才是体育馆。”

  “哦。那我们换个地方吧。”白晨拉起女孩。

  女孩看了眼白晨身边的千年:“那他……”

  “千年,你先回去。”

  “哦,知道了。”千年没有一点点留念,这外界的环境,实在是让他不舒服,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自己的小池子里去了。

  白晨毫不忌讳沿途对女孩动手动脚,女孩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在故意挑逗白晨,总是欲拒还迎,阻止白晨更过分的举动。

  “学长,你别这样。这还在校内。”女孩隐忍着,轻轻的推开白晨不老实的手掌。

  白晨笑呵呵的收回猪油手。不过手臂还是勾搭在女孩的肩膀上。

  “我们现在去哪里?”女孩看着白晨。

  “你决定。”

  “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啊。”

  白晨非常乐于奉陪,在这世界上还从来没哪个女子主动邀他吃饭,而且还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原来学长都不认得我。”女孩装作生气模样:“你记住咯,我叫周茜。”

  “我们去哪里吃饭?”

  “东方荟,学长请客。”

  白晨撇撇嘴,东方荟,还真能挑。

  东方荟可是本市最贵的酒楼,当然了,不止是贵那么简单。

  “我已经做好准备,去那当半年的洗碗工了。”白晨笑着说道。

  “我才不信,能够随便带着保镖的人会付不起一顿饭钱,学长,你跟我报个家底,你到底多有钱?”

  “大前天我还是个流浪汉。”

  “这么有钱的流浪汉可不多见。”

  两人站在路边,周茜看着白晨:“学长,你的座驾呢?”

  “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白晨笑着说道。

  “我不信。”周茜开始摸索白晨的身上,别说找到值钱的东西了,便是连钱包都不见,周茜不禁有些失望:“你没带钱在身上吗?”。

  “我不是没带钱,是压根就没钱。”

  “你真没钱?”周茜有些傻眼了。

  白晨很认真的点点头:“我是真没钱。”

  “没钱?没钱你装什么大爷啊?没钱你带什么保镖啊!”周茜顿时怒了,愤怒的指着白晨。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在等妹子搭讪。”白晨笑呵呵的看着周茜。

  白晨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周茜更是气的红了眼睛:“本姑娘牺牲色相跑这来勾引你,你以为是图你英俊潇洒吗?你以为是图你风度翩翩吗?本姑娘还当你有几个破钱,这才主动投怀送抱,谁知道你是个穷逼。”

  白晨本想反驳,不过想想自己刚吃过的豆腐,很无奈的耸耸肩:“好吧,是我错了。”

  “不,你没错,是我错了,是本姑娘瞎了狗眼,居然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周茜眼眶里泪水在不断的打转。

  白晨愣了一下,不就是一时走眼,不至于把她气哭了吧。

  “周师妹,别哭啊,这天下有钱公子多的是,你这回看走眼了,那下次看准点就是了,说不定下次就让你钓到金龟婿了。”

  “你还说。”周茜差点要被白晨气笑了。

  “还气不?”白晨笑呵呵的看着周茜。

  “还有点。”周茜抹了抹还没掉下来的眼泪。

  “那我请你吃饭。”

  “怎么请?你个穷逼连钱都没有,到头还不是本姑娘掏腰包。”

  “霸王餐吃过吗?”。白晨咧嘴笑起来。

  “霸王餐?不会吧……你确定。”

  “确定。”

  “吃霸王餐啊……这要是被抓住,准得进派出所。要是让学校知道了。准得留校察看。”

  “反正咱们俩也不在乎那张毕业证。留不留校察看,谁在乎啊。”

  “嗯,说的对。”周茜像是一朝顿悟办,突然清醒了。

  白晨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坏事,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被自己带坏了。

  “你从什么时候有这打算的?”白晨好奇的问道。

  “从我妈死后,从我爸欠赌债四处乱躲。从我的第一次差点就值了五千块钱后,我就在想,为什么我的第一次就不能更值钱一点,只要骗到一个有钱人,不管他高矮胖瘦,不管他年老年幼,反正本姑娘从那时候立志,一定要和一个有钱人结婚。”

  白晨突然不知道如何安慰眼前这个女孩,周茜突然大方的看着白晨:“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男女朋友肯定不是,死党也够不上。情人也不可能,你都把心里话和我说了。我们现在算是闺蜜吧。”

  “嗯,说的对,你就是我的男闺蜜。”

  周茜看着白晨:“那你有什么秘密和我分享的?”

  “我身上的确有很多秘密,不过大部分是不能和人分享的。”

  “那什么是你能说的?”

  “除了你已经知道的,我的名字之外,其他的基本都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是不是我们的关系还不够亲密?”周茜猛的向着白晨凑近。

  白晨立刻退后两步:“别,我们现在可是闺蜜,闺蜜就是那种什么事都能做,唯独这上床的事不能做,这事做了,那我们就不是闺蜜了。”

  “那你先前还搂我腰,摸我腿来着。”

  “之前我们不还没确定关系么,再说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生来投怀送抱,我是接受呢还是接受?”

  “好了,本姑娘不逼你了,你什么时候愿意说就什么时候说,走,吃饭去。”

  最终两人还是没吃成霸王餐,白晨依稀记得在周茜付账之后,店员看白晨的眼神。

  周茜是个好姑娘,至少白晨是这么认为的。

  她所追求的东西虽然略显浮华,可是这也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男人能想着,我要找个有钱又漂亮的富婆包养的,女人当然也可以这么想。

  周茜又没杀人放火,又没有为非作歹,更没去伤害谁,不外乎是想让自己过的好一点,过的轻松一点,所以白晨可以理解这种追求。

  周茜对于自己的追求毫无掩饰,或许是与白晨在一起尤为轻松的缘故吧。

  “白晨,你有没有真心喜欢过的人?”

  “有。”白晨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那她人呢?”

  “不在这世上了。”

  “哦,死了啊,怎么感觉着和狗血剧这么像。”

  “什么叫像,这就是一出狗血剧好不好。”白晨理直气壮的说道。

  “女主像,男主换个高帅富就像了。”

  “我靠的可不是外表和金钱,我靠的是内涵。”

  “来,让我看看你的内涵。”

  “什么叫内涵,内涵就是隐而不发,显而不明,以后你就会知道,我是个很有内涵的人。”

  “我发现你这句话可以概括一个成语。”

  “额……”

  “日后再说,对吧……果然好内涵。”

  “哈哈……你真爱说笑。”

  “说个不好笑的事。”周茜突然变得无比的认真。

  “不好笑那就不要说了。”

  “不行,这事一定要说,中午我请客,那么晚餐就该你请了,不管你坑蒙拐骗,杀人越货,反正晚餐必须你负责。”

  “这社会想要富起来不容易,可是想要饿死,那就比富起来更难。”白晨满脸自信的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