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衰老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衰老症

  “既然是做善事,那我也不说你什么,每个月我会亲自捐二十万给仁爱孤儿院,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可是,人家说了,是让我捐款,说不定你卷就不算数呢。”

  “我是你老子!怎么就不作数了,若是那位高人有意见,你让他来找我。”卢义在卢三平的面前,一向霸道说一不二,谁让他是自己儿子。

  卢义顿了顿,又道:“是不是什么病人都可以?”

  “应该是吧,只要不是坏人都可以,至于赚不赚钱,就看爸你的本事了。”

  “那你怎么和他联系?”卢义问道。

  “我给他发短信。”

  “那行,你跟他说,我这正好有个病人需要他出手,问他什么时候能来。”

  “爸,我可事先提醒您,他定的这个规矩千万不能坏了,绝对不能是那些人。”

  “你老子做事有分寸,用不着你多嘴。”卢义瞪了眼卢三平:“还有,这辆被你砸坏的轿车,就从你的零用钱里扣。”

  卢三平瞬间犹如天塌了一般,发出凄惨绝伦的哀嚎。

  他每个月的零用钱就两万,这要扣到猴年马月去。

  卢三平向白晨的手机里发送了一个信息,其实这个号码就是他原本使用的,只不过是白晨抢走了,很快就得到回复。

  “爸,那位高人要病人的身份资料。”

  “唐氏集团的董事长唐鑫。”

  “啊……就是a区独立病房的那位?”卢三平惊愕的问道:“他可是得了……”

  “没错!你那高人不是说什么病都可以吗,我就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这手段。”

  卢三平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虽说他不学医。可是好歹从小在医院长大,耳目渲染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病症是不能治愈的。

  甚至比起那些公认的绝症更无法治愈,比如说癌症那些,虽说是广泛认知的绝症。可是还是有一些恢复的可能的,而一些少有人知的病症,那才是真正的绝症,这种病症的死亡率之高,远在癌症之上,只不过发病的少。而且是特定人群,所以并不为公众所认知。

  卢三平就把信息回复了白晨的手机,半饷后,卢三平的手机再次收到信息。

  “爸,他让我们把病人转移到单独病房。隔离家属以及医护人员,从现在开始三个小时之内,都不能有人接近病人。”

  “这怎么可以,病人现在是重症监护室,家属那边还好说,可是医护人员绝对不能撤离,这唐总要是出了问题,那么我们医院也要关门大吉了。”

  “那我就没办法了。反正这是他的要求。”卢三平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卢义不禁犹豫起来,迟疑的看着卢三平:“要不让我亲自和他说?”

  “不行,这事绝对不行。爸,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人可不是你以为的善男信女,他之所以要我捐款给孤儿院,是因为孤儿院与他有些恩惠,他也不会和其他人接触。若是我坏了规矩,估计明天你儿子就要陈尸街头了。”

  卢义更加犹豫:“你说。他是不是真的有把握治好唐总,要知道唐总的病情可是世界范围内。公认的无药可治,就算我们医院里的老学究也只能靠着人参吊命。”

  “爸,你觉得一个人毫无安全措施的从十五楼跳下来,这个人是死是活?”

  卢义听到卢三平的话,眼中露出几分决绝。

  “好,这次老子就跟着你赌一次!”卢义抬起头看向卢三平:“给他发信息,他随时可以过来,你去通知护士长,让他把唐总的医护人员都撤离,还有家属那边,你自己看着办怎么说。”

  “得令!”卢三平敬了个军礼,掉头就跑进楼中。

  卢大少爷虽说不是光明医院的医生,不过好歹也是经常在医院里露脸,所以大家都知道卢三平是大股东兼院长的儿子。

  卢大少爷办事倒也麻利,很快就安排妥当,同时随便找了个借口家属支开。

  “唐小姐,你爸这边需要做一个身体检查,所以需要转到监护室,所以你只能在外面等。”

  “前两天不是刚检查过吗?”若是白晨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卢大少爷此刻所面对的就是那天夜里的那位性感大姐姐唐若兰。

  “哦,你爸爸的病情有些起伏,所以这检查的频率会稍微高一些。”卢三平镇定自若的说道。

  “我爸是不是……”唐若兰的脸色微微一变,变得有些惊恐。

  “不是不是,你爸身体很稳定,就是因为很稳定,所以我们需要重新检查。”卢三平解释道。

  在安抚了唐若兰后,卢三平又亲自进入监护室内,此刻在病床上躺着一位老人。

  只是这个老人的头发乌黑,仿佛是年轻人的发色,可是脸上全都是皱纹,就像是八九十岁的老者一样。

  如若卢三平不是早就知道,恐怕都不会相信,这个病人其实才四十岁。

  而他所得的就是衰老症,就目前世界医学界所能够肯定的,就是衰老症是基因缺陷引起的。

  而且有些人不一定会在什么时候发病,并且发病的症结也很难去探明。

  只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从发病到死亡,这个过程非常短暂。

  这种衰老症死亡率是百分百,目前世界已知的患者,没有任何一个的存活时间超过半年。

  “谁?”唐鑫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唐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的身体。”

  唐鑫虽然看起来如垂暮老者,可是意识还是清醒的:“有话直说。”

  “这里有份协约,你看一下,若是同意。你可以签个字。”

  唐鑫伸出犹如枯藤一样的手掌,看着协约上的内容,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这份协约上的大致内容就是,他自己的病情如今已经病入膏肓,而如今光明医院将采取一种全新的疗法。治愈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不管是否治愈了,唐鑫本人都不允许透露治疗的细节,违约的话将会被追究协约所约定的违约金,当然了,即便没有治愈。也不会在唐鑫目前的病情上增添新的变数。

  唐鑫抬起头,看着卢三平,发出沙哑的声音:“就我所知道的,我的病是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我的人已经咨询过所有专家。你现在是想说,这家医院有办法治愈我?”

  “不是有办法,是有很大的可能治愈你,这点我或者我们医院都不敢保证。”

  “那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唐鑫是个商人,所以他很清楚,有得必有失的道理。

  “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卢三平微笑的说道。

  “不,我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了。”

  “这个我无法回答你,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多加点医疗费吧。”

  “你不是主事人吗?”

  “我算是个中间人,真正决定你生死的,应该是即将为你治疗的那位医生吧。所有的一切都由他做主。”

  唐鑫从枕头下拿出笔,签上了字:“看起来这家医院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卢三平耸耸肩,拿出手机,向白晨发送了信息。

  突然,卢三平的动作一滞,动作还保留着发送信息的姿势。可是人却已经定在原处。

  而室内的灯光也开始不断的闪烁,似乎是电压极其不稳定。

  唐鑫只觉得眼前一花。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

  “你是谁?”

  “给你看病的人。”

  唐鑫只能从声音里听出,这个人似乎也很年轻。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看清楚这个人的容貌。

  “他怎么了?”唐鑫看着定在原处的卢三平。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睡着了。”白晨看了眼唐鑫:“唔,原来是衰老症。”

  “你在来之前,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吗?”唐鑫疑惑的看着白晨。

  “你要求我帮你治愈到什么程度?”白晨又问道。

  “你能帮我治愈到什么程度?”

  “不同的程度,不一样的代价。”

  “我除了钱之外,付不出其他的代价。”唐鑫很直白的说道。

  “我希望温仁孤儿院能够收到一笔十万的捐款。”

  “没问题。”

  “闭上眼睛。”

  唐鑫很老实的闭上眼睛,突然,唐鑫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体内。

  紧接着,唐鑫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舒坦无比,那股热流仿佛在贯穿着他身体的每一处部位,原本衰老的驱赶,也变得有力起来,比如说男人的某些特征。

  很快,唐鑫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好了,关于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希望你守口如瓶,包括这小子。”

  唐鑫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影子已经消失。

  然后就听到卢三平的声音:“唐先生,你稍等一下,那个人应该很快就会……额……你谁?”

  卢三平指着唐鑫,因为他突然发现,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唐鑫消失了,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居然是一个中年男子:“唐先生呢?”

  唐鑫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头难以抑制的震惊。

  “我就是唐鑫,小兄弟,你说的那个人来过了。”

  唐鑫表面镇定的说道,其实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真是唐总?”卢三平凑近了看,确实,从年龄上虽说是判若两人,可是无关还有声音磁性上,还是能够分辨的出他们是同一个人的。

  “是我。”

  “那小子来过了?”卢三平问道。

  “是。”

  “那你现在的身体感觉如何?”

  唐鑫掀开被单,伸展了一下手脚:“感觉从未有如此健康过。”

  卢三平连忙上前扶住唐鑫:“你真的好了?”

  “应该是好了吧。”

  “不对了,我就一转眼的功夫,你怎么就好了?我连那小子的人影都没见到。”

  “其实不是一转眼,刚才我发现你突然像是被点穴了一样,动也不动,应该持续了五分钟左右吧,也许更短。”

  卢三平不敢置信的看着唐鑫:“你等等,我让我爸过来……爸,是我,你快来唐总的病房。”

  很快,卢义就赶来了,他听卢三平的语气,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当他看到唐鑫的时候,脸上同样是写满了震惊。

  “这……这……唐总,你好了?”

  “哈哈……好了,好了,老卢谢了,多亏了你这么多天的照料。”

  “你怎么好的?”卢义难以遏止的震撼,似乎是比唐鑫更加兴奋。

  “这应该问你才对吧,哈哈……”唐鑫笑呵呵的脱下病服,露出壮实的身躯。

  实在无法让人相信,这个人在不久之前,还是一个弥留的重症患者。

  “问我?那个人来过了?”

  “你不知道吗?”

  “我哪里知道,刚才医院里突然电压不稳,我被叫过去了,结果几分钟就收到这小子的电话,三平,唐总的病是你说的那个人治好的?”

  “爸……你别问我,我自己也跟做梦一样,这事也就唐总最清楚。”

  “你们谁也别问,那人说了,不允许我多说一句,就算这位小兄弟也不例外。”

  卢三平撇撇嘴:“我又不是没见过他,搞的这么神神叨叨做什么。”

  就在这时候,卢三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三人都被吓了一跳,来的是短信,卢三平看了眼,众人都有些迟疑的看着卢三平。

  卢三平抬起头:“他现在没有落脚点,想让我帮他找一间房子,最好是偏僻点的,独居房。”(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