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领养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领养

  当夜渐渐的消散,阳光重回大地,卢三平才稍稍的感觉到一丝温暖。

  在这之前卢三平曾悄悄的回到那个仓库内的密室,陈书鹏那些人,全都像是着了魔一样,在密室里又喊又叫。

  而后,卢三平就报警了,等到警察来的时候,那些人还是鬼喊鬼叫着。

  可是脸上又显露着痛苦的表情,不久之后,警察就在无意间发现了十三具孩童的尸骸,而更不巧的是,他们又发现了一本账本。

  这时候这些警察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而不等他们封锁现场,记者赶到了。

  这场面就算有心人想要隐瞒也瞒不住,事实上,就在昨天晚上,全国范围内,所有的报刊、电视台,乃至电台都收到了一份信件。

  而卢三平也被叫到了一旁,询问陈书鹏那些人为什么会发狂。

  要了大门钥匙,自己当时以为他们是要搬什么东西,也就没在意。

  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陈书鹏他们像是失心疯了一样又喊又叫。

  这个解释倒是合情合理,而后孤儿院内的其他工作人员也被接连询问,就连那些孩子也被询问过。

  可是回答都与卢三平一样,昨天晚上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只有后院那个被封锁的大坑,提醒着警察,这些人也许是想转移那些孩子的骸骨。所以连夜搬运。

  可是这些人集体失心疯。就显然不正常了。

  孤儿院的事件还未真正的完结。这场集体失心疯的消息刚刚被媒体爆出来,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孤儿院的会计、三名老师,还有统计员,全都在家里疯了。

  这还不止,十六名政府官员,也在一夜之间出现了相同的症状。

  以媒体人的联想水平,不难将这些人与孤儿院集体失心疯事件联想在一起。

  并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被披露。那些媒体人终于发现了这次集体失心疯的一个关键点,那就是人体器官贩卖!

  似乎这次失心疯的人之中,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与这个案子有关。

  可是却没有任何线索,能够说明这次事件的真正起因。

  这个案子到底是谁做的?

  难道真的是报应吗?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想的清楚。

  不过那些人最终还是没去成疯人院,而是进了医院。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被查出了不明病因的疾病,他们的身体器官在腐烂。

  不是衰竭!是腐烂!

  可是更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居然的器官都已经腐烂,可是他们却没死,每天都在痛苦与哀嚎中无助的祈求着解脱。

  刘荣梅放下手中的报纸。心中颇有一些感慨,恶人恶报!

  真没想到。昨天还气焰嚣张的陈书鹏,仅仅是一夜的时间,居然发生了如此变故。

  难道是真的糟了报应?

  叩叩叩——

  “院长,外面有一对夫妇,说是想收养一个孩子,您能过去一趟吗?”。老何在门外说道。

  “哦,收养孩子啊,这是好事,我这就过去。”刘荣梅立刻站起来,一边走一边询问道:“他们手上的文件可齐全?”

  “嗯,都很齐全,那个男的家境不错,就是稍微年轻了点,好像是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育,所以想要领养一个小孩。”

  领养孤儿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收入需要得到证明,这方面倒是很简单,只要正常的收入即可。

  还有必须是已婚的,同时在国内还必须是未生育夫妇或者是无法生育,不能有任何的犯罪记录,不能有任何的不良嗜好。(根据我的了解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是周末义工,所以听他说过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都需要相关单位的证明,当然了,其实这些证明都比较简单,有些时候,欠缺一些材料,也是可以的,毕竟收养孩子对于孤儿院对于孩子来说,都是好事。

  不过一些比较负责人的孤儿院,还是会要求比较完整的材料证明。

  卢三平此刻已经脱去了保安的外衣,一身笔挺西装,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人模狗样。

  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笑容里带着几分僵硬。

  “卢少,他们真的会相信我们是吧?”

  卢大少爷提供的大部分证明都是真的,除了两个证明之外,结婚证明和不孕不育医检报告。

  他和身边这个女孩,如今是扮演假夫妻。

  安妙儿实在是弄不清楚,这卢家大少怎么会要求自己做这种事,跑孤儿院领养一个小孩。

  “你是卢先生,卢太太吧,你们好,我是这家孤儿院的院长,我姓刘。”

  “刘院长你好。”卢三平与刘荣梅握手之后,两边就开始闲谈起来。

  “卢先生怎么会想着收养孩子的呢?”刘荣梅在打量卢三平的同时,也在心中揣测。

  毕竟现在很多人贩子会假装收养小孩,甚至有些变态会收养小孩回去,满足自己扭曲的欲望,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的,而且是非常难以防范。

  当然了,这类事件还是较少的,大部分会去收养的,都是心地好的人家,收养孩子也是想要一份心灵寄托的,孤儿院自然希望能促成这样的家庭。

  卢三平迟疑了一下,脸上流露出苦涩:“不瞒刘院长,其实我家里人催得紧,所以我结婚很早,可是结婚好几年了,我老婆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后来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我在生育方面存在问题。”

  刘荣梅再次看了下报告。市里的光明医院开的证明。看来这是真的。

  “以卢先生的家庭和收入。现在科技又这么发达,人工授精应该不难吧?”

  “这事的确不难,不过我的观念还是比较开放的,其实血缘关系与否真的不那么重要,而我平日工作较忙,我老婆一个人在家又怕她孤单,若是有个孩子陪伴,也能给家里带来点生气。”

  “那两位将来是否会有这方面的考虑?”

  “这个暂时来说。没这打算。”卢三平笑着说道。

  按照目前的政策来说,即便是收养的孩子,也会算作亲生的,根据户口的不同,是会有不同的规定,如今大部分地区农村户口可以生养二胎。

  不过孤儿院还是担心,会因此而造成领养孩子的漠视和排挤。

  刘荣梅的脸上终于露出真诚的笑容:“不知道两位对于孩子有什么要求吗?”。

  “五六岁左右吧,年纪太小的话,我怕我们照顾不来,刘院长也知道。我们现在这年纪,很多时候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我们想着五六岁的孩子应该也比较懂事了,在生活方面,也不用太操心,还有我和我老婆都比较喜欢男孩,活泼一些,哦对了刘院长,我们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这个请您放心。”

  这个回答刘荣梅算是比较满意,现在年轻夫妇收养孩子,较多的也是选择这个年龄段的孩子。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不知道卢先生是否愿意回答。”

  “刘院长请说。”

  “为什么选择我们孤儿院?”

  “这个……其实我父亲是光明医院的大股东,前段时间,我看到过刘院长抱着一个孩子来医院看病,当时我被刘院长的目光感动了,而且我听说最近另外一家孤儿院出事了,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有刘院长这样的充满爱心。”

  “谢谢。”刘荣梅欣慰的看着卢三平。

  不过她没想到,卢三平的父亲居然是光明医院的大股东。

  “这些是孩子们的照片,两位可以看看。”

  卢三平和安妙儿很是细心的看着名录表,这时候办公室外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刘荣梅站起来,看着窗外张老师与几个孩子在玩耍,脸上流露出慈祥的笑容。

  卢三平这时候感觉大一道目光射向他,卢三平顺着这种感觉,寻到了目光的来源。

  只见一个身影,正坐在树下,那张看似天真无邪的脸庞,却让卢三平不寒而栗。

  不过卢三平知道自己这次来是办正事的,这可是魔鬼的,他可不想出什么岔子。

  “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就是在树下的那个。”卢三平问道。

  “哦,那个啊,他叫石头,他是走失儿童,就在半个多月前来我们孤儿院的,不过警察局的档案里并没有关于石头的信息。”

  “石头!我想收养他,可以吗?”。卢三平渴望的看着刘荣梅。

  刘荣梅露出欣慰的笑容:“当然没问题,你可以先与石头接触一下,还有,我们是有三天的相处期的,如果你们和石头能够相处的愉快,石头也愿意和你们相处,那么就可以正式办理手续。”

  “谢谢。”卢三平总算松了口气。

  三天的时间叫做暂领养,当然了,不是每个孤儿院都有这个规定。

  有些孤儿院是收了钱,直接把小孩丢给你。

  “这是我们夫妇的一点心意,请刘院长收下,我们也知道孤儿院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不过我们也希望能够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所以也请刘院长不要推辞,还有这是我的电话,若是将来孤儿院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而我又能帮的上忙,请刘院长不要客气。”

  刘院长可能到卢三平直接拿着一个包裹,里面翻开十沓现金的时候,还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卢三平这么慷慨。

  这年头虽说好心人不少,可是能有这手笔,一次捐赠十万的人真的不多。

  特别是她这样的小型孤儿院,总共也就几十个孩子。

  并且如今的孤儿院状况确实是不好,所以刘荣梅也没有推辞,只是对卢三平的印象更是好了许多。

  这世上的有钱人不少,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懂得回报社会,更多的是功利慈善或者作秀慈善,不过若是能带动社会的正能量,哪怕是功利慈善、作秀慈善,刘荣梅也觉得可以接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