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赌斗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赌斗

  “慢着!”胡戈阿木突然喝止了侍卫:“你可看出对方是何身份?”

  那侍卫犹豫了一下,脸上明显的露出一丝难言的迟疑。

  “与我接话的并非主事之人,而主事之人是一个坐在朝天轿上的小孩。”

  “小孩?一个小孩?”

  “对,那个与我接话的是一个老头,而他每次有疑问都会回头询问轿子上的小孩,那小孩虽然年纪很小,可是排场却是不小,前前后后簇拥着数百个随从,而且小人看那些随从,其中不少都是草原上的人,并且来自不同的部族。”

  “一个小孩?汉唐这是什么意思?派一个小孩来当特使,我看他是来示威的吧?”胡戈阿侬更加恼怒。

  胡戈阿木的脸色却是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大哥,恐怕这次来的,乃是汉唐之内,除了汉唐皇帝之外,最为尊贵之人。”  “难道是汉唐的皇子?不,是不是储君?若是将他抓起来,应该可以逼迫汉唐谈一些条件吧?”胡戈阿侬激动的说道。

  胡戈阿木已经无语了,自己的大哥以前不是这样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却像是一个野蛮人一样,尽是想这些粗糙的毫无技术含量的办法。

  若是这种计划真的有实施的价值,那么汉唐也不会把太白王庭逼到如此境地。

  “大哥,你真的想让我们草原上伏尸千里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也是为太白王庭着想,若是抓住此人,难道还怕汉唐朝廷不妥协吗?”。

  “那也要抓的到才可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汉唐的平燎王。”

  “平燎王?那个小孩吗?”。

  “便是他以一己之力。颠覆燎王的势力,你觉得这会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吗?若是我们真的能够拿的下他,或许真的可以逼迫汉唐让步,可是之后呢?他的母亲可是一位天人境的存在,而如今我们太白王庭却没有,你觉得到时候他母亲会放过太白王庭?”

  “那便将他永远扣在手中,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用的到这小子的时候。便拿出来威胁一番。”胡戈阿侬理所当然的说道。

  反正他现在的想法,就是绑匪的逻辑,就是以质子为要挟,不断的获得好处。

  不过却只是换来胡戈阿木的冷笑:“大哥,你信不信,只要你现在派出人手去捉拿他,不但抓不住他,反而会招来大祸。”

  “阿木,你未免太瞧不起我们草原上的勇士了吧?”

  “不是我瞧不起我们的勇士,是大哥根本就不明白这一家子的可怕。说句严重的话,不需要汉唐动手。只要他们一家子,甚至只要那个小孩,就能够让我们太白王庭颠覆。”

  “好好好……我便去会一会你口中的平燎王,我便看看这所谓的平燎王,是否真如你说的那么高明。“胡戈阿侬显然还未放弃自己心中的念头,带着几十个侍卫气势汹汹的出了宫门。

  远远的便看到宫门外一大队的人马,而其中最为显眼的莫过于一顶朝天轿,便是停在原地,依然有八个人扛在肩头。

  白晨则是侧卧在朝天轿中,老刘双手抱胸,怀中揣着一柄金光闪闪的大刀,目光同样是居高临下的藐睨着刚刚到达的胡戈阿侬。

  不等胡戈阿侬开口,老刘已经率先开口了。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大胆!朕乃是太白王,尔等还不行礼。”胡戈阿侬眼中闪过一道怒色,气势汹汹的冲着白晨哼道。

  “太白王!?你就是太白王吗?满脸胡渣,看着就像是流匪,你们草原上的人都不知道注重一下自己的仪态吗?”。白晨淡淡的看了眼胡戈阿侬,依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

  “大胆!朕岂是你这小辈能够评论的?你汉唐也不见得就比我草原好多少,让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担当王位,看来汉唐已经没救了,不如便让朕代为接管汉唐,也免得你汉唐百姓受苦。”

  “哈哈……”白晨突然大笑起来,不止是白晨,随着白晨的笑声,仪仗队伍里的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这阵阵的笑声仿佛是在嘲笑胡戈阿侬的无知一般。

  “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白晨指着身边仪仗队里的那些胡人:“这些都是你的子民,本王没有花一文一厘,只是告诉他们,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就给予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汉唐百姓的身份,你明白这说明了什么吗?”。

  “这群见利忘义的贱民,不要也罢。”

  “见利忘义?不知道太白王给了他们什么恩惠?他们之中一多半的人,家中老小都有饿死之人,你除了征收重税之外,又做过什么?”

  “哼!若非你汉唐捣鬼,他们又怎会落的如此境地,如今你却在此装好人,让朕背这黑锅。”

  “太白王,你可听说过成王败寇这句话吗?到现在你还不服气?”白晨颇为失望,先前见过的那个阿木公主是何等的气质与智慧,本以为胡戈阿侬应该也有其妹风采,却不曾想居然如此不堪。

  “朕还未输!”胡戈阿侬大吼道,脖子都已经通红了,青筋暴起:“你汉唐也不过是一时得意,你们汉唐有那么一句话,风水轮流转,早晚便会转到我们太白王庭这边的。”

  “可是如今你却连这关都渡不过去,谈何风水轮流转?”

  “我们太白王庭便如同翱翔在你们汉唐头顶的雄鹰,当年我们便是从一无所有,建立起了偌大的王朝,所以我们即便失去了一切,我们也会再次东山再起的,而我的子民也会随着我一起,再次建立一个比如今更加辉煌的帝国!”

  “时代不同了。”白晨摇了摇头:“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天下已经不再如以往那样,靠着几把刀几杆枪就能够打下一片天下。你连自己的子民都喂不饱。指望着他们为你打江山?打仗就是打钱。不知道你能拿的出多少,汉唐士兵杀敌一人便有五千两白银,你太白王能给多少?一文钱给的起吗?汉唐士兵战死沙场抚恤十万两白银,不知道你太白王给多少?马革裹尸?恐怕更多的是埋骨他乡,连尸骨都无法送回故里吧。”

  “黄口小儿,也敢在朕面前谈论打仗,朕在血战沙场的时候,恐怕你还没出生。”

  “人生攻击就没意思了。你要是想和本王对骂,本王能让你不敢认自家的祖宗,咱们还是有理说理,有话说话,再说了,打仗也不是靠辈分,要是打仗靠辈分,以后大家在战场上见面了,先报个年纪,年纪小的抱拳拱手。甘拜下风,这倒是颇为新鲜。”

  老刘再次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就连胡戈阿侬背后的侍卫也忍俊不禁的笑出声。

  “你也别在本王面前标榜战绩如何如何,我了解过你的过去对汉唐的战绩,玉门关从未破过城,不过边关不少城镇倒是有几次不小的屠戮,对象都是平民百姓,我想太白王你也没脸拿这事往自己脸上贴金吧,倒是本王有些吹嘘的资本,燎王虽然不是我亲自手刃,不过燎王势力的土崩瓦解,本王倒是有资格拿这首功。”

  “一时侥幸罢了,难道你以为这天下再无能人不成?”

  “天下能人不少,不过不知道太白王寻到了多少?不妨叫出来,与本王较量较量,文斗武斗任凭太白王挑选,奇门左道也皆随意。”

  就在这时候,胡戈阿木走了出来:“那不知道平燎王又以何作为赌注?”

  “这样吧,我就以一百亿两作为赌注,不知道你们太白王庭接的下吗?”。

  一听白晨一张口便是百亿赌注,不论是胡戈阿侬还是阿木,表情都凝固了。

  “你一个毛头小子,别说大话不带喘的,你说一百亿便是一百亿两吗?”。

  哐哐哐——

  仪仗队后使来二十辆黄牛大车,每一辆大车都有四头黄牛拉扯,这些拉车的黄牛走的似乎非常吃力,也不知道这大车中装载了什么。

  老刘走到其中一辆大车前,掀开了封布,一阵金光瞬间爆射而出。

  这是黄金百万两,也就是说这一车便是一亿两白银,这里的黄金价值是二十亿两,而城外还有八十辆这样的大车。

  胡戈阿侬看着这一车车的黄金,眼睛都直了,差点便要当众流下口水了。

  心中只想着,如何将这黄金抢到手,只要把这些黄金抢到手,那么太白王庭的境地立刻就能得到缓解。

  可是胡戈阿木的脸色,因为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甚至是等着自己跳坑中。

  “不好意思,我们太白王庭拿不出这么多的赌注。”胡戈阿木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现在最理智的方法就是不顺着这小子设计好的路走。

  “你们是没钱,我也知道你们太白王庭穷,不过你们还是有人有地的,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们用人用地来赌,你们草原一共分为六州三十七城,共计一亿两千万人,这六州便以每一州十亿两银子来计算,合计便是六十亿两白银,再算那一亿两千万人口,每个人便算做三十两银子,合计三十六亿两银子,多出来的四亿两银子,我便当作打发叫花子吧。”

  胡戈阿侬被眼前这小子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只是死死的压着心中狂怒。

  “不知道太白王敢不敢接受我这赌注?”

  “大哥!”胡戈阿木大惊,这么明显的陷阱,自己大哥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可是,此刻的胡戈阿侬却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朕岂会怕你!”(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