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二百二十九章 正事

第一二百二十九章 正事

  白晨这几日的心情越发的低落,或许是被黄一仙勾起了伤心事,又或者是因为灵夜迟迟未曾现身。

  这让白晨对自己的几乎产生了怀疑,这几日的时间里,不断的有人前来寻宝,而白晨劫持了数百个江湖中人,又放走了更多人,让他们在江湖上大肆宣传流萤岛的惊天秘宝,还有流萤岛的凶险。

  为此,白晨甚至以深窟为基础,建造了一个地宫。

  可惜的是,江湖中人来一波,走一波,却始终不见灵夜的踪影。

  白晨甚至不知道,自己寻觅灵夜的身影,是为了找寻陨星一族的下落,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见到灵夜。

  或者两者都有,只是,白晨知道自己与灵夜之间,始终存在着隔阂。

  因为石头这个身份,终归不是真正的自己。

  而灵夜始终限于年龄,两人始终若近若离。

  白晨知道,灵夜对石头这个身份,曾经动过心,也动过情。

  只是,这些日子不见灵夜的踪影,让白晨也对自己的猜测动摇。

  白晨看着淘淘浪潮,手握着一枚七彩宝石。

  这颗七彩宝石便是圣水晶,与柯南世界的那颗暗黄色的圣水晶不同,这颗圣水晶之内充满了能量。

  封存着戒杀的灵魂石则是放在身旁,两人都在观潮沉吟。

  “白晨,时间差不多了,你不能继续在这里耽搁了。”戒杀看了眼白晨。

  白晨长叹一声:“看来她是不会来了,也许她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吧……又或者是她身处异域,并不知道我的消息。”

  “也许吧。”戒杀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现在也不好调侃白晨。

  现在正是白晨心情最低落的时候。自己要是这时候调侃他,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

  “戒杀,你就一点都不知道陨星一族的事情吗?”

  “你别看我修成罗汉,我的机缘又不在此界,对于此界的一些隐秘也不比你知道的多。你狗屁的陨星一族,我听都没听说过。”

  “算了,该去忙正事了。”白晨站了起来,长长的吸了口气。

  “白晨,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的下。”戒杀想要开导白晨。

  白晨看了眼灵魂石中的戒杀:“你说的倒是轻巧,跟你一样抛妻弃子。遁入空门,这就叫做拿得起放的下?”

  “你别拿我说事啊,我这不是好心安慰你吗?”戒杀急了,他最烦的便是白晨拿自己的事说。

  “这天下谁都可以安慰我,唯独你不可以。连自己老婆都不敢见一面。”白晨鄙夷的看了眼戒杀。

  “小子,你别太过分!”

  “你说那日她的那滴泪,是为你还是为了黄一仙?”

  戒杀沉默了,白晨也没有再咄咄逼人,他们现在同为天涯沦落人。

  白晨将那些‘囚犯’全都放走了,没有人敢再留在这流萤岛上。

  而流萤岛上的真正的内幕不胫而走,不少江湖同道立刻组成了讨伐联盟,要找白晨讨个说法。

  不过白晨现在可没心思与他们纠缠。白晨直接赶赴京城。

  终于要开始忙正事了,白晨必须先将儿女私情放在一旁。

  白晨从未想过,当什么救世主。可是今天,他却不得不当这个救世主,而且是普通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

  如今的皇宫大院可是热闹非凡,因为老皇帝的主意,所以有三分之一的皇宫都已经开放游客参观。

  同时还偶尔会挑选一些百姓,在金銮殿上旁听早朝。

  武冈便是一个幸运儿。他便是被挑中的人选。

  武冈平日对大唐朝事比较有研究,一些新政的颁布。也都会做一些分析。

  不过武冈并未遇到什么新政颁布的早朝,之前听说有几个幸运儿。亲眼目睹了一些影响深远的新政,以至于各大报社争相采访,希望还原当时的情景。

  指着让武冈略微有些失望,不过失望归失望,武冈不能在朝堂上表达自己的意见。

  因为武冈只能在旁听席上,与其他的听客一起,聍听着朝堂上的争论。

  而这些政见上的争论,让所有的听客都显得有些乏味。

  不外乎利益上的争夺,又或者同僚之间的纷争。

  不止是这些听客已经乏味,就连老皇帝都已经感觉到乏味了。

  这破皇帝真是够了,谁爱做谁做去。

  老皇帝心里想着,等下次白晨回来,就跟白晨说,让玲儿暂代朝政,给她历练的机会。

  这些个老家伙,每天都为同一件事争论不休,难道他们就不会厌烦吗?

  滨海境内海盗劫掠频发,这事本是很好下定论的事情,就是滨海知府管辖失责,所以才会有贼寇生事。

  偏偏这些贼寇又是南海城境内流窜过去的,如今两个州郡的郡守都在相互的推卸责任,保全自己的官员。

  若是按照老皇帝的想法,两个州郡的官员都有错。

  原本就不算复杂的失责问罪的事情,偏偏却让朝堂上的官员分成了两个阵营,还因此牵连出其他事端,相互攻軒。

  “好了此事暂搁,明日再议。”

  老王也知道老皇帝不耐烦了,便扯着嗓门开口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突然,金銮殿外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陌生的身影。

  “咦?怎么有个小孩?”

  “莫不是皇家的哪个皇子吧?”

  “不像啊,皇家的几个皇子我们也都见过,这小孩穿着不像是皇子。”

  武冈也看到那个孩童,皱着眉头道:“不会是御花园的游客,迷路了跑到这金銮殿上来的吧?”

  武冈的话立刻引来一阵鄙夷,有人道:“这可是金銮殿。你刚才进来,没看到沿途数百个近卫军把守,这小孩便是能飞天遁地,也跑不到这来。”

  一个小孩站在金銮殿大门口,老皇帝突然大喊一声:“慢。”

  老王也是一眼看到了白晨。立刻迎上前去:“石头……你怎么来了?”

  老皇帝一看到白晨,原本眉头紧锁瞬间解开,脸上顿时洋溢着慈祥的笑容:“石头,你这小子还舍得回来?你爹你娘呢?”

  白晨笑着走到老皇帝的面前,御前侍卫刚要阻拦,老王一个凶光射过去。那两个镇守在老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立刻退避三舍。

  老皇帝向着白晨招了招手:“来,坐到我身边来。”

  这金銮殿上的椅子可不是随便乱坐的,特别是老皇帝屁股下面那个。

  老皇帝此言一出,立刻便是群情激奋,当然了。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白晨,所以低着头闷声不吭,在场不少人可是吃过白晨的鳖,更是不敢触白晨和老皇帝的霉头。

  只有几个愣头青,立刻惊呼起来:“陛下,万万不可啊……这金龙椅可是皇权象征,是您至高无上的象征,岂能由黄口小儿同坐侧旁?”

  “住口!这龙椅都是这小子帮老子保住的。老子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吗?”

  老皇帝都不自称朕了,直接自称老子,没有一点礼仪。不过威严倒是足够。

  白晨笑了笑,没有去坐那龙椅。

  老皇帝可以让自己去坐,可是自己却不能真的去坐。

  有些东西,不管别人如何的纵容,都是不能逾越底线的。

  “我坐这足够了,免得下面那些人生事。”白晨一屁股坐在御驾之前。抬着头笑望着老皇帝。

  “你这小子。”老皇帝笑骂着白晨:“你爹你娘呢?”

  “我爹我娘都在准备着手机的发布工作,而如今京城的事务。将由我全权负责。”

  “什么时候发布?”

  “明日!”

  “明天?这么急?”老皇帝略显惊讶的看着白晨。

  “不算急,这事已经准备很久了。也是时候面世了。”

  这时候,一个认得白晨的老臣开口道:“老臣吴石拜见平燎王,平燎王可还记得老臣。”

  吴石与白晨倒是没什么纠葛,不过也没什么关系,算是少数几个又认得白晨,又没什么关系的臣子之一。

  不过,吴石也是少数几个,没赶上白晨分蛋糕的时机,为了这事,他没少被家族的人埋怨。

  家族的人动用人力物力,将他顶到如今的位置上,让他距离皇权如此接近,可是他却没能把握住汉唐建国以来最大的利益分割的好时机,看着其他家族日益壮大,自己家族逐渐被甩开,吴石可是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如今吴石一见到白晨,立刻就上来套近乎。

  不过吴石此言一出,立刻朝堂沸腾起来。

  特别是那些新晋臣子,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听说过不少关于平燎王的传说,可是如今却真正的看到平燎王,只是这位平燎王似乎与传说中的不同……一个小孩子。

  “吴石,记得,就是那个闷葫芦。”白晨点点头。

  “敢问王爷,近来可有老臣效劳的地方?”

  “你是什么官?”白晨看了眼吴石。

  吴石连忙道:“老臣是文轩阁的。”

  “文轩阁啊,那皇城日报应该在你的管辖之下吧?”

  “正是。”

  “我这有一份手稿,明天你帮我发出去。”

  白晨看了看老皇帝:“皇帝爷爷,我这可就喧宾夺主咯。”

  “你再说这话,老头子可就生气了,你平日也没少犯上,也不见你请罪,今天居然说这种话!”老皇帝故作生气的看着白晨。

  白晨咧嘴笑起来:“那我就不见外了,我和皇帝爷爷最近有个大买卖,不过这钱已经和皇帝爷爷平分了,没你们的份,不过还有点汤汤水水,谁想过来喝一口的,就到我这报名,顺便带一亿两白银过来,半年回本,明年开始,足够你们身家翻一番。”(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