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唇枪舌战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唇枪舌战

  “还未请教姐姐芳名。”白晨笑盈盈的看着眼前这秀气的女子,年纪应该有二十多岁,却有着不输于少女的芳容,特别是那双犹如碧波闪动着的眸子。

  白晨打量着秀气女子的同时,秀气女子同样在打量着白晨。

  “芳名不敢当,小女子莫依,小公子有礼了。”

  “礼归礼,可是你一口一个小公子,却是无礼得狠。”

  “公子年岁不大,我称呼你为小公子,又有何失当?”莫依微笑的看着白晨,眼中充满了自信与睿智,应对白晨的第一次刁难,把持的极其准确,又不失礼数:“反倒是小公子一口一个礼,却不知道小公子可学过礼仪?”

  “莫依姐姐可听说过,男子汉大丈夫?”

  “听说过,不过却不是指你这种豆蔻顽童。”

  “莫非小公子担当的起?”

  “自然。”白晨自信的说道。

  “可是小公子与小女子争论至今,却未报姓甚名谁,如何担当的起大丈夫之名?”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难道莫依姐姐见到这山中花草树木,都要去问一声它们的名字吗?”。

  “因为它们不是大丈夫,自然不用答我。”

  “从未听闻,大丈夫便要说出名字。”

  “礼数不全之人,何德何能担大丈夫之名?”

  “因为莫依姐姐从未问过。”

  “我若是不问。你便不说?”

  “你既已称我为小公子。又何须多此一举。知道一个你从不称呼的名字?”

  “也罢,既然小公子如此吝啬,连个名字都不肯透露,那么小女子倒也不再强求。”

  “莫依姐姐倒是懂得进退之道,不过这天下女子,却不是个个都懂得进退。”

  白晨与莫依两人看似轻描淡写的言词,却是处处针锋相对,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间,看的众人是目瞪口呆。

  宛秋凉等师姐妹,从未见过,有一个人能够与自己的这位同门师妹舌辩至今。

  更何况,眼前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童,并且没有丝毫的落败之势。

  其实,两人都只是在热身而已,还未动真格的。

  而莫依知道,白晨的最后一句话,开始挑起小仙的是非来了。

  真正的战争。现在才正式开始。

  “我原以为小公子好歹也是有些见识之人,怎奈小公子也是庸俗之辈。对于男女的眼光与天下人一般,都习惯了男尊女卑,真是让人失望。”

  莫依故作叹息的说道,白晨轻轻一笑:“我可从未说过男尊女卑,反倒是莫依姐姐,却是对此非常介怀,而我觉得,这天下本就没什么男尊女卑,不过这天下伦常已定,要想拨乱反正,最该改变思维的不是我们男子,而是你们女子。”

  “笑话,若是你们男子能够放弃传统观念,不再只是将女子视作无知无能的妇孺之辈,这天下早就已经男女平等了。”

  “此言差矣,这天下可以不是男尊女卑,可是却不可能做到男女平等,分工不同,必然造成阶级不同,即便汉唐的下一个皇帝是一位女皇,也不可能改变这种格局。”

  “凭什么就不能男女平等?你们男子能做之事,难道我们女子便不能做?”莫依愤愤不平的说道。

  “男人能够袒胸露背,你们女子可以吗?我们可以在街角撒尿,你们可以吗?就比如她喊我做小子,我却不能喊她做小子,这又何来公平?”

  白晨终于切入正题,莫依眼中睿光一闪。

  高明!就在众人都以为两人的争论已经跑题的时候,白晨一句话却将话题又扳了回来,并且一语直击小仙最初的失当。

  并且是一箭双雕,不但反驳了男女平等的言论,更是将小仙的小过错放大。

  “四海之内皆兄弟,即为江湖中人,便该知道,长者为兄,幼者为弟,她可以称呼为小弟弟,却不能称呼我为小子。”

  “这自然是有亲疏之分,小仙师叔祖与小公子互不相熟,为何要称你为弟?莫不是小公子想要乱攀高枝吧?”莫依的言词颇为犀利,不但反驳了白晨的言论,反而暗讽了白晨一番。

  “既然莫依姐姐说我攀高枝,那么何谓高枝,至少也要比我尊贵之人,才值得我攀高枝吧?不知道她又何身份,值得我攀附?”

  “她乃是我蓬莱岛老祖弟子,也是本门上下门人师叔祖,其辈分尊崇无比,自然非寻常人等能够攀附,你欲拉近关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莫依姐姐看我应该是官宦之后还是商贾之后,又或者是江湖中人的子弟?”

  “小公子能言会道,小小年纪便心智大开,恐怕非寻常商贾家族能够培养出来的,而江湖中人多侧重武功,从小便打下根基,小公子细皮嫩肉,显然是未曾有过习武操练之苦,以小公子的才学,恐怕也只有官宦家庭才能培养的出来。”

  不得不说,莫依的推测句句在理,而以白晨现在的身份来说,不管莫依如何猜测,都不会有错。

  “嗯,既然我是官宦之后,将来必然是直取仕途之道,又何须攀附一个江湖门派?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若是要攀附也是去攀附达官显贵,便是皇孙公主,也好过一个海外门派的门人吧?”

  白晨听到莫依说蓬莱岛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对方应该是海外门派。

  在中原只听说过小蓬莱仙岛,却从未听说过蓬莱岛。

  不过两者应该是有些联系的,甚至两者应该是有从属关系。

  “官场险恶,仕途艰难,即便小公子与小仙师叔祖不同道途,将来依然可以得到小仙师叔祖的鼎力协助,这不是官场中人经常做的事情么,勾结江湖中人,在官场上争权夺利,龌龊尽显。”

  “江湖中人有好人,也有坏人,难道官场中就没有吗?”。

  “小女子不否认这世上有好官存在,也不否认江湖中有坏人存在,可是两者的区别就在于,江湖中人好人居多,而官场上贪官污吏居多。”

  “难怪有人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莫依秀眉一挑:“小公子又无故说出这般失当的言论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江湖上不是好人多,是自诩名门正派的正人君子居多,可是却未必个个表里如一,更多的只是人前君子罢了,又何尝比之官场干净多少?莫依姐姐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莫依终于沉吟了半饷,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小子居然是如此难以对付。

  这是莫依从未经历过的,一个小孩子能够与自己争论至今,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

  而且还字字句句都反驳的有理有据,甚至是将她自己逼得有些手忙脚乱。

  莫依收敛心神,看向白晨,终于认真起来。

  “好一个五十步笑百步,不过小公子却有些跑偏了,你且否承认,小仙师叔祖对小公子将来的仕途是否有帮助?”

  “没有。”白晨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小公子是不愿意承认还是不敢承认?莫不是小公子也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且不论我是否需要江湖中人的鼎力相助,且论她的身份,你说她是你的师叔祖,这辈分的确是遵从无比,可是你家掌门和你们的老祖应该都很明白,以她的心性,是不适合继承这掌门之位的,若是她接掌掌门,这辈分也会乱成一锅粥,再加上她的年纪,更难当大任,所以在江湖势力上,她就不可能提供我所需要的支持,那么就只有她的武功了,就比如有一天,我真的需要这样一个高手,帮我做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那么我也不会找她,这世上只要有钱,我可以找到更多,更专业的江湖中人,而不是一个名门大派,地位尊崇的人,因为这类人太难约束了。”

  “哼!将来你便是求我,我也不会理你。”小仙对白晨的回答很是不满。

  她觉得自己被白晨看遍了,气呼呼的瞪了眼白晨。

  “既然小公子知道自己的将来,不会是一个清官好官,何不就此了结,也省的将来为祸一方百姓。”

  “我既然知道我将来会铸成大错,我又为什么要继续错误的人生?”白晨看了眼莫依:“倒是莫依姐姐,你这要逼死一个小孩子,这才是真正的冷血无情。”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若是你错了,便从这跳下去当作赔罪。”

  “可是我没错。”

  “你现在没错,不代表你将来没错。”

  “那么莫依姐姐承认,我现在没错咯?”

  莫依突然醒悟过来,糟了,掉入这小子的陷阱了,该死,这小子太狡猾了!

  “算了,还好我心胸广阔,不与她一般见识,而且我猜她也不会向我道歉。”白晨瞥了眼小仙,淡然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