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欺负小孩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欺负小孩

  其实,这潮汐的潮起潮落并非无迹可寻,只不过太复杂了。

  白晨通过计算后,发现这种频率与自己以前遇到过的某种能量的波动非常相似。

  虽然表现方式不同,可是白晨依然辨认出了。

  白晨一直等了三个时辰,天色已经入夜,海水终于上升到了刻度的一个标记点。

  就在这时候,夜色下的流萤岛绽放出绚烂之极的光辉。

  白晨猛然站起来,他终于可以确定了。

  这光芒源自何物,圣水晶!

  只是,这光芒显然不是白晨当初在柯南世界深渊里所见到的那颗圣水晶能比拟的。

  如果说深渊的那颗圣水晶是一颗即将枯萎的太阳,那么爆发出这光辉的圣水晶就是一颗充满了澎湃能量的新生太阳。

  甚至不熟悉圣水晶的人,根本就无法注意到这光芒之中所蕴藏着的无限能量。

  白晨试图探寻那颗圣水晶的位置,可惜并未有什么收获。

  那颗圣水晶并未暴露在地表上,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暴露在地面上,恐怕早就被人发现了。

  而这颗圣水晶多半是掩埋在流萤岛的地下,想要找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若是他物,白晨还可能置之不理。

  可是,圣水晶却不可以。

  即便它掩藏在不为人知的地下,可是白晨依然觉得,这样一颗充满了无限能量的奇物。就这么的放在外界。对于汉唐对于这个世界。都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就好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发现,然后被利用。

  只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够让白晨安心。

  流萤岛之上,还有许多隐藏在地下或者身上之中的建筑。

  流萤岛是龙秦王朝之前的朝代的皇家祭天之地,所以这里还保留着比较完整的建筑。

  数千年的时间,并未让中原的建筑风格有太多的变化。

  而此刻在流萤岛的深山之中,几个女子正行走于其中。其中一个的年纪特别小,看着只有六七岁的模样。

  几个成年的女子如众星拱月一般,将女孩保护在中间,显然这个女孩的身份尊贵非凡。

  “小仙师叔祖,您看,我们是不是在这歇息歇息?”其中一个女子转头对那女孩问道,其实她们几个女子修为都不俗,并无疲惫感觉,只是担心小女孩累着了,所以主动开口询问道。

  此刻小女孩的额头已经有些细汗。不过可能了眼几个‘晚辈’。

  “这么两步路就累了?平日你们是怎么修炼的?”小女孩老气横秋的说道,其实她此刻已经感觉到双脚酸楚。不过自己师父说过,在晚辈面前,一定要表现出长辈的威严。

  所以她现在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训一下自己的几个晚辈。

  “算了算了,看你们这么累,就在此休息休息吧。”小女孩在训斥之后,又很通情达理的挥了挥手。

  对于自己的这位小师叔祖,众女子都是哭笑不得,偏偏门中重律,对于师门长辈,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恭恭敬敬,不得丝毫怠慢。

  更何况她们的这位小师叔祖还是老祖宗的亲传弟子,按照辈分,就是她们的师叔祖。

  “小仙师叔祖,这是水,请您先饮。”

  这个叫做小仙的小女孩,一把抓过葫芦,咕噜咕噜的灌在嘴里。

  喝完后显得很是舒畅,很不淑女的抹去嘴角的水迹。

  “小仙师叔祖,这是面饼。”

  “只有面饼吗?”。小仙有些失望的看着几个女子。

  几个女子很是无奈,毕竟他们此次前来,可不是游山玩水,不可能带太多的吃喝,能有这干粮已经不错了。

  若是她们独自在外的时候,多是以野味充饥,以山泉之水解渴。

  “对不起,小仙师叔祖,弟子这次出行,未能准备充分,请您见谅。”

  “算了算了,做事马马虎虎的,将来还怎么执掌蓬莱岛,真是的。”小仙白了眼那女子。

  被小仙训斥的这女子名为宛秋凉,本是蓬莱岛的大弟子,也是当今掌门指定的掌门候选人。

  不过如今被小仙训斥的,半句话也不能还口。

  这位小仙师叔祖,就算是自己的掌门师父在她的面前,也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师叔,更何况是自己。

  老祖宗对于小仙的溺爱,门内弟子可都是眼红的很。

  就在这时候,山下登行而来两个身影。

  几个女子下意识的收拢队形,将小仙包围的更加紧凑。

  不过,山下上来的是一老一少,众女子顿时松了口气。

  那老的背后背着一大包东西,小的则是漫步游走,一点都不似在攀临高峰,更像是在游山玩水。

  “老刘,给我喝口水……”

  老刘自然就是刘一平,听到白晨的要求,老刘立刻从背后掏出葫芦递给白晨。

  “少爷,您辛苦了。”

  那些女子也是看的呆了,这老头年级一大把了,还背着一大袋的包囊,然后那小孩两手空空,这游山玩水好不惬意,那老头给那小孩拿水,还要说一句辛苦了。

  她们实在是看不出来,这小子哪里辛苦了。

  “喂,那小子,你给我过来。”小仙已经站起来,义愤填膺的指着白晨。

  众女子暗中点头,虽然小仙年纪不大,而且平日略有一些骄纵,不过却是心地善良,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白晨愣了一下,先是看了眼这些在山道边上休息的女子,而后又转头看向小仙。

  “你在叫我?”

  “当然是在叫你。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他不是人吗?”。白晨指着老刘说道。

  “他是小子吗?”。小仙也是机灵。

  白晨咧嘴笑起来:“老刘。你名字叫什么来着?”

  “禀告少爷。小人姓刘,名小子。”老刘嘿嘿的应着说道。

  “骗人,哪里有人叫这种名字的。”小仙气呼呼的看着白晨和老刘。

  “那你为什么要用小子来叫我?”白晨反问道。

  “因为……因为你就是小子嘛……”

  “我又不叫小子,为什么我是小子?”

  众女子看着两个小孩在一起斗嘴,都是在一旁轻笑的旁观,也不插手两个小孩的事。

  “因为你的年纪小,所以你是小子。”

  “那你的年纪也小,你是不是也叫小子?”

  “我不是小子。”

  “那你是什么?”

  “我是……我是……我年纪比你大。所以我可以叫你小子,你不能叫我小子。”小仙终于反应过来,立刻兴奋的说道。

  “那这么说,年纪比你大的,就能叫你小子咯?”

  “当然不能。”小仙突然发现,自己掉入了眼前这可恶小子设计的陷阱。

  “为什么不能?”

  “因为我是女的。”

  “哦,那就是假小子。”

  扑哧——

  众女都已经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不许笑!不许笑,谁敢笑我就让谁好看!”小仙已经气恼的抓狂,自己一定要说赢这小子。

  小仙转过头。气愤的看着白晨:“我不是假小子,我是女的。”

  “那你知道。在我们村,你这年纪女的,叫什么吗?”。

  “叫什么?”

  “死丫头、臭丫头、赔钱货,你喜欢哪个?”

  “你……你……你……”小仙已经被白晨气的两眼通红。

  白晨顿时有点后悔,自己好像过火了。

  自从白晨的亲事办砸了后,白晨的理智就有那么点失控。

  有时候冷静的如同冰块,有的时候又感情用事,反正就是有点情绪化。

  若是放在以前,白晨可从来都不会以欺负一个小丫头为乐。

  “宛秋凉,他欺负我……”小仙已经哭了出来。

  众女的脸色一变,她们也感觉这个小子的话有点过头了。

  “小子,你这是何意?如此羞辱本门师叔祖!”

  虽说她们还不至于真正动手,可是一个个剑拔弩张的样子,显得气势汹汹的。

  “别动手,别动手,咱们有话好说。”白晨连忙摆手道。

  这事也是他自己的过错,和一个小丫头斗气,结果把小丫头气哭了。

  要是自己再和人家动手,那么自己的脸面都要丢光了。

  “有什么好说的?今日你若是不赔礼道歉,那么此事便是没完。”

  “赔礼道歉啊……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我怕你们仗势欺人,我道歉了,你们肯定会说,我没诚意,然后逼着我重新道歉,一般故事里的坏人,好像都是这样的剧情的,是吧?”

  白晨转头看向小仙:“你是坏人吗?”。

  “我才不是。”小仙吸了口鼻涕,红彤彤的鼻子,坚定不移的说道。

  “那你看,我们这老的老,小的小,你们又这么多人,一个个年轻气盛的,传出去也丢你们门派的脸,你们说对吧。”

  “对……不对……这事是你不对在先,宛秋凉,你说,是我的错还是他的错?”

  “小仙师叔祖肯定没错,也不会有错。”宛秋凉认真的回答道,这位小祖宗,对也是对,错也是对。

  其实这本是无谓的争论,本就是小事一桩,若不是小仙非得追究,她都懒得过问。

  “那你们出来一个人,我们就事论事,把事说明了,要是最后真是我的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谢罪,也免得你们说我没诚意,要是最后的结果,错的是你们,那你们就给我说一声对不起就可以了,我也不会说你们没诚意,当然了,我们也没资格说你们没诚意,要是让你们恼羞成怒,在这深山老林里,把我们灭口了,我们找谁说理去啊。”

  这时候,众女此发现,这小子当真是能说会道,三言两语就把她们说的十恶不赦,辩论还没开始,她们就已经输了一大截了。

  就在此时,众女之中出来一位秀气女子:“既然小公子有此雅兴,小女子便与小公子辨一辩。”(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