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潮汐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潮汐

  木子鱼虽然没有完全迷失心智,可是理智却已经被魔刀左右,陷入癫狂之中。

  眼中除了杀戮就是杀戮,所有的一切,木子鱼毫不犹豫的向着白晨劈去。

  空气几乎都要被魔刀撕裂,所有人都在刹那间捂住耳朵,骇然的看着木子鱼。

  “裂空!”木子书骇然看着自己的大哥。

  这招刀法乃是木家祖上所传,可是近代之内,无人能够炼成。

  不过根据其刀法描述,裂空一经使出,便会发出刺耳之声,让周围所有人都陷入魔狱一般。

  木子鱼显然没那份实力,可是手持封魂的他,居然能够是指施展出裂空。

  周围的草木似是都感受到木子鱼的凶戾霸道的刀法,全都在刹那间被压得掏不起头。

  呛——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刀锋与白晨的脖子相触,却没有一点撕裂血肉的畅快,反而像是劈砍着坚硬无比的钢铁上一般。

  不,应该说比钢铁更加坚硬无数倍,木子鱼即便是手握一柄普通的刀,也能劈开金铁。

  而他手持的又是削铁如泥的宝刀,别说是钢铁了,便是金刚石也要被削开。

  可是,封魂劈砍在白晨的脖子上,却没有入分毫。

  不止于此,封魂的刃口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纹。

  所有人都骇然的看着白晨,看着这个怪物一般的孩童。

  木子鱼猛的喷出一口血水,脸色瞬间苍白。身体更是摇摇欲坠。

  刘一平更是满脸的错愕。他知道这个孩子可怕。

  可是却未曾想过。白晨会可怕到这种地步。

  以血肉之躯硬憾凶戾魔刀,不但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反而将魔刀反损。

  “就这点能耐,便是有宝刀在手又能如何?这天下任何一个知名的顶尖高手,都能取你性命。”白晨伸出右掌,抓在封魂的刀刃上。

  咔嚓——

  被抓住的刃口被白晨直接捏碎,这柄传承了万年的魔刀,就此毁在白晨的手中。

  白晨抓着魔刀碎片。在手中揉捏着,最终便成粉末。

  “你们的丑陋,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努力是否值得,我曾经竭尽全力的守护汉唐,可是如果汉唐之中,有你们这种人存在,就让我非常的困扰,总觉得自己的努力被玷污了。”

  白晨看着众人:“所以,在我回到内陆之前,如果你们还未离开汉唐。那么我就以最残忍的方式,将你们抹灭。一点渣都不剩下的捏碎,现在……滚!”

  “还有你!刘一平!!”白晨冷冷的看着刘一平:“记住我给你的期限,如若你在今夜子时之时,未能给我满意的答案,那么你也和他们一样,滚出汉唐。”

  木子鱼等人此刻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一直到白晨转身回到洞中之后,才敢迈出脚步,逃离白晨的面前。

  此刻剩下的四个人,早已摒弃旧怨,只想逃离这个怪物的面前。

  一直等到他们登上来时的小舟,刘一平突然追了上来。

  “等等……”

  木子鱼四个人更是惊恐,就怕那个怪物改变心意,刘一平是奉命前来灭杀他们的。

  四个人的动作更加匆忙,急匆匆的将小舟推离岸边。

  刘一平赶到的时候,木子鱼四人的小舟已经在海上了。

  刘一平看着小舟上的四人,脸上略微有几分失望。

  刘一平冲着小舟叫喊道:“木子鱼、木子书,你们的父亲非我所杀,而这把封魂也是你父亲让我托管的,或许你们不信我的话,可是该说的我也已经说过了,你们的父亲不希望封魂落在木家的子孙手中。”

  “大哥……他在那喊什么?”木子书听不清楚刘一平喊什么,因为海浪声实在太大了。

  木子鱼的修为最高,所以如果有人能够听的到刘一平在说什么的话,那么就木子鱼有可能了。

  木子鱼收回目光,平静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曾经以为的不共戴天的仇人,如今却发现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坏,与自己似乎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虽然自己的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人。

  不知道为什么,木子鱼突然感觉有那么一丝后悔。

  “子书,先前为兄处事有失得当,抱歉。”木子鱼又看向周松与落雁:“落雁妹妹、周兄,子鱼也为先前的事感到抱歉。”

  “子鱼兄,在下同样感到抱歉。”

  “子鱼大哥,小妹也向你道歉,小妹鬼迷心窍,居然对大哥说出那种话。”

  人只有在绝望之后,才会去反思自己的过去。

  而他们发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居然是如此的不切实际。

  如今的天下已经不是当初的天下了,江湖也不再是当初的江湖。

  想要扬名立万,就去全明星,真正想靠着一己之力,名动天下的不是没有,可是那种个例少之又少,哪个不是冠绝古今的天纵之才?

  就比如那花间小王子,而他们原本以为,凭着一把魔刀,便能够纵横天下。

  可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居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击败。

  那根本就不是说,凭着他们的实力提升,就可以超越的存在。

  在那个怪物一般的小孩面前,他们反而像是真正的小孩一样。

  他们从未感到如此的无力,如此的绝望。

  而唯一死在那个孩子手中的,也就陆义山一人。

  他们的贪婪与丑陋,让他们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剩余的四个人,相互的为自己的过去道歉。

  没有过多的责备,因为他们几个,没有人有资格去责备彼此。

  流萤岛很大,白晨感觉到,岛上至少有超过一千个江湖中人,而且从他来到流萤岛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几百个。

  可是却没有再遇到其他的江湖中人,很显然,这些江湖中人,都以为所谓的宝藏,是在流萤岛的深处。

  不过白晨并未急着去设计他的陷阱,而是在静静的坐在洞口,看着海浪拍打着海岸。

  刘一平一直在岸边,不敢上到崖壁边上的岩洞。

  流萤岛的潮汐活动似乎非常频繁,一天的时间里潮涨潮落好几次。

  而涨潮的时候,有时候会将沙滩也掩盖过去,不过不用一个时辰就会退去,然后进行下一轮的涨落。

  “刘一平,你上来。”白晨突然冲着岸边静坐的刘一平喊道。

  刘一平立刻一个激灵,慌忙的爬起来,跑到白晨的面前。

  “找一个石壁,在石壁上做一个刻度,稍微做的精细一点,以厘为单位。”

  “是,小王爷。”刘一平不敢去过问白晨为什么要做这种看起来毫无意义的事情。

  反正现在他只是一个阶下囚,能否转正成手下,还要看白晨的脸色。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位小王爷乃是汉唐最权贵的存在。

  自己的身家性命,乃至将来的际遇,都在他的手中。

  所以刘一平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对白晨唯命是从,不用去质疑也不要去迟疑。

  刘一平就在岩洞旁边的崖壁下,铲平了壁面,然后画下刻度。

  “小王爷,您看这刻度可好?”

  “可以了。”白晨点点头。

  “小王爷,您可是要测量这潮涨潮落的水位?”

  “你倒是挺机灵的。”白晨没有否认。

  “我先前看小王爷一直在观测海水起落,所以斗胆猜测。”

  “那你说说看,我观测这海水起落的缘故。”

  刘一平沉吟了半饷后,这才开口道:“小王爷,小人觉得这海水的起落,与先前看到的那五彩光芒有关。”

  “哦?你怎么想到的?”白晨自己也只是如此猜测,却不曾想,刘一平的想法居然与自己不谋而合。

  “小人曾经居于海外多年,而且也是在海边常住,所以对于潮汐涨落略有印象,正常来说,潮水的涨落都是有规律的,这与季节、气候以及地理有关,可是这里的潮起潮落却毫无规律可循,那么很有可能是受到某些外在因素的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前所见过的五彩光芒所致。”

  “你倒是心思缜密,继续说。”

  这看似通透明了的分析,实际上若是没有一定的见识,以及缜密与仔细的心思,是绝对不可能推断的出来的。

  刘一平的表现,倒是让白晨略微有些意外。

  “先前小人随小王爷登岸的时候,发现潮水刚刚退去不久,崖壁下还有水浸过的痕迹,很显然,在此之前,海水曾经涨到一定程度,所以小人猜测,当海水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么五彩光芒将会再次出现。”

  “很好,你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白晨对刘一平的表现颇为满意。

  刘一平心中大喜,虽说白晨只是说他的命保住了。

  可是刘一平却能够听的出更多的意思,白晨说自己的性命保住,那么不外乎是因为自己先前的推理与论断,而如果自己不能为他所用,那么自己不管多有才华,也都没任何意义。

  “多谢主子赏识。”刘一平立刻变化称为。

  “叫我少爷吧。”白晨淡然说道。

  白晨对刘一平的态度转变,其实是在刘一平先前的举动所致。

  至少,刘一平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