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封魂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封魂

  “将我家长刀交出来,不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頂點小說,”其中一人大喝道。

  另外几个男女,在听到自己的同伴说的同时,眼中也是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刘一平且战且退,虽说没有完全溃败,可是长拖下去,对他绝对不利。

  一方面自己身负不轻的伤势,而之前水鬼偷袭他,正好伤了他的气门,让他难以续气,又加上年事已高,而他的修为还没到能够通过修为来增强体魄的地步,所以一时间,颓势渐露。

  这几个年轻人显然也看出了刘一平的弱点,也不与刘一平拼命,只是车轮战的拖延战术,你方战罢我登场,完全不给刘一平喘息的机会。

  “小子,你们真要逼急老夫,老夫便是死也要拖着几个!”刘一平眼中凶光毕露,大吼的叫道。

  其实他这声音,不是说给这几个年轻人听的,而是为了引起白晨的注意。

  他只希望白晨能够早点发现他的窘境,帮他解决麻烦。

  只是,他显然是不知道,白晨早就已经从旁观望许久。

  而刘一平的喝声,显然也让那几个年轻人都放慢了动作。

  显然,这几个人并不齐心,至少他们没有真的拼死报仇的打算。

  或者说,他们更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那把被刘一平抢走的长刀。

  白晨记得,刘一平之前的确是一直背负着一把用粗布包裹的大刀。

  只是却不见他用,刘一平有归海一刀的名号。

  可是在之前的小船上,即便已经到了绝境。刘一平依然没有出刀。

  白晨之前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今细细想来。确实是有些不寻常。

  不过刘一平的缓兵之计,并未给他带来太多喘息的时间。

  很快,这几个小年轻就反应过来,即便刘一平在遇到他们之前就已经受伤,可是在他们的眼里,刘一平依然是一头狮子,若是给他太多的休息时间,那么死的就会是他们。

  所以很快的。这些人就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攻击,现价哦哦与畏首畏尾的打斗,他们更放心先让这头狮子先躺下,只有这样他们才呢鞥得到自己想要的。

  不出百招,刘一平在伤了其中一人的情况下,又负重创,被为首的那个年轻人,一脚踢中气海,直接翻出十几米外,站都站不直。

  “不要动手……你们不想要长刀了吗?杀了我……你们这辈子都得不到长刀!”刘一平连忙止住了对方的继续攻势。

  果然。就如刘一平想的那样,这几个小年轻果然停止了动作。

  “交出长刀。留你全尸。”为首的年轻人阴恻恻的看着刘一平。

  刘一平抹去嘴角的血迹,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这几个年轻人。

  不得不说,如果自己是一头狮子的话,那么眼前这些年轻人就是一群狼。

  即便是其中的女孩,也显露出凶残的本性。

  每个人的眼中,都迸发着血与贪婪。

  这些人不是一个整体,他们每个人都想得到长刀。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用刀吗?”刘一平气喘吁吁的说道。

  众人突然反应过来,是啊,刘一平一直都是以刀法见长,可是这次却不见刘一平用刀。

  “为什么?”

  “你们家流传的这把刀,便是万年前的刀魔遗留下来的兵器,名为封魂,留有刀魔凶性,此刀太凶太戾,当年我夺得此刀之后,只用过一次,自那以后,再不敢使用。”

  “亏你还是用刀之人,居然连一把兵器都驾驭不了。”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冷笑道。

  “这把刀说是兵器,实则是一头凶兽,尔等岂能明了,当年我手持封魂,屠尽沧浪一门上下六百三十五人,也因此得名归海一刀,而若是正常来说,以我的修为和刀法境界,别说是屠尽沧浪一门,便是沧浪的四大长老就能置我于死地,更遑论沧浪掌门沧随风可是当世顶尖高手,可是便是凭着封魂凶器,我一一己之力,力敌沧浪上下,可是自那之后,我亦修养了一年有余,这才渐渐恢复过来,就这样……你们还想要封魂吗?”

  刘一平的话,不但没让这些年轻人打消念头,反而越发的激动。

  突然,站在最后的那个年轻女子,猛的向着后方冲去。

  很快的,其他就发现了自己同伴的举动。

  “落雁,你想做什么?”为首的年轻人急追上去,想要拦住自己的同伴。

  “自然是为大哥您取来封魂!”那个叫做落雁的女子,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却没有半点停顿,飞快的向着洞窟冲去。

  其他几个人也是不甘落后,奋起直追,甚至开始相互动手。

  先是为首的年轻人,向着落雁背后踢去一颗石子,打在落雁的右肩上。

  落雁踉跄两步,右臂已经抬不起来,眼中露出几分惊怒与不甘:“木子鱼,你敢向我出手!”

  “贱婢!这封魂乃是我木家之物,你一个外姓也敢窥觑。”

  可是,这时候一把大刀却扫向了木子鱼,木子鱼惊慌的躲闪,可是依然被刀锋伤到。

  而当他看到攻击自己的人之时,却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子书,你……你怎么向我出手?”木子鱼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自己的亲弟弟。

  “大哥,从小什么东西,你都是优先,可是这次,我是不会再让你了。”木子书平淡的说道。

  “好好好……既然你敢向我出手,那也别怪做大哥的不留情面了,周松、陆义山,帮我清理门户,事后我必有重谢!”木子鱼不甘示弱的向自己的弟弟动手了,同时还招呼自己的两个朋友。

  “你们木家的家务事,我可不向插手,不过那宝刀却可以为子鱼兄效劳。”周松大笑着:“陆兄,你不是喜欢我的宠姬吗,若是你助我取得封魂,那宠姬便送予陆兄。”

  “哈哈……若是我得了宝刀,何须你送,我抢来便是了,更何况你玩过的破鞋,真当我会为了一个下贱的女人,便将宝刀拱手相让吗?”

  在场的五个人,真可谓将人性所有的丑陋,尽显无遗。

  白晨回过头,看了眼安放在洞中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宝刀,伸手将封魂抓入手中。

  确实是一柄宝刀,而这柄宝刀乃是以一头古圣兽之魂祭炼出来的。

  而圣兽凶性未除,却被用来祭炼凶兵,所以残魂遗留于锋芒之上。

  若是心智不坚着,使用此刀立刻便会被凶魂所左右。

  不过这把刀终归还是归于寻常,对于白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而第一个冲到洞口的是那个叫做落雁的女人,她虽然右肩受创,却没影响她的速度。

  当她看到白晨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可是在看到白晨手中的封魂之时,立刻流露出狂热的光芒。

  “小子,将刀给我。”

  而这时候,其他人也放下各自的对手,全都冲到了不远处。

  没有人关心,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孩子,而这个小孩子又为什么会拿着宝刀。

  “不要给她!将刀给我……”

  “小子,这是我木家之物。”

  这时候,刘一平也迈着踉跄的脚步,来到不远处,眼中带着几分恐惧的看着白晨。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你就是想以此为自己解围?”

  刘一平所想的并非让这些人自相残杀,如果他能料到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这么做了。

  而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让白晨出手。

  “王爷……这是一个意外……”刘一平恐惧的看着白晨。

  “什么狗屁王爷!将……”陆义山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白晨出手了,他想要抢在其他人之前,夺得宝刀。

  只要宝刀入手,那么其他人就再无任何威胁。

  只是,他的话没说完,白晨手中的刀鞘已经粉碎,刀锋闪过一道血色的光芒。

  陆义山再也说不出下一句话,僵直的动作,静静的站在那。

  过了几息,两片血肉缓缓的分离,流了一地的污血。

  “我又破戒了,看来这把刀确实是凶性难控,居然连我都有点把持不住。”白晨看了看手中的封魂:“确实是一把不详的兵器。”

  白晨摇摇头:“谁想要刀的?”

  “给我!”木子鱼想也不想的叫起来。

  白晨随手将封魂丢到木子鱼的面前,木子鱼伸手一提。

  霎那间,木子鱼的身上开始冒着红光,整个人的气息都在瞬间变得凶戾无比,眼中更是爆发出血腥的光芒。

  “嘿嘿……好刀!果然……果然是好刀,能得此刀,天下何人能敌?哈哈……”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惊恐,特别是木子鱼原本的那几个同伴。

  “虽然这里的血少了点,不过应该能够稍微激发封魂的凶性。”木子鱼第一个看向的白晨:“作为你如此听话的奖励,我便让你成为封魂第一个血祭的对象吧,你应该觉得荣幸……哦,好像是第二个,陆义山已经先你一步了。”

  “第二个不是我,是你!”白晨的目光平淡:“这把刀会将人的负面情绪完成的激发出来,若是你现在能够放下屠刀,或许还有的救,如若不然……”

  “不然如何?难道你还能杀了我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